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璞華-拾貳.蟄伏(2)

暮羽 | 2021-01-13 21:52:34

連載中璞華
資料夾簡介
在那個坐落於蓊鬱島上的山林部落 因擁有神奇魔力的『玉石』 得以守護且狀大部落 然而看似平凡的日常卻在某一次的大獵祭時 遭到狠狠撕碎




  開什麼玩笑?最近到底是怎麼一回事?盡是發生一些讓自己不盡如意的事情!

  還有那個旦古陸是怎麼一回事,盡是說些會挑起紛端的言論,原本還懷疑他表面上是故意親近自己這方,背地其實還是認同烏塔克的想法,或還跟他們那方人馬有所聯繫,但看到他昨晚那麼慌張害怕的樣子,倒也不像是被對方派來當內奸的模樣。

  但想到前天他露出那般同情憐憫的眼神,以及脫口而出的尖銳話語,就讓自己渾身不舒服。

  「巴嵐……你會不會成為我們之中,最先被犧牲掉的勇士啊?」

  「嘖……怎麼可能會輪到我……不對……牠只要吃掉希洛古就不會再來找我們部落的麻煩了。」

  「什麼不會再來找我們部落的麻煩?」

  「妲妲?」

  發現一臉憂心忡忡的妻子聽到自己剛才的自言自語,巴嵐不禁脹紅臉。

  「你還好嗎?總覺得你自從前幾日從會所回來後,氣色就變得很差。」妲妲輕輕從後方摟住他的腰,柔聲問道。

  「也沒什麼,就是有些煩心的事情罷了,總是有些吱吱喳喳的蒼蠅繞在我身旁質疑我的理念,再不然就是某些不敢發聲卻又在背地裡盡說我壞話的縮頭烏龜存在。」他輕輕拍著妲妲細嫩的手背,看著門外逐漸蕭然的說道:「再過不久,我們部落就能迎來永世的和平了。」

  「嗯……我想反對的聲浪還是無法避免的。」妲妲緊貼他的後背,環抱後者腰間的雙臂不自覺加重些許力道:「但無論別人怎麼想都沒關係,你只要知道,我是永遠站在你這邊的,只要你要我做什麼,赴湯蹈火也在所不辭。」

  巴嵐輕輕解開環住自己腰間的手臂,轉身將對方攬進懷裡,一手溫柔地環住女孩的肩臂,另一手則撫在她的秀髮間,下巴輕輕靠在她的頭上,垂下眼眸喃喃說著:「謝謝妳……總是這麼支持我。」

  「那是當然的,因為我們是夫妻啊。」妲妲緊緊抱住巴嵐的腰間,依偎在他的懷裡道:「無論有多少困難,我們都要一起解決啊。」

  巴嵐聽得頓時心頭一熱,也許旁人都對他不擇手段也要達到目的很不諒解,也許他的所作所為會遭致無數人的誤會,但他仍堅信自己這樣的選擇就是在拯救部落,保護他所珍視的人,待日子一過,其餘反彈自己的族人們一定也會發現他們曾經的過錯,或許還會感到羞愧難堪,甚至巴著他哀求寬恕原諒。

  他更想親眼見到那個冷酷無情的人趴在地上苦苦哀求自己的樣子,可惜應該有生之年不會見到,畢竟再過兩個半月後,要被犧牲掉的即是他所珍視的青梅竹馬,或許這輩子自己還會被他所憎恨著。

