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龍與千年絆》 Vol.2 喪神祭 第二章 不合理的委託II

琉魚 | 2021-06-02 12:00:19 | 巴幣 210 | 人氣 93


  事情就在一瞬間發生了,法杖周遭發出光芒,元素織成的線纏繞上法杖,杖端竟延伸出一柄長刃,與杖身緊密鑲合。刃是實體的,薩格爾徒手抓住揮砍過來的長刃,鮮血沿著手的輪廓淌下。

  還有八分鐘。

  「這才有意思嘛!」

  薩格爾眼裡迸射出光芒,興奮地笑了,跟潘笛知道有架可打時的神情毫無二致,這兩人果然是兄妹。他不顧手上的傷,想將法杖抽出依萊手中,刀刃深深切入皮肉。依萊當然不會讓他得逞,元素組出的刀刃忽地瓦解,法杖成功脫身。

  「我聽說過,要將元素實體化,需要很高超的技巧,沒想到你連這個都會。武器都有了,那還猶豫什麼呢?快來啊!讓我看看你有多少能耐。」

  「你不要……欺人太甚……」

  刀刃又重新鑲嵌到法杖上,依萊感覺到氣力從他體內源源不絕地流失,消耗與負傷讓他開始支撐不住,他解開擾亂用的雷柱,只想速戰速決。

  還有六分鐘。

  薩格爾依然遵守著規定,沒有使用任何武器或魔法,但他整個人放開了,滿是鬥志的眼神就足以證明一切。

  依萊擦掉下顎聚集的汗水,強打精神,法杖橫向劃開。打贏龍族幾乎是不可能的事,但這場打鬥是有時間限制的,他只要能撐住接下來幾分鐘,等時間耗盡,他還沒倒下,就可以形成平手的局面。
\\
  凜然的寒氣滲出刃尖,堅硬的冰霜包覆住刀刃表面,寒冷得嚇人。依萊操起法杖就是一陣又急又猛地突刺,薩格爾的皮膚被刀刃擦破,血沫濺上衣裳,他笑得猖狂,不躲不閃,血的味道讓他更加興奮。轉瞬間,法杖的木質部分被一把抓住,接著依萊的腹部被猛然一踹,背部撞上牆面。

  還有三分鐘。

  劇痛在體內炸開,五臟六腑絞成一團,喉間一甜,一口血就呸了出來。依萊頻頻嗆咳,身體蜷曲起來,眼前發黑什麼都看不到,他死命掙扎著想要爬起來,但肌肉已經開始痙攣。遠遠的那一方,薩格爾的腳步聲逐漸靠近,他沉浸在征服的快感中,滿心愉悅,前來給他最後一擊。

  還有兩分鐘。

  「能讓我認真打算你了不起。怎麼?你還爬得起來嗎?把法杖還你的話,你還能帶給我更多驚喜嗎?」

  身體已經到了極限,就算能勉強爬起來,恐怕也使不出半點力氣。薩格爾的聲音在耳邊迴盪,依萊睜大無神的藍色眼眸,好不容易順過一口氣,忽然之間,眼睛對光源起了反應,他又看得到了。

  還有一分鐘。

  「真的沒辦法再打的話,也可以投降哦。就算只有體術,龍還是凌駕於人類之上的種族,我根本沒有跟你學習的必要!」

  還有三十秒。

  跟薩格爾投降,就可以結束這一切鬧劇,明明是這麼簡單的事情,依萊卻發現自己做不到……不,不是做不到,他還沒虛弱到連說話的力氣都沒有,是「不情願」。莫名其妙接到這種任務,莫名其妙被抓來跟龍族打架,莫名其妙被打得全身是傷,莫名其妙需要投降──所有的一切,都莫名其妙!

  還有十秒。

  怒火在胸臆快速聚攏,暴風似地席捲全身,力氣重新灌進四肢。依萊使盡全力從地上躍起,手中握有一把火焰積攢成的短匕,兇狠地朝薩格爾的右眼送去。

  五秒、四秒、三秒、兩秒、一秒。

  時間到。

  「統統給我住手!」

  沙子漏盡的那剎,強大的威壓自四面八方降臨,將他們通通釘住,依萊維持著原本的姿勢,火焰匕首停在藍色眼珠之前,薩格爾則擒住他握刀的手臂,這一下到底會不會成功,現在都不可能知道了。

  「母親……」

  「媽……」

  米希雅跟艾莉西亞忽然現身,制止他們互相殘殺。腎上腺素快速從四肢消退,火焰匕首散開,依萊的身體癱軟下來,在他摔倒在地的前一刻,艾莉西亞出現在他的背後,將他接住。他被拉入充滿香氣的懷抱中,艾莉西亞柔軟的手撫過他的傷處,嘆了一口氣,語調輕柔。「怎麼會傷成這樣呢?」

  手指底下綻出柔光,輕輕游移過他的皮膚,那些光芒就像是一帖特效藥,很快地被身體接納,撫平了打鬥中所受的傷。不過幾分鐘,身體裡的痛楚完全平息了,艾莉西亞撫過他嗑傷的頭側,治好了看不見的內傷,但沒有使表面的傷口癒合。

