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長篇小說】山海妖異奇譚 第四十三回

徐行 | 2021-06-23 20:00:05 | 巴幣 128 | 人氣 90





  「是嗎,任大公子他⋯⋯」

  聽任鉉說過一切,清唱的反應還算冷靜。她又淡淡地問了任鉉他自己有沒有受傷,他愣著答了無事,清唱再說:

  「任鈴呢?說她嚇得失神了,可清醒著?」

  任鎗被捉、白虎的解除現界了、姚流不見最好、任鉉在她眼前,該好端端地的人還有一個,就是不見她。

  任鉉答清唱,前一晚白虎在她眼前負傷過重而解除召喚,任鈴嚇得像失了三魂七魄。雖睡了一晚,今天辰時起後卻不願意開口,對誰都只會點頭搖頭,是非答不了的問題便一概不答。

  事發時清唱不在,她沒親眼目擊那場面。但依白虎那般要強,清唱知道他絕不會想在任鈴面前如此慘兮兮地退場。撐都撐不下去了,恐怕當真傷得很重,比誰都更清楚白虎性子的任鈴才會更受打擊。

  怪不得醒來後第一個見到的會是任鉉,任鈴眼下連自己都顧不上了。

  「姑娘身體如何?可要見見她?」

  「我?」

  清唱是也念著任鈴的情況,但似乎比想像中糟上許多。若任鉉讓她安慰安慰妹妹,她還真不知道能對一個失魂落魄的人說什麼。

  「她或許⋯⋯會願意和妳說話。」

  任鉉走後沒多久就帶著任鈴回來,將任鈴領進房間後按在清唱榻邊的小凳上坐好又出去,留給她二人一點說話的空間。清唱親眼見著任鈴苦著一張蒼白的臉,坐在她榻邊不停地掉眼淚。任鉉說妹妹除了些小擦傷外無甚大礙,就是精神不好。清唱看她小臉慘白,眼下的烏青深重,恐怕一整晚都沒睡好。

  「一進來就只掉眼淚,我傷還沒好呢,妳不問問我好不好嗎?」

  清唱故作輕鬆地道,任鈴聞言抬起頭來,紅腫的眼裡還在不停流淚,配著黑眼圈和那臉色真是更加淒慘。

  「清唱⋯⋯」

  誰知道她一句話就讓任鈴開口了。可雖說是開口,她也沒說話,喊了清唱一聲後又繼續哭。

  清唱心裡驚得慌。就她所認識,哪怕是之前說起任家覆滅、進棺材作餌還差點被殺,任鈴都沒掉一滴眼淚,更別說哭得像現在這樣大聲,最多在分家和她哥哥們抱在一起大哭了一場,就再沒了。

  房間外頭,帶她過來後就守在門外的任鉉都差點要直接衝進來了。清唱識任鈴不久而不知,看著她長大的任鉉卻很清楚,從小任鈴哭的次數兩隻手就能數完。她小時候常跌倒,卻從來都是強忍著淚水自己站起來;被木劍打得痛了、被先生訓了,也沒見她哭。

  唯一一次,是兄妹三人在山裡玩時,他倆不慎摔了坑裡,讓任鈴回去找大人來幫忙。那時她才五歲,兩條小短腿花了一個時辰才沒迷路、回到家裡找了爹娘來。他倆一被阿爹從坑裡拉上來,就見著阿娘懷裡的任鈴正放聲大哭,就怕兩個哥哥出了大意外,那是他們少數幾次看妹妹哭得那麼傷心。

  任鎗任鉉都心知肚明,他們妹妹不是那麼容易掉淚的人。聽她哭成這樣,可見白虎的消失對她打擊有多大,任鉉一顆心都絞得痛了。

  「我⋯⋯都聽說了。」

  清唱本就不那麼纖細,一見別人掉淚就慌得不行,也不知道說什麼能當安慰。讓她安慰傷心的人,還不如讓她出去和人打一架。

  「是我⋯⋯是我害的,是我一直沒辦法自己召喚他、沒辦法簽約,他用的一直都是自己的法力,我還讓他去和饕餮打⋯⋯」

  任鈴噙著淚又時不時抽泣,得聚精會神才聽得出她說什麼。任鉉說過白虎是為了拖延時間好讓他們救人,才會落得法力耗盡。清唱嘴巴不甜,說不出什麼好聽話,只能有幾分事實就說幾分。

  「也是多虧猛虎破天,疏散作業才得以在無人犧牲的前提下完成,他不會怨的。」

  「就是因為他不怪我,我才更難過⋯⋯」

  她抽著鼻子道:

  「我的命是他救的,是他帶著我走上該走的路。要是沒有他,我大概早就沒命了,連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這麼說來任鈴是提過,任家遇襲時她差點也沒命,是莫名被召喚出來的白虎保下了她。她也說過召出白虎的不是她,而另有其人。可誰都知道能召神獸的只有復祖,清唱本還不把這當一回事,但倘若真是任鈴召出的白虎,又怎會沒簽契約?

