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龍與千年絆》 Vol.2 喪神祭 第四章 祭典前的準備II

琉魚 | 2021-06-16 12:00:02 | 巴幣 20 | 人氣 78


  元素的氣息緩緩地於空氣中擴散,他們被魔法師偷襲了。小巷中再度爆出閃光,魔法攻擊狂風急雨般席捲而來,於結界上打出一圈圈漣漪,依萊也沒楞著,執杖一揮,剩餘的攻擊在結界前硬生生停下,悉數轉向,反饋給攻擊者本身。

  偷襲者本身顯然也不是什麼省油的燈,那些攻擊在半空中雙雙爆炸,爆炸吹起的風掀起漫天沙塵,沙塵之後,緩緩浮現出一抹纖細的人影。

  那是一個嬌小的少女,年紀很輕,只有十五歲左右,粉紅色的頭髮紮成馬尾繫於頭顱兩側,綠中帶螢的眼眸鮮豔得駭人,她眼神迷亂,神情癲狂,渾身上下所透露出來的「不自然」感,讓她就算長得再可愛也無法被歸類為「正常」。

  一見到偷襲者現身,潘笛咬緊牙關,一聲咆哮自喉頭衝出,「巫莉──!這次妳又想幹嘛!」

  名叫巫莉的少女咯咯發笑,明明是小女孩般的笑法,卻顯得妖豔張狂,沒有聚焦的眸子在依萊和潘笛間迴盪,捉摸不定,彷彿隨時都會做出什麼可怕的事情來。

  「哎呀哎呀,被識破了呢,真是好久不見,潘索笛亞,妳有沒有想念我啊?」

  她們認識?這個念頭在一瞬間掠過依萊腦海,潘笛的下一句話讓她們的關係昭然若揭。

  「做白日夢也要有個限度,我沒事想念一個報喪主幹嘛?」

  「態度好冷淡哪,小龍長大了呢,明明上次遇到我,還躲在哥哥身後發抖呢。」巫莉半是嘲弄半是感慨,她像是想到什麼有趣的事,仰天大笑,笑到身體也跟著顫抖,笑聲刺耳尖銳。「不僅長大,還當上神選者了呢,嘰嘻嘻嘻嘻嘻嘻,神選者,太有意思了,兩個新上任的神選者,讓人興奮得不得了。」

  那一瞬間,依萊第一個想法不是:這傢伙居然是報喪主。而是:她瘋了嗎?依萊沒有再想下去的機會,因為巫莉已經停止笑聲,率先發動攻擊,只見她嬌小的身軀旁一陣閃爍,接連發出的魔法像是一道道漣漪,直往他們削來。

  「我等不及要探探,新人有多少能耐了!」

  巫莉說話的同時,以她為中心點,空氣中的粒子迅速被激活,將周遭刷上一層淡淡的螢藍。直到這時,依萊才對巫莉是報喪主這件事有點實感,趕緊操弄法杖投出一幅幅法陣,將第一波攻擊擋下。

  依萊俐落地動作,一面朝潘笛喊話:「潘笛,妳認識那個報喪主?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潘笛撐開身子,把能量魔法向外展開,將迎面飛來的魔法攻擊統統震碎,一邊做出解釋:「巫莉是少數直屬於喪王的報喪主,主導她的歷史記憶八成是個很厲害的魔法師,所以她除了是報喪主之外,也是個優秀的魔法師,是公會重點通緝的報喪主之一。」

  報喪主會繼承歷史記憶其主人的技能,這是已知的事實,這也是有些報喪主異常難纏的原因,因為它們多半繼承到了神眷的歷史記憶。

  而巫莉顯然也是屬於這一種,來自不同荒魂的歷史記憶交織在一起,相互推擠,使她的性格只有瘋狂可言,然而主導她的歷史記憶又是個高階法師,她自然也有了魔法師的身分,這些優勢讓她在成為報喪主的初期順利活下來,隨時間流逝,變得越來越穩定強大。

  這些道理依萊都懂,但問題是──剛剛潘笛所說的喪王,那又是什麼?

  想到這裡,依萊大概知道又有什麼一般人習以為常的「常識」,又被他給漏掉了,但現在也不是當好學生求知的時候,在他們對話的這一段時間,巫莉又有了新的動作,她右腳為支點轉了一圈,一枝法杖就這麼被伸出的手給抓住。

  巫莉猛一蹬地,纖細的身軀併發出不符合外表的爆發力,一個箭步就出現在依萊面前。她將法杖摁上結界,橫向一劃,結界宛如薄膜般被輕易切開,隨後像是蛋殼被敲碎一樣佈滿裂痕,化作閃著亮光的碎片剝落。

