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克蘇魯的黎明》0341.那是必須的啊!

佐渡遼歌 | 2022-03-19 20:00:08 | 巴幣 132 | 人氣 461

連載中克蘇魯的黎明
資料夾簡介
克蘇魯元素的奇幻武俠作品!!

  十多分鐘後,李少鋒和夏羽搭乘的計程車經由松山區順利繞進殲滅軍的地盤內,在中山捷運站停車。
 
  「司機大哥謝謝,我們到這邊就好。」夏羽笑嘻嘻地用現金支付完車錢,挽著李少鋒的手下車,回到人來人往的人行道。
 
  中山捷運站周邊有著百貨公司與林立的商店餐廳,騎樓處也有不少攤販,車水馬龍、人聲喧嚷,在傾瀉而下的燦爛陽光當中顯得熱鬧非凡。
 
  李少鋒突然有種從克蘇魯遊戲場所返回現實的疏離感,呆立原地,接著肩膀突然被撞了一下,急忙退到人行道側邊,以免阻礙擁擠人潮的往來。
 
  夏羽正在左顧右盼,迅速環顧完周遭的所有人之後才安心地說:「沒問題,確實有幾位修練者,但是無關冬花宮。沒有任何追兵。」
 
  「那樣真是太好了。」李少鋒說。
 
  「接下來假裝成觀光客,慢慢走回去吧。地下商店街的攝影機比較難避開,我們走上面。」夏羽自然地挽住李少鋒的手,一邊拉著一邊說。
 
  「嗯、嗯嗯。」李少鋒應了幾聲,跟著在擁擠的人群當中邁步。
 
  「學長你太緊繃了,放輕鬆點,盡可能不要引人注意。」夏羽提醒完露出一個突然想到什麼的表情,偏離鬧區拐入巷弄,拉著李少鋒穿過了好幾個街區,來到空無一人的小公園。
 
  「發生什麼突發況狀了嗎?」李少鋒緊張地問。
 
  「不是啦,學長,請把藥方交給我吧。」夏羽伸手說。
 
  「……既然妳主動提到這點,那麼是不是該來算帳了?」李少鋒斜眼問。
 
  「我又沒有做錯什麼。既然有辦法偷到藥方,當然會將此列為第一優先目標呀。」夏羽說。
 
  「這個不是報酬多寡的問題,而是嚴重性的問題,偷幾罐寒黐膏和偷寒黐膏的藥方是不可相提並論的事情吧!前者或許是一筆損失,牽扯到幾十億、幾百億的天文數字金額,不過依照冬花宮的財力大概有辦法負荷,然而藥方……那可是藥方啊!冬花宮會傾全員想辦法討回去吧!」李少鋒說。
 
  「所以我才沒有將瞭望塔的學長姊牽扯進來,自己一個人去偷,並且將線索斷到殲滅軍即將舉辦的玩家協會呀。」夏羽嘟起嘴說。
 
  那算什麼只要沒有被發現就不算犯罪的詭辯啊。李少鋒退讓地問:「追兵方面真的沒問題嗎?」
 
  「依照原定計畫。只要在今天順利甩掉就沒問題了,日後,他們會去追支部長老的線索,也會去追阿撒托斯的線索,但是絕對不會找到夏羽,因此也不會牽連到瞭望塔,還請放心。」夏羽篤定地說。
 
  自己可不是只有在擔心那件事情啊。李少鋒無奈嘆息。
 
  「對了,藥方的事情請跟工房的學長姊們保密。」夏羽又說。
 
  「我可不想陪著妳說謊。」李少鋒皺眉說。
 
  「沒有說謊啦,只是先不要講出來而已。」夏羽說。
 
  「那樣意思一樣吧。」李少鋒說。
 
  「我們是保密小夥伴嘛!」夏羽笑著說。
 
  「不了,我還是決定講出來。」李少鋒乾脆地說。
 
  「姆姆。」夏羽鼓起臉頰,片刻才妥協地伸出手說:「好啦,講就講,反正只要真的把寒黐膏做出來也會給學長姊們用,到時候被問從哪裡來的還是得坦白……那麼請把藥方給我吧。」
 
