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龍與千年絆》 Vol.2 喪神祭 第三章 被詛咒的真相III

琉魚 | 2021-06-11 12:00:02 | 巴幣 114 | 人氣 76


  隔天中午,依萊在自己房間的床上醒來,發現毒辣的太陽將室內照得暖烘烘的,第一個念頭只有「慘了!上班遲到了!」,他抓了件法袍直想往公會跑,敞開的房門卻在他面前猛一回彈,像是被一陣大風甩上,險些砸上他的鼻樑。

  門板上,一張紙條乎悠悠地飄散下來,依萊伸手接住,纖細娟秀的字體映入眼簾。

  我替你向公會請了整天假,今天就好好休息吧。
  對了,你的法杖該拿去維修了。
  艾莉西亞

  依萊啞然失笑,頓時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原來艾莉西亞是真的有顧慮到他的睡眠問題。翹班的問題解決,依萊也沒理由趕著出門了,他照平常的節奏刷牙洗漱,穿衣,整理儀容,下樓去廚房找了點東西吃。西塔大廳空蕩蕩的,伊修斯早就出門上班去了。

  打理完生活瑣事後,依萊上埃利希翁的主城一趟,艾莉西亞留下的紙條有兩張,第二張就是法杖店的地址。法杖店設置在主城比較老舊的地區,道路蜿蜒崎嶇,還沒有地標,迷路到死可不只是說說而已,依萊得靠著引路魔法才確定自己沒有走錯,當他到達目的地時,發現法杖店連招牌都沒有。

  他在店外躊躇了一陣子,然後鼓起勇氣走進去,「請問法杖店是這裡對嗎?」

  店裡只有一個人,掌櫃的是一個年輕男性,他原本在擦拭一支色澤黝黑的法杖,見到有客人上門,他馬上抬起頭來接客。「對!歡迎光臨……啊,你是依萊?那個新上任的神選者?」

  「就是我。」

  聽到依萊承認,男子並沒有透露出懼怕之色或疏離感,反而笑容滿面地拉了張椅子請他坐下,異常興奮。依萊一頭霧水,但還是從善如流地坐下,他完全不知道這個人在興奮個什麼勁。

  畏懼神選者的人他見多了,想親近神選者的也不是沒見過,但對神選者狂熱的,依萊還是第一次看到。依萊忌憚地盯著男子,深怕他像洪水猛獸一樣突然撲上來,男子腳步挪挪,依萊也戒備地準備取出法杖,就在這時候──

  「不要過來!」

  「把法杖交出來!」

  啊?

  依萊傻住了,揮到一半的杖就這麼停在半途,男子雙手抓住法杖,幾乎整個人都攀上來。

  「把你的法杖給我──」

  這個人到底在幹嘛?法杖上是有鑲金子還寶石嗎?

  男子又拉又拔,試圖讓依萊繳械,但不論他怎麼施力,法杖都不為所動,這讓依萊有點欣慰。

  就算被薩格爾壓著打,他還是強過一般人類嘛。

  「那個,能不能請你……先放開手?」

  男子總算發現自己的失態,放開依萊的法杖,他咳了一聲,板起面孔自我介紹:「抱歉失禮了,能看到神選者的法杖讓我太興奮了。這家是我爺爺的店,現在是由我代替他經營,請問需要什麼服務嗎?」

  「我來維修法杖,之前在走街魔法秀時,被刀子嗑了兩個洞。」

  他們兩個重新歸位,回到剛進店時的狀態,依萊將法杖放在櫃檯桌上,隨口抱怨道:「你們這家店真的好難找,為什麼不開在比較顯眼的地方?」

  男子點了盞燈照明,他將法杖放在燈下檢視,拿出布料、油罐、刷子跟一些叫不出名字的工具,他先是用布料將杖身細細地擦了個遍,一邊回答依萊的問題:「這個問題我也跟爺爺提過不少次,大家老早就轉到新地點開店,他老人家一下子跟我說什麼,這家店已經在這裡這麼多年,改地址老顧客會找不到,一下又說他捨不得。吵到最後他終於妥協,在他過世前不準遷,他過世後店要怎麼搬,那都是我們年輕人的事。」

