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龍與千年絆》 Vol.2 喪神祭 不合理的委託I

琉魚 | 2021-05-31 12:00:17 | 巴幣 212 | 人氣 96


  茱莉蕥的手在半空中被人攔截,亮晃晃的爪子懸在焰紅色的眼珠上,險些就要劃傷虹膜。

  擋下爪子的人是薩格爾,茱莉蕥出手的那一刻,他從猛然從原地消失,高大的身影介入兩人之間,像是座堅不可摧的大山。薩格爾將潘笛護在身後,藍色的眼眸惡狠狠地瞪著茱莉蕥,他殺氣騰騰,面目猙獰,喉間發出低吼。

  「妳想對我妹做什麼!」

  茱莉蕥嚇傻了,她愣愣地看著薩格爾,貓耳害怕地貼平。薩格爾不打算就此住手,他將手往爪子移去,啪啪啪啪,一手將爪子硬生折斷,鮮血從斷爪間汩汩滲出。

  「妳走吧,下次敢再出手,後果就不只有斷幾根爪子這麼容易。」

  爪子一獲得自由,茱莉蕥就一溜煙跑走了。在氣氛變得尷尬之前,伊修斯趕緊將依萊從現場拉走,他們經過塔與塔之間共用的走道,依萊一路上被拖著走,完全搞不清楚狀況,一回到西塔,他就甩開伊修斯的手,難得有些氣急敗壞。

  「你做什麼啊!不用去關心一下嗎!」

  「如果你想捲進巫貓跟龍的私人恩怨,那去也沒關係。」

  伊修斯把自己丟到西塔大廳的椅子上,不比他平靜多少,依萊怔了一下,直覺將「私人恩怨」跟潘笛昨天被茱莉蕥請出南塔的事情連結在一起。心跳加速,腦袋有點發眩,依萊強迫自己深呼吸,好減輕暈眩的感覺──又來了,這種全世界他最後一個知道的不舒服感。

  依萊的聲音有些乾澀。「伊修斯,潘笛跟茱莉蕥……龍族跟巫貓,他們到底發生過什麼事?」

  伊修斯眼瞼半垂,盤起手臂,一顆頭左搖右晃,依萊彷若能看到思考的齒輪在他頭顱裡運轉。過了一會,他嘆一口氣,鬆口說道:

  「是米希雅詛咒了巫貓。」

  

  隔天醒來,伊修斯擔心的事情靈驗了,依萊全身的肌肉都在喊疼,骨頭跟快散掉沒兩樣,要不是伊修斯有先見之明,去醫護所幫忙要了軟膏,他覺得自己甚至會下不了床。

  伊修斯不知道去哪弄來一杯飲料,依萊喝完後立即覺得全身好多了,吃過早餐後,他去公會處理委託,公會大廳播放著走街魔法秀的片段節錄,搭配上播報員講解的聲音,慢動作解析戰鬥中的每一個細節。

  現在路上沒有人不認識他了,這樣的改變讓依萊有點不習慣,甚至有點難為情,但這些情緒很快就被拋諸腦後,因為多如細雪的委託單淹沒了他。依萊足不點地,忙到連午餐都快沒得吃,同時間,有一股歡騰的氣氛悄悄從生活的縫隙中滋長出來,像是一株沿著牆角生長的植物,注意到時就已經成長茁壯,甚至快要蓋過神選者上任帶來的浪潮。

  一問之下,他才知道是要迎接一年一度的大型祭典來臨,為了籌備這個祭典,才會造成工作量一口氣暴增。幾天後的下午,就當依萊忙得不可開交的時候,突然接到一份指定委託,一打開委託內容,他也顧不得還有其他工作要做,直接動身回摘星宿,想弄懂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他往東塔的方向直線行進,門也不敲就直接走了進去,但他馬上就知道要找的人不在這裡──沒有那種彷若巨獸親臨的沉重壓迫感,米希雅並不在東塔內。

  依萊又看了委託單一眼,內心五味雜陳,頓時不知道該說是吃驚、莫名其妙、困惑,還是通通都有。接到委託單時他腦中一片空白,想也沒想就直接衝到東塔找人,現在他已經冷靜下來,既然找不到人,那就得回到工作岡位上,還有一大堆事情沒有做完。

  想找米希雅的顯然並不只有他一個人,方一回身,高挑的白色身型立即映入眼簾。薩格爾手上拿著一模一樣的委託狀,氣急敗壞地衝入塔內,與依萊撞個正著。

  強風入室,他們的衣服被吹得獵獵作響,依萊的委託狀被風吹開,上頭幾個大字又顯現在眼前。

  ──委託內容:茲命令龍族神選者薩格爾,與魔法師神選者依萊學習,無時效限制,不可拒絕、不可不做、不可抗旨。

  ──委託人:米希雅。

  「你……」

  薩格爾自喉嚨發出咆哮,咬牙切齒,深邃的藍眸瞪著他。「別想要我跟你學習!」

  被這麼一瞪,依萊也沒退卻,試圖理性地跟他商量。「先找米希雅把事情問個清楚……」

  「沒用的!打從她決定起我就跟她抗議過了,她還是堅持要這樣做,現在連委託單都發下來了,木已成舟,連駁回的機會都沒有。」

  聽起來薩格爾早就知道這件事了,依萊愣了兩秒,還是不明所以。「等一下,所以這件事情是什麼時候決定的?到底是要我幹嘛?」

  「約書亞的事件解決後,我跟母親開檢討會的時候。」薩格爾心不甘情不願地說道:「我也不知道她想幹嘛,就只說一句要我跟你學習,天知道是要學習什麼。我是龍、你是法師;我用能量魔法、你用元素魔法,我們兩個從種族到能力都不一樣,是要學什麼?」

