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克蘇魯的黎明》0228.洗手台旁的面試

佐渡遼歌 | 2021-09-14 20:00:03 | 巴幣 130 | 人氣 347

連載中克蘇魯的黎明
資料夾簡介
克蘇魯元素的奇幻武俠作品!!

  果不其然,程書愷在一楞之後就露出難辨真意的奇妙表情,加快速度走上前。
 
  「──李少鋒,有時間講些話嗎?」程書愷一反往常吊兒郎當的態度,瞥了眼站在旁邊玩手機的燕子,低聲詢問。
 
  「正好要傳點訊息給樓月姊,不用在意人家。」燕子搧著手說。
 
  「有什麼事情就在這邊講吧。」李少鋒說。
 
  「但是……」程書愷遲疑地瞥著燕子。
 
  「在這邊講,如果不願意就算了。」李少鋒對於他可沒有什麼好印象,聳肩說。
 
  「你不介意被聽到的話就在這邊吧。那個,該從哪邊開始講比較好……在期末考結束那天,就是在唱歌結束之後那天,我有傳了一些訊息,雖然沒有收到回覆,不過你有看過嗎?」程書愷依然壓低音量,用著含糊曖昧的方式詢問。
 
  「沒有。」李少鋒乾脆地說。
 
  「這樣啊……」程書愷遲疑地左顧右盼,確認了好幾次周遭沒有其他人之後才低聲說:「我想要問啊,嗯……就是你們那個是……什麼地下幫派之類的組織嗎?」
 
  「什麼?」李少鋒忍不住反問。
 
  「我在那之後想了很久,如果不是幫派鬥毆的話應該不會在那種地方起衝突,而且你和楊千帆怎麼想都不會帶對戒,畢竟身分本來就不相符,然而如果那個戒指是某種幫派組織的象徵就說得通了。」程書愷用著稍快的語調說明,態度很是篤定。
 
  基於很失禮的前提推測出很接近真實的答案,李少鋒反而忽然無法決定是否應該發火,慢了半拍才想起來這是一個套出當時有沒有人拍照的好時機,轉而開始思索該怎麼切入。
 
  「──喔喔,原來你就是當時旁觀的那群人之一嗎?看起來人家的直覺挺準的,過來找笨蛋學弟也有意外收穫。」燕子突然抬頭,勾起嘴角。
 
  不對,這件事情無關直覺吧,主要還是來取笑自己的。李少鋒默默嚥回吐槽,作壁上觀地準備看燕子怎麼封住程書愷的嘴,暗忖這樣應該能夠作為今後應付普通人的參考。
 
  「請問學姊是……哪位?」程書愷瞄了眼燕子制服胸前的藍線學號,皺眉問。
 
  「人家是誰無所謂啦,重點是你想要加入嗎?」燕子一邊詢問一邊舉起右手,展示著戴在無名指的晶藍戒指。
 
  當初自己加入工房的時候就數燕子的反對最為激烈,李少鋒壓根不覺得她會如此輕易邀請根本不認識的人加入瞭望塔,內心那股不祥預感也因此越發高漲,然而考慮到走廊和教室都有不少同學,應該不至於弄出什麼大騷動,繼續作壁上觀。
 
  「咦?」程書愷迅速瞄了眼李少鋒的右手無名指又凝視著燕子的右手無名指,確定兩枚戒指款式相同,更加篤定地笑著說:「果然你們是幫派啊!對嘛,就說了你和楊千帆怎麼可能帶著對戒。」
 
