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克蘇魯的黎明》0355.真正的隊長會議

佐渡遼歌 | 2022-04-21 20:00:04 | 巴幣 228 | 人氣 332

連載中克蘇魯的黎明
資料夾簡介
克蘇魯元素的奇幻武俠作品!!

  吃完消夜……或者說陪著夏羽吃完消夜,李少鋒四人回到新商店街,不過尚未返回宿舍,夏羽伸手討了零錢,噠噠噠地跑向位於路旁的冰棒自動販賣機,挑選飯後甜點。
 
  夏羽的行動總是莫名其妙也不是第一天的事情了,話雖如此,進入總部之後就顯得有些過於興奮。李少鋒暗自思索,意識到她似乎在更早之前就情緒異常亢奮了,隨口警告:「不要打什麼奇怪的主意啊。」
 
  「姆姆,才沒有啦。」夏羽嘟起嘴,俯身挑選著冰棒。
 
  「沒有在打奇怪的主意會刻意拉著我們出來吃消夜,提議要闖進去會議,然後又故意待在這邊吃冰嗎?」李少鋒沒好氣地說。
 
  「方才的行為舉止確實有點奇怪。」楊千帆同意地說。
 
  「真是的,學長姊們又開始懷疑我了,明明平常吃完晚餐也會在學校轉角的便利商店買冰呀。」夏羽彎腰取出草莓冰棒,一邊撕開包裝袋一邊說:「想要讓瞭望塔成為強大隊伍是既定事項,那麼一來各種事情都會很方便……今後的世界會越來越亂,台灣大型隊伍聚集起來開會的頻率只多不少,現在是一個好機會,卻也不用急於此刻。」
 
  「那是銀鑰的預言嗎?」李少鋒忍不住問。
 
  「不需要預言也能夠猜到個大概啦。教團聯合的存在就是一個最大的不確定因素,現在只是暴風雨之前的短暫平靜。」夏羽聳肩說。
 
  「不曉得這段平靜會持續多久。在襲擊事件過後,世界上每支隊伍都嚴加戒備,整體氣氛風聲鶴唳、草木皆兵,卻也沒有辦法維持緊繃的狀態那麼久,現在已經有些鬆懈了……」秦樓月無奈嘆息,倒也買了一支雪糕,隨口舔著。
 
  「我也吃個蘇打冰棒好了。少鋒,你要什麼?」楊千帆站在自動販賣機前面,偏頭問。
 
  「我跟師父一樣的就行了!」李少鋒急忙說,單手壓住喊著「學長要吃我的一口嗎」的夏羽額頭,不讓她靠近。
 
  時間接近深夜,眼前街道依然明亮得恍若白晝。
 
  街道依然有不少玩家來回走動,也頗為熱鬧。
 
  李少鋒倚靠著牆壁,小口咬著蘇打冰棒,暗忖這樣也是一個奇特經驗。
 
  數分鐘後,數十名身穿不同衣裝的男女從總部站魚貫進入新商店街。氣勢浩蕩十足,頓時吸引了不少目光。
 
  李少鋒正覺得有幾件隊服頗為眼熟,定眼細看就認出夏崇予、馮芷綾、郭思寧等人。
 
  「──樓月學姊,黎子然也在那邊。」楊千帆低聲說。
 
  「咦?」李少鋒疑惑望去,隨即在隊伍後方看見那位掛著不懷好意笑容的瞇瞇眼少年。
 
  對上眼的瞬間,黎子然露出一個驚訝神色,立即低頭拉起斗篷帽沿,閃身躲到其他人身後。
 
  「我有看到,其他人分別是花蓮蒼瓖派、雲林北港幫、台南白河派、高雄龍王宮、屏東琅嶠派、屏東枋寮會、台東海端派,都是台灣稱霸一方的地方門派啊……千帆、夏羽,麻煩提氣試試看能否聽見談話內容:少鋒,請讀唇語,但是瞄過就行,高手對於視線都會有一定程度的感應力,盯著看太久會被發現。」秦樓月迅速吩咐。
 
