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克蘇魯的黎明》0220.炸雞漢堡

佐渡遼歌 | 2021-08-26 20:00:05 | 巴幣 226 | 人氣 558

連載中克蘇魯的黎明
資料夾簡介
克蘇魯元素的奇幻武俠作品!!

  當李少鋒跟在燕子後面抵達交誼廳的時候,其他成員都已經在場了。
 
  張定緯、秦樓月和林誠坐在沙發看著超級英雄美劇,梁世明坐在單人沙發滑著平板,楊千帆站在書架前面隨手整理,夏羽則是單獨坐在距離沙發區域有一點點距離的高腳椅,認真看著手機螢幕的菜單,似乎遲遲無法決定。
 
  「人家把笨蛋學弟抓過來了。他窩在圖書館那邊,很認真地研究三柱神和四王的資料。」燕子一邊說一邊擠開林誠坐到秦樓月身旁。
 
  「不好意思,看得有點入迷了,沒有注意到訊息。」李少鋒歉然說。
 
  「人有到就好。今天不知為何突然很想要吃炸雞和漢堡,所以就由我負責訂餐了。」林誠笑著問:「今晚,你想來點什麼?」
 
  「那麼最簡單的炸雞漢堡就可以了。」李少鋒說。
 
  「啊、啊啊,我也和學長點一樣的!」夏羽急忙說。
 
  「瞭解。」林誠點點頭,拿起手機開始點餐。
 
  李少鋒環顧現場一圈,雖然覺得燕子時不時投來的視線頗為刺人,考慮到整體和諧還是拉了一張椅子坐在夏羽旁邊,以免讓她有被排擠的感覺。話雖如此,夏羽本人似乎壓根不在意這點,即使點完餐了依然持續滑著手機螢幕,一樣一樣點出來閱讀細項介紹文。
 
