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龍與千年絆》 Vol.2 喪神祭 第三章 被詛咒的真相II

琉魚 | 2021-06-09 12:00:01 | 巴幣 10 | 人氣 68


 艾莉西亞將餅乾跟茶拂到一旁去,她眼神寧靜地看著清空桌面,面帶微笑地侃侃而談:「遠古之前,時間與空間的夾縫有泉水淌流,泉水之中生出了四位神祇,祂們並不是同時出生,所以有了長幼之別,大哥艾瓦爾、大姊米希雅、我是第三個、最小的是洛特那斯。順帶一提,孕育出我們的就是生命泉水。」

  艾莉西亞隻手一揮,桌面上冒出一池泉水,在她說話的同時,四個小人分別從水裡走了出來。那四個小人很像小孩子的黏土創作,只有簡單的五官與輪廓,它們擺動小小的手腳排排站好,依萊認出這些小人偶就是四位神祇。

  「雖然我們是兄弟姊妹,外貌跟性格卻完全不一樣,我們創造世界,也看著無數個世界毀滅,不論在哪個世界中,我們都是世界的神明。偶然間,我很好奇,我們聯手的話可以創造出什麼世界,埃利希翁就是這個想法的結晶。」

  四個小人偶聚集在一起,經過無數次商討,一點一滴地將埃利希翁建立起來,祂們擺上行星、創造海洋、隆起山巒、放入動物與植物,等一切準備就緒,神又捏出了龍、巫貓跟人類,人類又分支出法師跟諭醫,他們化身為種族的大家長,監督起世界的運轉。

  在祂們的呵護下,四支種族成長茁壯,世界逐漸架構完整,但這些開始滿足不了神的好奇,也許再過個幾百年,祂們就會生煩生厭,屆時埃利希翁又會變成跟其他世界一樣,失去神明的關照,最後因設定上的不良或年久失修,毀滅衰敗。

  「我也忘記當初是怎麼想的了,或許是因為無聊或寂寞吧,有一天我們突然察覺,我們是神,是『孩子』的創造者,但我們卻永遠無法理解他們。大概也是從那個時候起,我們才真的試著去當一個『家長』,認領自己的族人當成孩子培養。」

  神的小小人偶旁,出現了一些新的人偶,看起來就像是父母帶著小孩。那些孩子被神拉拔長大,成年後離開摘星宿,過完自己的人生。神選者流動的速度很快,而在反覆領養與送走神選者的過程中,神也越來越像個父母。

  「薩弗若斯原本是龍族的神選者,我們當初誰也沒想到他會追求米希雅。」艾莉西亞咯咯笑著,像是個戀愛中的小女孩,即使那不是她自己的情史。「薩斯出身望族,高大俊美,才華洋溢,不論是以龍族或神的角度來看,他都很有魅力,更別提他迷人的藍色眼眸,只要一眼就能勾走少女的芳心,他就是這麼有魅力的一個孩子。」

  米希雅的人偶旁,迸出一尊藍眼的白髮娃娃,薩弗若斯追在米希雅的身後走,兩人兜著圈子,走過的路徑形成一個愛心。

  「可是呀,依萊。」艾莉西亞聲音一沉,夢幻的表情消失了。「我們是神,就算再怎麼試著貼近族人,但也無法成為族人。」

  神不會老,永遠保持年輕,以最嚴格的標準來看,祂們甚至不會死亡,頂多受傷衰弱,那是祂們最接近死亡的時候。到那時候,神會回到出生地重生,在生命之泉地洗滌下,拋棄衰敗的身軀,帶著全新的肉身回來。

  「對我們而言,世界更迭得太快,凡人的壽命太短,我們很難對什麼留下感情,雖然知道什麼是愛恨情仇,但始終很難感同身受,也不太會處理感情。

  「在我們之中,米希雅又是特別遲鈍的那個,她一直到很晚才意識到薩斯喜歡她。擁有伴侶對神而言,是幾乎不可能的事,薩斯的愛與決心打動了米希雅,而米希雅也接受了他,與他結為伴侶。

  「就跟我之前說的一樣,神不太會處理感情。與薩斯的結合帶給米希雅很大的改變,我們從沒看過米希雅這麼快樂過,但她同時也很困惑,愛所帶來的情感太過強烈,這些情緒讓她無所適從,正當她還在徬徨的時候,米希雅發現自己懷孕了。」

  米希雅的人偶停止兜圈子了,薩弗若斯追上了她,兩個人依偎成一塊,生下了三顆龍蛋,他們磨蹭著表達愛意,粉紅色氛圍甜蜜得膩人。

  「也大概是那個時候,我們吵架了。」

  桌上的人偶重新佈陣,米希雅、艾莉西亞跟艾瓦爾,這三位神祇氣沖沖地互相對峙,劍拔弩張,彷彿一言不合就要打起來。唯一沒加入戰局的是洛特那斯,他擔憂地在手足間周旋。

  「到底是因為什麼吵架,老實說我也記不起來了,一開始也只是小小的爭執,然後越吵越兇,洛特那斯一直在勸架,但誰也聽不進去,吵到最後我們幾乎快要打起來。」

  艾莉西亞笑得苦澀,向來璀璨的紫眸中滲入自責的陰影,依萊從沒看過她露出這種表情。

  「那大概是我們吵最兇的時候,連氣候都受到我們的情緒影響。我們擁兵自重,自己的種族就是我們的士兵,戰爭一觸即發,埃利希翁從沒那麼接近世界末日過,後世將那場爭執稱為『末日戰爭』。」

