小說 達人專欄

《克蘇魯的黎明》0226.挨罵小夥伴

佐渡遼歌 | 2021-09-09 20:00:03 | 巴幣 206 | 人氣 358

連載中克蘇魯的黎明
資料夾簡介
克蘇魯元素的奇幻武俠作品!!

  華文高中下學期開學日是一個晴朗無雲的大好天氣。
 
  李少鋒原本的起床時間就早於上學時間,即使楊千帆沒有排定修練的日子也會在差不多的時間醒來,或是到第二練武場進行自主修練,或是翻閱她親筆製作的遊戲相關筆記。
 
  話雖如此,今天李少鋒卻不是主動醒來,聽見窸窣聲響的時候猛然驚醒,轉頭就看見一個將白色長髮紮成馬尾、身穿國中制服的身影坐在書桌邊緣,雙手托腮,正在面無表情地凝視著自己。
 
  「學長早安呀。」夏羽隨即露出燦爛笑容,開口打招呼。
 
  「為什麼妳總是無聲無息地潛進來?」李少鋒單手撩開睡亂的瀏海,皺眉問。
 
  「我可是有練過的。」夏羽跳下書桌,原地轉了一圈展示那身嶄新制服,接著才走到床鋪邊緣坐下。
 
  「我在這方面的修為還不足,倒也經常被師父站在旁邊叫起床才注意到有人靠近,但是妳……不會趁我睡覺的時候做什麼吧?」李少鋒遲疑地問,不自覺地拉高棉被。
 
  「如果想要被喊起床也可以呀,依照尋常方式,我下次在開門的瞬間就直接往學長身上撲過去。」夏羽說。
 
  「那樣會出人命吧,哪個地方會用那種尋常方式叫人起床?」李少鋒問。
 
  「林誠學長告訴我的。」夏羽歪著頭回答。
 
  「請不要相信那些從動漫當中得到的知識。」李少鋒無奈嘆息,接著突然閃過一個模糊的猜測,忍不住脫口而出:「等等,既然銀鑰的《偽死靈之書》網羅了全世界近六成的心法與魔法迴路,該不會妳其實也有學過盜日團的《偷星錄》吧?」
 
  「關於這點就任憑想像了。」夏羽聳肩說。
 
  「……妳保證過不會對我說謊吧,沒有否認豈不是間接承認的意思嗎?」李少鋒問。
 
  「不要抓著這點死纏爛打嘛。」夏羽嘟起小嘴。
 
  「我只是希望問清楚,將來如果不巧遇到那些隊伍的成員也好應對、掩護,畢竟銀鑰的心法是《偽死靈之書》這點根本沒有其他人知道,看在其他隊伍的成員眼中,妳就是偷學他們的心法,被發現動輒交手廝殺耶。師父也提過那是修練者的大忌。」李少鋒無奈地說。
 
  「沒想到學長居然這麼為我著想!好感動喔。」夏羽的臉頰閃過淡淡緋紅,不過很快就露出壞笑問:「學長這麼想要知道嗎?」
 
  「不講就快點出去,我要換成制服了。」李少鋒揮手趕人。
 
  「好啦好啦,其實告訴學長也無妨,畢竟遲早會被看出來,只是如果學長姊們沒有主動詢問的話希望可以幫忙多保密一段時間。」夏羽說。
 
  「……這樣的條件倒是沒問題。」李少鋒說。
 
  「我知道數十種的心法與變化,大多都只有記住基礎運氣路線,並沒有實際去練,能夠稱得上熟練、作為修為骨幹的魔法迴路是《偷星錄》與《黃金聖典》,並且以《翠華訣》和《春霖抄》這兩個內功心法作為輔助。」夏羽說。
 
  「果然真的學過盜日團的心法啊,甚至還有蒼瓖派和蒼藍黎明,都是最頂尖的知名大型隊伍……第四個《春霖抄》是哪支隊伍的心法?」李少鋒追問。
 
  「秦家刀喲。」夏羽乾脆回答。
 
  「咦?等等,妳居然還學過草屯秦家的心法嗎?」李少鋒訝異地說。
 
  「所以剛剛說了遲早會被看出來,尤其樓月學姊相當擅長精密的氣息操控技巧,將來只要被她用氣息在體內探過一次,其他心法暫且不論,練過《春霖抄》的事情會被輕易看穿吧。」夏羽輕描淡寫地說。
 
