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長篇小說】山海妖異奇譚 第三十一回

徐行 | 2021-05-05 20:00:05 | 巴幣 34 | 人氣 97





  那日酉時,本家那裡讓人送了消息過來,說是山上風雪變強了,出不了牛車,須待到明日風雪消停,才有辦法把他們接上去。

  姚雲仙給她的外甥兒女們、白虎和清唱都安排好了房間,讓他們好好歇息一頓,明日再上本家。

  和她哥哥們小聊一陣後,任鈴才知道他倆來這裡已經約一個月了。回過家一趟,任鎗和任鉉知道家裡出了大事,卻沒有任何頭緒。無處可去又沒有線索的他們到了任家分家一趟,可分家也沒有任何消息,妹妹也不在那裡。讓分家的幾個山海師保護西方,兄弟倆決定出發去找任鈴,順道一路調查自家的滅門慘案。

  「妳不在分家那裡,我們才想到要找來阿娘的娘家。」

  「結果可好啦,來了洌水,才知道這裡也正鬧得滿城風雨呢。」

  「什麼意思?」

  吃過點心喝了茶,他們五個聚在姚家的藏書室裡。雙胞胎在這兒住了一個月,已經把姚家分家摸透得跟自己家一樣熟,一次茶會以後和清唱、自己家的守護神獸也混熟了,他倆的親和力與適應力還是挺不錯。

  「最近這三週,城裡發生了好幾起男子神秘失蹤的事件。」

  任鎗從房間角落的書案上摸了一個捲軸過來。那桌子是姚雲仙供他們自由使用的。

  「庚辰山時是女子,這回輪到男子啦。」

  清唱一說,任鉉苦哈哈地笑了,而後打個冷顫道:

  「死了還被剝皮真夠慘的,雖然也不知道洌水的男人們失蹤後去了哪,說不定更慘 ⋯⋯」

  他們早在喝茶話家常時就彼此把這之前的經歷都共享了遍。妹妹居然在這短短兩個月裡見了東方家又見了應龍,聽得兄弟倆嘖嘖稱奇。

  「這事暫且還沒有驚動姚家本家。分家原本就人手不足,處理北方各地百姓們的委託就已焦頭爛額,雲阿姨才讓我們兩個來查。」

  「我想本家不會不知道這件事情,只是覺得還沒什麼大不了的,才沒有行動。」

  「如清唱姑娘所說,三週內失蹤約五人,確實算不上特別凶惡。」

  任鉉回答。話說山海師給妖魔評級是有標準的,依傷亡者數量分級,七日一人為怨魂作祟,五日一人為凶靈作亂,三日一人為惡鬼禍害,一日一人為災厄降臨,再往上就是四凶與妖王那樣的災害級妖魔,一旦出世必定死傷無數、生靈塗炭。三週內失蹤五人,算算構成的危害大約只有怨魂、凶靈那樣的等級,姚家本家又只有遇上夠嚴重夠兇的事情才會親自出馬,也不奇怪他們為何不處理了。

  「不過,還是得見玄武一面問問才行。應龍說的異象一定不只如此。」

  大妖魔隱藏實力、假裝是小精小怪在裝神弄鬼好讓山海師放鬆警惕可非沒有前例。

  「白虎大人說得好!您說得有理。」

  「本來我們也想過要上本家去見復祖的,可是被當家拒絕了。」

  「您說這有道理不?任家是沒了,可我倆好歹是當家的嫡子、現任復祖的親哥哥,他們居然這麼不給面子。」

  「就是!這姚家自視甚高、瞧不起人也該有個限度!」

  他倆你一言我一語,接話接得毫無阻礙、順暢無比,在別人家裡罵別人家的人罵得特別溜。

  「等等,鉉哥哥這說法,姚家的復祖難道不是當家?」

  若有復祖在世的場合,則復祖成年後無條件接任當家之位,這是好幾年的傳統了,連老師都是這麼教他們的。任鈴記得以前那些耆老常拿向家和姚家的復祖多早多早就開竅了云云來唸她,唸得她耳朵都生繭。這兩家的復祖年紀都比她大,連她都成年了,那兩位豈有不做當家的道理?