  李少鋒伸手在懷中摸索,碰到了寒黐膏的鐵罐卻遲遲沒有摸到冊子,當下愕然地說:「咦?那個,等等……好像不見了。」
 
  「不見了?那可是寒黐膏的藥方耶!」夏羽難以置信地低喊。
 
  「不是,我有好好放在內側口袋,拉鍊也拉著,不會因為跑動掉出去。」李少鋒著急摸索,然而完全找不到那本極薄的冊子。
 
  這個時候,夏羽突然低罵了一聲,伸手拉起衣襬。
 
  李少鋒低頭望去,正好看見衣服外側被開了一道口子。
 
  「被偷了。」夏羽咬牙切齒地說。
 
  「……沈婭嗎?」李少鋒愕然問。
 
  「不是那個紅頭髮做的。離開途中我一直注意著她的動作,只要她有打算動藥方的念頭就是有鬼,找到機會就會當場反殺過去,然而並沒有發現異狀。」夏羽搖頭說。
 
  「所以是在之後的戰鬥當中──」李少鋒尚未說完又被打斷。
 
  「我確實被那位護宮長老纏住了,卻還是有在注意學長,隨時都有辦法直接踏塵衝過去,當時那個紅頭髮的幾乎沒有碰到學長,遑論盜走物品。」夏羽搖頭說。
 
  「但是在那之後我們就往碧湖公園全速飛掠,離開前還確定有收好,之後只有搭乘計程車……啊啊!」李少鋒講到一半,腦海突然浮現出很有可能的畫面,不禁喊出聲音。
 
  「怎麼了?」夏羽嚴肅追問。
 
  「我在下計程車的時候不曉得被誰撞了一下肩膀,說不定就是那個時候。」李少鋒頹然說。
 
  「居然有這回事嗎?我當時沒有在附近見到值得警戒的強者啊……慢著,難道雇用了普通人的扒手嗎?明明早就聽過這是盜日團的常用手段,卻還是中招了……」夏羽悔恨咬牙,難以置信地罵。
 
  「沒有證據是盜日團成員做的吧?」李少鋒低聲問。
 
  「今天要舉辦的隊長會議幾乎集合了全台灣的隊伍,還有機會進入殲滅軍總部,盜日團絕對會派人過來,早上的時候在鬧區挑修練者當成目標暖身並不稀奇,而且撞肩膀的同時出手偷盜更是慣用手法……可惡!那個扒手究竟是走了多大的好運,居然這麼簡單就扒走了我們千辛萬苦盜出來的藥方!」夏羽氣到微微發抖地罵。
 
  「身上這些寒黐膏已經足夠治療燕子學姊的內傷,這樣就行了吧。」李少鋒說。
 
  「寒黐膏根本就不是問題!說不定工房內的存貨就夠了,我做了這麼多就是要寒黐膏的藥方啊!那是必須的啊!」夏羽大聲罵完才猛然意識到自己說得太過分,卻也沒有道歉的意思,咬牙偏開視線。
 
  「妳在拿出來的時候有看了內容吧?」李少鋒轉而問。
 
  「我只有看了藥材,沒有看到製作方式。要不是那個紅頭髮的在旁邊,就會當場看完記住了。」夏羽說。
 
  話說回來,如果夏羽的偽裝與反追蹤技術真的可以阻斷冬花宮的追兵,藥方丟失就更加一了百了,徹底和這件事情撇清關係,也不會在日後因為自行生產的新寒黐膏又惹出風波。
 
  李少鋒一瞬間覺得這樣也不是壞事,然而見夏羽彷彿快哭出來似的悔恨捏緊手指也有點不忍,低聲說:「總而言之先回去旅館吧。現在沒有辦法去找那個扒手,如果讓師父或樓月學姊過去士林找人就麻煩了。」
 
  夏羽沒有立刻回答,顯然正在思考現在立刻去找扒手是否可行,露出不曾見過的焦躁神情。
 
  「羽兒,藥方被扒走是我的錯,但是不要因小失大。」李少鋒加重音量地說。
 
  「……知道了,我們回去吧。」夏羽妥協地說。
 
 
 
