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龍與千年絆》 Vol.2 喪神祭 第四章 祭典前的準備I

琉魚 | 2021-06-14 12:00:02 | 巴幣 110 | 人氣 80


  「你在我房間裡做什麼!」

  嚴厲的怒斥突然闖入記憶,像是一把銳利的劍,將記憶燈火重現的場景徹底粉碎。依萊被拉回現實,發現薩格爾就站在身後,殺氣騰騰,湛藍的眼眸怒視著他。

  「薩格爾,我……」

  有什麼比做壞事當場被抓包還要慘?依萊尷尬症發作,試圖轉換話題來粉飾太平:「你的記憶燈火還在閃。」

  「我知道。」薩格爾咬牙切齒,吐出的氣息帶著一絲星火,灼熱得幾乎可以把依萊的頭髮燒焦。「我是問你,你在我房間幹嘛?」

  眼見是矇混不過去,依萊也明白是自己理虧,很乾脆地道了歉:「對不起,我不該進你房間,還擅自讀取記憶燈火。」

  「你……」薩格爾沉默不語地瞪著他,正當依萊以為他要做出什麼事,他攥緊的拳頭鬆開了。「要不是母親要我克制點,你現在早就躺在醫護所了。離開我的房間,現在就滾!」

  薩格爾逐客令一下,依萊也沒有反駁的理由,任由雙腳將他帶至門口,出房門的前一刻,他想起此行的目的,猛然停下腳步。

  「那個,薩格爾,我能跟你談談嗎?」不等薩格爾同意,依萊繼續說下去:「關於米希雅的委託──」

  「沒什麼好談的。」

  薩格爾斬釘截鐵地打斷依萊,他把記憶燈火的光熄滅,眼睛沒離開過煤氣燈過。「我不覺得你有什麼是值得我學習的。」

  氣氛一下子變得尷尬,依萊翕動唇瓣,還想說些什麼,這時一團白色的影子風風火火地撞進來,手上的東西喀啦喀啦掉一地,綵球滿地滾動,發出悅耳的鈴聲,「啊!」

  依萊即時穩住身子,才沒跟潘索笛亞滾成一團,潘笛手上抱著一個大箱子,箱子裡裝滿裝飾用的綵球,一搖晃便會叮噹作響,尷尬的氛圍一掃而空。

  「啊咧?依萊你怎麼在這裡?我們約的時間到了嗎?」

  潘笛放下箱子,追著滿地綵球跑,綁著緞帶的白色的辮子在身後拖曳,看起來就像某種動物的尾巴。她把綵球一一丟回箱子內,然後又一把抱起,纖細的身軀幾乎要淹沒在巨大的箱子後。

  「我來幫妳。」

  薩格爾向前一步,將箱子改由自已抱起。潘笛「呼哈──」一聲,咧嘴露出一口白牙微笑,焰紅色的眸子又重新看向依萊。

  「沒有,是我早到了,我來找薩格爾……」

  「借過,我把綵球搬到公會去。」

  薩格爾顯然不想延續方才的話題,藉著搬東西的理由一溜煙地跑了,室內只剩下潘笛和依萊兩個人。

  他們兩個人面面相覷,潘笛偏了下腦袋,追問道:「所以你找我哥做什麼?」

  依萊苦笑了下,說句沒事,兩人便邁步從東塔移動到公會,一路上天南地北地聊,從任務乃至生活大小事,無話不談,無所不說,約書亞事件建立的革命情感和同為新神選者的感受,很快就讓兩人像是有多年交情的好友。

  「那個,對不起,我哥之前對你做了很過分的事情。」

  走到一半,潘笛突然為了薩格爾打傷依萊的事道歉,其實在打鬥發生的當下,薩格爾就在米希雅的要求下道歉過了,雖然他明顯百般不情願,依萊倒也沒有不接受,只是覺得薩格爾比他更需要處理情緒。

  依萊對在乎的事有點偏執,但基本上沒什麼脾氣,雖然被薩格爾打成重傷,可既然沒留下什麼後遺症,還順道拿到了點失去的記憶,被找碴的那點委屈和不愉快,也就很快地被拋諸腦後,而艾莉西亞為他惡補的那段歷史,反而成為最佔據心神的事情。

  現在還有一件事讓依萊分心,在記憶燈火所呈現的回憶中,薩格爾被米希雅誤認成薩弗若斯,抑鬱的情感在那一剎淹沒了他,就像一陣不受控制的狂潮,幾乎就要將理智絞碎。

  記憶燈火能收錄一個人的情感與記憶,但那畢竟只是份複製品,再怎麼樣都沒記憶本體來得鮮明。使用記憶燈火並不會讓當事人失去這段記憶,頂多變得比較淡薄,因此有時也會被諭醫拿來作為安撫情緒的手段。

  依萊不知道薩格爾為什麼要將這段記憶封存,那段記憶所夾雜的情感是如此的強烈,薩格爾本人想必是更不好受。

  依萊想不透,有什麼事情讓他這麼心煩意亂?