  「……怎麼聽起來像是為了因應將來暴露的情形先將我拉攏成為同伴?到時候學長姊們追究起來,我也會因為知情不報的事情一起挨罵吧。」李少鋒苦笑著問。
 
  「約好了喔!我們是挨罵小夥伴!」夏羽露出燦爛笑容,向前傾著身子。
 
  「才沒有約好那種事情。」李少鋒沒好氣地伸手彈了一下她的額頭。
 
  「姆姆。」夏羽雙手摀住額頭,卻也立刻解釋說:「學長不用那麼擔心啦,不同於前面三個獨門心法,《春霖抄》是秦家刀的基礎心法,只要身為草屯秦家的弟子都學過。」
 
  「既然如此,為什麼妳要去學那麼基礎的心法?」李少鋒皺眉問。
 
  「這是當初的第二候補方案,如果不能教蒼瓖派的心法就教秦家刀的,學長姊們大概就不會強力反對了,畢竟誠學長應該也瞞著秦國秧掌門偷偷在學,姑且記住運氣路線稍微練了一陣子,只是後來發生玉閣祭的那些事情,計畫全部被打亂了。」夏羽解釋到後來又不禁鼓起臉頰,不高興地抱怨。
 
  「……妳說過心法歸心法、變化歸變化,即使我為了治療學姊的內傷必須掌握黏勁,還是可以學習《春霖抄》吧?」李少鋒皺眉問。
 
  「既然已經花費時間學習黏勁了,內功心法走《翠華訣》的路子才能夠發揮最大威力。蒼瓖派能夠成為台灣最大門派並非偶然,只要練熟碎勁和黏勁再配合學長堪稱變態的龐大氣息總量,勉強就可以說是一流強者了。」夏羽豎起大拇指說。
 
  「被稱為天才的夏旖歌從小苦練都還沒有徹底掌握這兩個變化,我就算真的練好也不曉得是多久之後的事情了……」李少鋒無奈地說。
 
  「習武練氣本來就無法速成,必須循序漸進,我能做的就是讓學長不要繞遠路浪費更多時間。現階段請先徹底練熟前幾天教的《蒼瓖總訣》,那是蒼瓖派全體弟子都修習過的入門心法。」夏羽說。
 
  「之後都不練草屯秦家的心法了?」李少鋒確認性地問。
 
  「我的修練方式偏向西方魔法迴路體系,可以容納各個流派的心法迴路,同時修練,然而這種方式也有缺點,難練又晚成。為了在最短時間內獲得獨當一面的戰力,學長走純東方內功心法路子比較好,因此學好一種即可。」夏羽說。
 
  「但是師父和妳都是走西方魔法迴路吧?被教導的我反而走東方內功心法不會怪怪的嗎?」李少鋒問。
 
  「不對喔,千帆學姊和我都是一半一半的魔武雙修。千帆學姊是拜了維洛妮卡‧齊格勒為師之後強行改練魔法迴路,我是打一開始就決定兩個都練。」夏羽糾正說。
 
  李少鋒猛然覺得「魔武雙修」這個詞彙頗為懷念,思考片刻才想起來在剛成為玩家那段時間曾經聽楊千帆提過。
 
  這邊的魔武雙修不同於一般人的普遍認知,而是修練者與克蘇魯玩家的專有名詞。魔是指「魔法師」、武是指「武術家」,分別表示東西雙方修練氣息之人的稱呼,差別在於前者主要練體外變化,後者主要練體內變化。
 
  「這樣講起來,樓月學姊也是魔武雙修吧。」李少鋒說。
 
  「樓月學姊啊……她只學到普利斯勒家系魔法的皮毛,平時修練與戰鬥完全仰賴秦家刀的招式與心法,要說雙修確實是雙修沒錯啦,只是極端偏重東方心法。」夏羽說。
 
  「瞭解了。」李少鋒暗忖這樣聽下來,先練東方內功心法再去修練魔法迴路其實也行,正好和自家師父一樣,過去這幾天的擔憂頓時釋懷。
 
  「修練心法的時候最忌心有旁鶩,尤其現在學長尚未徹底記住運氣路線,如果練到一半覺得有那裡不對勁請立刻停止運氣,不要依照直覺強行衝過去,否則運岔就麻煩了。」夏羽叮嚀說。
 