  巫莉向後一躍,避開潘笛又急又猛的龍焰,又一揮杖,這次將依萊預先設好的法陣悉數擊毀,直往他們兩個進攻。她下手太快,腳步輕盈,彷彿是隻色彩鮮艷的蝴蝶,在光片構成的花朵中翩翩起舞,她笑著、旋轉著、嬉鬧著,乍看之下就像是活潑開朗的小女孩──如果表現得沒那麼瘋的話。

  潘笛呸掉嘴裡的火星,對依萊使了個眼色,「依萊,我們兵分兩路。」

  「知道了。」

  話一說完,潘笛就像搭在弦上的弓一般飛射而出,直往報喪主撲騰而去。她在半空中抽出另外一把短刀,翻轉反握,預計逮到巫莉就毫不留情地戳刺。

  她沒有成功。

  在刀鋒碰到巫莉的前一剎,潘笛周遭迸出光芒,光芒中倏然飛出眾多光束,首尾相接圈出圓環,掛在半空中全數對準潘笛,蓄勢待發,彷彿隨時都會展開狙擊。

  潘笛當機立斷,向後躍開,在她抽身的那一刻,刺眼的光線分秒不差地從圓環中射出,掃過地面,留下一道道醜陋的疤痕與裊裊白煙。

  「要命!」

  潘笛罵了一聲,在光束中靈巧地穿梭,但那些光圈顯然沒這麼簡單可以擺脫,當她在移動的同時,光圈也跟著調整準頭,那些光圈像是一個個炮口,它們吸納元素,藉由炮口的法陣轉換成魔法,接連擊發,稍不留神就會被打成蜂窩。

  「嘰嘻嘻嘻嘻嘻──」巫莉從原地消失,穿越光束直逼到潘笛面前,瞠大的眼眸滿是瘋狂,笑容邪佞,小孩要是見著她這副模樣,絕對會惡夢連連。

  她在潘笛耳畔輕輕吹氣,帶了點惡作劇的得意,「唷,很厲害嘛,但妳能撐多久呢,潘索笛亞。」

  還來不及思考這句話,迎面削來的利器就給了她解答,巫莉的法杖上延伸出發光的利刃,直往她劈砍而來。進攻來得猛烈,如蛇一般迅速又兇狠地撲咬,卻始終沒有造成致命傷,潘笛左躲右閃,避開刺擊的同時還需要分神注意炮口的動靜,就在這時,巫莉忽地將法杖由下往上斜切,潘笛側身閃躲,卻見到一個炮口正堵在背後,魔法在圓環內聚攏,隨時都可以發射。

  完了……!

  潘笛咬緊牙關,想像這一下會有多痛,但痛楚並沒有如預期地降臨。聚集在炮口的魔法忽然散掉了,不只這個,所有的炮口都停止了攻擊,緊接著全數爆開,化做一陣濃煙。巫莉看傻了,潘笛利用這個機會,掃腿朝她的膝窩撞去,這下還真的讓她給打中了,巫莉踉蹌幾下,退後穩住自己的身軀,潘笛趁機與她拉開距離。

  「依萊!你動作太慢了,我都快嚇死了。」

  潘笛咕噥著埋怨,嘴角卻是笑著的。煙幕的另一頭,清朗的少年音不疾不徐地傳來。

  「抱歉久等啦,佈陣需要一點時間。」

  煙霧散開,站在另一端的是從方才就不見人影的依萊。為數眾多的法陣以他為中心點投落出去,交織遊走,掌控住整個地面。

  巫莉見狀,在移動的法陣間跳來跳去,能不碰到就不要碰到,就算她再怎麼靈巧,只要她一落腳,法陣就會像討食的魚群聚集,等著將她吞吃入腹。

  「精確、複雜又嚴謹,惱人的作風。」

  巫莉對佈陣品頭論足一番,嫌惡地得出結論:「艾莉西亞收了個討人厭的孩子啊。」

  依萊賞給她一個皮笑肉不笑的笑容,挑釁意味十足。「謝謝誇獎。」

  「哈哈哈哈──這才有意思嘛!艾莉西亞的神選者,我記住你了。」

  巫莉於自己身周圈出一個結界,將依萊的法陣隔絕在外,她蹲伏下來,手指在地面梭巡,不滿意地哼哼。「剛消毒過,果然沒有什麼好東西哪……」

  事情是在一瞬間發生的:潘笛將刀咬在嘴上,手上飛快地結印,釋放能量魔法;巫莉似乎找到了她所謂的「好東西」,粒子濃度陡然飆升,數個人影於一片藍芒中現形。當藍芒退去,數十個荒魂在廣場上零散分佈,潘笛的魔法也正好打上巫莉的結界,迫使她重新暴露於法陣的追捕中。

