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璞華-拾伍.我們的希望(5)

暮羽 | 2021-04-28 19:00:11 | 巴幣 214 | 人氣 87

連載中璞華
資料夾簡介
在那個坐落於蓊鬱島上的山林部落 因擁有神奇魔力的『玉石』 得以守護且狀大部落 然而看似平凡的日常卻在某一次的大獵祭時 遭到狠狠撕碎




  『那女孩在哪裡?到底在哪裡?』

  巨蛇已將周遭攻擊自己的人類盡數重傷,即便已經血染雪地,卻仍無法引出那女孩的現身,暴跳如雷的牠只能不斷在森林深處仰天長吼,猛力甩動蛇尾,將這方圓幾十里的雪地都震塌。

  恰時,牠瞥見右方的樹梢上有一抹黑影迅速掠過,在自己還未來得及追蹤那黑影的去向,一名熟悉的身影唐突撞進自己眼簾。

  『汝可終於出現了!』

  女孩嬌小的身子快速擦過巨蛇身前,為了能跳躍至後方樹上,她甚至借力踩在巨蛇的頭部蹬上遠處的樹梢,這一連串突如其來的舉動讓牠登時愣住,怎麼也沒想到女孩竟能無聲無息地接近自己,甚至還大膽地將牠踩在腳下。

  『該死的人類,竟敢將腳踩在吾如此尊貴的身上,膽敢這般藐視吾還真是好大膽子!』

  勃然大怒的牠雙眼欲噴出火,拖著沉重的身子朝女孩奔向的一方急速前進,即便自己已經運用靈力提升速度,但本就笨重的身軀加上厚重積雪的阻礙,仍讓自己離女孩欲發欲遠。

  焦急的牠難以接受獵物又要從自己手掌心溜走,立即舉起龐大的蛇尾猛烈朝左前方的檜木撞擊,震動的餘波一連將後方數十棵的檜木給震倒,連同女孩即將要踩踏的下一棵樹也應聲從中間斷裂一半。

  本欲藉此阻擋女孩遁逃的速度,未料踩空的她竟及時在半空中翻轉身子,硬生生將前進的方向轉移到右前側另一顆完好的樹上,僥倖躲過這回意外的她只是在彈指之間緩下腳程,隨即又快步奔跑,狠狠將巨蛇遠拋在腦後。

  『可惡!沒想到汝竟這般狡猾!』

  霎時,巨蛇看見在崩塌的數十棵樹木左方地面出現女孩的身影,錯愕的牠立刻轉向剛才女孩逃竄的右側方向,同時左右兩側出現女孩的身影讓牠深感莫名,隨即憶起之前侵擾人類部落時,陰險狡詐的凡人使出幻象欲蒙騙自己的雙眼。

  『哼!爾等真以為這樣就能騙過吾?』

  啐了一聲,巨蛇定神用靈力感應遠方兩個不同方向的女孩氣息,發現往右側奔跑的女孩其玉石所散發出的獨特氣息較為強烈,收回探知的靈力,牠立刻向右方疾行。

  途中牠不斷運用各種方式阻撓女孩奔馳的速度,追趕一陣子後好不容易差幾呎便能將她吞食而下,不料左後側忽然一支箭矢自森林深處射至牠的蛇尾末端,如烈火燒灼的刺痛蔓延全身,痛得牠大聲哀號,沉重的身軀側身重摔至雪地,一連壓垮數十棵檜木。

  怎會這般疼痛?剛才那群凡人的攻勢對牠都絲毫無用,怎麼這回只是區區一支箭矢就讓牠痛得渾身無力甚至發顫。

  『啊啊啊啊啊啊啊!』

  隨即腹部的一陣絞痛中斷牠的思緒,牠倒臥在雪地裡吃力地呼進冷冽的空氣,每一次的呼氣都讓牠的五臟六腑似要炸裂。

  在如烈火燒灼般的刺痛席捲全身之際,牠忽然感受到後方有些許動靜,立即撐起剩餘的意識奮力甩動蛇尾將之掃飛出去。

  「希洛古!」站在遠方的烏塔克看見希洛古千鈞一髮躲過強而有力的蛇尾攻擊後不禁慘叫一聲,只被蛇尾些微擦過而不慎受了點皮肉傷的女孩,雙腳趕緊踩在掃過去的蛇尾上,借力在半空之中穩住失衡的身子,看到原本隱藏在腹下弱點的山芙蓉印處坦露出後,便一股腦地用琥珀玉向下快速俯衝。