  「啊,好的。」李少鋒面對這個突然擺出來的師父態度一楞,認真回應。
 
  「學長的悟性很高,思緒也很靈敏,在學習氣息與武術的時候並不是一板一眼地照著被教導的內容埋頭苦練,會去思考這麼練的理由,刪減多餘步驟,找出最適合自己的方式,進而融會貫通,所以當初在蒼瓖城也自行摸索出感知真氣的用法,這是優點也是缺點,單純從修習心法的觀點來看則是壓倒性的缺點。」夏羽正色說。
 
  「居然是缺點嗎……所以要我一板一眼地練?」李少鋒問。
 
  「是的。學長認為不重要的地方,很有可能是接下來要練的延伸起點;學長自行添加的地方,很有可能會妨礙接下來要練的路線,因此請不要做多餘的事情,百分百按照我所教導的路線去運氣即可。」夏羽說。
 
  「我知道了。」李少鋒點頭說。
 
  「短期目標是將《蒼瓖總訣》的心法路子練到在提氣瞬間的一秒內就可以全身運轉至少五周的程度喔。」夏羽說。
 
  「我會努力的。」李少鋒說。
 
  「那麼就請學長加油了。高中的上課時間有八個小時左右對吧?期間都要乖乖坐在位置上面對吧?既然不能夠練習武術,那麼就是心法的練習時間了!」夏羽笑著說。
 
  「……等等,妳是認真的嗎?」李少鋒愕然問。
 
  「學長的進展不快也不慢,估計至少還要好一段時間才能夠掌握黏勁的變化,當然不能夠浪費時間。」夏羽說。
 
  「心法可不像變化可以趁著上課空檔偷練,必須全神貫注耶。」李少鋒無奈地提醒:「妳是新加入的成員可能不曉得,然而瞭望塔的隊伍主旨是『在身為玩家的同時也要好好過著普通的生活』,學生的本分就是讀書。」
 
  「真是奇怪的主旨呢。」夏羽說。
 
  「既然妳加入了隊伍就要遵守啦。」李少鋒沒好氣地說。
 
  「好啦好啦,一開始當然不會勉強,然而短期目標是可以在上課中持續運氣熟悉心法路子,加油吧!」夏羽雙手握拳擺在胸前,做出打氣的姿勢。
 
  「妳根本沒有在聽話吧……算了,我適情況努力。」李少鋒嘆息說。
 
  「畢竟心法講求日積月累的努力嘛!」夏羽笑著說完,若無其事地問:「這麼說起來,前一陣子,學長和燕子學姊曾經在屋頂談話吧?不曉得是不是錯覺,從那之後,學長對我的態度似乎又變回一開始的冷淡狀態。」
 
  「……妳偷聽嗎?」李少鋒沉聲問。
 
  「請學長的表情不要突然變得那麼恐怖嘛,我不會做出那種失禮的事情,而且那個時候被千帆學姊抓著在樓月學姊面前重複講了一次《翠華訣》啦、《偽死靈之書》啦、冬花宮啦的事情,根本沒有辦法脫身。」夏羽笑著說。
 
  「這麼說起來,確實是這樣沒錯……」李少鋒說。
 
  「樓月學姊在聽到《偽死靈之書》的瞬間,雙眼都發光了,要不是千帆學姊和世明老師從左右拉住,說不定會直接撲過來……明明沒有打算在這麼早的階段坦白這項情報的說。」夏羽嘟起嘴說。
 
  「既然妳主動提起,我也就直接問了……對於修為抵達塵閃境界又習得《翠華訣》的妳而言,治療好燕子學姊的內傷只是舉手之勞,並不會大耗本元,為什麼妳不肯那麼做?」李少鋒沉聲詢問。
 
  「我倒是覺得提供治療方式已經很好了。如果沒有這些情報,學長姊們依然對於那個內傷束手無策吧。」夏羽說。
 
  「妳在迴避問題。」李少鋒說。
 
  「因為我不想對學長說謊呀。」夏羽說。
 
  「那樣就幫忙治療燕子學姊的內傷。」李少鋒堅持說。
 
  「姆姆。」夏羽沒有回應,只是搖了搖頭。白色馬尾隨之晃動。
 
  「……口口聲聲說是我的夥伴,現在卻不肯用實際行動證明嗎?」李少鋒追問。
 
  「我倒是覺得自己證明過許多次了。雖然不管學長怎麼想,我都會待在你的身旁,不惜一切保護你。」夏羽端正神色地說。
 
  「因為銀鑰的命令做到這種程度嗎?」李少鋒不解地問。
 
  「學長是踏入這個世界不久的迷途者,或許無法理解真的有人會因為一個命令付出性命。」夏羽淡淡地說:「就拿樓月學姊來說吧,即使她很有勇氣地選擇離開家族,只要沒有做出相符的成績,畢業之後依然得遵照家族的一個命令嫁入豐億集團。放棄戀人、放棄夢想、放棄夥伴、放棄自己一手建立起來的隊伍、放棄過往累積的努力,那樣不也等同於死了嗎?」
 
