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克蘇魯的黎明》0223.論爭

佐渡遼歌 | 2021-09-02 20:00:01 | 巴幣 142 | 人氣 339

連載中克蘇魯的黎明
資料夾簡介
克蘇魯元素的奇幻武俠作品!!

  毫不意外的,當李少鋒找了楊千帆和燕子來到夏羽的房間,坦白完剛才的對話內容之後立刻受到猛烈反對。
 
  「──啥?笨蛋學弟你到底在講什麼蠢話!腦子壞了吧!」
 
  「──少鋒,身為你的師父,我鄭重禁止你去學《翠華訣》的心法。」
 
  燕子和楊千帆並肩坐在床鋪,同時皺眉開口,李少鋒則是跪在她們兩人面前,聆聽著比起冬夜晚風更加凌厲的訓話。
 
  「請兩位學姊先聽完全部的內容再做評斷啦。」夏羽站在旁邊,依然有些鬧彆扭地嘟嘴。
 
  「因為妳不是自己人,人家和帆帆才會先處理笨蛋學弟,不過既然這麼想討罵就來吧。」燕子柳眉一挑,雙手交還在胸前,惡狠狠地瞪過去說:「妳這傢伙到底在盤算什麼?拿著《翠華訣》的抄本暫且不提,居然還想讓笨蛋學弟學習上面的心法?瘋了不成。」
 
  「我從一開始就是這樣講的。」夏羽說。
 
  「妳說要傳授銀鑰的心法,可不是蒼瓖派的心法。」楊千帆平靜糾正。
 
  「這個就是銀鑰的心法。剛才也跟學長說過了,十書當中的《死靈之書》據說包含了世間所有的心法、魔法迴路與變化,因此銀鑰當中有一派的成員認為《死靈之書》其實並不存在,無法從遊戲當中取得,需要收集所有隊伍的心法秘笈與魔法迴路的結構,屆時,那本書籍就會自然成為《死靈之書》。」夏羽說。
 
  「這是一個很有趣的說法,然而與現狀無關。」楊千帆搖頭說。
 
  「銀鑰在過去數千年的時間,已經收集了全世界將近六成隊伍的心法秘笈與魔法迴路,這本《偽死靈之書》就是銀鑰的心法秘笈,我則是從中挑選《翠華訣》的內容教導給學長,沒有任何問題。」夏羽說。
 
  「那種文字遊戲沒有意義。除了銀鑰成員以外的玩家都不曉得《偽死靈之書》的存在,也不曉得銀鑰在暗中收集心法與魔法迴路的事情,只要少鋒使用了來自《翠華訣》的心法與變化,看在蒼瓖派的人眼中就是盜取行為,反而是他們有正當理由進行追殺。」楊千帆說。
 
  「我聽完後也是這樣反對的。」李少鋒開口說。
 
  「我有回答不會被發現啊。」夏羽說。
 
  「那是詭辯。」楊千帆無奈地說。
 
  「妳這傢伙卻乏一般常識不曉得怎麼吃漢堡就算了,居然連身為玩家應該具備的常識也沒有嗎?銀鑰還真的除了讀書以外的事情都不管就是了。」燕子忍不住罵。
 
  「那、那個,我想羽兒並沒有惡意啦。」李少鋒硬著頭皮出言緩和氣氛。
 
  「廢話,如果有惡意早就直接讓帆帆拔刀砍過去了,怎麼可能在這邊陪她胡扯?」燕子翹起右腳,難掩煩躁地說:「笨蛋學弟,你要跟著誰學習心法那是你的事情,人家不好插嘴,然而若是『為了治療人家的內傷才去學《翠華訣》的心法』就省省吧,沒有必要做到那種程度。如果那本《偽死靈之書》真有那麼厲害,就去學那些一輩子也不會碰面的歐美門派魔法迴路,或者去學已經解散的隊伍心法也成,根本沒必要做出這種瓜田李下的事情。」
 
  李少鋒方才也想過這點,然而從談話氣氛當中可以猜到夏羽基於某種理由傾向於教導《翠華訣》,如果學了其他內功心法、魔法迴路導致無法治療燕子的內傷,也是一大麻煩。
 
  一想到此,李少鋒低聲說「「關、關於這件事情,其實大部分是為了我自己啦。蒼瓖派是台灣最大的隊伍,《翠華訣》也可以說是台灣最強的心法吧。」
 
  「你真的很不會說謊耶。」燕子皺眉說。
 
  「沒有說謊啊,這是實話。」李少鋒嘴硬地堅持。
 
  這個時候,夏羽逕自看向楊千帆說:「千帆學姊,妳現在的一身武藝與修為也是從眾多經驗當中偷師學來的結果,即使後來得到『狂犬』維洛妮卡‧齊格勒的指導,自行模仿、鑽研、磨練的本質依然不會改變也無法改變,應該能夠理解這個做法沒有問題。」
 
