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克蘇魯的黎明》0225.冬夜屋頂

佐渡遼歌 | 2021-09-07 20:00:01 | 巴幣 126 | 人氣 356

連載中克蘇魯的黎明
資料夾簡介
克蘇魯元素的奇幻武俠作品!!

  由於房間主人的夏羽離開了,李少鋒和燕子也不好繼續待著,移動到走廊。
 
  李少鋒隨手掩上房門,低頭看著依然繃著俏臉的燕子,有些遲疑地問:「請問學姊在生氣嗎?」
 
  「呿,什麼爛問題。」燕子立刻橫了一眼,接連換了好幾個表情才忍住,沒好氣地嬌嗔:「大概有在生氣吧,不過一口氣發生太多事情,各種情緒塞住了來不及整理,如果等一下人家突然出手揍你不要介意,那樣就是終於感覺到了怒火而已。」
 
  「……所以有可能我等會兒在房間看書看到一半就突然被學姊從背後飛踢嗎?那樣似乎有點驚悚耶。」李少鋒苦笑著說。
 
  「被踢幾腳也是應該的吧,擅自就將關於人家的情報講給那傢伙聽的帳可是還沒算呢,總算是有找人家和帆帆旁聽,勉強扯平,如果一聲不吭就去學《翠華訣》的心法,信不信人家會動真格揍死你。」燕子咬牙罵。
 
  「這麼重大的事情當然會講啦。」李少鋒再度苦笑。
 
  「那樣最好。」燕子冷哼一聲,突然說:「反正帆帆和那傢伙都去找樓月姊了,那個話題少說也要講上一個小時,陪人家到頂樓吹吹風。」
 
  「好的。」李少鋒點點頭,跟在燕子身後走向樓梯間。
 
  瞭望塔工房的電梯只有一樓到十三樓,如果要前往地下室的停車場、室內泳池或屋頂都只能爬樓梯。
 
  當燕子推開沉重鐵門的時候,帶著寒意的冬風倏然颳入樓梯間,發出呼嘯聲響。
 
  夜幕低垂,漆黑的天空勉強可以看見幾抹半透明的灰色雲絮。
 
  「這個季節還是有點冷呀。」燕子一邊說一邊用雙手摩娑著手臂,隨即提氣,雙眼閃爍起翠綠異芒才放開手腳地往外走。
 
  「畢竟還是冬天嘛。」李少鋒隨口接續話題。
 
  工房頂樓的地面塗著一層淡色防水漆,赤腳踩上去的觸感頗為光滑。除了角落的數座水塔、變電箱機房和電波接收裝置的天線之外沒有其他物品,視野相當遼闊。靠近高中校舍那端的地面畫著提供直升機起降的標誌,話雖如此,工房的交通工具當中並沒有直升機,近期之內也沒有採購預定。
 
  李少鋒信步走到頂樓外圍的矮牆,眺望隱沒在夜色之中的校舍輪廓,好半晌意識到燕子異常安靜才轉頭確認,隨即看見她盤腿坐在旁邊,單手撐著臉頰,卻是抬頭看著天空。
 
  「……學姊,那樣褲子會髒掉吧?」李少鋒問。
 
  「等一下拍掉不就行了。」燕子伸手拍了拍地板,示意李少鋒也坐下。
 
  默默思考片刻,李少鋒沒有違逆學姊的念頭,跟著坐在旁邊。
 
  視野頓時低矮許多。冬風依然持續從夜空吹落,在手腕、腳踝徘徊片刻之後颳向更遠處。
 
  雖然兩人靠得很近卻沒有碰觸到彼此,只有偶爾被風吹起的衣物會從皮膚表面擦過,傳出獵獵聲響。李少鋒正好利用這段安靜的時間沉澱方才聽見的眾多情報。
 
  「──剛剛那傢伙提到了米‧戈這支外星種族,你知道嗎?」燕子突然問。
 
  「稍微有點印象。不好意思,我還沒有記住所有關於外星種族的知識。」李少鋒汗顏地說。
 
  「也沒要求你在短時間內就做到啦,反正參加遊戲之前就會知道可能會遇到哪些外星生物,臨時惡補就行,其他的就慢慢來。」燕子搧搧手,開口解釋:「那是一種擁有甲殼的真菌生物,整體呈現淺紅色,後背有一對蝙蝠似的翅膀,身體的其他部位也有著類似魚鰭的薄翼、薄膜小型器官,五對的手腳都是節肢狀,頭部則是一顆擁有無數觸鬚的圓球。」
 
  「是的,我記得在圖書館看過相關的書籍內容。」李少鋒正色聆聽。
 
  「除此以外,米‧戈這支種族也以高度的醫療知識與外科手術聞名,廣為人知的一種手術就是將生物的腦部取出,放入浸滿特殊液體的器材當中,讓其在『只有腦袋』的情況下保持著五感與意識,持續存活。」燕子再度補充。
 
