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克蘇魯的黎明》0224.唯有銀鑰知曉的情報

佐渡遼歌 | 2021-09-04 20:00:03 | 巴幣 140 | 人氣 382

連載中克蘇魯的黎明
資料夾簡介
克蘇魯元素的奇幻武俠作品!!

  「妳提出來的這個辦法在理論方面或許可行,實際層面依然有問題。如果笨蛋學弟要學上好幾年,人家還不如讓樓月學姊慢慢治療,她在『調理』變化的造詣可是遠遠超過平均水準,不管那個碎勁有多麼高深難解依然不脫氣息變化的範疇,慢慢磨遲早會消失殆盡。」燕子說。
 
  「依照我的辦法,順利的話只要一個月左右就可以徹底治好了。當初也向學長保證過會在寒假結束之前處理完畢。」夏羽說。
 
  「很好,講來聽聽。」燕子繃著臉問。
 
  「首先,需要事前準備好三項物品。」夏羽豎起三根手指,依序扳下說:「《翠華訣》的心法秘笈、外星武器以及大量寒黐膏,相當幸運的,目前已經有了前面兩項,最後的寒黐膏只要費些工夫也可以順利取得,沒有問題。」
 
  「……聽起來似乎要進行手術?」楊千帆說。
 
  「是的,從燕子學姊的左腳大腿為起點,用纏刃的外星武器一路往上切,同時讓學長使用同為翠華訣的『黏勁』吸出那些殘留在血肉經脈當中的真氣,如果運氣好的話只要切到腰際就行了。這麼一來,學長只需要學會黏勁的體外變化,需要花費的時間也會減半,更大幅降低走火入魔的風險。」夏羽以發自內心認為這是一個好辦法的態度挺起胸部,自信滿滿地說。
 
  儘管如此,對於這個過於蠻橫、粗糙的治療方式,李少鋒三人一時之間都啞口無言。
 
  尷尬的沉默在房間飄蕩。
 
  燕子露出強耐住焦躁情緒的表情,等了片刻確定夏羽講完之後才咬緊銀牙追問:「運氣好的話只要切到腰際,那麼如果運氣不好的情況呢?」
 
  「那樣可能就要切到上腰際或胸口了。那邊有許多內臟器官,花費的時間和心神會翻倍,然而只要有足夠份量的寒黐膏依然沒有問題。」夏羽說。
 
  「……笨蛋學弟,你真的打算依照這個庸醫的治療方式來醫人家嗎?」燕子轉頭問:「人家還真沒聽過比這個更爛的醫法,不對,說是醫法簡直還侮辱了醫生,這個是想要將人家凌遲致死的藉口吧。」
 
  「呃,我想羽兒應該有一些沒有說出口的關鍵啦。」李少鋒眼神游移地緩頰。
 
  「不管什麼關鍵都行不通吧!這種醫法怎麼可能會成功啊!」燕子終於忍不住破口大罵,右手用力抓著枕頭眼看就要扔出去。
 
  「等等,等等啦,我還沒講完。」夏羽急忙喊。
 
  「學姊請先冷靜點,至少聽到最後。」李少鋒同樣開口說。
 
  燕子再度露出強忍住煩躁的表情,瞥了楊千帆一眼,無可奈何地將枕頭放回背後,雙手交還在胸前地嗔說:「很好,人家就聽妳全部講完再罵。」
 
  「最後還是要罵嗎……」夏羽不禁喃喃自語,被李少鋒輕撞了一下才急忙繼續說:「那個治療方式乍聽之下或許相當粗暴,然而確實可行。同樣源自《翠華訣》的黏勁是治療碎勁的關鍵;擁有吸納氣息能力的外星武器刀刃可以精準確認內傷範圍,以免有遺漏未處理的碎勁;止血效果拔群的寒黐膏則是可以在切出傷口的瞬間就立即止血,不會有生命危險。」
 