  「啊……我想起了一件事。」這時依偎在他懷中的妲妲忽然出聲。

  「嗯?什麼事情?」

  「嗯……我在想……你……我也不太曉得啦……就是……唉……」

  「妲妲,到底怎麼一回事,妳趕緊說清楚啊。」被她支吾其詞弄得有些心煩意亂的巴嵐不禁焦躁低吼。

  「就是啊……嗯……我記得你以前跟阿棟還挺要好的吧?」

  「嗯,是還不錯。」說要好也沒好到哪裡去,就是相處起來還覺得可以,久了之後也習慣找阿棟作伴,雖然偶爾會為了他那難搞的脾氣以及沉默寡言而感到棘手不已。

  「怎麼了嗎?怎麼忽然提起他。」

  「沒有啦……我是想到你現在似乎和他沒像以前那麼要好了。」

  「嗯。」自從大獵祭後,他們的關係就有些變質,或許是因為他們的理念迥異所以才慢慢疏遠的吧。

  「若真的失去他這個朋友,你心裡應該也不好受吧?」

  「妲妲,到底怎麼一回事,妳怎麼沒來由地突然提起他來?」

  「咦?什……什麼?也沒很突然吧?」

  「少來,妳一定有什麼事情瞞著我對吧?」他輕彈妲妲的鼻頭說道:「妳一直以來都很不擅長撒謊,剛剛妳的所作所為都被我看透啦。」

  「咦……才……沒有呢!」

  「好啦妳別騙我了,就老實說不行嗎?我難道這麼不值得妳信任?」

  「話也不是這樣說……只是在想要怎麼開口會比較好?」

  「沒事的,什麼事情我都能接受,妳就好好說吧。」

妲妲低頭思忖一回,反覆在心中思量該如何啟齒,最後在嘆一口氣後,抬頭望向巴嵐說:「阿棟他……好像有事情找你吧……因為他已經在我們家徘徊很多日,每每都看到他不敢靠近我們家那躊躇的模樣,怎麼說……看得也是讓我很擔憂,昨日我也上前詢問他來我們家是有事相求嗎,但他也只是簡單問起你最近的狀況就匆匆離開了。」

  「妳是說阿棟最近都頻繁來我們家?」

  「是啊……但他這麼沉默寡言,任我怎麼問也不肯吐露半句是有何事,我就在想絕對不可能只是為了問你的狀況就日日在我們家門前徘徊。」

  巴嵐此刻也猜不透阿棟此番的作為,但想著自從大獵祭後,自己的確都沒好好跟他說上話,或許也是時候去問候一下以前的好友了。

  「這事也沒什麼大不了的啊,真不懂妳在擔心什麼。」他捏起妲妲的雙頰笑著說。

  「畢竟也是好一段時間沒聯絡了,我擔心你跟他疏遠是因為跟他有些不愉快啊……」因為被捏住了雙頰,女孩現在只能嘟起嘴巴說話,有些可愛甚至還有點無辜可憐的模樣頓時讓男孩心一空。

  「也沒有什麼不愉快的事情發生啦,只是立場不同所以才有些疏遠。」巴嵐搔搔後腦說:「既然他都這樣三番兩次來我們家了,我明日就去找他吧。」

 

 
 
  「阿棟,我聽妲妲說了,你這幾日都在我家外面徘徊,是有事情找我?」 趁著將部落雜役做到一個段落的空檔,巴嵐叫住正提著農耕鋤具朝某間茅屋走去的阿棟。

  未料對方僅是冷冷回頭看他一眼,未理睬他的問話,轉身繼續朝屋子走去。

  「唉!等等,你為何不理我?」他氣急敗壞地吼道,連忙追在阿棟後頭,一路上險些撞上也在忙粗活的其他勇士及少婦們,更遭到年長一點的勇士喝住訓話,讓他聽了心中很不是滋味,好不容易捱過那冗長的訓斥,他趕緊追上阿棟的腳步進到屋內,瞧見對方似乎正蹲在工具堆裡翻找東西。

  「你倒是說些話啊,拜託別跟我打啞謎了,你這個性子好歹也該改一下了吧?這麼多年來一直都是這副德性,這樣子誰還會想跟你當朋友啊?」

  「你也不惶多讓。」

  「啊?好不容易開口第一句話竟然跟我說這個,有沒有搞錯?你是存心要來找我吵架的嗎?」他額間隱隱冒出青筋,略為不耐地說:「既然要這樣子說話的話,那我也算了,看來我們果然很不合啊,真搞不懂以前的我怎麼能忍受你的壞脾氣這麼久。」

  「你在想什麼?」

  正當他要轉身離去之際,阿棟再次出聲。

  「什麼?」被阿棟叫住的他只好停下腳步,轉頭看見對方此時正緩緩站起身。

  「你這是什麼意思?」

  「獻祭。」

  「蛤?什麼鬼?你可以不要說話這麼沒頭沒尾嗎?」巴嵐無奈地搔搔頭,嘆了一口氣說:「唉,算了,反正我好像也略懂你的意思……你應該是想問我為何這麼堅持獻祭吧?」

  阿棟先是愣了一回,隨即微微點頭表示。

  「這還要問嘛,獻祭可是能犧牲最少數以換來大多數人安全最好的計策,我可不會認同前任頭目以及烏塔克他們征討大蛇的想法,為了殺那巨蛇得又要犧牲多少人的性命,況且要是我們沒成功,這根本就只是在白白送死啊!」

  巴嵐一步步逼近對方,低聲吼著。

  「阿棟,雖然我都未曾從你口中聽過你支持哪方,但想到前陣子當我在會議上堅決表達自己立場時,你總是悶不吭聲的,我想……你應該心底是不認同我的吧?」他將阿棟逼到只差一步就會撞到農作器具的距離,接著朝對方冷笑一聲:「你也是支持明知是一場無謂的殺戮,卻還要急著去送死的計策,對吧?」

