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璞華-拾伍.我們的希望(6)

暮羽 | 2021-05-01 23:21:21 | 巴幣 36 | 人氣 68

連載中璞華
資料夾簡介
在那個坐落於蓊鬱島上的山林部落 因擁有神奇魔力的『玉石』 得以守護且狀大部落 然而看似平凡的日常卻在某一次的大獵祭時 遭到狠狠撕碎





  班噶拉背負著希洛古在巨蛇周遭飛躍,但不論巨蛇再怎麼使出攻擊都只是擦邊打過,完全無法命中要害。

  『可惡的凡人,竟敢如此戲弄吾!』

  因為要將希洛古吞食,所以巨蛇對他們的攻擊也不敢太過猛烈,加之有阿棟用花碧玉營造的虛假幻象時不時阻擋牠眼前的視線,讓身負重傷的巨蛇除了疲於解開煩厭的幻象外還要小心翼翼攻擊希洛古他們,也讓牠的恢復能力更是下降許多。

  「往右邊。」坐在班噶拉後背的希洛古用貓眼玉探知巨蛇攻擊前的細微動靜後迅速指引行進方向,兩人一邊在樹林中晃盪慢慢耗掉巨蛇體力,一邊等待烏塔克找到適合的時機下達進攻指示。

  「左上方。」

  「牠都不覺得奇怪嗎?沒察覺到對我們的所有攻擊都只是在平白消耗牠力氣而已?」班噶拉有些疑惑地問。

  「小瑯曾說牠有點死腦筋,甚至還一臉鄙視地說牠根本沒有大腦,什麼事都是用威脅暴力跟衝動解決。」

  「暴力的確很有效啊,不然瑯嬌靈貓就不會到現在還活在牠的淫威之下了。」

  「也是……等等,烏塔克給指示了。」她指著藏於阿棟幻象中的暗號圖案說:「轉回左後方到那棵倒一半的檜木上待命,讓我自行行動。」

  「了解。」班噶拉應聲後旋即轉一圈跳到指定的樹上將她放下。

  希洛古蹲伏在樹上深吸一口氣後,便用琥珀玉向下俯衝,由於要減少自己頻繁切換玉石,所以接下來探知巨蛇的動向就得靠遠端的烏塔克指示,依照阿棟藏在幻象裡的暗號判斷情勢攻擊,瞥向右斜側大片濃霧上的暗號,在半空中將身子轉至右側以側身向下墜落,轉用心臟石借力踩在左方遭到巨蛇掃蕩而垂倒的樹幹,於空中猛地改變行徑方向以躲避後方山崖被巨蛇震出的雪崩,接著一路沿著依序倒下的樹木迅速跳到下方巨蛇的所在,中間遭到不少碎石、樹枝及積雪砸傷並劃破衣服,痛得讓她不禁沉吟一聲,在看到暗號發出的同時將手中的佩刀灌入璞玉的力量,用心臟石使出全力朝山芙蓉印處拋擲出。

  「可惡!」未料自己卻將短刀射偏至山芙蓉印處的左側邊,雖然無法將巨蛇一擊斃命但也因此重傷牠。

  『渾蛋啊啊啊啊啊啊啊!!』

  痛得發狂的巨蛇用力扭動身軀一把將甫降落在雪地上的希洛古打飛至幾里外,用力撞到大樹上的她登時頭破血流,痛得頭暈目眩,前方視線更是幾度陷入黑暗,此時巨蛇那龐大的身軀緩緩朝她爬行而來,因劇烈疼痛讓牠睜大腥紅色的眼瞳,雙顎微開用力喘息,惡臭的唾液恣意流下。

  身負重傷產生的耳鳴嚴重干擾希洛古的思緒及行動,只來得及趕在巨蛇要將她吞食前用琥珀玉迅速趴伏到左側,但銳利的獠牙仍將她後背撕裂出一道深可見骨的傷口。

  「我……得趕緊用白玉髓……」她痛苦地朝前方緩慢爬行,同時開始驅動白玉髓治療頭部的傷口,但早已快耗盡體力的她在催動璞玉時冷汗直流,意識更逐漸模糊。

  以往白玉髓施加在身上那如羊毛般溫暖的觸感如今只讓她感到無比寒冷,一邊朝前爬伏的同時也感受到後方傳來那如響雷的低吼,登時一股冷意流竄全身。

  好可怕……我會死的……

  這次的任務我失敗了……對不起……對不起為我而死的所有人……

  爸爸……蘇嵐安……

  失去求生意志的她緊握雙手,在雪地裡狼狽地痛哭失聲,在瀕臨死亡之際僅能將所有不甘化為眼淚冉冉流下,意識逐漸模糊下彷彿聽到後方巨蛇張開血盆大口的聲響,一陣溫熱黏膩的氣息吹向自己……