  男子將杖身上的灰塵拂去,他突然停下手上的動作,抬頭苦笑:「怎麼,很固執吧?」

  依萊擺出交際用的微笑,嘴角浮出淺淺的弧度,「你爺爺他捨不得『歷史記憶』吧?」

  「用你們這一行的話語,是這麼說沒錯。」

  男子咧嘴大笑,給人一種容易親近的感覺,排除一開始想搶法杖的狂熱,他說不定是個意外好相處的人。

  「好了,閒聊到這邊,該來看看你的法杖了。」

  法杖經過擦拭之後,手汗、油漬跟灰塵已經徹底從表面消失,剩下的只有撞傷跟刀子的嗑傷,這些都屬正常使用的現象。

  元素魔法的施展訣竅是,以體力作為代價,將聚集起來的元素轉換成各式各樣的魔法。法杖就是用來協助施展魔法的媒介,就算沒有法杖,法師也能照常施展魔法,但難度就會高出很多,這種感覺就像是原本要跨越的屏障是一座小山,透過法杖輔助,降低成了土丘。

  當然,要不靠法杖施法也是可以的,不過耗費的體力大,難度也高,就算是神選者,也不會為了耍帥就把法杖丟掉。

  「這兩個刀疤我幫你補補,杖身上也有一些敲打的痕跡,我順便幫你打磨打磨吧?」

  除協助施法之外,法杖擁有的第二個功能,就是物理性攻擊。

  在外人的刻板印象中,法師多半是種不練身子的行業,對體力活跟近身戰一點都沒轍。但事實上,在魔法師的培訓過程中,體技也被列入教育的一環,足夠高階的法師都擁有不錯的武打技能──不以龍族做基準比較的話。

  「那就麻煩你了。」

  男子先是拿出一種液態材料,準確地灌入小刀造成的缺口,點火烘乾。當液體完全凝固,材料逐漸變成跟法杖木質一樣的顏色,根本看不出那裡曾經有個缺。

  隨後男子又拿出了砂紙,將嗑傷的部分磨過,均勻塗上蠟油。在他的巧手中一番擺弄後,依萊的法杖看起來又跟新的一樣了。

  「這樣就可以了。」

  「謝謝。」

  依萊付了錢,從男子手中接過法杖,試用了一下,狀態感覺比他第一次拿到的時候還要好,似乎更順手了。依萊心情不錯地問:「神選者的法杖有什麼特別的嗎?」

  沒想到男子躊躇了下,才略帶猶豫地說:「沒想像中來的驚奇。」

  男子露出侷促的笑容解釋道:「不要誤會我的意思,這是支很好的法杖,不論在選材、設計還是協助施法上,品質都屬於上乘。真要說有哪裡不足的話……這支法杖似乎沒有跟你完全契合。」

  男子接著又解釋,法杖這種東西,相當於法師身體的一部份,越高階的法杖跟持有者的配合度越好,除了能引導出施法者本身的潛力,甚至能反射出施法者的特質,光看法杖就知道主人是誰。

  說的簡單一點,最好的法杖就是一張量身訂做的身分證。

  身為一個魔法師,法杖是依萊吃飯的工具,這些常識他沒有理由不知道,但他疑惑是的男子的後半段話。

  「什麼叫做沒有完全契合?」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就使用上來說,這支法杖不好也不壞,只要是魔法有一定造詣的人,都可和平地駕馭,它既不會拖累施法者,但也不會激發潛力或是顯現特質。」

  依萊更困惑了,意思是這是支沒脾氣的法杖?

  「不過也沒什麼不好啦。法杖是會跟魔法師一起成長的,也許再過不久,就會契合了也說不定。啊,不過要注意,如果魔法師實力一口氣暴漲,法杖是會支撐不住壞掉的。」

  男子打開話匣子,又叨叨絮絮好一陣,全是法杖常識跟要怎麼保養這類話題,依萊聽得不是很認真,心思全都在思考跟法杖沒有完全契合的問題。

  當天晚上,依萊吃完飯後跟伊修斯要了法杖來看,伊修斯的法杖摸起來很溫潤,杖身的木質是新鮮樹木的顏色,搭配上綠色釉彩點綴,看起來就像是夏季出初的枝枒一樣,生機十足,充滿韌性。

  如果法杖可以看出一個人的特質,這又代表了什麼?