  聽起來……似乎很合理?李少鋒反覆思考著這個治療方式,依照自己淺薄的常識,在邏輯方面倒也找不出明顯破綻,轉頭確認其他兩人的反應。
 
  「暫且不論這個療法是否可行,光是備妥如此份量的寒黐膏就是不可能的事情。」燕子立刻斷言。
 
  「寒黐膏在台灣三大靈藥當中也是最難取得的藥膏。」楊千帆忍不住皺眉表示贊同:「不同於菟絲霜與鳳膽丸,製作寒黐膏的冬花宮從未公開販售這項藥品,唯有黑市才能夠偶爾購得極少份量,昂貴、稀少且容易腐敗。」
 
  「台灣三大靈藥這個名稱其實有點錯誤就是了。寒黐膏的層級遠遠高於菟絲霜、鳳膽丸,那是放眼克蘇魯文明當中也毫不遜色的頂級藥品,藥效可謂奇蹟,無論多麼嚴重的傷口只要塗抹一層就會立即止血,防止惡化,至於菟絲霜和鳳膽丸的話……就是尋常可見的解毒劑和內傷藥,到處都找得到替代品,只是剛好三者的藥效並不重疊,在台灣經常被相提並論。」夏羽聳肩說。
 
  「那樣豈不是更難取得了?」燕子沒好氣地說。
 
  「我會負責處理寒黐膏的部分,不用擔心。」夏羽說。
 
  「妳要怎麼處理?難不成銀鑰內部有大量的寒黐膏存貨嗎?」楊千帆追問。
 
  「……非得要坦白細部計劃嗎?」夏羽抿起嘴問。
 
  「是的。」楊千帆說。
 
  「好啦好啦,我知道了,請兩位學姊稍微收斂殺氣啦。」夏羽舉起雙手擺出投降姿勢,低聲抱怨:「所以我才不想把事情弄得這麼麻煩啊,很多原本現在不應該講的情報都講出來了,那些的密級都很高耶──」
 
  「羽兒。」李少鋒低聲催促。
 
  「目前計畫是直接到冬花宮的根據地拿取足夠份量的寒黐膏,簡潔迅速、單純明瞭。」夏羽乾脆地說。
 
  「妳要去盜藥嗎?」李少鋒愕然問。
 
  「如果學長學姊介意這點,我並不介意在臨走前留下平均市價的現金或等值物,不過冬花宮是教團隊伍,雖然從現狀判斷尚未加入教團聯合,卻也是遲早的事情……我還以為你們普遍對於教團隊伍沒有好感。」夏羽說。
 
  「等等,冬花宮是地方門派,並非教團。」楊千帆蹙眉糾正。
 
  「冬花宮是教團隊伍。」夏羽理所當然地反駁。
 
  「歷史悠久的隊伍或多或少都帶有教團的性質,畢竟外星種族的科技文明遠遠超過地球水準,很容易成為人類獻上恐懼、尊敬與冀望的對象,妳想要表達的是這個意思嗎?」楊千帆皺眉問。
 
  聞言,李少鋒不禁想起曾經在蒼瓖城內見過的那間漆黑神殿,暗忖即使是台灣最大門派的掌門人,門下擁有無數弟子、著名劍法與獨特心法,依然會受到吸引……如果出現某些變因,說不定蒼瓖派現在就是台灣最大的教團隊伍了。
 
  一想到此,李少鋒忽然毫無由來地打了冷顫。
 
  「並非如此,冬花宮是徹頭徹尾的教團隊伍,他們信仰著『米‧戈』這支外星種族……也有玩家使用『猶格斯真菌』這個稱呼,那是一支醫學、科學技術都極度發達的外星種族,正因為如此,冬花宮的歷代宮主才會擁有寒黐膏的製作方式。」夏羽說。
 
  「這個又是只有銀鑰才知道的情報嗎……」燕子低聲喃喃自語。
 
  「寒黐膏其實是一種名為『司骼油』的稀釋物,那是米‧戈用來進行外科手術的必備藥品,在建議等級超過Lv.50的特定遊戲當中可以找到少許,然而對於人類而言,藥效過重的司骼油反而會變成毒物,稍微沾上幾滴就會當場死亡,同時難以攜帶,並未受到重視,不過冬花宮掌握了稀釋並且長期保存的方式。」夏羽補充說明。
 
