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璞華-拾肆.苟活的人(3)

暮羽 | 2021-03-31 19:16:53 | 巴幣 20 | 人氣 56

連載中璞華
資料夾簡介
在那個坐落於蓊鬱島上的山林部落 因擁有神奇魔力的『玉石』 得以守護且狀大部落 然而看似平凡的日常卻在某一次的大獵祭時 遭到狠狠撕碎




  他忽然從睡夢中驚醒。

  刺眼的陽光讓方睜開雙眼的他有些不適,忍不住伸出右手遮住視線上方,欲減輕刺眼的陽光直射自己雙眼的痛楚。

  「早上了啊……」

  他又再次夢到那日的場景,即便那件事情過了已有半年多之久,對他來說仍是每一夜揮之不去的夢魘,緊緊掐住自己的咽喉。

  「救……救我……」

  友人的求救宛如詛咒一樣繚繞在自己心頭,日復一日逐漸壓垮他的心靈。

  「好累……」伸出雙手遮掩住面容,憶起這半年來的經歷,似乎也感受到身體與心靈都已達到極限的他無力地低聲呢喃。

  即便如此,他還是一如往常起床盥洗後,出發繼續進行身為成年勇士一日的繁重訓練及苦役。

  快步前往勇士們集合的空曠廣場,遠遠就瞧見在眾多男子的隊伍中有一個格外突兀的人站在隊伍前方。

  「希……洛古?」看見好幾日不見的友人站在教頭的旁側,他不禁驚呼一聲。

  「今後她會跟我們一同訓練,畢竟她也是擔任斬殺巨蛇的重要關鍵,再怎麼說也必須和我們勇士一同訓練過。」教頭向眾人解釋道:「烏塔克,前一段時間都是由你來訓練希洛古的,今後的訓練你也要再多加協助她。」

  聞言,他慎重地點頭允諾,而此時他注意到一股朝自己投射而來的視線,轉頭一看,才發現是希洛古正注視著自己。

  但她露出的神情卻讓自己一時有些錯愕,不禁開口探詢:「妳……怎麼了嗎?怎麼這樣看我?」

  聽到他的問話後,女孩收起原本的表情,垂著頭瞥向另一方淡淡地回道:「沒事……沒什麼。」

  雖然感覺她仍是有什麼事情刻意隱瞞自己,但對方都如此回話了,他也不便再繼續探問下去。

  只是女孩剛才露出的表情仍然讓自己相當在意。

  那看自己的眼神,就如同看到一個罪貫滿盈的罪人一樣。

但未能有足夠的時間讓他思考,訓練的隊伍便浩浩蕩蕩出發了,自己只能趕緊站回原本的隊伍裡跟緊前頭的人群行動。

  訓練過程中,他一直陪伴在希洛古身旁指導她,也發現女孩遠比半年多前已經增長不少,雖然還有一段距離,但今日所有嚴苛的訓練她都能勉強跟上他們其他勇士的速度。

  甚至在進行雙人打鬥時,她以機靈的戰術戰勝曾經對她鄙視不已的巴嵐。

  「妳……我怎麼可能會輸……這實在太荒唐了!」被希洛古趁隙用腳絆倒在地上的巴嵐一時之間難以接受這樣的結果,他握緊拳頭用力朝草地上捶下,一手狼狽抹去嘴角流下的血絲。

  「也許是你太過輕敵了,露出許多破綻卻都不知道。」對於巴嵐的質疑,希洛古緩緩走向前俯視他淡淡回道:「在琥珀玉的使用上你的確比我更駕輕就熟,但別因此就自得意滿或鬆懈,別忘了,我可是除了琥珀玉可以運用外,尚有其他的玉石能運用。」

  「嘖!」

  「斬殺巨蛇可不是兒戲,你還是專心點訓練吧。」

  站在旁側默默注視這一切的烏塔克心中震撼不已,不只驚訝於女孩的實力突飛猛進,竟能一舉扳倒在同儕之間實力優秀的巴嵐,更震撼於她現在流露出的氣場,一席話竟能讓在場的眾人不約而同的寒毛豎立。

  本以為在經歷瑯嬌靈貓背叛的事後會就此一蹶不振,但歷經兩個多禮拜的時間,許久未見的她似乎變了許多,圓潤的雙瞳流露的是不同以往的懦弱,堅毅且冷酷的神情。

  究竟發生什麼事情了?