  十多分鐘後,外送抵達一樓大廳。前往領餐的林誠和張定緯很快就抱著八人份的速食返回交誼廳。
 
  李少鋒依然坐在夏羽旁邊的位置,看著她吃了第一根薯條之後就露出雙眼發光的表情,迫不及待地連續放入嘴巴啃著,塞滿臉頰之後才用相當生疏的動作試圖打開漢堡的包裝紙。
 
  ……看那個動作,該不會是第一次吃速食吧?銀鑰的成員這麼與世隔絕嗎?平時連吃個漢堡的機會也沒有?李少鋒不禁閃過這些疑惑。
 
  這個時候,秦樓月等人也注意到夏羽的動作有異,頻繁瞄去視線。
 
  「夏羽,其實漢堡一層一層分開來吃才是正確的吃法喔。」林誠用著故意放鬆氣氛的語氣開口搭話。
 
  「原來是這樣嗎?感謝誠學長的說明。」夏羽坦率地道謝,將手中的漢堡連同包裝紙放回桌面,單拿起最上面的單片麵包就放到嘴巴咬。
 
  交誼廳的氣氛一瞬間陷入停滯。
 
  所有人都看著夏羽,各自露出怪異的表情,糾正不是,取笑也不是,始作俑者的林誠更是僵在原地,半張開嘴不曉得該如何是好。
 
  夏羽專心地單獨啃著麵包好一會兒才意識到氣氛不對,疑惑地左顧右盼。
 
  「……羽兒,漢堡是一整個同時吃的,分開就失去這項料理的意義了。」李少鋒冷靜地打破沉默,同時用自己手上的炸雞漢堡作為示範咬了一口。
 
  夏羽露出無法理解的表情愣了好幾秒,臉頰閃過緋紅,當下羞赧地朝向林誠瞪去。
 
  「啊哈哈。」林誠摸著後腦勺乾笑。
 
  「不用在意,這是林誠學長的老技倆。我以前也被騙過。」楊千帆淡然說。
 
  「千帆學姊是同伴!」夏羽張開雙手撲過去。
 
  「請不要這樣。」楊千帆立刻伸手壓住夏羽的額頭,瞥了一眼沾了不少美乃滋的手指,蹙眉說。
 
  「銀鑰的成員平時都不會吃這類型的食物嗎?」秦樓月開口詢問。
 
  「……是的,大家都理所當然地將全部的時間用來閱讀書籍、吸收知識,基本上只會攝取最低限度的營養。」夏羽一邊回答一邊坐回高腳椅。
 
  「聽起來真是不健康耶。」梁世明苦笑著說。
 
  「換句話說,銀鑰的根據地位在附近沒有速食店的偏僻場所嗎?」秦樓月追問。
 
  「樓月學姊難道打算套出銀鑰的根據地究竟在哪裡嗎?不過我不會講喔,這點並非身為紀錄者必須提供的情報。」夏羽笑著回應。
 
  「真是可惜。」秦樓月微笑著說。
 
  這個時候,李少鋒慢了一拍才看出來樓月學姊壓根就不打算得知答案,只是刻意拋出一個話題讓夏羽回答,緩和氣氛,急忙接著詢問:「聽說銀鑰的根據地可能在阿拉斯加也可能在西伯利亞,如果真是如此,沒有吃過速食也在情理當中。」
 
  「學長不要也加入套話的行列啦!我對於這點不予置評喔!」夏羽鼓起臉頰說完,偏頭詢問:「這麼說起來,剛才千帆學姊說了那是誠學長的老技倆,所以學長以前也被騙過嗎?」
 
  「不不不,我不會被那種事情騙到吧。我只是習慣獨來獨往的孤僻而已,基本常識還是有的,不如說因為從國中就經常要自己準備晚餐的緣故,速食常常在吃。」李少鋒冷靜地搧著手反駁。
 
  「……你上次也是第一次去唱歌吧。」楊千帆低聲說。
 
  「但是我知道那是什麼地方喔,大致流程也都清楚,不像師父在研究遙控器的按鈕時候又是在奇怪的地方按到拍手音效、又是不小心把班長的歌切掉。」李少鋒說。
 
  「那、那是……意外。」楊千帆微微紅著臉說。
 
  「唱歌還要去什麼特別的地方嗎?」夏羽不解地問。
 
  「你們銀鑰的成員究竟是生活在多麼偏僻的場所……」梁世明忍不住說。
 
  「這麼說起來,妳在玉閣祭的時候也理所當然地拿著黑絲襪當成面罩要讓我戴上吧?原來不是退而求其次,而是真的不曉得黑絲襪的用途嗎?」李少鋒突然想起來似的說。
 
  「我知道啦!有襪這個字不就是襪子的意思嗎!」夏羽立刻說。
 
  「那是不曉得的人的反駁方式吧。」李少鋒不禁苦笑。
 
  「變態。」燕子橫了李少鋒一眼,默默咬著橘子汽水的吸管。
 
  「咦?等等,學姊,黑絲襪是從衣櫃裡面找出來的,沒有穿過喔,而且當時手邊找不到其他可以當成面罩的布疋才會順勢而為……話說我以前也報告過這件事情吧!為什麼現在才故意這樣講!」李少鋒急忙澄清。
 
  「遺世獨立到這種程度倒是挺符合其他玩家的猜測,銀鑰的成員將自身一切都奉獻在追求知識上面,甚至會主動斷絕其他外在影響,這麼聽下來,根據地位於北極的說法也多了不少可能性,我原本還以為那個只是無稽之談」張定緯思索著說。
 
  「根據地真的在北極嗎?」林誠好奇地問。
 
  「真是的!請學長姊們不要再探聽象牙塔群的情報了!我不會講的!」夏羽說完,重新將漢堡疊好之後用雙手捧著,專心致志地咬著,不過因為動作不太熟練的緣故,不時會有生菜和美乃滋從邊邊掉出來。
 
  見狀,李少鋒沒好氣地將放在壓克力桌面的衛生紙盒拿到夏羽旁邊。
 
  「謝謝學長。」夏羽低聲說。
 
  「不用客氣。」李少鋒微笑說完,雙腳就被起身要走去廚房區域的燕子狠狠踩了兩下,急忙忍住悶哼。
 
  「這麼說起來,工房裡面也有KTV室吧?雖然建好以後似乎都沒有人使用過。」秦樓月隨口開了一個新話題。
 
  「畢竟當初買下根據地的時候每個人都很興奮,簡直像是在建秘密基地的小孩子一樣,提議了各種用途的房間,完全沒有在管預算。」梁世明懷念地說。
 
  「老師在那個時候也堅持要建室內網球場和室內泳池吧,現在也沒見你用過幾次。」張定緯笑著說。
 
  「我偶爾還是會去啦!」梁世明急忙說。
 
  「居然還有泳池啊。」夏羽意外地說。
 
  「泳池是地下二樓的那個吧……平常都會放水嗎?」李少鋒疑惑地問,暗忖自己剛搬到工房住的時候被楊千帆帶著導覽逛過一次,然而在換衣間門口一句「裡面是游泳池」就結束了。自己不太喜歡游泳,那之後也沒再去過。
 