  「這是確切的情報嗎?」李少鋒正色詢問。
 
  「千真萬確。」夏羽說:「冬花宮這支隊伍是教團隊伍,每隔百年時間就會轉移根據地,換上全新的名稱、全新的衣裝、全新的武器,手法極為巧妙,甚至連情報機關也不曉得這項情報,在銀鑰當中也屬於絕密核心的最高密級。」
 
  對於這個過於重大的情報,李少鋒三人無法立刻給予反應,各自沉吟思索。
 
  「冬花宮的歷史可以追溯至數千年前,單純論起歷史足以在全世界的現存隊伍當中排入前十,扣除目前待在台北士林的主要總部,應該還有兩個位於其他國家的支部,分別掌握心法秘笈與寒黐膏的製作秘方,背負『守卷』的職責,即使總部發生意外也有辦法令隊伍重新復甦。」夏羽再度補充。
 
  「這麼說起來,冬花宮確實在數十年前突然現身,風行電掣地趕跑了原本佔據台北士林的芝蘭派,將那裡劃為地盤,卻幾乎不曾與其他隊伍交流,也未曾聽過他們的過往事蹟……冬花宮的宮主沈懷嬋屬於夏逸舟、秦國秧那一輩的強者,外人所知的情報卻寥寥可數。」楊千帆低聲說。
 
  「是的,正是在那個時間從上一個地點轉移,換成『冬花宮』的名稱將台北士林劃為接下來百年的據點。」夏羽點點頭,流暢地說:「過去千百年的時間,世界各地流傳著各種療傷續命、延年益壽、起死回生的萬能靈藥,其中幾乎都對於效果誇大其辭,然而其中確實有一種在塗抹瞬間會立即止血的藥品,無數玩家不惜千金也要得到手……阿貝利安的藥膏、聖靈藥、冷原商人的藥丸、東久邇之秘藥、香月膏、霎蕾安西雅、老魔女的秘藥、DRT-05、尤瑪恩藥膏,這些都是曾經有過的名稱,在過去數十年的時間,那個藥品則是被稱為『寒黐膏』。」
 
  「這麼重大的情報,為什麼妳沒有早點講!」燕子低罵。
 
  「因為原本不需要講出來啊,就算不知道這些情報也不會產生任何問題。」夏羽嘟起嘴說。
 
  「在妳決定要去盜藥的時候就應該主動告知這些情報了。」楊千帆說。
 
  「……只是找不到合適時機啦,我現在就講了呀。」夏羽嘟起嘴說:「總而言之,我會找時間潛進去冬花宮的總部,負責帶出手術所需份量的寒黐膏,學長姊們不需要擔心這點。」
 
  「如果這項情報屬實,全世界的隊伍都會為了教團聯合的襲擊事件聚集到台北士林吧。面對成千上萬想要報仇的武術家與魔法師,說不定冬花宮會立即被剿滅。」李少鋒忍不住說。
 
  「應該不至於演變成那種局面啦,他們可是持續隱藏身分藏了數千年的隊伍,這方面可謂無人能及,即使教團隊伍的身分暴露了也有辦法逃脫才是,只是如果轉移到其他國家,我也不方便跨海去偷寒黐膏,需要盡快行動,這點也是當初跟學長保證會在寒假結束前治療好燕子學姊內傷的理由之一。」夏羽說。
 
  「寒假可是沒剩幾天耶……」李少鋒無奈地說。
 
  「所以就加油吧!現在先從黏勁學起!」夏羽微笑說完,轉向楊千帆和燕子詢問:「那麼學長也說了時間所剩不多,需要講的事情更是全部都講了,能夠讓我開始教導《翠華訣》了嗎?」
 