  聞言,李少鋒和燕子頓時停止交談,等待楊千帆的回答。
 
  「……我的做法並非正道,因此飽受不少批評。」楊千帆淡然說。
 
  「千帆學姊的作法是正確的。無論有什麼理由,只要死掉就結束了。為了避免發生那種最糟糕的結果,不擇手段也好、飽受罵名也罷,只要能夠保住性命就有重來的機會。」夏羽正色說。
 
  「……我贊同這個理念,然而並不希望少鋒走上相同的路。追根究柢,他的修為只有命紋境界,尚未有資格修習《翠華訣》。我聽說至少需要第五重的脫胎境界才有資格。」楊千帆低聲說。
 
  「帆帆!這邊不應該妥協吧!打死也不要讓笨蛋學弟去練那個心法啊!」燕子一楞,立刻說。
 
  「目前為止,我們雙方觀點無法達成共識,與其繼續在最初的部分僵持不下,不如讓她講完全部的計畫,只要其中有窒礙難行的部分,我就會以師父的立場堅決反對。」楊千帆說。
 
  「請千帆學姊放心,我也清楚循序漸進的重要性,因此打算只先讓學長學習《翠華訣》當中的『黏勁』變化,心法部分會從基礎教起,是否要讓學長走《翠華訣》的路子也會端視後續修練的情形決定。」夏羽說。
 
  「妳在說什麼?心法與變化正反兩面、互為一體,怎麼可能拆開來練?」燕子皺眉說。
 
  「是的,燕子學姊說得沒錯,這是不可能辦到的事情。明明『黏勁』是源自於《翠華訣》的變化,妳卻打算只讓少鋒練習變化、不練心法?」楊千帆同樣皺眉反問。
 
  「我就是這麼打算的。」夏羽點頭說:「治療燕子學姊只需要體外變化,因此讓學長先掌握黏勁即可。雖然在不曉得《翠華訣》心法的情況下,單獨習得黏勁需要耗費相較更多的時間,依然比習得《翠華訣》的心法再加上習得黏勁的總時間更快。這是最有效率的做法。」
 
  「……居然可以這樣喔?」李少鋒遲疑地問。
 
  「當然不行啊!」燕子立刻斷言。
 
  「那樣的練法動輒會走火入魔。」楊千帆同樣搖頭否決。
 
  「可以這樣練沒有問題啦。」夏羽無奈地說:「我就是這樣練的,認識的其他人也都是這樣練的。」
 
  「氣息修練必須循序漸進,無論哪個流派都是如此,難道妳見過學會加法之前就先會乘法的人嗎?」燕子不耐煩地問。
 
  「那個只是無法脫離窠臼的傳統練法,我認為學習心法應該像是學習樂器,每一個獨立的變化則是精通一首樂曲。普通的情況當然會由簡入難、循序漸進,然而專門挑出一首困難的歌曲潛心苦練也沒有問題,花費時間練習依舊可以演奏得相當流暢,等到日後學道足以配合該變化的心法時候,自然會融會貫通、威力大增。」夏羽同樣以比喻回應。
 
  「……那麼按照妳的比喻,學會那首困難歌曲需要的基礎技巧該怎麼辦?正因為有著從零開始累積的眾多經驗與努力才有辦法學會高深的變化。」燕子說。
 
  「我並沒有說會跳過那些基礎,而是優先挑選最為關鍵的骨幹教給學長,等到治療完燕子學姊的內傷之後再逐漸充實骨幹外圍的血肉。剛才也說過這樣需要花費一些時間,不過加起來依然比正常的練法更快。」夏羽說。
 
  「那樣就是承認這樣的練法不正常了。」燕子說。
 
  「請不要糾結細部的用詞遣字啦,比喻本來就不可能百分百符合現況啊。」夏羽不禁蹙眉,又換了一個說法解釋:「嚴格講起來,因為沒有學會《翠華訣》的緣故,學長要學的黏勁其實不算正式的黏勁,而是一個『無限接近於黏勁』的變化,不過要治療燕子學姊的內傷就足夠了。學長現在也在沒有任何心法基礎的情況下學習基礎七變吧,兩位學姊可以視為類似的情況。」
 