  「你這麼一說,我也不知道……」

  薩格爾繼續說:「我想了很久,跟你『學習』,意思是你比我更加卓越。所以只要證明我比你還要強就行了吧?」

  他拽住依萊的手,得出的結論讓依萊的腦海再度一片空白。

  「我跟你打一場,只要我打贏你,就可以證明那該死的委託完全沒有存在的必要。」

  一時之間,依萊不確定自己聽了什麼,所有一切都往很不妙的方向展開,讓人很想問這是不是一個過分惡劣的玩笑。薩格爾是認真的,他拽著依萊上了東塔的樓層,穿過好幾條通道,來到一個用來打鬥的空間,空間很寬敞,打光明亮,武器沿牆擺放,地上設有一些路障跟機關,別說打鬥,光看就讓人懷疑自己能不能撐過十分鐘不受傷。

  「這是用來訓練體術的地方,我空手打,你可以使用魔法跟法杖,限時二十分鐘,最後還能站著的就是贏家。」

  薩格爾將依萊拽上圓柱,自己三兩下就穿過屏障,到達場地的另一端。他沒有食言,赤手空拳,依萊怔著看著他動作,但好像已經不是能讓他思考能不能拒絕的時候,用來計時的沙漏已經翻了過來。

  薩格爾抓住從天花板上垂吊下來的吊環,擺盪身體在吊環之間快速移動,一晃眼就出現在依萊面前。依萊終於察覺事態嚴重,趕緊移動腳步跨到其他圓柱上,試著與薩格爾拉開距離,走街魔法秀他還能應付潘笛幾下純粹是演練過,他可沒有本領在荷槍實彈的情況下扳倒龍族。

  「終於要認真了嗎?這才有意思,不然活像我在欺負你。」

  眼見依萊開始動作,薩格爾也有了點幹勁,出言諷刺。依萊召出法杖,嘴角要笑不笑地揚起,毫無笑意地反駁回去。

  「要一個人類跟龍打架,怎麼看都是你欺負我。」

  「隨你怎麼說。」

  薩格爾不理會抗議,腰身一扭,拽住鉤環的手放開,整個人的重量就順勢轉移到依萊身上。薩格爾很壯,穠纖合度的身軀意外有份量,依萊被撞得重心不穩,整個人向後栽去,反正摔是摔定了,他乾脆勾住薩格爾的脖子,兩個人一起摔下圓柱。依萊額側被凹凸不平的路障嗑出了血,薩格爾不愧是龍族,不僅體格好,反應也快,他立即找到施力點重新站起,還順勢拉了他一把。

  「要是我想殺你,你現在已經死了。」

  薩格爾啐了一口,赤裸裸地恫嚇。依萊頭際隱隱作痛,鮮血汩汩流出,薩格爾向後跳開,招招手表示再給他一次機會,依萊抓著法杖朝薩格爾衝去,杖才剛揮出,就被一把制住,鏘噹,法杖被丟到好幾尺外,薩格爾切入依萊懷內,抓住手肘,以背為支點,施展了一記完美的過肩摔。

  碰!依萊背部著地,炸開的疼痛直竄腦海,眼前白光亂閃。疼痛麻痺了知覺,依萊手腳僵硬地爬起來,撿回法杖,而薩格爾完全沒有阻止他的打算,只是在原地默默看著他。

  為走街魔法秀所做的體術練習完全派不上用場,龍族跟人類的身體素質相差甚遠,根本毫無勝算可言。薩格爾沒有認真在打,不然依萊連爬起來跟撿回法杖的機會都不會有,他甚至也不用主動,只要在依萊衝上來時,悠閒地展現自己精湛的體術,然後再不費吹灰之力地將他扳倒。

  已經過了十分鐘,時間剩不到一半。依萊忽然不明白,自己為什麼要答應這種不公平的比試……不,他根本沒有答應,胸口驀然竄起一把無名火,怒火中燒,這整件事從頭到尾都莫名其妙。

  只要稍作思考,便會知道投降就可以結束這一場鬧劇,但不知道是滿身劇痛還是不甘心,依萊這次脾氣特別固執,不肯就此放棄,他將薄薄的冰霜敷在體表,暫時鎮住痛覺,然後打起法杖,聚集起元素,地面上冒出數道沖天雷柱,橫過過地表路障朝薩格爾掃去,將他團團包圍。趁著薩格爾忙著對付雷柱的時候,依萊在雷柱跟路障間穿梭,一下子就來到薩格爾面前。

  雷光之中,薩格爾藍色的眼眸清亮得可怕,像是能勾人魂魄。兩雙藍眼互相瞪視,幾乎是想將對方瞪穿,依萊攥緊法杖,牙縫中硬擠出一個詞來。

  「鑲嵌!」

  【small talk】
  我個人蠻喜歡這一章的。最近在寫薩格爾的章節,發現他根本是個暴躁衝動又護短的孩子。老實說他性格根本超差的,但我自己也真的蠻喜歡這個角色的XDDD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