  相反的,她拍了傷口周遭一下,刺痛的感覺馬上傳遍腦袋,依萊痛得嘶出聲來。「痛。」

  「一點懲罰,誰教你硬要跟龍族打架,投降不就好了嗎?」

  「對不起嘛,媽,只是覺得莫名其妙,很生氣。」

  另一方面,龍族母子沉默地互相凝視,薩格爾咬著下唇,默默走到米希雅面前,低下了頭,像是在等待斥責。

  「手給我。」

  責罵沒有於預期般降臨,米希雅只是說了這句話,薩格爾困惑地抬頭,眼中寫滿疑惑。「什麼?」

  「受傷的那隻手。」

  薩格爾愣了一下,伸出被刀刃所傷的那隻手,傷口很深,橫越整個手掌,怵目驚心的一片血紅,但因為龍族良好恢復力的關係,傷口已經微微收合,並且止血了。

  米希雅用手蓋上受傷的掌心,釋出跟艾莉西亞一樣的白光,等到移開時,掌心的傷口就只剩下一道淡淡的疤痕,大概過幾天就會完全淡掉。

  「我兒,你做得太過火了。」

  「您才做得太過火了。」薩格爾繃緊了臉,「龍族從來沒有要跟魔法師學習的必要,就算是神選者也一樣。」

  「薩格爾,你還是沒搞懂過我的意思。」

  「米希雅閣下,我想要問您,這個委託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依萊打斷他們的對話,他拿出委託狀,委託人確實屬名著米希雅,「如果可以,能請您告訴我這是什麼意思嗎?為什麼您要薩格爾跟我學習?」

  血紅色的眼眸移向他,依萊覺得自己像被巨獸盯住。「就是那個意思。」米希雅只說了這一句話,沒有多做解釋。「我問過你母親,艾莉西亞也同意了。」

  他看向艾莉西亞,自家的母親也只是調皮地眨眨眼,完全沒有要解釋的意思。「米希雅跟我談過了,我也答應了,就當作為了我,委屈你配合她了。」

  依萊忽然更不懂了,這兩位神祇到底在打什麼啞謎?這年頭求解釋是件很困難的事嗎?

  「薩格爾,跟依萊道歉。」

  聽到這句話,薩格爾臉上明顯寫滿「我為什麼要」,然後在米希雅的威壓下,心不甘情不願地說了句「對不起,我做得太過火了」,隨後米希雅又問艾莉西亞,能不能讓這件事就這麼過去,艾莉西亞笑笑地表示,依萊覺得可以接受的話,她也不會有意見。

  於是決定權又回到依萊身上,「呃,我接受薩格爾的道歉。」

  事情就這麼結案了,米希雅把薩格爾帶走,艾莉西亞也相繼離開,還是沒有人要解釋這是怎麼一回事,反正就是要他接就是了?

  依萊嘆了一口氣,覺得有點頭痛,他摸到頭側沒有癒合的傷口,突然驚覺,要是他這樣子出現在西塔,絕對會讓伊修斯憂心至極。

  這個時間,醫護所八成已經下班了,除非等到明天,不然能找到諭醫的地方大概只剩下……

  一個地點閃過依萊腦海。

  

  清香瀰漫,乾燥植物的氣息在空氣中淌流,混雜在一起變成一股微妙的氣息, 雖然味道已經比醫護所淡上許多,但依舊甜膩得嗆鼻。

  依萊聞不習慣這個味道,掩住口鼻進到了北塔,北塔是洛特那斯養育小孩的場所,沒有意外的話,應該可以見到諭醫神選者。

  北塔很白,白到有點讓人害怕,走廊跟門扉的設計跟醫護所如出一轍,整座北塔就是像是醫護所的縮影,白花花的燈光打在光可鑑人的地板上,依萊甚至可以在上頭看到自己的倒影。兩側的牆壁也是一片潔白,草藥圖案的浮雕沿牆攀爬,看上去就像是某種寄生植物。草藥浮雕之間,也穿插著諭醫替人治病、指點迷津的畫面。

  醫療與勸諭,身為諭醫的兩大種族職責。

  依萊沿路觀賞牆上的浮雕,不自覺停下腳步,看到入迷。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太入迷了,連有人靠近的腳步聲都沒聽到,直到那人出聲才猛然回神。

  「很多人以為諭醫會預言,其實不會,能看見未來的向來只有我們的父親。」

  依萊回過身,看到來人的第一個想法是:好漂亮的男生。

  那男生看起來跟依萊差不多大,或許還比依萊大上一些。削到頸上的頭髮是偏綠的黑色,色澤飽滿,看得出來有好好在保養,瀏海用髮夾別起,眼神深邃,墨綠的眼瞳幽微,秀氣的臉蛋上畫了點妝,恰到好處地妝點出女性特質。他打扮中性,剛陽且秀麗,雖不到雌雄莫辨,但第一眼被認成帥氣的女生也不無可能。

  依萊是從聲音判斷性別的,他先是震懾於他的打扮,隨後也因他的裝扮,神情變得微妙。

  「歡迎來到北塔,艾莉西亞的神選者,我是洛特那斯的神選者李奧,我有直覺你會過來。」

創作回應

要是兩位神明沒有即時出現的話,後果肯定會不堪設想。
仔細想想,薩格爾似乎故事唯一一個把依萊徹底惹火的人。
除了委託之外,還有一見面把對方認成人家老爸……等等,薩格爾不爽依萊似乎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
雖然兩人真正的和好並成為好友,但那都是後面的事情
2021-06-02 22:25:11
琉魚
經你這麼一說,我仔細的想了想,依萊真的是幾乎不生氣耶XDD
有事情發生的時候,比起發火,他更擅長把情緒往肚裡吞。
反倒是薩格爾明顯脾氣很差(X)
其實這一對會成為朋友我也蠻驚訝的。我自己很喜歡成為朋友後的他們
2021-06-02 22:59:34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