  楊千帆、夏羽的瞳孔頓時閃現異芒,李少鋒也急忙望向那些人的嘴唇。
 
  由於不好直盯著看,李少鋒只能夠讀到隻字片語,排除一些沒有意義的詞彙,姑且注意到了「使徒」、「無的放矢的風聲」、「總帥的堅持」、「缺席」、「夏逸舟」等等詞彙。
 
  這個時候,馮芷綾同樣注意到秦樓月四人,一瞬間作勢要上前攀談,不過立刻被郭思寧拽住,靠在耳邊講了幾句話,悻悻然地放棄。
 
  那群人很快就經過站在自動販賣機的李少鋒四人,當場解散,各自離開。
 
  李少鋒看著夏崇予一直和身旁的蒼瓖派弟子低聲交談,沒有朝向己方這邊瞥來任何視線,接著才想要尋找黎子然的時候卻看不到他的身影了。
 
  「途中因為馮芷綾的緣故,其他人也注意到我們了,之後講到關鍵詞彙都刻意束音成線,聽不太清楚。」夏羽皺眉報告。
 
  「黎子然穿著北港幫的隊服,那是雲林的地方門派,擅長使大刀。原本與莿桐派相扶相持,在莿桐派傾覆之後就在雲林一派獨大了。」楊千帆補充說,順便替李少鋒進行常識說明。
 
  「不好意思,要看的人太多了,又是匆匆瞥過去,沒有讀出什麼有用的詞彙,唯一比較值得深思的是有讀到『使徒』這個詞彙。」李少鋒歉然說。
 
  「不用在意,所以這麼看起來,黎子然應該是用北港幫的身分報名參加這場會議,只要查一下玩家協會的網站名單就可以確認了……」秦樓月一邊說一邊取出手機,開始滑動。
 
  「師父,海端派那位應該不是掌門人吧?」李少鋒趁機問。
 
  「從年紀推算應該是現任掌門譚農軒的長子,譚農凱。」楊千帆說。
 
  李少鋒回想那人的眉宇之間與譚光韜、譚君堯也有著幾分相似,暗忖不愧是親戚,感嘆地說:「所以都是台灣各大門派的下任掌門人,派頭十足……羽兒?妳盯著那邊看什麼?」
 
  李少鋒疑惑望去,看著逐漸走遠的琅嶠派四人,過了好幾秒才意識到詹業雍是被列在愛依名單上面的人物。
 
  身為恆春琅嶠派掌門詹天佑的長子,已經習得家傳武術「四崩拳」的精隨,修為抵達命核境界,隨時有機會邁向下一重的脫胎境界。超過兩百公分的身高與粗壯體格看起來有如一座巨塔,曬成古銅色的肌膚更是令他格外顯眼,身穿單薄的布衣與七分褲,沒有配戴任何兵器,不過尺寸異於尋常的雙手拳頭儼然就是不亞於任何兵刃的凶器。
 
  「白橡旅團也有在參加名單上面,隊長則是黎子然,然而北港幫的四位參加者當中卻沒有黎子然的名字。」秦樓月開口說。
 
  「暗中達成某種交易,讓黎子然代替北港幫成員出席嗎?」李少鋒猜測地問。
 
  「不無可能。」楊千帆點頭說。
 
  這個時候,又有一組人從總部站踏入新商店街站。
 
  李少鋒四人下意識地轉頭望去。
 
  只見領頭的男子突然筆直望向秦樓月四人,神情閃過一絲凝重,揮手讓身旁三名男女離開,不疾不徐地走上前。
 
  那位男子的身材修長,容貌英挺、劍眉星目,神情嚴肅剛正,梳理得一絲不苟的額前頭髮全部往後抓去,身穿長板大衣,腰際繫著一柄沒有刀鞘的鋼刀。他停在秦樓月面前數步位置,慍怒似的皺眉。
 
  李少鋒一瞬間以為他是豐億集團的成員,正要上前卻見自家師父和羽兒都沒有反應,接著看到那柄無鞘鋼刀才意識到違和感。
 
  「許久不見了,大哥。」秦樓月率先頷首致意。
 
  「……嗯。」男子應了聲,依然緊繃著臉。
 
  這個時候,李少鋒確定了這位青年是秦樓月的兄長,同時也是草屯秦家下任掌門的秦胤軍。
 
  「在參加名單上面看見了妳的名字,原本以為有什麼計畫,沒想到就像其他那些新興隊伍一樣抱持著觀光心態,這個時間還在街道閒晃吃冰。」秦胤軍低聲開口。語氣帶著煩躁與憤怒。
 
  「大哥的修為似乎又有所精進,真是太好了。」秦樓月說。
 
  「客套話就不必了。過去幾次派人過去都被妳避而不見,正好趁現在講清楚……高中三年過去,扮家家酒的遊戲差不多該結束了。」秦胤軍說。
 
  「我的事情,會由我自己決定。不勞大哥費心。」秦樓月低聲說。
 
  「這個就是妳所準備的答案嗎?說出口的內容與當時離開草屯時幾乎沒有差別?」秦胤軍不悅瞇起眼,低聲問。
 
  秦樓月咬著嘴唇,低著頭沒有回答。捲髮蓋住了臉蛋,無法分辨是何種表情。
 
  「既然沒有捨棄姓氏的覺悟也沒有放下那柄鋼刀的覺悟,那麼就乖乖聽從父親的安排吧。高中剩下最後的半年時光,盡量好好享受,然後就回家履行自己的職責。」秦胤軍的視線完全沒有瞥向李少鋒等另外三人,說完就轉身離開。
 