  「不是。本家現任的當家是姚海,我師傅是他的長子姚汛,復祖則是他的次子。」

  清唱這時開口把話接過來說了。姚家本家的情況,她比在場每一個人都清楚。

  「為什麼不讓復祖做當家呢?這不很奇怪嗎?」

  「他占著茅坑不拉屎啊?」

  「哥哥啊⋯⋯」

  任鈴知道這兩人有多心直口快、油嘴滑舌,說好聽一點是瀟灑不羈,但偶爾真的連她都看不下去,不怪溫柔的阿娘為什麼總能被這兩個兒子氣得變成母老虎。

  「這我不曉得。我本就和本家沒什麼關係,除了接工作以外毫無交集。師傅不在了,也就沒有人給我說姚家的事。」

  「不過,這姚家的復祖是真的很神秘啊。」

  「我們兩個打聽了這麼久,連他叫什麼名字都不知道,只知道他是姚二公子,大家叫他二少爺。」

  「他還打從出生那會兒開始就特別神秘,各家都只曉得姚家這代的復祖是當家的二兒子。他從未在公開場合亮相,名字沒人知道,臉也沒人見過。」

  「本來小鈴成年、和阿爹交接當家後可能會多少知道一些的,可惜了⋯⋯」

  不打聽還罷,就是打聽了也只覺得這位姚家現任復祖更加遙不可及,大家均是嘆了口氣。

  「不過居然連本家山海師的清唱姑娘都不知道,這可當真神秘啊。」

  「別刁難我了,誰還期待那群老古板跟我一個非世家出身的孽子說什麼。」

  「或許只能靠小鈴和白虎大人啦。復祖和神獸都親自上門了,拒絕也未免太失禮。」

  「說得也是。」

  任鈴邊說邊往白虎那兒看了一眼,他臉色果然不太好看,想來他好像說過自己跟玄武關係不好來著。

  「總之,既然明天才能上本家,今晚就來做點別的事吧。」

  「別的事?」

  她知道她鎗哥哥露出這種表情,一定又在打鬼算盤,端出來的絕不會是什麼好主意。只見他從身上任家道服的襟裡掏出了張紙來,正和任鈴今早在街上拿到的青梨劇團傳單一模一樣。

  「因為沒事做,就要去看戲?」

  「不不不,那妳可太小看我們了,好妹妹。」

  「當然不是抱著玩樂心態去看的,我們是要去調查。」

  「調查?」

  清唱一看見那傳單眉角就抽了抽,在任鈴忙著把話從她好哥哥們的嘴裡問出來時神色沉重地把傳單拿了過來。

  「這三個禮拜內,洌水城一共有五個男人失蹤。」

  「而我們分別去五個人家裡都問過了,發現他們都有一個共通點。」

  任鎗用下巴點了點清唱那邊,道:

  「他們五個失蹤前最後被確認的行跡,都是去看了青梨劇團的表演。」

  「五個男人年齡、身材、相貌、職業各異,問過他們身邊的人之後,也確認這五個人平常全無交集、互不相識。唯一的共通點只有失蹤前都去看了青梨的戲,不覺得有蹊蹺嗎?」

  任鉉再一說完,清唱恰好放下了傳單,道:

  「所以你們打算今晚去看戲,親自潛入調查?」

  「不愧是清唱姑娘!我真是太榮幸能認識妳了!」

  「姚家的山海師真是優秀!」

  兄弟倆說完同時拍起了手來。他倆總是一搭一唱的,連清唱都要努力保持正經才不會被牽著鼻子走。

  「今晚亥時有一台戲,戲碼《鎖麟囊》,青衣花旦是青梨劇團的當紅招牌,蠟梅。」

  「我們還去拿了戲碼表看過,那五個男人失蹤當晚看的戲,也都是蠟梅領銜的。去看她的戲,準會找到一些線索。」

  任鈴捏著下巴想了一會兒,又瞧瞧那傳單,最下方一排小字寫了時間和地點——紅鶯園,亥時開演。

  「清唱,妳知道紅鶯園在哪裡嗎?」

  「那是洌水最大的遊樂區,位於城東,裡頭盡是教坊、酒館和青樓。紅鶯園中間有一棟大戲樓,只有最熱門的劇團才能在那裡登台演出。」

  「城東啊⋯⋯」

  「等等,妳該不會是想跟去?」

  「對啊。怎麼?」

  她看白虎的眼神裡寫滿了「為什麼我不能去」,惹得白虎直接叨念道:

  「那可是遊樂區!妳沒聽清唱說嗎?教坊、酒館和青樓!妳一個小孩怎麼能去?」

  「你叫誰小孩!以為你幾千歲了就可以叫我小孩嗎!」

  「妳就是小孩!我就不信妳兩個哥哥會讓妳去!」

  「別拖我哥下水!」

  任鈴猛地轉頭,擴大戰區似的向任鎗、任鉉道:

  「鎗哥哥、鉉哥哥,你們不打算帶我去的嗎!」

  雙胞胎俱是一愣,你看我我看你,而後才沒底氣地答:

  「小、小鈴啊,妳別生氣,哥怎麼能帶妳去那種地方,娘要是知道了還不被她打死⋯⋯」

  「對、對啊,而且我們提起這事,也只是想給妳知道我們要去哪,還有讓清唱姑娘這個本地人給我們帶個路,不帶她進去的⋯⋯」

  清唱看他倆說話的樣子和剛剛那意氣風發、舌粲蓮花的樣子簡直是不同人,原來兄弟兩個還怕妹妹的?

