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龍與千年絆》 Vol.2 喪神祭 第二章 不合理的委託III

琉魚 | 2021-06-04 12:00:11 | 巴幣 20 | 人氣 88


  李奧衝著他笑了下,那明顯是屬於男孩子的笑容,依萊決定把他當成比較中性的男生看待。

  「你知道我會來?」

  李奧重新把視線放回浮雕上,「我們是醫生,種族能力賦予我們強烈的直覺,好順利找到病灶;也因為我們是醫生,比較能看透人生百態,也時常擔有勸諭的責任,所以才被稱為諭醫。」他說了一圈,才又把話題都回依萊的疑問上,「我感覺你會來,但不知道為什麼──現在我知道了,你受傷,醫護所又關門了,對嗎?」

  李奧把依萊領到一個房間,看起來是小型的醫療室,大概比一個診療間再大一些,藥品跟醫療配備一應俱全。他要依萊在一張圓椅上坐下,問了一下傷口狀況,然後拿出生理食鹽水,沾濕棉花。

  「可能會有點痛喔。」

  艾莉西亞已經把嚴重的內傷治好了,剩下的都只是皮肉傷,傷口不深,刺痛感也不難忍受,血塊很快就被清理乾淨,留下兩個指節寬的嗑傷,李奧端詳了傷口一會,從藥櫃上拿出一瓶軟膏,又放回去,沉吟:「我幫你上克姆寧,雖然用露苓傷口會好得很快,但有點痛的感覺,讓身體慢慢復原比較好。傷口不要碰水,我用防水材料幫你包紮一下,最慢這個禮拜就可以好了。」

  李奧拿下一瓶藥罐,旋開蓋子,藥膏是綠色的,散發著一股刺鼻的草藥味。他將克姆寧敷上傷口表面,熟練地貼上防沾黏的網狀軟布,用防水繃帶紮好。完事之後,依萊額側就多了塊方形包紮,李奧把藥膏跟包紮材料交給他,並叮嚀要定期換藥。

  上藥比依萊想像得還快,他禮貌地道謝,打算動身離開,誰知道李奧拿著他的病歷看了老半天,忽然喊了聲「等一下」。

  「依萊,你有失憶的問題對吧?」

  「嗯?」

  已經好陣子沒人跟依萊提起「失憶」這個詞了,他失憶的事雖然沒有特別隱瞞,但也沒有張揚,跟他比較熟的人都知道,而他們也不曾對此大驚小怪,這件事很自然而然地被接受了。失去的記憶沒辦法那麼快回復,洛特那斯也不強迫他,頂多要他定期回去複診而已。

  他在約書亞的事件中回復了瀕死的記憶,但也就只有這麼多,沒有新的進展,適應了最初的恐慌之後,失憶對依萊而言就沒那麼恐怖了,因為他已經找到了生存的立足點。

  他是神選者依萊、是艾莉西亞的孩子、是伊修斯的哥哥,他是以這樣的身分在世界上生存。至於那些他失去的,尚且空白的地方,伊修斯會跟他一起等待那些記憶回來,這是他們之間達成的共識。

  「父親曾跟我提過,艾莉西亞的神選者受重傷失憶,他雖然治好了傷口,但卻無法幫助你恢復記憶。我很好奇,要了病歷表來看看,想要試試其他方法。」

  依萊被弄糊塗了,有好多問題想問,只好挑了最顯而易見的。

  「你有我的病歷表?」

  「當然,北塔收錄了所有神選者的病歷表。」

  李奧要依萊放輕鬆,他關掉大燈,點起蠟燭,空氣中先是爆出微弱的火光,而後一股香甜的氣息瀰漫開來。

  「李奧?」

  依萊有點無助地低喊,他不知道李奧想要幹嘛,只聞李奧輕笑一聲,拉了張椅子在他對面坐下來。

  「我會試著催眠你,閉上眼睛,放輕鬆,跟著我的引導走,看看能不能幫你想起什麼。」

  依萊乖順地閉上眼睛,也不知道是不是催眠開始了,還是香氣使然,栓緊的神經一根根鬆弛,他順著李奧的指引調整呼吸,將注意力放在呼吸上,一吸一吐之間,世間萬物遠他而去,他能感受的全然只有自己。