  「老爺子會讓泳池保持在隨時都可以游泳的狀態。」秦樓月回答說。
 
  「那樣不會很浪費水嗎?」李少鋒追問。
 
  「聽說換掉的水會處理後用在工房的其他方面。」楊千帆解釋說。
 
  「人家還是第一次聽說耶。」燕子拿著一罐橘子汽水,走回沙發區域。
 
  「同樣也是第一次聽說。」林誠半舉起手附和。
 
  「我偶爾會去游。雖然對訓練沒有太大幫助,但是可以放鬆心情。」楊千帆說。
 
  這個時候,李少鋒感受到工房恢復成一如往常的輕鬆氣氛,雖然知道這個是暫時現象,只要夏羽依然奉著銀鑰的命令待在自己身旁擔任「紀錄者」,秦樓月等人就不可能真正對她推心置腹,始終會當成外人堤防,卻也忍不住鬆了一口氣,暗自希望在將來某天可以和夏羽成為真正的夥伴。
 


  晚餐結束之後,李少鋒在夏羽的邀約之下前往她的房間,正式討論關於學習心法的事情。
 
  由於夏羽毫不掩飾地在交誼廳提起這個話題,楊千帆和燕子都理所當然地想要跟過來,甚至連秦樓月和張定緯也露出心動神色,不過夏羽淡然表示接下來要講的內容是銀鑰機密情報,依照規矩禁止告訴紀錄對象以外的第三者。
 
  聞言,秦樓月和張定緯就不再說什麼,楊千帆和燕子卻依然堅持要在場旁聽。
 
  雙方僵持不下,最後李少鋒緩頰保證會在事後一字不漏地轉述給她們兩人聽之後才好不容易以夏羽的勝利告終。
 
  「──既然妳願意妥協讓我轉述的條件,那麼讓師父、學姊一起旁聽也無所謂吧。她們只是擔心我而已,並不會偷學或洩漏情報。」李少鋒待在十三樓走廊,一邊走在前往夏羽的房間一邊無奈地問。
 
  「我相信學長會做出適當取捨。如果真的聽到某種重大情報,也會幫忙隱瞞,那樣當然是現在的做法最好。」夏羽將雙手交付放身後,走在前方領路。
 
  「目前我還是站在師父和學姊那邊喔。」李少鋒無奈地重申立場。
 
  「好吧,我換一個說法。」夏羽笑著說:「我相信學長自有分寸,如果聽到某些『可能會對我產生不利想法』的內容就會幫忙敷衍過去,因此我不介意將我們的對話內容轉述給工房的其他成員知道。」
 
  「……我可不保證每次都這麼做。」李少鋒更加無奈地搖頭。
 
  「學長已經給了我許多信任,我也需要回以信任才行。那麼請進吧,接下來的內容坐著繼續聊,雖然房間裡面什麼都沒有就是了。」夏羽伸手打開房門,笑著擺手。
 
  李少鋒小心翼翼地進入房間,隨即愣住了。
 
  房間相當寬敞,坪數超過十坪,然而除了一張擺在角落的單人床以外什麼都沒有。單人床的棉被折得很整齊,枕頭則是放在上面。
 
  「……原本以為師父的房間已經很煞風景了,沒想到居然可以看見更厲害的房間。我搬進來工房的時候姑且放著桌椅、檯燈、書櫃、衣櫃這些基礎傢俱,其他東西則是到九樓一個大型傢俱儲物間搬來的。妳也住進來好幾天了,沒有人帶妳去過九樓的那間儲物間挑選嗎?」李少鋒皺眉問。
 