  「哪裡類似了,基礎七變都在名字講明了是基礎,妳打算教給笨蛋學弟的黏勁可是連夏逸舟都學不會的高階變化。」燕子不肯退讓地說。
 
  「──不好意思,兩位討論的話題偏掉了。」楊千帆清了清喉嚨,冷靜地開口打斷:「少鋒必須學習《翠華訣》的主要理由是為了治療燕子學姊的傷勢,因此只要解決這點就行了。我會寄信給師父,請求她立刻返回台灣,屆時問題迎刃而解。」
 
  「這樣是不行的,除了我和學長以外,沒有第三個人可以治療燕子學姊的內傷。」夏羽乾脆斷言。
 
  「等等,什麼意思?為什麼其他人沒有辦法治療?」李少鋒訝然問。
 
  「要解釋這點就得先說明燕子學姊的內傷……那樣會越扯越遠耶,不能夠先同意讓我教導學長嗎?」夏羽鼓起臉頰問。
 
  「快點解釋啦。」燕子沒有耐性地說。
 
  「請解釋。」楊千帆同樣面無表情地催促。
 
  「好啦好啦,我知道了……燕子學姊無法提氣的原因是因為夏旖歌殘留在經脈當中的『碎勁』氣息變化。通常而言,真氣一旦脫離本人體內就會自然散失,無論在地球或克蘇魯遊戲的場所都會遵守這個自然原理,差別只在於有快有慢,然而『碎勁』相當奇特,氣息本身會構築出循環不息的迴圈,打入他人體內之後固著在經脈內部,數月、數年久不消散,一旦感應到氣息刺激就會侵體回應、震經裂脈,雖然有著碎勁這個霸道的稱呼,實際上卻是相當細膩高深的變化。」夏羽詳細地說。
 
  「這些都是已知的情報。」燕子不悅地說。
 
  「要治療碎勁造成的內傷,最簡單的方式是讓出手施展變化的人輸出氣息到傷者體內,破壞掉結構之後再使用『黏勁』將殘留氣息吸出,由於氣息出自相同內功心法,因此不會產生刺激反應。此外,修為高深者也可以輸入氣息強行破壞碎勁的結構,這個倒不是專門應對碎勁的內傷療法,而是用來對抗侵體氣息的一種方式,只是碎勁的結構細膩複雜、威力強烈霸道,若是為求完全治癒的話費時曠日,治療者也會大耗本元。」夏羽說。
 
  「這些依然都是已知情報,也沒有解釋到為什麼全天下就只有笨蛋學弟和妳兩個人有辦法治療。快點講重點。」燕子更加不悅地催促。
 
  「……等等,羽兒,妳剛才提到的那兩種治療方式是不是有微妙差異?」李少鋒皺眉插話。
 
  「果然學長在這方面很敏銳呢。」夏羽勾起嘴角,點頭說:「是的,前者是最正確的治療方式,可以保證沒有後遺症;後者卻只有單純破壞碎勁的結構,並未將殘留氣息全數吸出,因此日後可能會出現後遺症。」
 
  「那是什麼意思?」楊千帆皺眉問。
 
  「只要將碎勁的結構破壞掉,那樣不就是單純的侵體氣息了?放著不管也可以吧。」李少鋒同樣不解追問。
 
  「學長姊對於碎勁結構的理解可能有所誤解。那是一個將大量氣息凝聚成類似結晶的細小狀態,讓其排列、循環的變化,每一顆結晶都可以視為碎勁變化,數千、數萬顆聚集起來的話威力驚人,即使只有一顆也依然是碎勁變化,不會自然消散。」夏羽一邊說一邊在胸前比劃,繼續說:「因此在治療的時候必須徹底清除夏旖歌的氣息,否則那些殘留在經脈內部的碎勁氣息會在燕子學姊將來習得更加高深的心法時候會出現某種後遺症,影響可大可小。」
 
  「……這個就是全世界只有笨蛋學弟和妳有辦法治療的理由嗎?」燕子問。
 
  「當然也不能夠說得這麼肯定啦,只是就現階段而言是這樣沒錯。」夏羽說。
 
  「又再閃爍其詞。」燕子厭煩地咂嘴。
 
  「妳的言論充滿矛盾。燕子學姊的內傷確實棘手,然而修為超過第五重境界的強者應該都有辦法治療才是,對於各種嚴重內傷都是如此。」楊千帆說。
 
  「問題在於燕子學姊在受到內傷之後的這段時間強行提氣了很多次吧?那樣情況就不可同日而語了。」夏羽問完,不等待回答就繼續說:「暫且不論剛受傷那幾天,回來台中之後又自暴自棄地亂來,想要強行壓過或嘗試在忍住疼痛的情況下戰鬥……依照我的推測,原本只有被打傷的地方會痛,現在卻已經擴散到臀部、大腿外側和上腰際了。」
 