  「這下害他因為法力耗盡而消失,還讓鎗哥哥被抓走,我⋯⋯」

  眼看她說著又要哭起來,清唱連忙道:

  「慢著,妳哭也於事無補。」

  「我知道,對不起⋯⋯只是我⋯⋯」

  「就說不要隨隨便便道歉,我說過多少次了!」

  任鈴被炸得差點又吐出一句「對不起」,趕緊懦懦住了嘴,眼淚還在掉。清唱自覺口氣兇了,擺了擺頭轉換情緒。

  幸好這招挺管用,任鈴暫時不哭了,清唱再道:

  「若問心無愧,就不要道歉。妳沒有對不起任何人、沒做錯任何事情,還道什麼歉?」

  任鈴睜著那雙被淚盈得水靈的眼,抽抽咽咽地直盯著她。

  她本還怕方才口氣重了,可能讓任鈴哭得更狠,現下小淚人兒卻在膝上蜷著手指,忍住不哭了。

  見她這副倔強樣,清唱心裡莞爾。她老早就看出任鈴表面上是個和氣的大小姐,脾氣卻是又硬又固執,還不服輸。

  「妳知道為何走到這一步,我依然說妳沒錯嗎?」

  「為何?」

  任鈴吸著鼻涕,怎麼也想不通。不就是因為她自個兒召喚不出白虎,白虎沒有契約在身就只能耗著自己的法力現界。這都過了二月有餘。他身為天官之首撐得久,甚至還和饕餮打了一架,可說起敗北的主因,還是身為復祖的她。哪裡沒錯了?

  「因為妳選擇做正確的、該做的事,猛虎破天不會怨妳,我也絲毫不覺得妳有哪裡做不好,妳不需要道歉。」

  「可是⋯⋯」

  「妳又不是甘願中鎖靈咒,被其他幾家嘲笑成烏龍復祖的,妳何錯之有?」

  任鈴癟了癟嘴,向姚傅莫等四家如何說她都有風聲傳進她耳裡,她自己最清楚。多年來的委屈在應龍一席話後沉冤昭雪,清唱一句「何錯之有」,讓她心一軟,眼淚又撲簌簌地開始掉。

  「再說,不管猛虎破天原來如何看待妳,就這一件事情,我覺得他絕不會怪妳。」

  那時情況危急,山海師以救助人類為第一優先,往往容易將自己的生死安危置於度外。讓白虎去拖住饕餮,其他人趁隙趕緊搜救已是最好的選擇,更何況神獸不老不死。

  「想想庚辰山那會兒,妳不是自己一個在棺中等剝皮鬼來,讓猛虎破天先帶大家躲避嗎?」

  她抽抽鼻子,點了點頭。

  「他一定那時就明白妳心性正直善良,知道身為山海師該先救人,所以儘管他百般不願,依然照妳說的去做。一是因為妳是復祖,他有義務聽命於妳;二是因為妳的決定合情合理,他不能不做。」

  清唱左瞧右瞧,找見一塊適合的帕子塞給任鈴,她可不想見任鈴掛著兩條鼻水。

  「不管是妳還是他落入危險,你們彼此一定都不願意。上次是他為了大局,聽從妳而選擇先救別人,這次只不過是立場對調。妳獨自對上剝皮鬼那會兒,可有怨過猛虎破天沒來救妳?」

  任鈴搖搖頭。

  「這就對了。就像妳不怨他,他也一定不會怨妳。」

  「真的嗎⋯⋯」

  「真的、真的,妳看看他平時多疼著護著妳,對妳好都來不及了還怨妳啊?」

  想想好像還真是,任鈴被這話逗得笑了,頰上還帶著數道淚痕。

  「再說,他丟下妳的問題才比較大好不?妳可是人類,哪像他受什麼傷都不痛不癢。他都敢聽妳的把妳扔在山裡,讓他去跟饕餮打一架有什麼?再召喚他不就好了。」

  「再召喚⋯⋯」

  「是。」

  清唱不覺得任鈴真這麼傻,興許只是哭得忘了,但仍道:

