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璞華-拾肆.苟活的人(1)

暮羽 | 2021-03-17 22:06:52 | 巴幣 130 | 人氣 109

連載中璞華
資料夾簡介
在那個坐落於蓊鬱島上的山林部落 因擁有神奇魔力的『玉石』 得以守護且狀大部落 然而看似平凡的日常卻在某一次的大獵祭時 遭到狠狠撕碎




  『女孩可真是幸運,璞玉可並非任何人都能隨意使用,往往要等待數百年才會出現有資格持有它的人,能持有它的必定是眾人當中的佼佼者。』

  希洛古腳步蹣跚地走在佈滿碎石的山路上,尖銳的石子劃破她細嫩的腳跟,流出的血乾涸在肌膚上成了難看的暗紅血漬,身上穿的白衣早因這幾日遭受風吹雨打而變得灰黃破爛,幾日未能有時間好好洗淨身子,卡在肌膚上的油垢及身上散發出的陣陣惡臭都讓她不禁感到作嘔,但現下也只能忍著長途跋涉的痠痛及疲憊的身子,腦袋渾沌地跟在瑯嬌靈貓後頭緩緩走下山。

  對方在說什麼她一點兒都沒將它聽進,只覺得現在的身體好似不是自己的,全身感到無比的麻痺痠痛。

  『璞玉可說是所有玉石的源頭,不只能自由雕塑所有玉石的能力,包括心臟石、貓眼玉、白玉髓……等。』

  什麼源頭?……什麼自由雕塑?我怎麼一點都聽不懂?

  她撫著額痛苦地想著。

  『而且……它還能自由雕塑成未知的玉石能力。』

  『什麼未知的玉石能力?』

  前面瑯嬌靈貓說的任何話都讓她聽的斷斷續續,相當不清楚,但不知為何唯獨這一段話卻清晰的傳入自己耳裡。

  『簡而言之,就是爾等還未擁有過、未見過的玉石,曾經有過將璞玉雕塑出從未現世過的玉石,獲得除了現今玉石能力之外的特殊能力。』

  「嗯……好像勉強聽懂一點,意思就是我身上這塊看來不起眼的璞玉,還可以雕塑出除了現今出現的玉石之外的新玉石能力吧?」

  『汝倒是理解很快,但別輕視汝身上那塊看起來不起眼的璞玉,彼所蘊含的力量可是遠遠超過其他玉石。』

  「那你剛剛說的……那個未知的玉石要如何雕塑啊?都是完全未知的狀態,未有它的樣貌更未知它的能力,那要如何雕塑出來?」她對於要如何雕塑未知的玉石百思不得其解。

  聞言,瑯嬌靈貓輕笑一聲,停下腳步轉頭看向她,這舉動讓後者差點反應不及,險些撞上前方的嬌小生物。

  『只要汝的資質足夠,汝所願之事便能藉由璞玉雕塑成型。』

  「啊?你這樣說讓我越發糊塗了。所以只要我夠厲害,我想要雕塑成什麼樣能力的玉石都能做到嗎?」

  『並非什麼都能雕塑而成。』

  瑯嬌靈貓露出嚴峻的表情。

  『違逆這世界運行、干涉萬物歷史的事情,便無法被雕塑出來。』

  所以,她的所願之事那時才未能達成。

 

 
 