  「你看完了沒?法杖可以還給我了吧?」

  伊修斯一臉「這有什麼好看的」,依萊只好把法杖乖乖還回去,順便把下午店員說的話複誦一次。

  依萊看著法杖上長出來的一點點藍色圖騰,這是他開始使用後才出現的。「伊修斯,這支法杖你是從哪裡幫我弄來的?」

  「艾莉給你的,就跟房間和衣服一樣,是她幫你準備的個人用品之一。」

  依萊找不出話來回,話題就到這裡斷了,隨後他又說起跟艾莉西亞的熬夜長談,消磨掉了飯後休息時間。

  跟伊修斯聊天的時候,依萊一顆心還是惦記在法杖上,當他洗完澡,研讀完魔法,決定把這個困惑先丟到腦後,避免想太多失眠。

  他身邊的謎團就這麼多,再多添一件,似乎也無關緊要了。

  

  隔天早晨,在西塔吃過早餐後,依萊透過摘星宿的共用通道到東塔找人。

  休假過後,延宕的工作毫不留情地找上門,工作清單簡直看不到盡頭,有一半以上都是處理慶典雜務,依萊這才知道辦一個慶典這麼費工。他抱著一種我心已死的心態梳理完清單,趁早聯絡潘笛,決定一道把工作辦一辦。

  今天的工作內容需要和潘笛一起活動,所以他乾脆直接來東塔找潘笛,省去在公會集合的時間。趁上班前的這段空檔,依萊還想要做一件事,他想找薩格爾談談。

  在約書亞事件過後,依萊跟潘笛也漸漸熟了起來,有時會帶上點心來東塔找她玩,對東塔的結構自然也熟絡起來。東塔大廳沒有人,似乎是已經吃完早飯了,依萊熟門熟路地上樓,來到兩人房間所在的樓層,薩格爾跟潘笛的房間在同一樓,他甚至還看到了米希雅長女伊迪絲的房間,據說房門是鎖起來的,依萊也從沒想過要去開。

  在敲潘笛的門前,依萊決定先去找薩格爾,可是不管敲了幾下門都沒回應,依萊站在門口等,有點納悶他是不是先去公會了。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依萊等得開始有點不耐煩了,他將手搭上房間門把,自暴自棄地轉了一下,沒想到門真的被他打開了。

  房間門沒鎖?

  依萊怔了下,良心與好奇心天人交戰,在腦海裡打成一團,不到三秒的時間,好奇心位居上風,他告訴自己,一眼就好,至少要確定薩格爾到底在不在房內。

  答案是否定的,薩格爾並不在房間內。但依萊沒有遵守「一眼」的承諾,反而大肆觀摩起來。

  如果要說薩格爾的房間有什麼不一樣,依萊會老實地說:很普通。

  薩格爾的房間真的很普通,就算以龍族的標準來看還是很普通。如果說潘笛的房間充滿玩具跟零食,薩格爾就是專門放武器、書籍跟一些時下流行的小玩意,屏除武器不說,看起來跟一般青少年的房間並無二致。

  薩格爾的書桌上,放置著一盞煤氣燈。

  「記憶燈火?」

  記憶燈火還亮著,螢藍粒子在球型燈腹裡發亮打旋,時明時滅,像是在黑暗裡眨動的千萬隻眼睛,有種詭譎而駭人的美。

  為什麼薩格爾的房內會有記憶燈火──為什麼記憶燈火是處於喚醒的狀態?比起閃爍的詭藍粒子,燈火內可能儲存的記憶才是吸引依萊的原因。

  前陣子依萊才知道,讀取記憶是需要權限的,這就跟資料加密是一樣的概念。神選者的地位只在神祇之下,具有解讀大部分記憶燈火的權限,但有些還是只有神讀取得了。

  不論有沒有權限,在未經同意的情況下讀取別人的記憶燈火,都不是什麼禮貌的行為。但今天連依萊也不知道自己怎麼了,他鬼迷心竅地伸手去觸碰燈腹,螢藍粒子將他團團包圍,強光一閃,便被吸入記憶之中。

  有過幾次經驗後,依萊這次很快就進入狀況,他被帶入當事者的記憶當中,從服裝判斷是薩格爾本人,時間已晚,東塔內部點了火炬照明,他在走廊間快速穿越,應該是有急事,因為當他在某一個房間內,看到充滿威壓的漆黑身影,不自覺鬆了口氣。

  米希雅坐在搖椅上,雙眼緊閉,看起來就像是睡著了。常理來說,神是沒有生理需求的,自然也不需要睡眠,但他們有時喜歡模仿人類閉目養神,特別是陷入回憶或精神疲憊的時候。

  薩格爾急忙走過去,正要「叫醒」米希雅,米希雅長長的睫毛忽地顫動了下,血色的眼瞳迷茫地看著他,就像是剛睡醒一樣。

  「薩斯……」

  頓時,狂暴的情緒將薩格爾淹沒。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