  「依萊、依萊。」

  依萊中斷思考,潘笛的呼喊聲將他帶回現實。「你又恍神了。怎麼,失憶的後遺症嗎?」

  「我只是在想事情。」依萊搖搖頭,將方才成形的思路驅逐出去,決定專心在對話上。「我沒有生薩格爾的氣,而且他也道歉了。」

  潘笛露出釋懷的表情,「那就好了。其實別說是我們,要人類跟龍族打根本就是強人所難,而且我們還是米希雅的孩子,算是被歸類在亞神,又比同族強上一些。」

  「亞神?是跟薩斯一樣的意思嗎?」

  「嗯,基本上一樣,我們似乎也能回到生命泉水重生,但目前誰也沒試過。而且在爸爸……之後,我們家一直很忌諱這個話題,還是盡量不要讓自己死掉比較好。」

  「艾莉跟我說薩斯的事了,我很遺憾。」

  「已經過去快一千年啦。」潘笛打斷依萊表示他的感傷,開朗的笑容完全不像死了父親的人。「而且我根本沒見過我爸,真要說的話,應該是媽媽跟我姊伊迪絲比較傷心……薩格爾也很辛苦就是了。」

  薩格爾很辛苦,有次潘笛跟依萊聊天時,似乎也說過這樣的話,但依萊一直百思不得其解,不過看過薩格爾的記憶燈火後,他很確定有什麼事困擾著薩格爾,而那個「什麼」八成與米希雅脫不了關係。

  米希雅做了什麼讓薩格爾困擾的事嗎──不行,這個問題太敏感了,不適合問,現在也不是問的時候。

  依萊中斷思緒,決定轉移話題:「是說,潘笛,妳跟茱莉蕥後來怎麼了?有當成朋友嗎?」

  這回換潘笛苦笑了,她頻頻搖頭,辮子左右搖晃,「沒有,我哥禁止我跟茱莉蕥在一起。仔細想想或許都是我太一廂情願了,我們對巫貓做了那麼過分的事,怎麼可能當朋友。」

  「可是那都過去快一千年了。」而且巫貓也對龍族做了很過分的事啊。「茱莉蕥應該只有十二歲吧?妳們年齡很近,應該可以成為很好的朋友。」

  「依萊,你可能搞錯了哦。」潘笛給了一個燦爛的笑容,那抹微笑挾帶著無奈、苦澀還有一點自責。「茱莉蕥已經二十二歲了,我換算成人類是大約十四、十五歲,我們其實不算在相近的年齡層上。」

  最近不知道第幾次,依萊又當機了,他有一秒懷疑是不是潘笛在開玩笑,但潘笛的表情完全沒有調笑的意味──她是認真的?

  依萊覺得,他真的越來越不懂這個世界了。

  「啊,看到公會了!」

  公會大門出現在視線盡頭,潘笛跑過去先他一步踏入公會,該是工作的時候了。

  

  祭典前的準備工作大致能分成三類:各種打雜、醫藥衛生宣導和掃蕩荒魂。中間那項明顯是諭醫的工作,其他兩項則沒有限定種族,但失去種族能力的巫貓不具有戰鬥能力,於是他們主要負責打雜,掃蕩荒魂的工作自然落到了龍族跟法師身上。

  這也是為什麼依萊跟潘笛會一起工作的原因。

  說是掃蕩荒魂,其實也沒那麼嚴重,工作內容主要是消毒歷史記憶,防止荒魂或報喪主的出現,比較像是加強防護措施。

  這次的工作地點是在別的城鎮,他們花了一個上午跟當地公會交接,調閱歷年粒子濃度和荒魂的資料,反覆確認過後,他們才動身到那幾個比較有問題的地點走訪,查看有沒有什麼需要加強防禦的地方。

  在走訪的這段期間,依萊跟潘笛聊起了天,這次他們的話題圍繞在喪神祭上,雖然是親生父親薩弗若斯的祭典,潘笛倒也不忌諱,很自然地侃侃而談。

  「爸爸的死對媽媽打擊很大,她陷入喪偶的哀痛之中,她的哀傷影響了氣候,有好長一段時間,埃利希翁籠罩在氣候異常中,最後人們受不了了,其他神祇覺得這樣也不是辦法,於是神與人聯手合辦了喪神祭,用來哀悼爸爸,也用來安撫媽媽。」

  潘笛一邊說著,一邊將封存好記憶的煤氣燈遣返回公會去,四下無人,工作的場域預先拉起了封鎖線,他們一邊將太過強烈的歷史記憶裝進封存,一邊聊天,身旁散落好幾盞記憶燈火。

  「誰也沒有說好,喪神祭就一年一年地辦了下來,最後變成了一種傳統。辦到不知道第幾年,喪神祭成功安撫了我媽,之後漸漸轉變了目的,變成用來反省和休息的節日。喪神祭會維持一個禮拜,第一天會有節目跟反省活動,前三天食物不用錢,剩下的時間讓大家休息,然後展開未來一年的生活。」

  「原來如此,就是一個長假的概念吧?是說原來公會還有請人表演啊?」

  「有啊,原本那些表演也是要由神選者來準備的,但我們的工作量實在太大了,無法準備表演,最後乾脆外包了。」

  聊到這裡,歷史記憶也差不多了封存好了,依萊敲了一下法杖,將剩下的記憶燈火遣返回公會,正當他要撤迴圈住工作場地的結界,遠方強光一閃,一道閃光猛地撞了上來,結界一陣劇烈動盪。潘笛見狀立即拔出小刀,朝廣場對面的小巷惡狠狠地喊:「是誰在那裡!給我出來!」

創作回應

依萊跟薩格爾,潘笛和茱莉蕥,兩組男孩或者女孩之間的衝突,可能都是祭典之中的插曲。
但對身為當事人的他們來說,不論身為神選者,或者僅僅作為一個男孩或女孩來說,都是至關重要,甚至影響到今後走向的事件
2021-06-14 22:23:28
琉魚
從人際互動的角度來說,第二集的他們都是在磨合期吧XD
因為一啟事件讓人際或是角色的人格發生變化,我覺得這就是成長小說的醍醐味,也是我一直以來很喜歡,也很想要寫出來的
2021-06-15 01:06:52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