  李少鋒凝視著秦胤軍的背影,內心湧現出某種不愉快的煩躁情緒,總覺得似曾相見,卻遲遲想不起來是什麼時候的事情。
 
  「不好意思,又讓你們見到丟臉的地方了。」秦樓月苦笑著說。
 
  「沒有那種事,完全是剛才那傢伙……而、而且,他的態度也有點……」李少鋒本來想要幫忙說話,然而講到一半才意識到秦胤軍是秦樓月的兄長,痛罵不是、贊同也不是,支支吾吾地不曉得該說什麼才好。
 
  「沒想到見到了愛依名單上面的詹業雍與秦胤軍本人,真幸運耶。」夏羽說。
 
  等等,這個感想未免太過不合時宜了。李少鋒沒好氣地瞪了一眼,接著突然想到那股不愉快情緒的回憶──以前到台北購買技能書被食屍教團半路截貨,正是感受到類似於現在的心情。
 
  秦樓月輕拍了拍臉頰,重新端正神色,確認性地問:「剛剛夏崇予親口提到的十支隊伍裡面沒有白橡旅團吧?」
 
  「是的,分別是蒼瓖派、秦家刀、沙漣社、北港幫、諸羅派、白河派、龍王宮、琅嶠派、枋寮會和海端派。」李少鋒立刻回答。
 
  「剛剛沒有見到沙漣社和諸羅派的人,表示他們十支隊伍也非全都站在相同立場……不過先不提那點,黎子然偽造身分確實是個問題。」秦樓月思索著說。
 
  「豐億集團和玉井建設都缺席了,居然還有其他的教團內應嗎?」李少鋒問。
 
  「問過很多次了,也都說了我不知道啦。不如說,我連你們講的那位黎子然是誰都太不曉得,剛剛光顧著注意詹業雍和秦胤軍了。」夏羽鼓起臉頰說。
 
  「羽兒,知道什麼就講出來。」李少鋒催促說。
 
  「但是我真的不曉得啊……就算真是如此也不稀奇吧,地方門派還有對於家族與傳統的堅持,新興隊伍則是相較容易改變立場,客觀來看,教團聯合持有的力量很有吸引力。」夏羽聳肩說。
 
  「這麼說起來,那位黎子然在蒼瓖城的時候也講過一些現在想來別有深意的話題吧,像是我們正處在歷史的轉捩點、相當肯定十書確實存在以及十書就是新興隊伍超過地方門派的關鍵,諸如此類……」李少鋒回想著說。
 
  「當時態度確實像是早就知道十書與教團聯合似的。」楊千帆點頭說。
 
  「現在去跟羊姊警告一聲吧,如果教團聯合真的有所圖謀,刻意錯開一天時間或許就失去意義了。至少要問清楚為何黎子然有辦法參加方才那場會議。」秦樓月乾脆地做出決定。
 
 
 





創作回應

臨停想吃雪花冰
樓月學姊是邪教!冰棒要用咬的用舔的會很噁心⚆ _ ⚆
不過美少女舔過的就另當別論(X
2022-04-21 21:47:35
佐渡遼歌
感覺是燕子學姊可以當成下一個食物宗教戰爭T恤的題材XDDD
2022-04-21 22:22:21
赤月狼
怎麼又多了一個讓我想裝進麻布袋揍一頓之後丟到淡水河的角色...上次那個是傻眼,這次這個是真的讓人不爽
殲滅軍基地裡面有健身房嗎?有的話偷個啞鈴還是壺鈴吧!
2022-04-21 22:06:59
佐渡遼歌
嘛嘛嘛,大哥應該也有自己的苦衷(?)啦XDD
這下子台灣區域的愛依名單就全部登場過了,還請期待這些台灣前輕一輩高手們的後續故事XDDD
2022-04-21 22:23:19
weiting
會不會閱讀過十書正本沒有瘋掉的人 其實心理層面也會被十書影響變成某個教團的首領?
2022-04-22 06:18:23
佐渡遼歌
雖然在很前面就出現了,不過十書算是很重大的要素
之後會慢慢抽絲剝繭
這邊季還請期待XDDDD
2022-04-22 10:46:48
你艾希我吶兒
這麼快就要決鬥了嗎大哥
2022-04-23 01:57:09
佐渡遼歌
對決!!
2022-04-23 10:23:21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