  未料她發現自己被壟罩在巨大黑影之中,抬起頭向上望去,赫然發現巨蛇的蛇尾正迅速朝自己無情襲來。

  原以為已經躲不了這波攻勢的她反射性用雙手抱住頭顱,下一刻兩雙強而有力的臂膀將她身子用力攬住,迅速朝左側的樹上飛奔而去,驚險躲過巨蛇的蛇尾襲擊。

  「該死……幸好還來得及……」看見平安逃過一劫的兩人,伊魯拜頓時全身無力地跌坐在樹梢上。

  「白癡!你剛剛怎麼沒先看清楚就要她行動,要不是我速度夠快,她可真要被蛇尾打死了。」巴嵐放下還有些驚魂未定的希洛古,痛斥跌坐在地的夥伴。

  「我以為看到巨蛇倒下後就認定牠已無力反擊,殊不知後來才發現牠還留有餘力。」他下意識摸著自己頸上的紅珊瑚滿是抱歉的說著:「幸好烏塔克叫我再接著看下去,才能及時阻止憾事發生。」

  「下次一定要看仔細後再報告,礙於副作用只能讓希洛古在緊急時用上紅珊瑚,現在能讓我們掌握先機的就只有你了,伊魯拜。」烏塔克以平淡的口吻略對伊魯拜稍作斥責,後者悶悶地答聲後便趕緊重新站回崗位。

  「希洛古,妳沒事嗎?」烏塔克朝向一旁正接受女巫-娥嫚(Eman)治療的女孩問。

  「沒什麼,只有不小心被蛇尾擦到的皮肉傷而已。」她輕輕搖頭道,接著抬頭向站在一旁的巴嵐道謝:「巴嵐,謝謝你剛剛救了我。」

  聞言,對方僅是冷哼一聲:「要不是妳死了我們會很麻煩,不然我才不想冒著生命危險去救妳。」

  話了,他便跳至下一棵樹梢上,留下希洛古、烏塔克及娥嫚三人。

  「果然你說的這個方法對牠有效,也多虧阿棟的花碧玉可以將我模擬的這般相像,這才成功誘使大蛇掉入我們的陷阱中。」希洛古收回望向遠方的眼神,抬起頭看著正在收拾弓矢的烏塔克說。

  「我也只是放手一搏,想著小瑯曾說過你是斬殺大蛇的關鍵,而現下我們一般人的攻擊對牠又毫無殺傷力,只好嘗試用妳的力量來對牠進行傷害,也沒想到妳塑造新的玉石能力是可以將璞玉的靈力灌注在武器上。」

  「但靈力施予在他人武器上的時間終究還是太短暫,也只適合弓矢這樣能快速發射出去的武器。」她對於此能力尚不夠實用而感到興許苦惱。

  「這就足夠了,即使是一瞬,還是能給予大蛇致命一擊。」烏塔克安慰道,同時望向遠方森林逐漸消失成黑點的身影:「但我也沒想到璞玉竟然可以做到隱藏氣息的能力。」

  「當我未使用它時,它就只是跟路邊碎石並無差異的普通石子罷了,也未想過它能這樣輕易隱藏住其所蘊含的強大靈力。」她低頭看著掛在頸上的璞玉淡淡說著:「突然想起祭司曾說過,一顆玉石就代表一個人,父親的紅珊瑚代表他對萬事總是能洞燭先機;蘇嵐安的心臟石代表他堅忍不拔的個性;巴嵐的琥珀玉則顯現他是個行事衝動的人,而觀察力敏銳的你才配得上能洞察一切的貓眼玉,而我這麼平凡庸碌的人或許正適合這顆黯淡無光的璞玉呢。」

  「即使平常黯淡無光,卻在需要的時刻綻放出萬丈光芒。」

  烏塔克的答覆讓她有些愕然,不禁緩緩轉向對方迎著他那明亮的黑色眼瞳。

  「妳就是這樣的存在啊,希洛古,所以請妳別再看輕自己了。」他輕拍已經完成治療的女孩肩膀,看向倒臥在雪地裡正逐漸甦醒的巨蛇,同時將右手臂伸至半空中下達行動的暗號:「走吧,我們不能耽擱太久的時間,巨蛇說不定已經開始復原了。」

  希洛古立即站起身跳至伊魯拜所站的樹梢上,對方見她來到有些驚慌喊道:「我看到牠接下來會將這周遭弄得一蹋糊塗,連方圓幾十里的樹木都連根拔起。」

  「有空隙?」

  「有,妳看向前面,現在位於巨蛇前顎正左側的位置、後半腹部斜右側,以及蛇尾位置的正後方都會有一個心跳的空檔不會被波及,但要小心前行時會有倒下的樹木。」伊魯拜舉起手開始在半空中指畫。