  「猛虎破天是耗盡了自己的法力,估計有一段時間無法自行現界。但這不表示妳不能召喚他出來呀?」

  任鈴沒答什麼,一雙淚眼眨巴眨巴,擠得淚珠直掉。但清唱看得出來,她似乎快想通了。

  「召喚猛虎破天出來後和他簽約,妳可以早點見到他,他有了契約主後也不會再有這種慘劇,不很好?而且沒記錯的話,饕餮還點名要猛虎破天露臉才能換回妳兄長呢。」

  「是⋯⋯所以我⋯⋯」

  「現在午正一刻,快去吃飯。我們未初一刻校場見。」

  「校、校場?」

  此時時機恰好地,門外侍女一聲傳來:

  「打擾了,二少爺命我送粥過來。」

  原來是姚流讓人煮了粥。清唱到今天還沒吃過一頓飯,門外那是她的第一餐。雖然不屑姚流的人,可沒說不屑他弄來的食物。

  「來得真準。」

  清唱又看了一眼傻住的任鈴,道:

  「我要吃飯了,妳留下來是想餵我吃不成?」

  「咦?不,我不是⋯⋯」

  「妳要道歉也別對著我,妳沒有哪裡對不起我的。若真覺得對不起猛虎破天、想和他道歉,就早日喚他出來,讓他親自聽。」

  雖然她覺得白虎的反應八九不離十和自己的一樣就是了。

  「可、可是清唱妳的傷還⋯⋯」

  「我只傷了一條腿,不是整個人都廢了,上上校場教教妳能有什麼難?」

  「我沒說妳廢了⋯⋯」

  「午正都要二刻了,再不去吃小心在校場上吐出來。」

  「我、我立刻去!」

  她看任鈴慌慌張張跑去開了房門,那侍女進來把粥放好在清唱榻邊的小桌上,馬上就被任鈴揪著給她準備飯菜。清唱都被她那樣子逗笑了,儘管只是那張冰塊臉上微乎其微的幅度。

  「清唱!」

  任鈴前腳都過了門檻還回頭來喊,喊得清唱抬起眼看了過去。 

  「等會兒見!」

  她來時像一陣暴風雨,帶著傾盆大雨般的淚來,放晴了又像一陣和煦微風而去,還留點暖陽餘溫,喊完一聲又沒了蹤影。

  清唱拿她沒轍似的笑了聲,聽那轟轟烈烈的腳步聲遠了,刻意拉高點音量道:

  「我都不知道堂堂任家的二公子還有聽人牆角的興趣。」

  說完門外果然又傳來腳步聲,門輕輕地開了,任鉉從外頭探進一顆腦袋,掛著活一副做賊心虛的笑臉。

  「果然瞞不過清唱姑娘。」

  「說什麼瞞,不是一開始就沒走過。」

  任鈴來時有兩個腳步聲,走時也兩個,只不過來時另一個是任鉉,走時另一個是送粥的侍女。清唱聽得出他一直待在門外,至於任鈴為何沒發現她二哥,也許是滿腦子想吃飯了,又也許是任鉉機伶地藏在門板後了。

  「小鈴方才大哭是不是嚇到姑娘了?給姑娘賠不是。」

  「是嚇了一跳。我以為二公子或許會衝進來教訓我一頓,幸虧沒有。」

  還真被猜到了,任鉉表面上笑,心裡慌了一把。

  「看她進來跟出去時簡直是兩個人,清唱姑娘比我這個親哥還會哄她,何來立場教訓。」

  「我只是說了該說的話而已,到底決心振作起來的還是她自己。」

  任鈴多半也顧忌著任鉉,任鎗被擄帶給他的打擊不會比帶給她的小,又她心裡自責無能,自然不敢在任鉉面前哭哭啼啼,儘管那是看了她十六年的親哥哥。而見過她最落魄的樣子、一起走過幾回危難關頭的清唱就不一樣了,再糟的她清唱都知道,乾脆破罐子破摔地嚎啕大哭。

  「她有時就是太逞強了,死腦筋牛脾氣,常常跟自己過不去,就是需要有人給她提點下,過去了就海闊天空。」

  「二公子不怨我讓她大哭了就好。不過照事實說話,稱不上提點。」

  「姑娘謙虛了。」

  這些本聽上去像過場性質的客套話,任鉉並不喜歡,可他如今對清唱說著倒不覺違心。先人有云「士別三日,刮目相看」,他腦子裡想的卻是「妹別二月」。任鈴遇到清唱以後改變許多,既是好的改變,他這個哥哥自然喜聞樂見,連帶著也對清唱頗有好感,也感謝她為妹妹所做的一切。

  「我就不打擾姑娘用膳了,粥都要涼啦。」

  「公子慢走。」

  清唱不便起身而只點了頭目送。任鉉一腳都跨出門檻了,再探回頭來,她眼看這場景似曾相識。

  「姑娘醒了,可要知會姚二公子一聲?」

  她沉默了一會兒,沉默得任鉉正覺自己這張嘴該死,哪壺不開提哪壺,又聽清唱道:

  「不必,多謝公子用心。」
  


  話說清唱剛醒來那會兒,姚流剛被少當家喊去一同用午膳。

  他倆手足常一起用餐,但多半是在當家辦公間之類,鮮少相約其中一方的起居室。是以姚流一見小廝來喚他前往少當家起居室時,他便猜到對方十有八九又熬了一夜辦公,午膳實為早膳。

  「兄長,是我。」

  「進來吧。」

  姚汛,或者說姚渝的聲音比平時聽到的還要細了點,聽上去更像女人。

  推了門進去,他姐姐一頭長髮撥到頸邊披散著,充當睡袍的中衣鬆垮,衣襟下還隱約能看見那捆得厚實的裹胸布。

  「您又一起床就開始抽菸。」

  姚渝還在榻上,屈著一條腿就將持著旱煙桿的手架在上頭,屋內一片煙霧繚繞。所幸她抽的多半是上好的煙葉,味道算好,只是聞久了也嗆人。姚渝十九歲時開始抽,姚流也就這麼聞了七年,早習慣了。

  「抱歉,我還這副樣子。你來得比更衣丫頭還快。」

  她被煙燻了七年的啞嗓打趣著弟弟笑道。剛起的姚渝未有裝扮,不梳男式髮髻、不著男裝的她看上去是個十足的女人,就是眼下的黑青和略為凹陷的雙頰美中不足,毀了那張臉應有的風華。

  雖說現在的她也不需要多美就是。

  「您大可再多睡一會兒,讓人晚些喊您用膳。」

  「無妨,我想聽聽你說昨晚的事。」

  姚渝一把將桌上那疊前日未能批閱完成的文件揮開,讓弟弟在對面坐下。

  「聽說洌水失蹤事件的真兇是你先前在追查的那個名伶,又那個名伶實為饕餮?」

  「是。」

  丫鬟們這時捧著疊好的當家服和梳子、髮簪、玉冠等魚貫而入,姚渝揮個手,她們便熟練地開始替她打點儀容。

  「可有傷亡?」

  「有位清唱派何羅魚跟著的葉公子沒能救成,其餘民眾傷亡數十人,已經在事發後立刻送往分家治療。」

  「山海師這邊呢?」

  「我和任二公子無事,清唱腿部負傷,任家復祖因白虎落敗深受打擊,任大公子⋯⋯饕餮擄走了他,安危堪憂。」

  「是嗎。」

  姚渝應了聲後起身,接過丫鬟遞來的衣袍穿上,邊綁腰帶邊道:

  「既然真是饕餮,姚家沒有不出手的理由。雖說你和玄武都在,多一尊神獸還是多點心安。」

  她看弟弟又不說話,相處二十餘年的熟稔讓她對姚流的性子清楚得很,又說:

  「那位任鈴姑娘怎麼樣,果真如傳聞所言,是個烏龍復祖?」

  「並未⋯⋯」

  姚流不善言辭,他還正想該如何說服姚渝,畢竟神獸落敗這事實擺在眼前,光聽而未親眼目睹確實容易將任鈴想差。

  「她⋯⋯能力卻有未及之處,卻⋯⋯」

  姚渝捧著臉看他急得紅了脖子還找不到適當的字,再次被弟弟的嘴拙給逗笑了。

  「行了,姐姐知道你想說她很好,鬧你玩的呢。」

  姚流知道他嘴上逞不過就閉上了嘴,這份老實讓姚渝可愛得緊。

  「不過神獸的事真讓人怪替她急的。今晚過後就剩下兩天了吧?」

  「您是說和饕餮的約?」

  「是。和妖魔打賭已經夠丟人了,要是賭輸豈不更難看?」

—————

我有時候都會很怕我是不是花太多篇幅描寫角色之間的關係或心境,但我又很想寫、捨不得略過(扭)



創作回應

映真
任鈴加油!趕快鍛鍊把白虎再召出來,有個感人重逢吧
2021-06-23 21:29:25
徐行
一定會的!我努力寫就會嗚嗚嗚
2021-06-23 23:01:40
東堂隼人
饕餮的約?好像接下來會迎來另一波劇情高潮呢![e12]
2021-06-23 22:52:07
徐行
我們要出發去拯救被綁架的哥哥(
2021-06-23 23:01:58
夜梓的臨殃
(不知道為什用手機都打不開這篇QQ)
現在只希望他們都沒有事QQ
我相信任鈴一定可以的!!!!
2021-06-26 01:57:37
徐行
手機欺負我!
沒事是會沒事啦,我後面還有不知道幾十萬沒吐出來,但過程不一定會那麼快樂(
2021-06-27 11:29:17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