  對神而言,創造世界跟物種是稀鬆平常的事,成為血肉相連的「母親」卻是前所未見。米希雅沉浸在孕育孩子的喜悅中,卻也被「成為母親」的恐懼淹沒。她需要丈夫的陪伴和安慰,但在這個時候,薩弗若斯因為意外死亡,回到生命泉水重生。

  在與米希雅結婚後,薩弗若斯被升格成了亞神,雖然不若神祇那般強大,卻也被賦予了能透過生命泉水重生的能力。在等待薩弗若斯重生的這段時間,世界的局勢變得很糟糕,埃利希翁從未有戰爭的經驗,戰爭帶來的恐懼加上氣候異常,讓人們失去了理智,一心只想阻止戰爭發生。

  而他們想到的方法,就是殺掉神祇。

  神不會死,殺掉祂們頂多是削減戰力。計畫的苗頭鎖到了戰力最強的龍族身上,因意外回去重生的薩弗若斯首當其衝。他們被恐懼遮蔽雙目,想不到其他方式與神溝通,也沒想過居然會就此鑄成大錯。

  想出這個辦法的是巫貓,那代的巫貓神選者受到了族人的慫恿,算準了薩弗若斯重生的時間,在他剛出泉水,身體機能還尚未全部恢復的時刻,殺害了他。

  「就連我們也沒想過,事情會這麼湊巧。重生完畢,剛出生命之泉的那一段時間,是神最脆弱的時候。巫貓神選者歪打正著,恰巧在那段時間殺害了薩弗若斯,將他完全殺死。」

  死了就是死了,就算升格為亞神,也沒有再生的機會。薩弗若斯的死讓其他神祇忽然清醒,米希雅傷心欲絕,然而噩耗仍在繼續。

  「在那個時代,我培育了兩個神選者,在薩斯死後,其中一個孩子為了安撫暴動的群眾,重傷身亡。我在一夕間失去了我鍾愛的兒子,而另一個孩子也追隨他而去。」

  艾莉西亞的神情很疲憊,桌上的人偶接連上演著薩弗若斯被殺,法師神選者身亡的畫面。殺害薩弗若斯的巫貓神選者縮成一團,他很害怕,被憤怒的米希雅拖上處刑臺伏誅。

  「為了懲戒巫貓犯下的罪過,米希雅狠狠詛咒了巫貓,幾代之後,巫貓失去了異色的雙眸與種族能力。失去丈夫之後,米希雅獨自孵化剩下兩顆龍蛋,分別就是薩格爾跟潘索笛亞。」

  「兩顆?龍蛋不是有三顆嗎?」

  「親愛的,龍族孵化幼生的規則是,父方和母方同時給予蛋能量。其中一顆已經在戰爭爆發前孵育了,就是米希雅的長女伊迪絲,另外兩顆她孵得很慢,所以她的三個孩子年齡才會差那麼多。」

  末日戰爭之後,受到米希雅的悲慟影響,埃利希翁好段時間籠罩在狂風暴雨中,也是在那時世界的結構發生了改變,粒子漸漸失控。諸神情緒低迷,加上末日戰爭後有很多事情要處理,直到荒魂到處肆虐、甚至變成了報喪主,神才終於意識到這個問題。

  「末日戰爭發生到現在,已經過了將近一千年的時間。這一千年來,戰爭造成的影響從沒消失過,這是我們犯下的過錯,也是我們該贖的罪。」

  故事說到這裡告一段落,茶已經涼了,裝餅乾的盤子也在不知不覺空了,時間接近天亮,他們長談了幾乎一夜。長久以來困擾依萊的事情終於撥雲見日,但卻有更多的疑問等著被解決,但他告訴自己,不是現在,今晚他知道的事情已經夠多了。

  「媽,我可以問問題嗎?」

  「嗯?請說。」

  大抵是心結已了,或是真的醒著太久了,倦意跟睡意一口氣蜂擁而上,依萊打了個哈欠,意識有點模糊。

  「為什麼米希雅要薩格爾跟我學習?薩格爾說的對,我們從種族到魔法都差太多了。」

  「噢,親愛的,那只是出自於我們身為母親的一點小小私心。」

  艾莉西亞笑了,又像月光一樣美麗動人。依萊再度打了個哈欠,很努力地將最後一個問題拋出。

  「妳說在末日戰爭中,妳失去了妳最鍾愛的孩子,那在之後這一千年來,沒有哪個孩子能成為妳的摯愛嗎?」

  艾莉西亞的笑容染上一絲悲傷,她憐憫地說:「沒有。雖然很對不起伊修斯,但我最愛的孩子始終只有一個。」

  睡意讓依萊的腦海糊成一團,他沒有力氣去思考這句話是什麼意思。艾莉西亞顯然也沒讓他繼續醒著的打算,微涼的手指觸上他的額頭,濃厚的睡意將他團團包圍。

  依萊栽入柔軟的夢鄉。

  曾經有人說過艾莉在描述末日戰爭時的人稱有點混亂,這裡我說明一下。
神選者是神的子女,為了拉近距離,我使用的人稱是他跟她,但在敘述故事時為了顯示神性,所以使用了祂。
一部分也是因為米希雅的愛情,用祂看起來太奇怪了XDD其實有人問過我米希雅的生殖學問題。我得老實說我也不知道(遠目)。中學時的構思真的不要太計較了。(逃)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