  李少鋒暗自翻了翻白眼,不予置評。
 
  「首先回答幾個簡單的問題吧。」燕子往後倚靠著洗手台旁邊的走廊牆壁,開口說:「你在進入這所高中之前有拿過什麼特殊才藝或體育的獎項嗎?」
 
  「咦?這個……並、並沒有。」程書愷一楞,遲疑回答。
 
  「上學期的期末考,班排第幾名?」燕子問。
 
  「十七名。」程書愷露出不解神情,卻還是繼續回答。
 
  「平時的興趣是什麼?」燕子問。
 
  「打球和聽歌吧,籃球和棒球都會打。」程書愷說。
 
  「敢看鬼片嗎?」燕子問。
 
  「鬼片和恐怖片都沒有問題。」程書愷說。
 
  「那麼有親眼見過動物死掉的瞬間嗎?魚呀、蟲呀那些不算喔,最少也要是哺乳類。」燕子問。
 
  「這個倒是……沒有。」程書愷更加遲疑地說。
 
  「站在頂樓邊緣的時候,有出現過『跳下去』的衝動嗎?」燕子問。
 
  「這個也……沒有。」程書愷說。
 
  「拿著刀子的時候,有想過『朝著自己的手腕割下去』或是『朝著其他人捅過去』的衝動嗎?」燕子問。
 
  「沒、沒有。」程書愷說。
 
  「那麼非得要選一個的時候,你會選哪個?捅自己還是捅別人?」燕子追問。
 
  「非得要選一個嗎?這個是類似電車難題的心理測驗嗎?」程書愷不解反問。
 
  「快點選啦。」燕子不悅催促。
 
  「那麼就……後者吧。」程書愷說。
 
  其後,燕子又拋出各種正常而言會不可能在學校日常對話當中出現的奇怪問題,走向也越來越弔詭、怪異,程書愷因此大皺眉頭,然而礙於現場氣氛,姑且還是繼續回答。
 
  李少鋒同樣微微皺著眉,思索著這些問題的用意。
 
  「──那麼最後一個問題……或者說條件比較貼切吧,現在就從這裡跳下去吧。」燕子對著走廊外牆打橫豎起大拇指,輕描淡寫地說。
 
  「咦……什麼?」程書愷愕然說:「這裡是三樓耶。」
 
  「不跳嗎?」燕子歪著頭詢問。
 
  「……妳是認真的?所以說李少鋒也跳過?從三樓?」程書愷皺眉追問。
 
  「討厭啦,你居然還當真嗎?怎麼可能真的跳下去啦!」燕子突然格格輕笑,隨手拍著牆壁。
 
  笑聲雖然不大卻也令走廊、教室的同學們不禁側目。
 
  好半晌,總算笑夠了的燕子表情一凜,冷然威脅:「人家不曉得你產生了什麼誤會,不過你有親眼見到帆帆將那些傢伙打到流血昏迷吧?去告訴你的好朋友們,要是讓人家在網路看到任何一張當時的照片,下一個就換你們被打到送醫了。」
 
  結果封口的辦法是威脅喔!李少鋒頓時有些失望,卻也不否認這是最為簡潔迅速的辦法。
 
  「什、什麼照片?」程書愷難掩慌張地問。
 
  「已經傳開的謠言就算了,現在懸崖勒馬還來得及,不要在做蠢事了。」燕子說。
 
  「……我聽不懂妳在說什麼。」程書楷低聲說。
 
  「無所謂有沒有聽懂,總之就是這樣,看到一張照片就死定了。你都不敢從這邊往下跳了,被痛揍一頓可是會更痛喔。」燕子冷笑著說。
 
  程書愷沉著臉陷入沉默,似乎在思考這句警告的真實性,好幾次張開嘴想要說話卻又在最後將聲音嚥回喉嚨,片刻才瞪了李少鋒一眼,拉緊書包揹帶進入九班的教室。
 
  「好啦,沒想到在早自習之前就處理完畢了。」燕子滿意地說。
 
  「這樣算是處理完畢嗎……他會覺得自己被耍了吧?」李少鋒苦笑著問。
 
  「這樣不是正好嗎?轉移注意力也省去想要繼續探聽情報的念頭。普通人能夠使用的手段有限,不可能探聽到克蘇魯遊戲的相關事情,然而畢竟工房就在學校旁邊,如果他莫名其妙開始跟蹤你和帆帆或定點盯哨也是麻煩。」燕子不甚在意地說。
 
  「我從搬到工房之後都沒有刻意隱瞞耶,總是和師父一起上學。這樣會很糟糕嗎?」李少鋒問。
 
  「不外乎就是傳出一些謠言啦,但是應該也不會比這次這個更誇張了,你說是吧?跟班。」燕子昂起小臉,取笑性地問。
 
  「請學姊不要再使用那個稱呼了。」李少鋒無奈嘆息。
 
  「好啦好啦,謠言這種東西放著不管就行了,樓月姊和林誠學長以前也傳過好一陣子,現在不是完全沒人講了。工房裡面只有老師的立場比較麻煩,所以會從地下室開車出去,刻意在附近繞個幾圈才開到學校的停車場。」燕子聳肩說完,突然露出壞笑,整個人挨了上去,伸手挽住李少鋒的手腕用著嬌滴滴的嗓音問:「不然用新的謠言蓋過去如何?」
 