  對此,李少鋒一時之間啞口無言。
 
  連辯解或轉移話題也無法,徹底的啞口無言。
 
  「不求學長理解這份價值觀,然而希望學長能夠『相信』我是認真的,『相信』我是夥伴。」夏羽平靜地說。
 
  李少鋒依然找不到回應的話語,保持沉默。
 
  「那麼今天的上課時間,請學長也要努力練習心法喔。」夏羽突然漾起大大的笑容,不等待回應就逕自離開房間。
 
  李少鋒凝視著關起的門板好一會兒才拿起手機,確定還有時間之後搖頭逐出腦內雜念,盤腿坐在床鋪準備練氣。
 
  至今為止,自己在提氣運行的時候都只是草率、模糊地沿著軀幹四肢在體內繞圈,因此夏羽在教導心法的第一堂課就輸出氣息到自己體內,依照固定路線緩緩推動,接著又畫了一張極為詳細的人體圖,用紅線標註出氣息路線,要求從今以後每次運氣的時候都要依照這個路線走。
 
  經過數天時間的死背與反覆練習,李少鋒已經順利將該路線牢記在心,然而尚未習慣,每次運氣的速度都不快。
 
  與之同時,李少鋒也再度深刻地理解到為何秦樓月、楊千帆她們對於心法這件事情如此慎重,畢竟一旦開始讓體內氣息正式開始走其中一派的心法路子,氣息運行的路線雛型就大致固定了。
 
  今後每次運行氣息都會重複相同的路線,持續千次、萬次、億次、兆次,直到不需要思考,提氣的瞬間就能夠下意識地讓氣息依照極端複雜的路線高速運行,這樣才算是真正習得該項心法。
 
  每個流派基本上都會有數個版本的心法,由簡入難,將原本就相當複雜的氣息運行路線延伸、加細、添補、分枝、擴大,配合自家的武術招式與氣息變化,使之更加複雜,然而只要順利習得,實力與修為無疑會邁入更加高深的境界。
 
  換言之,如果在已經習得某一派高深心法的情況之下貿然去練其他門派的高深心法,氣息運行的路線迥然相異,動輒走偏走岔,即使慢慢運行氣息也難以改掉至今為止花費數年、數十年培養起來的習慣,無疑需要花費數倍的時間才有辦法重新習得,因此不會有人那麼做。
 
  「──現在應該還在可以回頭的時間點吧,不過……就按照夏羽教導的心法路子練下去吧!」李少鋒深呼吸一口氣,暗自希望將來的自己不會後悔「相信夏羽」這個決定,開始凝神運氣。
 
 




創作回應

赤月狼
終於要處理唱歌事件了嗎?
2021-09-09 23:44:23
佐渡遼歌
是的呢,去學校就會見到面了www
2021-09-10 00:13:37
你艾希我吶兒
早晨的孤男寡女…一不小心就出人命
想想就覺得很可以
2021-09-10 00:43:04
佐渡遼歌
嗯......嗯!?XD
2021-09-10 11:16:57
赤月狼
等等,樓上的老兄(或老姊?),你說得出人命是指夏羽撲到少鋒身上讓他受到衝擊吐血對吧?
另外,作者大大,我抓到蟲了:「我『適』情況努力」
2021-09-10 08:34:50
佐渡遼歌
暴力型叫人起床也是很可愛的
想想以前有部作品的妹妹在喊哥哥起床的時後都會用關節技(?

感謝抓蟲,不過這樣講應該是ok的XD
2021-09-10 11:19:00
Ddpaul
少鋒現在一看就是那種渣男,帶女生去約會然後送戒指結果送了兩個女生一樣的戒指被抓到⋯⋯
2021-09-10 11:53:12
佐渡遼歌
修羅場!!!
2021-09-10 12:10:53
Ddpaul
經過林誠學長的指導,以後在學校,夏羽都直接叫少鋒主人
2021-09-11 08:43:02
佐渡遼歌
直接轉職女僕了XDDD
2021-09-11 10:38:38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