 
  當李少鋒和夏羽回到位於台北車站周邊的商務旅館時候,只見楊千帆站在大門旁邊的人行道,頻頻左顧右盼。
 
  這個瞬間,李少鋒總算放下心頭重擔,快步往前走說:「師父,讓妳擔心了。」
 
  「少鋒……」楊千帆同樣快步迎上前,用力握緊李少鋒的手,露出不曉得該說什麼才好的複雜情緒,注視了好半晌才輕聲嘆息:「沒事就好。」
 
  「不好意思讓師父擔心了。」李少鋒回握著手說。
 
  「回來的時候卻沒有看到你,當下真的腦中一片空白,完全不曉得該怎麼辦。」楊千帆責備地嘆息,接著瞥了一眼垂著頭的夏羽,輕聲問:「計畫失敗了嗎?」
 
  「成功了。師父有拿到任何新的情報嗎?」李少鋒問。
 
  「那樣回房間再講。」楊千帆立刻轉身。
 
  李少鋒半被拽著穿過櫃檯和階梯,途中好幾次轉頭確定夏羽有默默跟上。
 
  回到房間的時候,只見張定緯和秦樓月站在床邊,神色凝重地交談,看清楚三人才露出如釋重負的神情。
 
  「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了。」秦樓月立刻問。
 
  「如同當初的計畫結果,藥到手了,追兵也甩掉了,安全無虞,至於剩下的細節請去問學長吧。」夏羽有氣無力地說完,逕自踏入浴室。
 
  沖水聲很快就響起。
 
  「怎麼了嗎?」張定緯低聲問。
 
  「確實發生了不少事情,不過無關計畫。」李少鋒一邊說一邊解下裝有寒黐膏鐵罐的小包,向前遞出說:「這些都是寒黐膏。」
 
  「瞭解,現在確實不是閒聊的好時機,如果你們那邊沒事就繼續依照計畫行動吧。」張定緯迅速拿起自備的斜背包,將寒黐膏鐵罐收妥在內,隨即準備離開房間。
 
  「定緯,注意安全。」秦樓月說。
 
  「彼此彼此。」張定緯說完,悄然掩上房門。
 
  「那邊交給定緯沒有問題,那麼請說明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吧。」秦樓月難得露出惱怒神情,雙手交叉環抱在胸前,坐在床鋪邊緣。
 
  「師父應該先回來了吧?」李少鋒縮了縮脖子,轉移視線地問。
 
  「我也不曉得為何理當要第一個回來的你最後才和夏羽一起回來。」楊千帆立即走到秦樓月身旁,同樣擺出質問神情。
 
  「我聽千帆講過之前的事情,但是內容太過簡短,追問下去也是心不在焉,我還是不曉得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能否盡快解釋清楚。」秦樓月催促說。
 
  「我其實也想要問問關於師父和董既明的事情……」李少鋒遲疑地說。
 
  「你先交代清楚。」楊千帆說。
 
  「是的。」李少鋒敵不過自家隊長和自家師父的雙重威壓,端正跪在地板,深呼吸幾次沉澱情緒之後緩緩地從在便利商店外面意外看見董既明身影的事情說起──
 
 
 




創作回應

秦思
夏羽虧爛XD,沒了藥方也沒了信任
2022-03-19 21:57:37
佐渡遼歌
是的呢,在最後關頭的最後掉以輕心了XDD
2022-03-19 22:10:37
赤月狼
我覺得夏羽應該是早就被盯上了
2022-03-19 22:44:38
佐渡遼歌
這邊日後也會有詳細描寫和說明

不過現在少鋒他們要轉換精神準備參加隊長會議了
畢竟湮滅證據的部分還是要做好,不然現在手上沒藥方還被冬花宮的人找到就真的慘了XDDD
2022-03-19 23:17:47
琉璃子
盜日團:賺爛了賺爛了
2022-03-20 01:38:34
佐渡遼歌
真的XDDDD
2022-03-20 10:31:27
你艾希我吶兒
雙倍的責罵 好幸福
2022-03-21 01:51:58
佐渡遼歌
內心OS:明明師父是跑去追人的那邊,現在卻站在罵人那邊XDD
2022-03-21 10:57:38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