  李少鋒一時愣住,錯失最佳反應時機,回過神來已經被緊緊抱住手臂了,苦笑著問:「上學期期末的那個設定還要持續嗎?被誤會成戀人滿足學姊虛榮心的那個。」
 
  「因為那樣真的很令人不爽啊……」燕子咬牙罵。
 
  「我可以理解啦,不過這裡是一年級校舍,就算勾著手臂也不會傳到學姊的教室吧。」李少鋒說。
 
  「說不定你班上同學有人的哥哥姊姊就是三年級的。」燕子說。
 
  「真的要賭那種微乎其微的機率喔?」李少鋒再度苦笑,接著正好看見許家瑀和徐雅筑從走廊另一端走回教室,雖然自己沒有做什麼虧心事還是瞬間閃過不妙情緒,下意識地想要甩掉燕子的手。
 
  「──啥?」燕子原本也只是鬧好玩的,正要鬆手的時候卻注意到要被甩開,當下突然感到一股毫無由來的惱火,更加用力地抱緊手臂,抬起小臉朝向李少鋒瞪去。
 
  這個時候,許徐兩人也注意到乍看之下親暱挽著手臂的李少鋒和燕子,當下露出截然兩種表情。
 
  許家瑀是不解蹙眉,似乎正在理解自己看到的畫面。
 
  徐雅筑則是毫不掩飾地露出鄙視神情。
 
  這麼說起來,她們兩人好像都誤會過自己正在和楊千帆交往……雖然達成了燕子學姊想要被錯認為有男朋友的奇怪虛榮心,不過卻是以自己被認為劈腿為代價。李少鋒無奈嘆息,迴避著許徐兩人的刺人視線,低聲問:「學姊,剛才那些奇怪的問題有什麼深意嗎?」
 
  「……你剛甩什麼甩啊?」燕子不悅地問。
 
  「嗯?什麼甩?」李少鋒乾脆裝死,同時刻意不往徐許兩人那邊望去。
 
  燕子又皺眉了好幾秒才稍微拉開距離,卻依然保持若即若離的狀態繼續勾著手,開口解釋:「那些問題其實是拿草屯秦家的問題當成範本改的,稍微有點規模的隊伍都有幾套專門的問題集,如果有人主動希望加入,除了過往實績和武藝修為,第三關就是面試了。嚴格來講並不是要從中得到正確答案,只是透過那些問題去瞭解性格,打個參考分數。」
 
  「那麼剛才程書愷的分數如何?」李少鋒追問。
 
  「完全不合格。沒有足以在實戰派上用場的武術基礎,沒有全國等級的突出才藝,也沒有可以在克蘇魯遊戲發揮用處的興趣,屬於那種即使嚴重缺人也不會去挑的最爛類型。」燕子乾脆地說。
 
  「前面兩點明明很高難度卻講得稀鬆平常就先算了,可以在克蘇魯遊戲發揮用處的興趣是怎麼樣的興趣?」李少鋒好奇地問。
 
  「野外求生、極限運動或攀岩登山吧?你的廣泛閱讀勉強算是一個,讀過很多書的人通常會知道各種莫名其妙的知識和雜學,而且或許是見識過許多虛構劇情的緣故,思緒比較有彈性,精神狀態比較不會急遽降低。」燕子說。
 
  「要在學校裡面找到有人擁有那種一個不小心就重傷或遇難的興趣非常困難吧,最後還是只能找喜歡讀書的。」李少鋒說。
 
  「最重要的一點是他沒有為此賭性上性命的覺悟,連個三層樓都不敢跳,假設在戴上戒指之後沒瘋也得從零開始鍛鍊精神層面……在殲滅軍、蒼瓖派那樣的大型隊伍還可以先讓他去無關遊戲的部門打雜,培養毅力和精神力,真不行就打雜一輩子,不過瞭望塔可沒有那種餘力。所有成員都是玩家,所有成員都有著賭命參加遊戲的理由。」燕子凜然說。
 