  「依萊,你感受到了什麼?」

  李奧的聲音在依萊耳畔輕撓,話語方落,依萊的意識立即被牽引到一個陌生的地方,他還是閉著眼睛,腦中浮現的景象卻將他帶離原地,完全融入意象的世界中。

  綠色,深深淺淺的綠色包覆住他,能感受到的只有綠意盎然,他在一座森林裡,生機勃勃、生物蠢蠢欲動,連風吹拂在臉上的觸感都如此真實。

  「我在一座森林裡,很綠,看起來是夏天,我聽到水流聲,應該有小河……」依萊每說一個字,森林的輪廓便益發清晰,「有一隻鳥飛過去!」

  「很好,那現在呢,你看到了什麼?」

  大量的泡沫浮湧而上,水鳴的聲音隨之而來,場景轉變了,依萊發現自己沉入海中,落水造成的泡沫不斷上浮,最後於海平面碎成無數浪花,他在下沉,超過淺海區之後,陽光跟魚群急速驟減,冰冷的海水包覆住他,安靜黑暗,最後沉到光透不進的地方。

  「什麼都看不到。剛開始還很亮,海水很溫暖,有很多色彩鮮艷的魚,當我越沉越深,四周也越來越暗,最後什麼都看不到了。」

  依萊回應李奧的聲音,有些忐忑不安,四周雖然暗,但依稀能感受到有生命體在活動,牠們就潛伏在黑暗中,看不到在哪裡,伺機而動,彷彿隨時都會從黑暗中衝出。

  依萊不喜歡這種感覺,他試圖擴張感官,去捕捉其他生命體的存在。剎那,一個微弱的光點自遠方靠近,他還判斷不出是什麼,那個東西就猛然逼到他面前,是一隻醜陋的大魚,發光的地方正是牠頭上像是觸角的突起物。

  「是魚!有隻很大的魚出現在我面前!」

  大魚咧開血盆大口,露出滿嘴駭人的利牙,將依萊一口罩下,環境又再度改變了,他的意識被丟到新的地方,他睜開眼睛,看到白茫茫的一片霧氣,然後才意識過來那是雲朵。

  「飛翔的感覺應該很不錯吧?好好體會一下,我特地安排在最後呢。」

  依萊確實在飛,衝出雲層之後,擁抱他的是一片廣闊的天空,他的手就是翅膀,乘著風自在地滑翔,胸口酥癢得不可思議,原來這就是鳥兒飛翔的感覺。

  他飛得很高,不論看得多遠,藍茫茫的天空就是地面,他就被包覆在天空之中,只有光芒和雲彩作伴。他很享受這段體驗,當李奧結束它時,難得地感到不捨。天空過後,迎接他的是一片黑暗,接著他又能感受到身體的存在了,他就坐在醫療室內,專注地呼吸,李奧的氣息就在身旁。

  「玩得開心嗎?」

  依萊由衷地笑出來,感官還沉浸在飛行的快意中。「太棒了,前所未有的好。」

  「就是這樣,記住你在森林中、海中、天空中的感覺,現在我們來看看你自己。」

  「沉浸在我自己裡?」

  「沒錯,說得明確點是沉浸在回憶裡,你在腦海中漫步,從最近的開始往回想,當你到盡頭的時候,也許就能找到更早前的記憶了。」

  依萊從今天發生的事開始回想,從他來北塔找諭醫,一路往前推,他看到了薩格爾跟他的打鬥、接到任務的當下、準備慶典的工作片段、走街魔法秀、伊修斯跟他坦承、約書亞、失憶的恐懼、他是神選者……在回憶的盡頭,他身受重傷,伊修斯哭著求洛特那斯救他的回憶就在眼前,然後再往前、再往前──

  有什麼東西突破黑暗,就如同衝破地表的噴泉般湧了出來。

  依萊猛然睜眼,發現大燈已經開起來了,李奧正面對著他,深邃的墨綠色眼眸盈滿笑意。

  「想起什麼了嗎?」

  