  「定緯學長好像有帶我去過,不過最後什麼都沒有拿。」夏羽逕自走到床鋪坐下,理所當然地說:「寢室只要可以睡覺就好了不是嗎?」
 
  「說是……這麼說啦。」李少鋒遲疑地說。
 
  「況且有地方睡就已經很感謝了。」夏羽說。
 
  「為什麼講得好像妳在加入瞭望塔之前甚至連可以睡覺的地方都沒有的樣子?」李少鋒問。
 
  「嚴格講起來也不算沒有啦,像是那種很窄的小巷子裡面就算睡著也不會跌倒,站著就可以睡,如果遇到下雨天的話就用輕身變化跳到高樓大廈的屋頂找一個有遮雨棚的地方。」夏羽聳肩說。
 
  「……啥?」李少鋒愣了好幾秒才發現這個不是開玩笑,錯愕地說:「銀鑰好歹也是世界頂級的知名隊伍,既然將紀錄者的重大任務交到妳身上,難道沒有給經費嗎?」
 
  「……可能有吧?」夏羽歪著頭說。
 
  「為什麼是疑問句?」李少鋒問。
 
  「剛才正好提到了,銀鑰裡面都是一群除了知曉學問之外就都不放在心上的成員,整天窩在象牙塔群裡面吸收知識,甚至經常有人讀到昏倒之後才被送去治療,醒來之後卻還是理所當然在病床繼續讀書。」夏羽說。
 
  「總覺得越是聽下來,銀鑰的形象和想像中的差距就越大。」李少鋒說。
 
  「銀鑰本來就是一支遺世獨立的隊伍,充滿神秘色彩的緣故很容易成為他人談論的話題,幾百年、幾千年加油添醋下來的結果,出現迥然異於事實的說法也不奇怪。」夏羽聳肩說。
 
  「銀鑰的歷史有那麼久喔?」李少鋒問。
 
  「尤格‧索托斯可是名列最高神格的三柱神之一。人類的歷史就是克蘇魯的歷史,向『萬物歸一者』獻上信仰、身為前身的團體肯定在許久之前就存在了,其後輾轉演變成為現在的銀鑰。話雖如此,歷史悠久的隊伍其實都帶著不少世俗部分,嚴格說起來,那些販售預言、打掃環境、洗衣做飯的人並不是正式成員,而是被聘請的外部員工。」夏羽隨口解釋。
 
  「那麼做出預言的成員是正式成員嗎?」李少鋒忍不住問。
 
  「是的。」夏羽回答說:「正式成員當中其實也分成兩派,一邊是壓根不管外面世界的事情,想要將人生全部的時間都用來探求知識的『消極派』;一邊則是希望將所學的知識應用到各種事物上面的『積極派』。想當然耳,如果所有成員都偏向探求派的作法,銀鑰大概沒多久就會自行崩壞了,因此主導隊伍方針、處理內部事務、進行未來預測與販售這些預言都是由積極派負責。」
 
  「……這樣銀鑰的成員還會參加遊戲或習武練氣嗎?」李少鋒苦笑著問。
 
  「遊戲當中的所有一切都是地球無法接觸的嶄新知識,建議難度越高的遊戲就越是如此,因此無論消極派和積極派當中都有修為高深的強者。」夏羽說。
 
  所以這樣聽下來,銀鑰的大半成員就是一群只想永遠窩在圖書館把世間所有書籍都讀完的書蟲,雖然自己也喜歡看書,然而卻不想和如此極端的類型扯上關係。李少鋒無奈地說:「所以我們剛才在說什麼……對了,如果妳有書房的話,倒是可以理解只把這裡當成睡覺用的房間啦。」
 
  「可以有自己的書房嗎?」夏羽訝異地問。
 
  「去向樓月學姊講一聲就可以了,也可以將圖書室的書籍拿到自己的書房,這樣整理或找資料也比較方便。」李少鋒說完,將眉頭皺得更深地問:「等等,稍微回到剛剛的話題,妳在玉閣祭帶著我跳出城牆的時候有塞錢給我當成車費吧,那錢是怎麼來的?」
 
