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龍與千年絆》 Vol.2 喪神祭 第三章 被詛咒的真相I

琉魚 | 2021-06-07 10:03:42 | 巴幣 10 | 人氣 82


  依萊坐在自己的床舖上,抱著膝蓋將身體屈起,覆落的褐髮遮住了表情,髮間透出的藍眸異常清亮,他是清醒的。

  依萊失眠了。

  照理來說,一天工作完後,累積的疲憊能使他一夜好眠,但今天的狀況有點不一樣。他很累,打鬥的疲累還殘留在體內,身體沾上床就立即攤平了,他躺在床上,等待沉入夢鄉,卻遲遲無法入眠,雖然身體睡著了,意識還醒著,始終無法真正休息。

  老實說,這不是他最近唯一一次失眠。上一次是在龍族的東塔內,當他得知薩弗若斯的死訊時。

  好不容易建立起的世界觀粉碎一地,他頭暈目眩,甚至不記得自己是怎麼走回西塔,好一陣子都心神不寧、輾轉難眠,就連伊修斯也跟著失眠。

  伊修斯很關心他,依萊知道,伊修斯一直都很關心他。所以當依萊稍有異狀,他也會跟著被影響,擔心他到也跟著失眠,最後他去找洛特那斯拿了安眠藥,才勉強度過這段時期。

  比起失去記憶的初期,現在的「依萊」已經不是一片空白,關於依萊這個人的「所有」,正以一種緩慢而平穩的速度,滋長起來,不論與失憶前與否同人,他會成為一個全新的人,無庸置疑。但有的時候,他仍會掉入七里霧中,盯著那些尚未填補起來的部分,惴惴不安。

  米希雅的伴侶死了,他不知道;薩弗若斯死快一千年了,他不知道;米希雅剝奪巫貓的種族能力,他也不知道……這些都是已經成為常識的事情,為什麼他會不知道?

  那些他一度想要遺忘的問題,又再度盤據他的腦海,想著想著想到失眠。依萊乾脆不睡了,爬起來坐在床上,想到明天還得早起工作,心裡就升起一陣無奈,依萊想找洛特那斯的安眠藥來吃,卻發現放在房間裡的分量吃光了,雖然伊修斯應該還有一點,但要是他就此去敲伊修斯的門,失眠的就會變成兩個人,這絕非他所樂見。

  思忖半晌,依萊將腳晃下了床,決定去廚房看看能不能找到點什麼飲料,喝了比較好入睡。他找到好幾種茶類,依循指示沖出一壺金黃色茶水,溫熱的蒸氣散出淡淡的奶油香,光是嗅聞就足以讓人鬆弛心神。

  依萊帶著那壺熱茶,想靜悄悄地走回房間,大概是終於有了睡意,這一路上他沒有多加註意,等發現時才發現這段路意外的遠,他竟在不知不覺間走到陌生的地方。

  摘星宿是神的房間,建築設計的方式並不能與內部空間相提並論,也就是說,就算外表是狹窄的倉庫,內部可能通往廣闊的飯廳或數個樓層。不僅如此,內部空間還在不停地變動,就好像整座建築物是活的,而依萊恰巧碰上它在活動的時間。

  在摘星宿,根本無法透過建築結構來推估自己走到了哪裡,所以從來沒有地圖這種東西。好在建築也沒刁難過他們,只要朝正確的方向走,通常還是到得了目的地,可是現在的問題是,依萊確定自己的房間已經過了,但這段路卻明顯還沒走完,往前走不知道會通往哪裡,走回頭路八成也回不了房間,他端著熱茶,獨自一人站在走廊中間,嘆了一口氣,懷疑全世界都聯合起來耍他。

  他決定繼續往前走。

  走廊的盡頭是一個房間,甫踏進去門就在身後甩上,依萊嚇了一跳,旋即恢復鎮定,反正都已經這樣了,就瞧瞧摘星宿到底把他帶到什麼地方吧。他定睛一看,所發出的感想只有:哇。

  房間很大,大得出奇,相形之下西塔大廳就好像是只供一人站立的衛浴間,會讓人感嘆起自己的渺小。屋頂特別經過挑高,樓中樓設計讓空間更顯遼闊,二樓與一樓之間的隔板打通,形成一個「回」形,樓層之間有階梯相連。

  沾染夜色的月光自窗戶斜斜射入,光線將室內刷成一片淡藍,氛圍靜謐而神秘。這裡似乎是某種儲藏室,四周都是架子,二樓有走道沿著架子建設,正好框出一個方形,角落放置著供人休憩的軟椅。