  直到訓練結束前,他仍然對此有些摸不著頭緒,而在今日的整個訓練期間,女孩也鮮少與他對話,更多時候是她有意無意躲避自己探詢的眼神,幾度自己愈開口問話也都被她巧妙地閃避。

  「烏塔克……我……有些話想問你……」在訓練結束解散後,他正要走回成年會所前,女孩終於向他開口。

  「怎麼了?」他轉過身來,看向睜大雙瞳直直注視自己的女孩發出疑問:「其實我也想知道妳怎麼了,總覺得今天的妳……很不像妳……」

  「是嘛……」希洛古露出一抹苦笑:「其實停止訓練的這段期間……我想了很久,想了好多事情,從大獵祭開始到小瑯的出現,訓練的日子和巨蛇侵襲部落,再到最後發現這一切都是預謀好的騙局,突然覺得有些不真實呢……」

注視烏塔克的眼底盡是悲傷,她雙手緩緩交疊至胸前,似乎欲將自己抱緊。

  「我們還能開心在這藍天下笑著的時候,彷彿已經恍如隔世呢。」

  靜靜凝聽女孩的悲傷話語,烏塔克不免有些擔憂起對方,出言欲安慰她:「一切都會好轉的,有朝一日我們還是能在這藍天下盡情地歡笑……」

  「不會有的。」希洛古打斷他的話:「不會再有了……他已經無法再繼續站在這藍天下盡情歡笑了。」

  他立即明白對方話中所指之人,一時也語塞,不知該如何勸慰。

  「如果你……當初沒有……」這時希洛古忽然泛紅眼眶,噙著淚水哽咽說著:「如果你……當初沒有逃跑,他……是不是還有在這藍天下歡笑的機會呢?」

  霎時,他感受到自己宛若被重物狠狠重擊一樣,不禁露出驚慌的神情愣愣地看著流淚的女孩。

  「妳……妳說……什麼?」

  「我看到了……透過璞玉的能力我看到了過去。」

  聞言,他頓時覺得心涼,身子止不住顫抖,連夜的噩夢及友人的哭喊聲再次湧入腦海。

  「救……救我……」

  「你……當時為何拋下蘇嵐安他們,獨自逃跑了呢?」

  女孩抬起頭,流露出的眼神是無止盡的悲憤跟不解。

 

 
 
  緊握佩刀的雙手早已被汗水浸溼,濕滑得讓他幾度險些拿不穩。

  烏塔克瞪視前方的龐然大物,欲止住不停顫抖的身子,但無奈現下的自己不論再如何動作,都無法止住自己發顫及不斷滲出的冷汗。

  瞧見一直背對自己的巨蛇,他吞嚥一口唾液,緊握刀柄放輕腳步朝牠緩緩前進,同時間悄悄施展掛在頸上的貓眼玉,欲在良好時機衝向前將蘇嵐安救出。

  「吼--」

  未料此時大蛇忽然轉過身,沉重的身軀在移動時發出的巨大聲響讓他不禁寒毛豎立,發出的低吼聲使他畏懼得屏住呼吸,更瞧見自己的身影清楚倒映在那雙腥紅色的漩渦中。

  一陣溫熱的鼻息朝自己迎面撲來,讓他忍不住低頭躲避,也若有似無地提醒他此時正命懸一線。

  我……會死……

  腦海中重複湧現的僅有這句令人絕望的話語,他止不住哆嗦的身子,更不慎將手上的佩刀掉落於地
面,清脆的撞擊聲響迴盪在這片寧靜的深山裡。

  「烏……塔……」虛弱且斷續的呻吟聲自巨蛇後方傳來,一字一句都刺痛自己的心。

  「救……救我……」

  『那男孩已剩下半條命了,汝現下救彼也僅是枉然。』

  低沉粗糙的嗓音自半空中傳來,他愣愣將頭抬起,與腥紅色的眼瞳對視。

  『汝欲犧牲自己的性命從吾手中救下彼嗎?』

  巨蛇狡黠的笑容讓他內心開始動搖,心臟用力撞擊的聲響吵得他忍不住閉上雙眼,再次睜開眼後,發現巨蛇已經轉過身朝蘇嵐安倒下之處緩緩前行。

  然後,他眼睜睜看著蘇嵐安遭到粗壯的蛇尾用力打飛至半空中,血肉作的脆弱身軀被硬生打飛至幾里之外,撞擊到地面發出刺耳的巨大聲響。

  「不!蘇嵐安!」

  撕心裂肺的嘶吼聲劃破天際,他看著巨蛇拖著笨重的身驅背向自己逐漸遠去,遠處僅剩一絲氣息的蘇嵐安仰臥在血泊中,無力地將頭傾倒至一側,微微垂下眼皮的雙瞳直視不斷顫抖身子的他。

  怎麼辦……我該怎麼辦?