  聞言,李少鋒和楊千帆都不約而同地看向燕子。
 
  燕子的表情在同一時間閃過異色,繃起俏臉嚴肅地問:「為什麼妳會知道那種事情?」
 
  「因為學長全部跟我講了呀。」夏羽笑著回答。
 
  「原來是你這傢伙洩漏的!笨蛋學弟!不要隨隨便便就將人家的隱私講出去啦!」燕子立刻出腳猛踹。
 
  「咦?不是!那是因為羽兒說要善盡紀錄者的職責,需要知道各種細節,而且我只是稍微提到學姊會在第一練武場獨自練習好啦好啦!對不起啦!我下次會先問過學姊再講啦!」李少鋒解釋到一半就屈服於暴力,雙手擋在面前頻頻道歉。
 
  「那是什麼被人家逼得妥協的講法!你很委屈嗎?」燕子更加惱怒地罵。
 
  「總而言之,燕子學姊現在的情況是傷上加傷,碎勁沿著經脈轉移擴散、固結不散,即使是掌門人級數的強者,在治療的時候不僅必須花費數個月的時間,每一次的治療都得全神貫注、耗神費力,這是理論上不可能實現的事情,因此才會說只有學長和我有辦法治療。」夏羽總結地說。
 
  「……關於對於碎勁與內傷的理解,妳有證據嗎?」楊千帆質問。
 
  「兩位學姊似乎忘記了我既然要教學長《翠華訣》的變化,表示我也會使用碎勁與黏勁。」夏羽說完,雙眼閃過淡金異芒,同時舉起右手散出淡淡真氣。她的右手掌心飄浮著一團似乎凝聚成實體雲霧的淡金色氣息、依照固定頻率自轉飄動。
 
  「即使修練相同的心法,妳是依照銀鑰的練法,夏旖歌是依照蒼瓖派的練法,雙方對於碎勁的理解不同……甚至有可能兩本秘笈的內文也有所不同,只要差之毫釐就可能出現大相逕庭的結果。」楊千帆說。
 
  「是的,千帆學姊說得沒錯,但是請問學長姊們想要去賭嗎?即使機率不高,依然有可能發生我所說的那種情況,屆時燕子學姊的修為就難以精進了。時間拉得更久的緣故,想必也無從治療了。」夏羽平靜地說。
 
  「──那麼就讓我來學『黏勁』。」楊千帆沉聲說:「假設妳方才樂器與歌曲的例子為真,那麼我也有辦法再不學《翠華訣》的前提之下學會黏勁才是,在治療燕子學姊方面,我也會盡心盡力,符合所有條件。」
 
  「千帆學姊,我願意教導學長是因為『受到啟發之人』的緣故,可不是隨隨便便就大放送地教導《偽死靈之書》裡面的心法與變化耶……不如說,願意讓妳們兩位知道這些情報已經是破格的待遇了,世界上應該沒有任何一個門派、工房或教團會在傳授內功心法的時候讓無關人等在場吧。」夏羽無奈地說。
 
  楊千帆一時語塞,無法繼續追問。
 
 



創作回應

露米諾斯 Luminous
錯字
或者去學已經解散的隊伍新法也成
2021-09-02 20:27:29
佐渡遼歌
感謝抓蟲!!立即修正!!
2021-09-02 20:28:35
小小
版大你好
2021-09-02 20:55:12
佐渡遼歌
晚上好XDD
2021-09-02 21:10:30
你艾希我吶兒
學會所有變化就能還原死靈之書嗎
2021-09-02 23:55:57
佐渡遼歌
不用學會啦,夏羽的說法是「收集到所有的新法、魔法迴路與變化」
不過這個也只是夏羽的說法XD
2021-09-03 00:04:24
你艾希我吶兒
喔喔了解 晚上辛苦

長遠來說 都學會的人就是死靈書吧?
主角終於要開光環了嗎
2021-09-03 00:09:29
佐渡遼歌
不會不會,晚上正是寫文的好時機XD

如果能夠拿到真正的《死靈之書》,能否全部學會又是一個問題XD
不過少鋒也非常人,擁有極為稀少的稱號......期待今後的發展!!
2021-09-03 00:25:13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