  回西塔的時間還是晚了,當療程完全結束,已經過了吃完晚餐的時間。依萊一回到西塔,就看到吃飽喝足的伊修斯坐在大廳,桌上還留著他的飯菜。

  「終於回來了啊?我還在想你是去哪裡鬼混了……依萊,你的頭怎麼了?」

  依萊按了一下頭上的紗布,在椅子上坐下,拿起了餐具就開始用餐。用餐過程中,他拿出米希雅的委託單,一邊解釋發生了什麼事,在他解釋過程中,伊修斯是一臉呆滯,顯然不太確定自己聽到了什麼,等依萊把晚餐吃完,他才略略回神。

  「所以說,米希雅要你去教導薩格爾,還不告訴你要教他什麼,而且艾莉同意了?」

  「別那個神情,我跟你一樣困惑。」

  伊修斯呻吟一聲,碎唸著這完全不合理,依萊接著又說明了他去北塔見到李奧,覺得他是個打扮很神奇的人。

  「你別看他這樣,他在婦女間聲望可高了呢,很有女人緣的。另外他喜歡的也是女孩子,對象還是……」伊修斯說到這裡,突然打住,改變了話題:「所以催眠有讓你想起什麼嗎?」

  「也不知道該不該說想起,但是有『什麼』從腦海深處浮出來。」

  「哦?是什麼?」

  伊修斯興致都來了,他無比認真地看著依萊,依萊回想了下,然後淺淺地微笑。「是歌。大概是某種類似搖籃曲的東西,我記得是這樣唱的。」
  
  *!唱一首搖籃曲與你道晚安,音樂鈴旋轉在床旁*
  *!無論是沐浴於朝陽或佇足在日暮*
  *!親愛的孩子呀,無需害怕*
  *!我會為你帶來破曉,夢蝶因你而燦爛*

  *!唱一首搖籃曲與你道晚安,星斗垂掛在床旁*
  *!無論是躺臥於雲端或淋濕在雨天*
  *!孤單的孩子呀,無需哭泣*
  *!我會為你迎來天晴,虹彩因你而絢麗*
  
  *!神的孩子呀,無需徬徨*
  *!我會守護你沉入夢鄉,祝福你睡得安穩*
  *!我會與你共度黑暗,夜夜為你唱著搖籃曲*
  *!承諾陪伴你到永遠*
  
  依萊覺得自己不算會唱歌,但也沒有破音還五音不全,當他唱完後,伊修斯露出一臉微妙的表情,讓他開始懷疑自己是不是真的唱得很差。

  不過顯然他並不在乎依萊的歌聲怎麼樣。「這個是……」

  「伊修斯,你知道這是什麼嗎?」

  伊修斯看了他一眼,點了下頭。「大概知道,這算是很老的歌了,是神剛開始學著養育神選者時,為半夜睡不著的孩子唱的歌,民間也一度流行過,但這年頭幾乎不會聽見了,畢竟現在哄小孩入睡的方法也比以前多。」

  「意思是如果不是我以前在哪裡聽過,就是我生母唱過給我聽?」

  「有可能,線索太少了,不是很確定。依萊,你還記得唱歌的人的聲音嗎?」

  依萊搖搖頭,「記不起來了,我想起來的當下就忘了,還記得的只有歌詞,好像是女生的聲音吧。」

  沒有線索,這個話題也就無疾而終了,於是話題又回到米希雅的委託上,他們討論了很多種可能,推論的同時也覺得荒謬,龍跟法師是兩個相極的種族,依萊還真的不知道自己有哪點值得薩格爾學習,也難怪他會這麼生氣。

  「好奇怪啊。」伊修斯拿著委託狀,嘆了一口氣,「有時候真搞不懂神在想什麼。」

  「可能是因為他們是神吧。」遇到無法解釋的現象時,這句話最好用了。

  伊修斯把委託狀內容重新看了一次,若有所思,「不過單以『學習』這個詞來理解,能學習的,並不只有技藝或學術而已。」

  他們放過了這個話題,當要上樓洗漱時,依萊想起一件好奇很久的事。

  「對了,伊修斯,公會最近是在忙著準備什麼活動啊?」

  伊修斯頓了一下,臉色猶豫,像是在觀察他的表情,但並沒有不告訴他。他擠出一個勉強的笑容,說道:

  「喪神祭,用來追悼薩弗若斯的喪禮。」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