  她曾想過要倒回過往的時流。

  那時,看到阿妲菈遭到倒塌的房屋及樹木重壓時,她幾度想雕塑出能挽救讓妹妹免於失去腿的玉石能力。

  她想倒回時間,想倒回在房屋倒塌前的時間,如此一來便能在巨蛇侵襲部落前,早一步先將阿妲菈救出。

  「我一定要想辦法……我的璞玉說不定可以派上用場,我一定可以的……」

  充滿悔恨與焦急的心情瞬間湧上心頭,緊緊扼住自己的咽喉,讓她感到一陣窒息,那時一心只覺得只要有了璞玉就能掌控所有能力,實現很多難以達成的目的。

  終究自己是忘卻瑯嬌靈貓曾經在山林中叮囑的,違逆這世界運行、干涉萬物歷史的事情,那種能力的玉石是不可能被雕塑出來的。

  當時的自己正用著空餘的時間嚐試雕塑璞玉,她一心只想雕塑出能扭轉過往時間能力的玉石,然而當阿妲菈出事之後,她便徹底對這件事死了心。

  連曾經想倒回大獵祭前,阻止蘇嵐安參與的念頭如今也蕩然無存。

  『汝……為了何……事前來。』

  「你……」她看向漆黑的屋內中央,被關在由巫師加諸許多咒語的牢籠裡,正奄奄一息的瑯嬌靈貓,久久未語。

  『怎麼……?還覺得……前幾日的事情都是夢嗎?』

  牠苦笑一聲,接著一連串的重咳讓女孩聽得為之心顫。

  『女孩,該認清事實了吧?咳咳……就如汝曾想雕塑出倒回時流那違逆這世間萬物運行的玉石,汝啊……認清眼前血淋淋的事實吧……』

  「我可以看到。」

  『嗯?』

  希洛古的話讓瑯嬌靈貓感到不解,不禁發出一聲疑惑的呻吟。

  「你應該知道,我為了想救回蘇嵐安,曾不惜花費無數個日夜鑽研如何雕塑能倒回時間、挽回過去的玉石吧……」她垂下眼眸,淡淡地說。

  「然而那一切的癡心妄想都在房屋壓住阿妲菈時破滅……我曾以為經過那麼密集的訓練後,我的資質已經能造出那種能力的玉石。」

  『吾不是……曾說過……咳咳……干涉萬物歷史的玉石是不可能被雕塑而成的嗎?』

  「是啊……真的沒有辦法雕塑出來呢……」她露出一絲哀戚的笑容:「可是我卻意外雕塑出另一種能力的玉石。」

  聞言,原本趴伏在地面意興闌珊的瑯嬌靈貓忽然睜大雙瞳,不可置信地看向女孩。

  『什麼能力……咳咳。』

  「可以看見過往的玉石。」

  她的話讓瑯嬌靈貓不禁愣了一回,隨即後者冷哼一聲,有些嘲諷般地回道。

  『汝不會是想一窺大獵祭發生的那件慘事吧……咳咳……如果是的話,吾勸汝別白費工夫了……咳咳……事實就如吾前日所敘說的那樣。』

  「我只是想……」

  『想如何呢?想親眼確認一次吾所述究竟跟實際有無出入嗎?汝未免也太過天真,事到如今還認為吾未做盡喪心病狂的事嗎?』

  牠緩緩站起身,朝希洛古逐漸走進.在黑暗的屋子裡,牠的一雙日月瞳發出異樣的光彩。

  『吾可是精心策畫殺了汝的情郎的罪魁禍首,也間接導致汝的父親遭到巨蛇吞食,汝可莫忘了汝連父親的遺體都無法下葬,僅能以彼生前的物品弔念。』

  聽見這般殘酷冷血的話語,希洛古忍不住顫抖身子,緊咬著的下唇流下一絲鮮血,潰堤的淚水自泛紅的雙眼奪眶而出,她痛苦緊握自己胸口用力喘氣,接著蹲伏在地上歇斯底里吼著:「別再說了!求求你……你可以別再說了嗎?我、我好不容易才鼓起勇氣來到這裡……我只是、只是想再確認……只是想試著相信你。」

  她緩緩抬起頭,睜大雙瞳看著牢籠裡的生物啞著嗓子低喃:「我不想相信……也不願相信你真的這樣背叛我……背叛我們!」

  「我不願相信你曾經對我說的那些鼓勵、擔心我的心情、斥責我的言語,那些都只是假象、騙局而已……只是為了要得到我的信任,進而達到你目的才做的事情……」

  她努力撐起搖搖欲墜的身子,以近乎氣音的話語問著:

  「為什麼……你要做出這麼殘忍的事情?」

  瑯嬌靈貓靜靜看著她好一陣子後,才淡淡回道。

  『吾只是想活下去罷了。』

  牠那近乎冷漠的語氣讓希洛古心中更加難受,她委屈地將頭撇至一旁,伸出右手狼狽擦拭臉上的淚水,試圖抹拭剛才的失態。

  『汝……若是真想一窺那時的事情,汝就去做吧。』

  瑯嬌靈貓說完後,便走回另一端的角落緩緩坐下。

  『吾只怕汝看了真相會崩潰而已,有時候……不見得要完整看清一件事情。』

  『有時候,真相只會更加殘酷。』



最近天氣也太熱了吧(汗如雨下QQ


創作回應

宇宙吃貨胖宅貓
第一名報到~
2021-03-17 22:42:43
暮羽
前排鼓掌!!
2021-03-18 13:13:35
夜梓的臨殃
真相真的往往只會更加殘酷QQ
最近真的好熱qwq
開始穿短袖的了////
2021-03-18 02:43:25
暮羽
真的超熱的,我甚至拿起電風扇開始吹了
2021-03-18 13:13:47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