  從未見過如此慘烈的場面早讓烏塔克失去平常的理智,一片空白的腦海裡僅餘剛才巨蛇的話迴盪在耳邊。

  『那男孩已經剩下半條命了,汝現下救彼也僅是枉然,汝欲犧牲自己的性命從吾手中救下彼嗎?』

  宛若毒藥般的低語溜進自己耳畔,向下緩緩侵蝕自己的內心,額間更滲出不少冷汗,看著遠方友人朝自己投射而來的求救視線,卻讓他一時之間呆杵在原地,內心搖擺不定。

  然後,他微微向後倒退幾步,轉身,輕輕邁開腳步,濺起的泥土肆意地潑灑在花紋繁複的赭紅色綁腿上。

  他,往背對巨蛇的方向,飛也似地拔腿狂奔。

  在奔跑數十尺後他忽然瞥向後方,友人流露的神情至今仍深深印刻在自己腦裡。

  那是由震驚以及絕望所交織出的複雜眼神,而他蠕動的雙唇似乎在朝自己質問。

  為什麼?

  僅是匆匆瞥了一眼就讓他害怕得渾身發寒,他趕緊將視線收回繼續朝前狂唄。

  「呼……呼……」

  耳裡能聽見的聲音只餘自己那沉重的呼吸聲,在繁密的樹叢中不知奔馳多久,銳利的樹梢用力劃破皮膚,身上更沾黏上許多葉片花瓣,但這些瑣碎之事都讓他無暇顧及,現下的他只一心想著要逃離那個充滿血腥味的林地。

  好可怕……好可怕!

  「烏塔克!」

  忽然他與迎面而來的人撞得正著,在疾速奔馳下的他立即被用力撞倒在地,捂著臉發出痛苦的呻吟聲。

  「蘇嵐安和巴嵐呢?」

  腳程較慢的阿棟好不容易趕上,未料卻與早先一步跑走的烏塔克撞得正著,但未看到另外兩人身影的他不禁疑惑問著坐倒在地上的男子。

  「對了……還有巴嵐……我都忘了他……」經阿棟這麼一提,烏塔克才想起還有巴嵐被自己遺留在那:「他應該……應該還在那……」

  「哪裡?」

  面對阿棟的質問讓他又想起剛才血腥的場景,他不禁低頭就是一陣嘔吐,將今日早晨吃下的食物盡數吐出。

  「你怎麼了?所以他們在哪?」

  一時之間無法回話的他只能顫巍巍地伸出右手,指向剛才跑來的方向,站在一旁的阿棟立即意會他的動作,連忙朝他所指之地拔腿往前狂奔。

  不知時間流逝了多久,只覺得獨自蹲坐在泥地上等待的時間漫長得讓他飽受煎熬,久久未見夥伴回來的身影,讓他幾度想要撐起身子往回奔去,但只要一想到剛才與巨蛇那腥紅色的血瞳對視,且全身背脊發涼的感觸,就讓他忍不住雙腳癱軟,低頭乾嘔。

  就在此刻,背後的叢林忽然傳來一陣巨大騷動,轉頭一看才發現阿棟背負著巴嵐朝自己奔來。

  「快跑,我用花碧玉困住牠一回,但牠應該馬上就會追上來了!」阿棟一手拉起烏塔克吼著。

  「蘇……蘇嵐安呢?他還……還活著嗎?」

  「不清楚,剛到時只看見他倒在遠處的血泊中,但大蛇正朝巴嵐趨近,我只能先救下受傷的他,沒能有餘力將蘇嵐安救出。」阿棟一邊朝前奔跑一邊回答。

  「他死了……」原本一直保持沉默的巴嵐忽然出聲,他朝烏塔克咬牙切齒地說:「在你跑走之後,他就慘死在巨蛇的攻擊之下了……」

  瞪視自己的眼神流露出的是憤怒跟不解,讓烏塔克一時打了個冷顫。

  「如果你那時沒有逃走……或許……或許還能有機會救出他……救出我們……」巴嵐憤恨地朝他吼著,嘴裡吐出的每一字每一句都深深刺痛著他的內心。

  「為什麼……你要拋下我們獨自逃跑呢?」



明天愚人節會有合作企劃文出來~~可以期待一下XDDD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