  這個時候,李少鋒突然想起夏羽在坦承銀鑰身分那天清晨,曾經提到過「燕子參加遊戲的理由已經無法實現了」,讓她氣到當場離席。那之後,自己也找不到合適時機追問細節。
 
  正好現在提到了參加遊戲的理由,是否應該旁敲側擊一下?李少鋒才剛浮現這個念頭就立即推翻,考慮到同樣扭頭走人的最糟發展,至少要挑個可以立刻追上去的時機再問。
 
  經過短暫的尷尬沉默,李少鋒急忙又問:「那、那麼……林誠學長有符合這些條件嗎?」
 
  「他在國中、國小是全國等級的田徑選手,你沒聽其他人講過嗎?只是在報考高中的時候決定將來不會以職業選手為目標,才會進來這所以舞蹈班著名的學校。」燕子聳肩說。
 
  「我有聽過他練過田徑,但是沒想到這麼厲害。」李少鋒訝異地說。
 
  「在那個圈子裡面算是小有名氣吧,破過全國紀錄,現在也可以找到一些當時的網路文章和報導,這點好像也是樓月姊挑選他作為勸誘對象的主因。」燕子補充說。
 
  「這麼說起來,學姊,妳們是怎麼挑選勸誘成為玩家的候補?總不可能弄個問卷調查要全校學生回答剛才那些問題吧……等等,妳們去年和前年該不會真的有弄出問卷吧?生命教育課的時候好像有填過奇怪的問卷。」李少鋒講到後來發現不無可能,疑惑追問。
 
  「才不會那樣大張旗鼓,主要就看成績挑啊。」燕子乾脆地說。
 
  「這麼直接嗎?成績好不一定表示適合成為玩家吧?」李少鋒問。
 
  「成績終究是一個最簡單明瞭的判斷標準,其後就是剛才提到的那些次要條件。」燕子說。
 
  「……聽起來如果按照正常程序挑選候補,我就不會被選上了?」李少鋒問。
 
  「是吧,畢竟你的成績真的不怎麼樣,過往經歷也沒有特別突出之處,自己也安於不起眼角色的定位,如果不曉得你妹妹的事情,大概直到高中畢業都不會成為勸誘候補。」燕子停頓片刻,突然鬆開手,偏開視線說:「不過人家現在很慶幸是你成為瞭望塔的新人。」
 
  「感謝學姊的安慰。」李少鋒苦笑著說。
 
  「好啦,差不多要敲鐘了,人家先回教室了。」燕子說。
 
  「放學後見。」李少鋒說。
 
  「掰掰。」燕子半舉起手揮了揮,轉身邁步。
 
  雖然在可以取笑的時候毫不留情地狂笑,不過最後還是有表示關心。李少鋒遲來地想到剛才的最佳回答應該是「我也很高興燕子學姊是自己的學姊」,不過那身嬌小背影已經穿過校舍之間的走廊,想講也來不及了,只好抿了抿嘴,走回九班教室。
 




創作回應

赤月狼
那堂課還是第一堂課,算是震撼教育吧!不過當時最讓人緊張的是在組裝的時候翅膀有根比較小的骨頭不見了,大家找半天找不到,最後只好去買滷鴨翅來補
2021-09-14 23:05:45
佐渡遼歌
居然是第一堂課!!
光是想想就覺得真的很震撼,後面這個算是每個科系都有的系內秘辛吧wwww
滷鴨翅wwww
2021-09-14 23:21:01
你艾希我吶兒
好青澀的大亂鬥前哨站
2021-09-15 01:06:56
佐渡遼歌
高中的青春氣息XDDDD
2021-09-15 10:52:37
秦思
看到當照片就死定了
2021-09-15 11:52:53
佐渡遼歌
感謝抓蟲!!立即修正!!
2021-09-15 11:58:03
Darkwolf
雖然知道這是本充滿青春戀愛感的克蘇魯風武俠小說...總覺得要素過多www然後,少峰,把手放開(亮刀
2021-09-16 09:05:18
佐渡遼歌
武俠小說原本就是愛情、廝殺並重(?
本作則是多了克蘇魯完素,所以是三大主題XDDD
2021-09-16 10:32:11
Ddpaul
差夏羽補刀了,讓少鋒成為渣男的最後一根稻草⋯⋯
2021-09-16 10:25:12
佐渡遼歌
敬請等待夏羽學妹的表現!!(x
2021-09-16 10:32:33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