  「那個液體就是司骼油吧。」李少鋒說。
 
  「大概吧。」燕子不甚在意地說:「某種角度來看,那個手術也算是達成了人類至今以來『不老不死』的夢想,因此信仰米‧戈的教團隊伍其實相對較多,歷史上卻從來沒有見過他們之中的哪支隊伍坐大,現在想來確實頗令人感到疑惑,如果說冬花宮已經暗中佔據了那個位置倒也說得過去。」
 
  「嗯嗯。」李少鋒點頭說。
 
  「那麼對於那個亂來的治療方式,你怎麼看?」燕子問。
 
  「雖然……聽起來是真的很亂來沒錯,然而那是目前唯一有可能徹底治療好學姊的方式,無論最後是否要這麼做,必須先備妥那三項物品。我也會盡快學會黏勁。」李少鋒說。
 
  「一整個勢在必行的感覺啊。笨蛋學弟,你不用為了人家那麼做。」燕子無奈嘆氣。
 
  「換作是我受傷了,學姊也會不擇手段地嘗試治療好吧。」李少鋒說。
 
  「如果是人家的話才不會聽從可疑第三者的建言。」燕子冷哼。
 
  「我想要說的是,學姊曾經為了我,毫不猶豫地使用奈亞拉的藥粉。這種事情不是什麼互相積欠,但是,該怎麼說比較好……既然這一次換我有能力,那麼就會去做。」李少鋒努力傳達完自己的意思,停頓片刻後補充:「當然如果樓月學姊持反對意見,這件事情就到此為止。」
 
  「……樓月姊會同意吧。」燕子低聲說。
 
  「那麼就……這樣子吧。我會去學習《翠華訣》的心法和黏勁,至於盜藥與否,明天再找時間和其他成員從長計議。」李少鋒說完,卻沒有感到鬆了一口氣的感覺,內心壓力不減反增,繼續凝視著在夜空中緩緩飄動的灰色雲絮。
 
  「你的氣息總量龐大,只要練好高深艱難的內功心法,將來成就想必會相當驚人,偏偏目前瞭望塔成員的三派心法內功都是偏重武術的路子,而且也沒辦法違反規矩傳授給你,單純以結果而言,你去學《翠華訣》也是利大於弊。」燕子說。
 
  「萬一將來被蒼瓖派的人知道會這件事情,我會被追殺吧?這樣真的是利大於弊嗎?」李少鋒苦笑著問。
 
  「分辨他人家學門派主要是看武術招式,就算有心隱瞞,從小練武的人在一些步伐、拔劍方面有著改不掉的小習慣,然而你的招式跟帆帆學,再加上帆帆的招式本來就是從許多流派揉合衍生的結果,因此不要在夏逸舟那種級數的高手面前動用《翠華訣》的獨門變化,也不要讓他們有機會輸氣到體內療傷,其實真的像那傢伙講的,很難被發現。」燕子咬住嘴唇,不悅地說。
 
  「那樣就好。我之後也不會主動踏入蒼瓖派的地盤了,應該沒問題。」李少鋒不禁感到安心,暗忖這邊倒是和夏羽講得一樣。
 
  「哪裡好了?暫且不論蒼瓖派那邊,盜藥的事情如果曝光了,無疑會被冬花宮視為敵對行為。」燕子不悅地說。
 
  「羽兒的輕身變化有辦法在蒼瓖城來去自如,修為也有辦法在數位掌門人級數的強者當中安然脫身,只是盜藥的話應該不成問題吧。」李少鋒說。
 
  「你還真是信任那傢伙。」燕子冷哼。
 
  「只是基於事實做出的結論啦。」李少鋒苦笑說。
 
  「沒有證據的情況下怎麼判斷是不是事實,而且那些其實也無所謂。笨蛋學弟,你還是沒有聽懂人家想要表達的意思。」燕子沉聲說。
 
  「請問這是什麼意思?」李少鋒問。
 
  「克蘇魯遊戲的玩家不會受到普通社會的法律管制,冬花宮的成員沒辦法去法院告你們入侵私人住宅或竊盜,然而一旦事情敗露,等同於『瞭望塔』向『冬花宮』宣戰。你這笨蛋想必沒有考慮到這個層面吧?」燕子說。
 
  「但是……羽兒很有自信,而且應該也會隱瞞瞭望塔成員的身分才是。」李少鋒說。
 
  「她去盜藥是事實,現在隸屬於瞭望塔也是事實,到時候萬一給冬花宮的成員追到台中,登門對峙,難道賴得掉嗎?教團成員基本上都不管人情世故,又是現在這種時局,就算草屯秦家的面子再大也沒用。」燕子無奈反問。
 