  燕子頓時露出想要開罵的表情,不過在最後關頭禁聲,咬牙看向楊千帆,尋求意見。
 
  楊千帆抿起嘴唇,沒有立刻給出回覆。
 
  由於氣氛相當緊繃, 李少鋒也沒有隨意插話,靜待自家師父的決定。
 
  「這個治療方式是可行的。」夏羽再度重複。
 
  「……行吧,聽起來確實沒有問題。」楊千帆妥協地嘆息。
 
  「太好了!我會努力讓學長盡快學會黏勁的!」夏羽立刻漾起燦爛的笑容,挺胸保證。
 
  「我只是判斷這個治療方法沒有置喙之處,是否實行依然要看燕子學姊本人的意見。」楊千淡然說。
 
  「咦?千帆學姊真是固執耶。」夏羽鼓起臉頰抱怨。
 
  「喂!」李少鋒皺眉低喊。
 
  手握最終決定權的燕子依然繃著小臉保持沉默,沒有發表意見。
 
  「另外,只要學會《翠華訣》的心法,你可以保證少鋒不會再度發動那個斷絕呼吸、心跳的奇妙變化嗎?」楊千帆嚴肅追問。
 
  「是的。」夏羽立刻說。
 
  「我需要更詳細的回答。」楊千帆說。
 
  「根據銀鑰的內部紀錄,『受到啟發之人』會擁有異於尋常的奇妙能力,雖然對於這點的著墨不多,然而所有超乎尋常的能力都是源自於氣息,我在教導學長心法、黏勁變化的時候也會同時教導基礎七變的『斂氣』變化,屆時,只要學長在察覺到不對勁的瞬間立即斂氣即可。」夏羽說。
 
  「這麼簡單嗎?學會斂氣就可以了?」楊千帆懷疑地問。
 
  「依照銀鑰資料作出的推論,就是這樣沒錯。」夏羽篤定地說。
 
  「……瞭解了,我在少鋒學習《翠華訣》心法的這件事情上面不會再持反對意見,然而那個治療方法依然必須先壓緩。夏羽,妳現在跟我去找樓月學姊,報告剛才講過的所有情報。」楊千帆起身說。
 
  「等等,同樣的話還要再講一遍喔?」夏羽的笑臉頓時滑落,垮著肩膀問。
 
  「這是身為工房成員的義務,如此重要的情報當然要報告給工房長知曉,快點走吧。」楊千帆催促完就大步離開房間。
 
  「是是是──」夏羽皺起小臉,拉長尾音跟過去。
 
 




創作回應

Ddpaul
夏羽:好啦其實除了瞭望塔以外的工房都是教團的成員,等少鋒覺醒就能萬物歸一了
2021-09-05 17:56:56
佐渡遼歌
這是什麼人類補完計畫wwwww
2021-09-05 18:58:56
Ddpaul
是怎麼個信奉法,還能白漂信奉對象的東西。關係這麼好乾脆進遊戲讓米戈來幫燕子動手術吧⋯⋯
夏羽:現在線上還有很多秘笈心法等著被您參透,請問學長考慮好了嗎?
少鋒:學姊不想我幫妳治療喔⋯⋯啊!不然還是學姊我幫妳隆乳好了 哈哈哈⋯⋯
2021-09-05 21:02:24
佐渡遼歌
較團隊伍的部分,目前都只有粗略帶過。
不過從現有情報判斷,或者是依照燕子學姊的說法,「都是一群瘋子」XD
要獲得某些事物自然得付出代價,而且是克蘇魯世界的代價.....
2021-09-05 21:23:38
白貓臨停(鹹魚ver.)
那個開刀計畫看起來好可怕
幫燕子學姊\|/
2021-09-05 22:02:53
佐渡遼歌
修練者的身體都比較硬朗,理論上沒有問題
剩下就是......相信(?)夏羽了
2021-09-05 22:33:16
赤月狼
根據班長之前的戲份,我覺得她應該也會加入遊戲...還有,我覺得少鋒真的要變成瞭望塔裡負責吐槽的那個了
2021-09-06 09:19:54
佐渡遼歌
這點就請期待後續發展XD
吐槽役也是很重要的!!主角的宿命(?)www
2021-09-06 11:24:53
Darkwolf
這治療方式....廣義上就是打開身體,拿出碎勁,黏起來。
2021-09-06 23:25:50
佐渡遼歌
簡單、粗暴、明瞭XD
2021-09-06 23:40:12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