  「離我遠一點。」

  阿棟冷冷地說,在巴嵐還尚未來得及反應時,對方伸出右臂猛地將他推離幾步之外。

  「你真的變了,以前的你一定會堅決要斬殺那大蛇。」

  「哈、哈哈、哈哈哈哈……你說……在經歷那件事後,我能不變嗎?」巴嵐面目猙獰地看著阿棟就是一陣狂笑,更一度笑到全身顫抖,讓鮮少有情緒起伏的阿棟此時也感到有些害怕,額間更滲出些些冷汗。

  「是正常人的話,遇到那種事情怎麼可能還會有勇氣說要殺死那頭巨蛇!哈、哈哈、哈哈……那根本是癡人說夢吧,你不也見過那巨蛇的恐怖了嗎?你不也應該知道我們跟牠的能力有多懸殊了嗎?哈、哈哈哈……我們怎麼可能殺得死牠,我可是差點死在牠手上……而且……哈哈哈,牠還幾乎屠殺我們部落一半的菁英勇士啊!」

  「你敢跟我說你有勇氣去殺那巨蛇嗎?你說啊,阿棟!」

  阿棟望著巴嵐的眼神滿是憂傷,這讓後者不禁皺起眉頭:「你那是什麼眼神?」

  「我也會害怕。」

  他輕聲說道。

  「但我仍想奮力一搏。」

  「哈、哈哈哈……你是白癡嗎?都經歷過大獵祭時的那件事了……是沒錯啦,畢竟那時你趕到時一切都結束了,就連上次巨蛇侵襲我們部落時,你也不是站在第一線,也難怪了……哈哈哈、哈哈……你這就叫作初生之犢不畏虎嗎?哈哈哈哈……真是笑死人了……哈哈哈。」

  「所以你放棄奮戰了?」

  「才沒有放棄!只是換個方式,換個真正能對部落最好的方式,一個不用有慘烈犧牲的方式,我從來都沒有放棄奮戰,只是方式不一樣而已!」

  「是誰告訴你的?」

  「什麼?」突如其來的問話讓陷入一陣發狂的巴嵐頓時愣住,也逐漸恢復理智,他止住狂笑,抬起頭露出疑惑的神情看向對方。

  「你怎麼知道獻祭可行?」

  「哈!阿里社的人不就證明給我們看了嗎?他們不都獻了……」

  「在那件事情發生之前,你就一直鼓吹獻祭,你怎麼認為它可以。」

  「你……你這是……什麼意思?」巴嵐忽然開始支支吾吾,看著對方的眼神也逐漸有些閃爍:「當、當然是……當然是因為以前傳說裡,不、不也提過將純潔的少女獻給妖魔鬼怪便能換來和平嗎?之前有人對我提出質疑時,我不也這麼說,也很多人贊成這個想法。」

  「誰告訴你的?」阿棟絲毫未理睬他的話,只是不斷重複同樣的問話。

  「你、你有事嗎?就、就跟你說沒人告訴我,是我自己想到的主意……我、我也只是在會議上提出來看看而已。」他身子微微朝阿棟的方向傾斜,攤著手很是無奈的回答。

  「還是說……告訴你獻祭這個計策的,其實並不是人?」這時後方忽然傳來一個聲音。

  「烏……烏塔克?」轉過頭看,發現來者是他一直以來很是厭惡的人。

  「巴嵐,你就老實點吧,依你的性子怎麼可能想出那種方法,想出將族人獻祭給巨蛇的計策。」烏塔克雙手環抱於胸前,倚靠在門口淡淡說著。

  「你……你這是在瞧不起我嗎?」巴嵐咬牙切齒地低吼。

  「我不是這個意思,當然,你有非常值得讚揚的地方,對於你所珍視的人會用盡所有方法保護他們,這點讓我覺得很欽佩,欽佩你的勇氣與毅力。」烏塔克離開門邊,緩緩向屋內的兩人走近:「但這一切真的都是你所想要的嗎?獻祭也是你想出來的計策?還是說……其實這背後是有人在指使你?」

  「你……你們……到底都在胡說些什麼啊?從剛剛就一直是這樣……一直……一直誣賴我是被唆使?你們到底是……」

  「啊,不好意思,我想起剛才自己好像不小心說錯一小段話,讓我再重新問你一次好了,慫恿你去鼓吹大家支持獻祭的,是不是非我們部族的人……或者說,那個慫恿你的是不是……」

  這時,門外緩緩走來兩個身影。

  「一隻貓呢?」

  希洛古和瑯嬌靈貓同時現身於門口。



最近這種冷天氣騎車都像是在要我命一樣(偏偏工作都要騎很長的路程QQ)

36 巴幣: 38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