  「這、這個……」李少鋒頓時啞口無言。
 
  「沒有必要冒險,也沒有必要為了人家做到這種程度。畢竟還有去找人家黑檀當家的最終手段。」燕子說。
 
  「……如果真的要去日本,寒假期間早就去了。而且剛才羽兒也說了,心法路子走《翠華訣》以外的強者即使治好內傷,也有可能留下後遺症,我不希望去賭那個機率。」李少鋒低聲說。
 
  「那傢伙在說謊,不要照單全收比較好。」燕子斷言說:「只要講到最關鍵的部分就刻意隱瞞,拿出大量無關緊要的重要情報混淆視聽,又是《偽死靈之書》、又是冬花宮的教團身分、又是寒黐膏的其他名稱,講得信口開河、天花亂墜,卻和當初說要加入工房的時候一樣都沒有講到重點。」
 
  「那些情報都是實話吧?」李少鋒遲疑地問。
 
  「笨蛋學弟,你也被混淆了,不論那些情報是真是假,既然她有學過《翠華訣》的心法,修為又是塵閃境界,治療人家的內傷可以採用第一種方法,不需要花費多少時間也不會耗損本元,根本不需要大費周章讓你學會黏勁的體外變化又去盜藥……然而她並沒有那麼做,意思已經很明顯了。」燕子咬牙說。
 
  「啊!這麼說起來……確實是這樣沒錯。」李少鋒一怔,對於夏羽的信賴程度不禁出現動搖,不解地問:「既然學姊注意到了,為什麼剛才沒有說破?」
 
  「說破了又如何?只是被她用其他難辨真假的情報敷衍過去吧。」燕子難掩煩躁地說:「現在的情況和玉閣祭的時候其實差不多,那傢伙的目的絕對不是只有待在你身旁進行紀錄而已,還有更加……重大深遠的目的。雖然整體而言也是彼此彼此啦,畢竟樓月姊亟欲想要從她口中套出關於十書的情報,客觀看來說不定是瞭望塔更賺。」
 
  「學姊覺得羽兒……覺得夏羽的目的是什麼?」李少鋒問。
 
  「你是『受到啟發之人』,然而稱號終究只是一個稱號,那傢伙也清楚說過銀鑰認為你會成為影響力龐大的關鍵人物,倘若長時間待在安全的場所或是不肯積極參加遊戲就沒有意義了。」燕子說。
 
  「所以她會試圖引導我前往有生命危險的場所嗎?」李少鋒訝然問。
 
  「就是這樣吧,人家當時有想要追究這點,不巧被帆帆和樓月姊把話題轉走了。這個結論也可以說明為什麼她願意破例教導那些高深心法,以及為什麼要拿人家的內傷當成藉口去冬花宮盜藥,為了防止你受傷死亡,事前備妥大量寒黐膏沒有壞處。」燕子說。
 
  李少鋒不禁陷入沉默,原本這段時間稍微培養起來、對於夏羽的信任出現裂痕,轉而嘗試站在燕子的立場看待這些事情,產生懷疑也確實在所難免。
 
  儘管如此,懷疑歸懷疑,現在拒絕夏羽的提議並沒有太大的意義,只會退至寒假剛開始時候什麼事情都尚未解決也無法解決的困境。李少鋒深呼吸一口氣,堅定地重複說:「學姊是因為我才受傷的,因此力所能及的事情都會去做……如果學會《翠華訣》的心法可以治療學姊的內傷,那麼我就會去學。」
 
  「……都說過了沒有必要。」燕子搖頭嘆息完就站起身子,拍去短褲的灰塵,頭也沒回地走向樓梯間。
 
  李少鋒繼續坐在地面,凝視著那個嬌小凜然的背影被鐵門掩過,將後腦杓倚靠著矮牆,繼續仰望幾乎看不到星星的夜空。
 





創作回應

秦思
藥粉不是還在嗎?
2021-09-07 20:55:32
佐渡遼歌
是的,燕子當時重傷沒講清楚,林誠學長拿錯了XD
不過心意方面還是為了少鋒乾脆用掉了高價藥品
2021-09-07 21:33:40
赤月狼
這兩個人什麼時候要在一起啊?
2021-09-07 21:30:55
佐渡遼歌
這是一個好問題XDDD
2021-09-07 21:33:50
你艾希我吶兒
頂樓不是沒人嗎
很適合做壞事
2021-09-08 10:59:40
佐渡遼歌
工房到處都是空房間都沒人
但是習武練氣之人走路起來都是無聲步還是有風險(诶XD
2021-09-08 11:21:36
赤月狼
重看了一遍之後,覺得「曖昧讓人受盡委屈~」很適合當這章的背景音樂...或著說鋒燕兩人獨處的時候都很適合
2021-09-09 16:23:48
佐渡遼歌
不過也有種「這個就是青春!」的感覺XDD
2021-09-09 18:22:59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