  「妳振作一點啊!呃啊……」

  癱軟的身體猛地被一雙強而有力的臂膀抱住,迅速翻滾到旁側躲開巨蛇的攻擊,但在上方保護她的男孩卻沒那般幸運,後背自肩到大腿遭到獠牙狠狠撕扯下一層肉,左側頭顱因擦撞到堅硬且銳利的蛇鱗而鮮血直流。

  「巴……巴嵐?」在看清保護自己的是何人時,希洛古不禁失聲尖叫,未多思考便撐起沉重的身軀開始催動白玉髓欲幫身受重傷的男孩治療。

  未料對方用力抓住她的右手腕,抬起頭以鮮血淋漓的面容瞪視她咬牙說著:「不准把璞玉浪費在我身上……」

  「可……可是你就快要……」

  「我衝過來可不是為了只保護妳,我是為了保護那些在部落裡等待我回去的家人!」

  巴嵐的一番話讓原本喪失鬥志的希洛古猛然驚醒,右手登時無力垂下,愣愣看著頻冒冷汗的男孩。
  發狂的巨蛇再次將四周的地給震得四分五裂,巴嵐只得吃力抱起她用琥珀玉勉強一拐一拐躲過這一連串的攻勢,但最後仍然因傷勢過重及過度使用琥珀玉導致他體力不支,重重跌在雪地裡。

  即使如此,他仍然護著希洛古獨自承受所有自天砸下的碎石,替她擋下剛硬的蛇尾重擊,猛烈吐出一攤血後便無力垂倒在女孩的雙膝上。

  「巴……巴嵐……你醒醒啊!」曾經對他的痛恨在他將死之際化為雲煙消散,僅剩不甘與哀慟滿溢於心中,最後化為沉吟及淚水滴落在男子的髮絲上。

  「幫我……回去跟我的……家人說……對不起……」在這空氣稀薄的高山上,他吃力喘氣,緊握希洛古衣裙的下襬喊道:「還有……幫我跟妲妲說……對不起……然後……我……愛……」

  最後一個音還未落下,他的雙手便無力垂倒至身體兩側,在這寂靜的雪地中沉沉睡去。

  永遠。

  「嗚……嗚啊啊……」希洛古摀住嘴欲克制心底湧上的悲傷,但巴嵐的死讓她想起許多往昔的日子,含著酸苦的淚水縮起身子,咬緊下唇不禁失聲痛哭。

  此時一直在上方遊走找尋希洛古蹤影的阿棟,在一陣煙霧散去後終於發現兩抹熟悉的人影,見狀,他趕緊俯身衝下將女孩帶離地面,卻因地層忽然斷裂而來不及將巴嵐的屍身一同帶離,只能任其遭到崩塌的雪地無情吞噬。

  「永別了,巴嵐。」他不禁也露出悲傷的神情,看向逐漸向下墜落的友人道別。

  「希洛古!天啊,妳傷勢好重!」從阿棟手中接過孱弱的女孩,娥嫚不禁驚呼並開始著手為她治療,但隨著治療時間拉長讓女巫的眉頭則更加深鎖:「這些傷口太深了,若要全癒絕對要花上大半天的時間,但現在太陽就要下山了。」

  遠處西下的日陽如今只剩一小角露出山頭,這讓痛失兩名夥伴的眾人頓時陷入窒息難隘的沉默。

  「妳還有力氣嗎,希洛古?」倚靠在樹背因過度使用貓眼玉的烏塔克虛弱地問著女孩。

  收起悲傷的淚水,她輕輕點頭。

  「那我們將要傾注所有寄望在妳這最後一擊上,這一次絕對不容許片刻的誤差,所以待回妳務必要使出全力。」

  他嚴肅地說著,也讓女孩不禁緊張的吞嚥一口唾液。

  「拚死在太陽下山前擊出這最後一擊吧,我相信妳可以做到的。」收起嚴肅的面容,在夕陽的餘光照射下露出一抹微笑。

  「因為妳是我們的希望。」



我們的希望,沉重的期待

創作回應

喵君
[e12]
2021-05-01 23:33:41
暮羽
[e12] [e12]
2021-05-01 23:40:55
喵君
好久看到你了
2021-05-01 23:42:15
暮羽
我一直都在(蝦
2021-05-03 20:44:05
夜梓的臨殃
這真的是很沉重的希望QQ
是龐大的背負QQ
2021-05-02 02:28:17
暮羽
真的,壓力山大QQ
2021-05-03 20:44:15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