  「那些就是我當時身上全部的錢了。」夏羽若無其事地說。
 
  「搞什麼,所以我居然拿了國中生身上僅有的數千元嗎……光聽這句話還真是人渣的行為耶。」李少鋒單手摀著臉嘆息。
 
  「請學長不用介意啦,我帶著那些錢也沒什麼用。」夏羽笑著說。
 
  「不不不,那筆錢絕對會還妳,附上利息加倍奉還。應該說,不好意思拖了這麼久才還妳。」李少鋒說。
 
  「這件事情等到之後再講啦,如果時間拖得太久,難保千帆學姊或燕子學姊會直接殺進來,快點來講心法的事情吧。」夏羽拍了拍手邊的床墊,示意李少鋒坐下。
 
  雖然始終不覺得夏羽有色誘自己的意圖,然而三番兩次地被眾多成員警告過,李少鋒斟酌之後默默走到床尾,倚靠著牆壁說:「我站著聽就可以了。」
 
  「可能會講得有點久喔。」夏羽又拍了拍床墊。
 
  「沒關係。」李少鋒說。
 
  「好吧,如果學長堅持的話。」夏羽不再囉嗦,單刀直入地說:「如同武術無法一蹴可及,心法也需要長時間的練習與累積,自然是越早開始越好。雖然想要在加入的第一天就開始,不過發生了千帆學姊的那件事情,我要是太急,觀感也有點……」
 
  「等等,既然妳自己提起來了,當時也提過燕子學姊的內傷吧。那件事情的後續呢?」李少鋒再度打斷。
 
  「我應該說過自己的第一優先目標就是保護學長的安全,因此才會破例傳授銀鑰的心法,增強學長的實力以防萬一,有餘力的時候才會幫忙解決瞭望塔其他成員的事情。」夏羽說。
 
  「妳在加入那天表示過如果順利的話,燕子學姊的內傷會在寒假之前痊癒,然而現在寒假都快要結束了,幾次詢問細節也都被妳含糊帶過,如果沒有給出一個說法,那麼就、就……談話到此結束。」李少鋒原本想要稍微加強語氣,逼問出實際的治療方法,講到後來卻想不到什麼比較好的威脅,氣勢頓時轉弱。
 
  「到此結束的話豈不是就無法繼續了?學長真不擅長談判呢。」夏羽輕笑幾聲,聳肩說:「不過這點並不需要擔心,只要學長學會接下來我所傳授的心法就可以治療燕子學姊的內傷了。」
 
  「……有這麼剛好的事情?」李少鋒懷疑地問。
 
  「總而言之,請學長先聽完吧。」夏羽半強硬地結束話題,端正神色開始說明:「首先說明一下何謂『九重心法』──」
 
 



創作回應

Ddpaul
比遊戲還刺激⋯而且還可以教你登dua 郎喔
2021-08-27 21:51:56
佐渡遼歌
(´゚д゚ )ノ
2021-08-28 11:23:54
『。』
骯,這標題 餓了
2021-08-28 05:13:23
佐渡遼歌
食物系列XD
2021-08-28 11:24:00
Ddpaul
我記得千帆第一個夢是月獸,月獸信奉的是奈亞子,而千帆的真氣顏色沒記錯對應的也是奈亞子,這有什麼關聯嗎?

少鋒會不會覺醒其他顏色不管,但是如果說紅色真氣是來自克圖格亞,那練到最後是不是有望可以使用克圖格亞的力量直接噴火?
2021-08-28 18:37:51
佐渡遼歌
是的呢,這個算是頗為核心(?)的部分
少鋒現在才正要開始認真聽講何謂九重心法,應該還要再好一些時日才會碰觸到這塊
不過如果單純要噴火的話,魔法師的「聚火」變化就可以辦到了
噴火、扔火球都可以XD
千帆當第一集在講解魔法師的時候,也只有說梁老師沒有辦法憑空製造火焰,暗指其他魔法師是可以辦到的XD
2021-08-28 19:12:22
Ddpaul
不過聚火是不是只有紅真氣的能用?
2021-08-28 19:13:47
佐渡遼歌
是的,剛好夏羽在這章也有簡略提到
西方魔法師一開始就是依照自己魔力的特性,先練聚火、聚水、聚風、聚土四個變化
老師的真氣是天藍色,屬於藍色系,就沒有法扔火球了XD
2021-08-28 19:16:12
佐渡遼歌
喔,等等,好像是下一章才會提到
恩.......提前半個小時破梗了,還請不要介意XD
2021-08-28 19:16:55
龍牙
所以這樣聽下來,銀鑰的大半成員就是一群只想永遠窩在圖書館把世間所有書籍都讀完的書蟲>>我個人覺得佐渡大大是這種類型 XD
2021-09-05 17:05:08
佐渡遼歌
如果情況允許,我確實也想窩在一座書永遠讀不完的圖書館XDDD
2021-09-05 17:36:54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