  「你們該不是想背著我偷偷去玩?」

  「不敢不敢!我們就算野,也不會野到那種地方去!」

  「天地良心,我發誓我們真的只是去調查,不喝酒也不玩的!」

  說著還完全同步地舉起右手,左手放胸前發誓,兩個幾乎一模一樣的人做一模一樣的事,清唱看得無奈之外還有點好笑。

  「而且,就算妳想要跟來好了,年輕女孩子出現在那種地方也不太妥當。」

  「還有妳那一雙白眼睛,惹人注目就違背調查的本意了。」

  這說得倒是有理,任鈴一時被堵得無話可說,一會兒後才支支吾吾地道:

  「可是我擔心你們嘛⋯⋯這裡不是金園,人生地不熟的,你們又要去那種地方,我當然會想跟去了⋯⋯」

  任鎗和任鉉又同時雙手摀胸,看似相當痛苦地低下了頭去。

  「啊⋯⋯妹妹這麼擔心我們,太令人感動了⋯⋯」

  「可是讓她跟我們去探險也不行,阿爹一定會殺了我們⋯⋯」

  清唱似是看不下去,忍無可忍地嘆了口氣,想讓人趕緊把這台戲撤了似的說:

  「既是要去調查,多點人手不挺好?做點偽裝就行。」

  「偽裝?」

  「紅鶯園沒有你們想得那麼可怕,偶爾也是會有幾家年輕小姐結伴去看戲的。我和任鈴都跟進去也沒問題。」

  「真的嗎!」

  任鈴聽得眼睛都亮了。

  「但是他們兩位說得沒錯,妳的瞳色太顯眼了,要想點辦法。」

  「沒問題!我想我想!」

  「那就說定了。從這裡過去紅鶯園不遠,既是亥時開演,就提前兩刻鐘集合出發吧。我去拜託雲夫人準備一些需要的東西。」

  清唱俐落地把事情交代妥貼後就出去了,獨留一室無語。

  「清唱姑娘⋯⋯」

  「真果斷啊⋯⋯」

  任鈴認識清唱已久,也習慣了她辦事的效率,不像兄弟倆都看呆,只因此前從沒見過有人辦事如此妥貼、乾淨,還有魄力。

  「妳可真是認識了個厲害角色啊,妹妹。」

  「我們分別的這幾個月裡,妳可真成長不少。」

  任鉉邊說還邊抬頭望了下斜靠在任鈴身邊、長椅扶手上的白虎。想想此前他們還成天拿任鈴喚不出神獸這事來開她玩笑,這次重逢,白虎就威風神氣、尊嚴非凡地守著她了。

  不過他倆也聽過任鈴說過,據說白虎並不是她召出來的。只是兄弟二人也和之前所有聽過這事的人一樣,一點頭緒都沒有。

  「鎗哥哥和鉉哥哥也是,真虧你們還能找到洌水來,還把城裡的事調查得這麼仔細。」

  任家本家的子弟自然不會是什麼省油的燈,只是他們平日裡的不正經很容易令人忽略那嬉笑打鬧的表面下藏著的一身厲害功夫。

  「雲阿姨願意照顧我們,當然要好好做事了。我們當初像逃難一樣地來到洌水,還是在路上遇到她的。」

  「我們那時都快瘦成皮包骨了,幸好有她把我們養回來!」

  說完三人又是嬉笑一陣。白虎在一旁看著任鈴和她親哥哥們待在一起,放鬆而又滿足的神情,也不禁看得一笑。他在她長大之後就沒看過她這般自在快樂的樣子了,特別是在任家覆滅以後。