  她低頭思忖對策後點頭道:「知道了,後面就拜託你了。」

  「我絕對不會再犯剛剛的過錯了。」

  伊魯拜望向她,雙手緊攢住衣服下襬咬牙說著,後者也露出一抹淺笑點頭對男孩表示肯定,接著在巨蛇開始將地面震碎後一躍而下跳至蛇尾後方的空隙處。

  她抽出掛在腰間的佩刀一鼓作氣將璞玉的能力集中至刀柄,使用心臟石用力朝蛇尾劃出極深的一刀,在一陣哀號中迅速於崩裂的雪地用力蹬至左前方,眼前忽然一顆檜木開始朝她行進的方向傾倒下來,她趕緊催動琥珀玉驚險躲過,卻仍不慎被掉落的樹枝及飛來的碎石重擊後背,讓她不禁吃痛一聲,連忙用白玉髓簡單治癒後,躍至左前空隙欲再給巨蛇致命一擊。

  「班噶拉(Bangalran)快救我!」一陣淒厲的慘叫聲穿破她的耳膜,也讓她不慎失手將刀子摔飛出去,遭到下方崩裂的雪地吞噬,她錯愕地往聲音來處回頭望去,見到伊魯拜原本站立的樹硬生垂倒,而前來救援的班噶拉來不及將站在上面的人救下,眼睜睜看著摔飛出去的夥伴遭到下方張開雙顎的巨蛇吞食下肚。

  咚--

  希洛古頓時全身一陣癱軟,在倒地之前及時被烏塔克迅速抱住並躍至幾十里外的大樹上。

  「怎……怎麼辦?伊魯拜死了……我們……我們……」

  「鎮定下來,一定還會有方法的。」烏塔克朝她低聲吼道:「至少伊魯拜已經讓我們成功重傷巨蛇,接下來就要靠我們本事殺死牠了。」

  『吾就知道是這小傢伙在壞了吾的好事,這傢伙也沒什麼力量,怪難咀嚼的。』

  巨蛇狡詐陰沉的聲音迴盪在雪地裡,讓剩餘六人感到心驚不已。

  「吃掉我們的夥伴就算了,竟然還嫌他難吃,是有沒有這麼難養。」

  「巴嵐,現在不是講這個的時候。」阿棟皺著眉頭說。

  烏塔克示意要其餘五人安靜,閉上眼欲用貓眼玉探知巨蛇的心跳聲,發現牠的心跳已不如之前強而有力便鬆一口氣,接著睜眼開始一一掃射巨蛇身上的傷口,覺到被希洛古劃傷的傷口並未全然癒合,自身的恢復力有逐漸趨緩的情勢。

  「牠的恢復力不如以往了,我們要趁勝追擊,一鼓作氣將牠擊殺!」他朝身後正接受娥嫚治療的希洛古問:「妳身體還可以撐多久?」

  「多久都可以……可以撐到殺死巨蛇。」

  「娥嫚妳說,她的身體還能承擔多久。」不欲理睬硬撐著身體的女孩,他逕自朝向一旁的女巫詢問。

  「如果再這麼頻繁切換不同的玉石,還考量到要將璞玉的能量灌入武器給巨蛇致命一擊,她最多只能再撐到太陽下山,而且這是在大量減緩使用璞玉的狀況下。」

  烏塔克望著遠處已經掉落山頭一半的日陽喃喃道:「那真的時間所剩不多……班噶拉,你等等負責帶希洛古行動,所有需要用到心臟石的行動都由你負責,而巴嵐……」

  「等等,我的身體還可以,不需要……」

 「希洛古!」他大聲打斷希洛古的話,讓在場眾人都嚇了好一大跳,而被制止的女孩更是驚得雙眼瞪得渾圓,有些不知所措地看著他。

  「無論如何我們都要確保妳能活到最後,即使要犧牲我們在場所有人,妳也必須一個人獨活下來。」他瞪大佈滿血絲的雙瞳死死盯著希洛古,讓後者不自覺地打了個冷顫,似乎發現自己有些激動的他趕緊收斂自己的情緒,緩和猙獰的面孔。

  「妳是我們全部落的希望,所以請妳好好愛惜自己。」噙著淚水,他嘶啞著說:「還有……我已經失去朋友跟親人了,所以……我不想再眼睜睜看著好友死了。」

  「請妳活下來,希洛古。」

  希洛古怔怔看著低垂下頭苦苦哀求的男孩許久,眼角不禁也泛著淚水溫言道:「我知道了,你下指令吧,烏塔克。」

  聞言,烏塔克用衣袖輕輕抹去眼角的淚水,抬起頭環視周遭眾人道:「班噶拉就依剛才的指示行動,巴嵐則跟在他們兩人不遠處以備緊急時刻前去救援,而我……」

  深吸一大口氣,額頭的冷汗緩緩滲出。

  「我會盡我所能探知巨蛇的動向。」



好吧發現這章實在太多字了,根本來不及在四月底完結阿XDDDD

創作回應

夜梓的臨殃
真的好喜歡看爆字數/////
覺得幸福////
2021-04-29 00:13:12
暮羽
謝謝殃殃覺得幸福~~
2021-04-29 19:04:29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