  機會當頭,依萊決定收網,他先是設下結界,防止碰到荒魂的粒子被捲入記憶,然後呼喚那些法陣,要它們回應自己,聽從他的指示運行。散播出去的法陣停止遊走,分散到指定的角落,迸發出刺眼的光芒,連結在一起,畫成一幅巨大的陣,將他們三個人全都圈進陣幅的運行範圍。

  法陣就像是個大型機關,由各個定點的法陣率先運轉,白色強光從陣心噴湧而出,那些光就像一股股從地底衝出的噴泉,將恰巧停留在陣上的荒魂擊個粉碎,其餘的荒魂受到驚醒一般猛然動起,它們武器出鞘、邁開腳步,定睛一看,這些荒魂竟都取材自神眷。

  它們受到巫莉指引,在巨大的法陣中穿梭,避開陣央噴湧的光束,迅速朝依萊他們逼近。在依萊身側的潘笛俯身衝了出去,招招斃命,荒魂很快就成為刀下亡魂,剛消毒過的歷史記憶提取不出太強的荒魂。

  繼定點法陣之後,整幅法陣也漸漸散出淡淡的白光,一點一滴被完全喚醒。巫莉在陣與陣之間靈活地穿梭,略過單方面屠殺荒魂的潘笛,欺到依萊面前。鑲嵌刀刃的法杖直揮而來,這一砍擾亂了依萊施法的節奏,情急之下,他只好分神去對付巫莉,避免刀刃真的招呼到身上來。

  「你這麼強,為什麼我以前沒聽過你。」

  巫莉操弄法杖,朝依萊一陣狂追猛打,依萊舉杖攔截,喀噠喀噠的聲響不絕於耳,一攻一防的動作乍看之下竟像某種表演。

  報喪主螢綠色的眼眸直盯著他,瘋狂的眼神中難得能捕捉到一絲震驚,她是很認真地在問依萊。

  「小子,你到底從哪裡來的?」

  「這個問題,妳問我,我也不知道。」

  有那麼一剎那,不知道是不是錯覺,巫莉認真的表情竟讓依萊覺得有些面熟。

  依萊沒有時間多想,因為巫莉的法杖削過他的脖側,割斷幾縷髮絲。她高傲地抬頭,露出一種饒有興味的表情,甜美的臉蛋怪誕又瘋狂。

  「本來只是想跟你們玩玩的……我改變主意了,會造成嚴重威脅的傢伙,還是趕快除掉比較好。」

  巫莉轉動法杖,鑲覆在其上的刀刃,微微陷入依萊的頸項,皮膚隱隱作痛,血珠自切口溢出。依萊挪動身軀,拒絕被索命,遠方,潘笛發現他陷入危機,飛快抽身要過來幫忙。

  救他的人不是潘索笛亞。

  咻一聲,有什麼東西忽然插入依萊跟巫莉之間,下一秒,巫莉的法杖被人粗魯地撥開,一道黑色的人影擋到依萊面前,一個掃腿,將報喪主踹開。

  那一腳踹得很重,巫莉痛得齜牙咧嘴,奔騰的怒氣在眼底聚攏。趕來支援的潘笛朝巫莉補上幾刀,巫莉狼狽地迴避,法師外袍還是被扯破了一角,她們互相瞪視,彼此僵持不下,兩人之中有種神奇的平衡,誰先打破,戰鬥就會繼續下去。

  擋在依萊前面的人是伊修斯,他頭髮凌亂,衣袍的皺褶也沒有撫平,顯然是匆匆趕來,伊修斯冷冷地瞪著巫莉,臉部的線條因緊張而繃緊,滿是肅殺之氣。

  劈啪作響,空氣中爆出燒焦的臭味,元素快速在法杖周圍聚集,隨時都可以轉化暴雷奔出。

  「三對一!」

  巫莉不開心地嘶吼,生氣的原因不是伊修斯的出現,而是她原本預期的遊戲被打亂了。

  「艾莉西亞另一個神選者出現了,沒意思,不好玩。」巫莉骨碌碌地轉動眼睛,又自顧自地笑起來。「咿嘻嘻嘻嘻嘻,沒關係,還有機會,永遠都有機會……」

  「還不快滾。」

  伊修斯此話一出,巫莉也跟著消失無蹤,被留下來的荒魂頓時失去支撐,好像沙子一般散開,粒子的濃度下降,空氣恢復到正常的顏色。

  直到這時,依萊才有事情告一段落的感覺,他鬆了一口氣,解開大型法陣,抬頭剛好看到伊修斯跟潘笛在交代事情,隱約聽到是要她去公會申報報喪主出現的事。

  然後,伊修斯轉了過來,原先緊繃的臉孔已然放鬆。他看著依萊,烏亮的眼眸滿是放心與關切,彷彿他只要好好的,就是他最大的寬慰。

  「走吧,我們回家。」

  伊修斯看了看他脖子上的血痕,改變主意。

  「在回家之前,先去醫護所一趟。」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