  依萊不知道這是做什麼用的房間,伊修斯也沒提過有這種空間。他站在二樓,下樓的階梯就擺在眼前,底下傳來微弱的水聲。依萊緩緩地步下樓梯,發現一樓的地板中央有個池子,池子很深,無法用眼睛判斷深度,但他敢說容納一個成人絕不是問題。池子周圍延伸出細細的水道,那些水道將水導入地底,在地板夾層中淌流,這就是水聲的來源。

  依萊一看到池子就懵了,他不知道這裡為什麼有池子,但有種不知道的力量吸引著他,理智全然派不上用場。依萊將茶壺放下,蹲踞在水池邊,著迷地望著池底,即使什麼都看不見,他卻覺得自己可以在這裡看上一夜。

  「孩子,我如果是你就不會這麼做。」

  清冽的男聲忽地傳來,有個人無聲無息地出現依萊背後,彷彿一直都在那裡。

  那個人繼續說:「生命泉水充滿力量,它是靈魂的解藥,但對靈魂健全的人是猛毒。如果心智不堅定,它甚至能蠱惑人心,曾有無數代神選者跟你一樣,想在池旁待上整晚,或將自己奉獻給它。」

  依萊愣愣地朝那個聲音看過去,不確定自己是不是在作夢,他脫口說:「薩格爾?」

  站在那裡的是一名青年,高大挺拔、俊美無疇,透露出一股成熟穩重的氣息。他有著一頭雪白短髮,深邃的藍眸極富魅力,宛若能勾走魂魄。

  不論是五官、眼眸、輪廓、身型,與薩格爾幾乎別無二致,要不是他的年紀落在二十歲後半,看起來比薩格爾沉穩些,幾乎就是同一個人了。

  那不是薩格爾,雖然很像,但他們並不是同一個人。

  「我不是薩格爾,人們常常犯這種錯誤。」

  同時間,依萊更困惑了。「你是……?」

  「我是……」

  青年才剛開口,一道溫和的嗓音便插入他們之間。

  「帝蘭尼,謝謝你幫忙看顧我兒子。」

  艾莉西亞笑吟吟地出現了。

  

  艾莉西亞在一樓找到一副舒適的桌椅,她重新將依萊泡的那壺茶熱過,並端出一小盤餅乾放到茶几上,神態輕鬆得好像他們是在進行一場下午茶。

  好吧,現在時間大概過了午夜,這頓下午茶大概得改個名字叫做宵夜。

  依萊接過盛著金色溶液的玻璃杯,嗅聞著熱氣中散發的奶油香,搭配餅乾啜飲著,巧克力的香氣和淡淡的茶味在嘴化開,滋味絕佳,艾莉西亞一直很懂怎麼照顧他的味蕾。

  在艾莉西亞出現後,帝蘭尼也沒多做叨擾,只是向神欠了欠身,然後翻上二樓,整理起架上的東西。依萊看著他俐落熟稔地工作,顯然已經做了好一段時日。

  「這裡是儲思閣,算是神的儲藏室,也是檢討間。」

  艾莉西亞也斟了杯茶給自己,優雅地啜飲,「算是存在太久的一個壞處,有些東西不知道該怎麼收納,或是捨不得丟掉,就會找個地方堆起來。有時候,我們需要找個地方靜靜,也會到這裡來。」

  「那帝蘭尼……」依萊舌頭有點打結,他到底是要問他是什麼,還是他為什麼長得跟薩格爾那麼相像?

  還好艾莉西亞兩個問題都回答了。「帝蘭尼是儲思閣的管理員,他幫助我們收納跟尋找東西,有時也會給偷跑進來的神選者一點勸告。他是用薩弗若斯的外貌做出來的,算是我姊姊米希雅給自己的一點安慰。」

  「媽,我不懂妳的意思……」

  「儲思閣是儲藏室,也是我們用來靜思的場所,但同時也會為心有迷惑的神選者敞開大門。」艾莉西亞微微一笑,笑容燦爛得眩人心神。「親愛的孩子,是什麼困擾把你帶到這裡來?」

  「妳怎麼知道我有困擾?」

  話才剛出口,依萊就覺得這問題真蠢。他都走到這裡來了,說沒有困擾根本越描越黑。

  「怎麼會不知道呢?我知道你使用魔法的習慣、知道你跟伊修斯的承諾、知道你不想讓他跟你一起失眠、也知道是什麼把你帶到這裡來。

  伊修斯一直沒好好跟你解釋薩斯的事,是因為他怕自己說不好,也怕傷害到你。所以我想,該是由我來講解的時候了。」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