  「說到這個,我們去和雲阿姨說一聲,今天早點開飯吧?」

  「而且看完戲後再回來一定很晚了,妳要不要先去洗漱一頓?今天才剛到洌水而已,去紅鶯園以前可以先休息一會兒。」

  任鉉喚了外頭的丫鬟進來,她說已經幫任鈴和白虎都安排好房間,晚膳已經通知廚房準備,需要沐浴的話和她說一聲,她會帶任鈴到浴場去。

  於是他們幾人便散了。任鈴和那丫鬟一道走前,任鎗和任鉉還求著白虎和他們一起去校場,說是想和傳說中的西方戰神切磋幾回。他原本還向任鈴投去了求助般的眼神,但她既然要去沐浴,白虎也陪不得,更何況她小時候就聽過那兩個好幾回說「想見神獸」,這長年來的夙願終於實現,她也不忍阻止,就讓白虎捨命陪陪君子了。

  而後,酉正一刻,任鈴帶著一身熱藥浴的蒸氣、換上乾淨的衣袍從浴場出來,讓丫鬟領她去房間休息。北方的晚風涼冷,剛出浴又特別容易受寒,姚雲仙替她安排的住處是分家西院的廂房,別緻而安靜,還說以前她娘出嫁前就住在這裡。

  她還正興味盎然地在那房間裡四處走走看看,從那屋裡擺放的傢俱器物等中尋找她娘生活的痕跡,一推開窗,就見白虎在院裡小亭子那兒,和兩隻大白鵝膩在一塊兒。

  「白虎!」

  任鈴喊了他聲後便出了房,小跑著來到白虎身邊。

  「妳洗完出來了?」

  邊和任鈴說著話,他手裡摸鵝的動作卻是一刻未停。

  「嗯。勞煩你陪著我那兩個哥哥了。他們怎麼樣?」

  「挺行的。身手好,召使妖魔很熟練,劍法也不錯。兩個人實力相當,默契又好,想來他們評價不差?」

  白虎的評語倒是還挺認真,和任鎗任鉉交手對練的過程中,他對兄弟倆的觀察可細微了。

  他平時是直來直往又不纖細沒錯,但武術畢竟是他的長處。任鈴彎了彎嘴角打趣道:

  「誰知道,平時看他們修煉都沒我認真。可是他們都吹噓說,在我出生以前,大家都說他們其中一個會做當家的。」

  「這就不好說了,畢竟妳現在站在這裡。」

  任鈴嘻嘻地笑了幾聲。白虎手裡捧著那隻大肥白鵝,抬眼看了看她而後說:

  「妳心情好像很好。」

  他還記得剛離開任家的頭兩三週,雖然任鈴盡可能裝得像沒事的樣子,但一靜下來便滿溢哀愁的神情、做事那種莫名用力過猛的衝勁,一切全都無可避免地讓白虎覺得她在逞強。

  不過在分別遇見那個小村落、東方遊、清唱、庚辰山的村民們、應龍之後,他也能感覺出這小姑娘正一點一點變得明朗、柔軟起來。想想她今天剛到洌水時也玩得挺歡的,也許是來到母親出生長大的城市,她能多留存點和家人有關的記憶。

  「很開心啊。有你和清唱,還見到了鎗哥哥鉉哥哥、雲阿姨,我當然開心。」

  她說著又瞇起眼來笑。

  「再說,我總不能整天愁眉苦臉的。沒有人想看到我那個樣子,我自己也不想。」

  白虎把鵝放下,站直身子來看著她。跌倒了會受傷、會落淚,只要是人一定都經歷過。可是堅強的人不會鎮日哭泣,他們會擦乾眼淚後重新站起來,笑容總有一天會回到他們臉上。

  「妳長大了。」

  以前那個愛哭鼻子的小丫頭都這麼勇敢了,白虎輕拍著她的髮頂,心裡竟然有種為人父母看孩子長成人的欣慰。

  「是你和我在一起,我才能好好地長大的呀。再說,任家覆滅這事,我也不是不難過了,想到還是會哭。但我想哭也沒有用,更不可能哭一哭就找到那妖魔,而且你還在我身邊啊,大神獸?」

  任鈴將雙手手掌也覆上自己頭頂,在白虎那隻厚實的掌上,她道:

  「有你,我就無所畏懼。」

—————

為什麼我不能上傳作品縮圖QQ
逗比雙胞胎加入主角團,我就可以肆無忌憚地搞笑了(?)



創作回應

東堂隼人
這日常番寫的很棒,下一篇就可以看到四兇開副本?[e12]
2021-05-05 21:18:54
徐行
本人下一回可能還不會出來,看看我這個爆字數慣犯(哭)
2021-05-06 11:05:59
夜梓的臨殃
在卡一下QQ
2021-05-07 01:48:52
徐行
你真的別忙太晚了呀,睡眠很重要的QQ
2021-05-08 01:18:31
夜梓的臨殃
明天繼續看QQ
我會早點休息的!!謝謝徐行QQQQ
2021-05-08 01:21:56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