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璞華-拾伍.我們的希望(2)

暮羽 | 2021-04-17 19:00:02 | 巴幣 28 | 人氣 80

連載中璞華
資料夾簡介
在那個坐落於蓊鬱島上的山林部落 因擁有神奇魔力的『玉石』 得以守護且狀大部落 然而看似平凡的日常卻在某一次的大獵祭時 遭到狠狠撕碎





  「我相信妳一定會平安歸來。」

  呼著遠比山下還稀薄的空氣,才步行一小段路便感到氣喘吁吁且身體沉重無比,刺骨的寒風刮過臉龐,伴隨著那日妹妹輕柔的聲音溜入耳畔,在這寂寥的山林裡卻顯得格外孤寂。

  「妳在想什麼嗎?」

  落後於希洛古後方一點距離的烏塔克擔憂地詢問。

  聞言,她先是愣了一回,隨即輕輕搖了頭:「沒什麼,只是想到自己這次一定要活著回去罷了。」

  「怎麼突然想到這個?」

  「我好像突然能理解你們每次去深山參與大獵祭的心情了。」她未立即回答烏塔克的問話,而是突然有感而發的感慨一聲:「我們女人待在部落日夜焦急地等待你們這群勇士能平安歸來,而待在深山的你們何嘗不是如此,希盼能有一日平安凱旋歸來。」

  踩踏在蜿蜒的山路上,清晰感受到石子摩擦自己雙腳的粗糙刺痛,以及濕冷黏膩的泥土沾染上她的腳掌,她緩緩將冷冽的空氣吸進,並再次吐氣呼出白煙,看著逐漸消散在半空中的白煙,不知為何心底漾起一股惆悵。

  「見識過大蛇的厲害後,我深深明白這次行動的危險性,明明不確定自己究竟能否平安歸來,但還是答應媽媽和阿妲菈一定會回去的。還有絲娜央,昨天哭哭啼啼地跑來找我,死命要阻止我上山,我還花費好一功夫才終於說服她,並答應一定會平安歸來的。」說到此,她不禁苦笑一聲:「我幾乎不失信於人的,但這回的承諾……老實說,我真的答應得很沒把握。」

  烏塔克看著她,不禁也面帶憂愁垂下頭:「我不敢篤定我們一定可以活著回到部落,但是……我們應該要努力活著回家。」

  希洛古止住前行的腳步,轉過頭愣愣地看著他。

  「我們必須努力活著……活著回到部落……活著回去見家人們吧!」

  女孩瞧見他藏匿於眼底的哀傷,或許是因為提到家人而讓他憶起痛失雙親的傷痛,於心不忍的希洛古也打起精神說:「回去吧,我們一定要回家的!」

  「後方的人趕緊跟上,太陽快下山了,我們要加緊腳步。」一名勇士在前方不遠處朝隊伍後頭呼喊著,讓原本停下腳步的兩人趕緊拉緊背負在後頭的行囊,繼續埋頭向前行。

  「你確定你帶的路是正確的嗎?」

  『怎麼?如今還懷疑吾會故意帶爾等走偏,或是特地設計陷害爾等嗎?』

  「我可沒這麼說……」

  『吾未如此愚笨還瞧不出汝的神情,但吾也未有那閒情逸致刻意帶錯路,這種無意義之事吾可是斷然不會做的。』

「你……」

聽見隊伍前方傳來爭吵的聲音,讓希洛古有些好奇地探頭,並偷偷用貓眼玉感知前方的動向,原本被高大勇士擋住的前方視野慢慢穿過隊伍的人群來到隊伍的最前方,發現原來是走在隊伍前頭的頭目正在質問瑯嬌靈貓,卻被後者堵的一時說不出話,只得惱羞地跺了跺腳。

  『都將吾用堅韌的繩索繫起並任爾等牽引了,加之爾等各個可都是能使用玉石的箇中高手,力量逐漸式微的吾現下一舉一動都受到爾等牽制,怎還會糊塗地想要帶爾等誤入歧途呢?吾還怕自己在這深山中走失了呢。』

  「你應該對這山林再熟悉不過了,還是別說些冠冕堂皇之詞,趕緊帶路吧。」頭目自知自己不論再說什麼都會理虧,只得嚴厲命令瑯嬌靈貓繼續帶路。

  「其實我有點訝異小瑯願意帶領我們到Mernauuan山。」希洛古收起貓眼玉的能力,掛在頸上原本散發翠綠光彩的璞玉很快又恢復黯淡的樣態。

  「我原本以為以他的性子會拒絕再次踏入這險地。」

  「牠被囚禁在我們部落才是最危險的吧。」對於她的話,烏塔克相當不以為然:「大蛇曾經威脅過牠,不論牠逃到天涯海角都一定會被找到,如果牠這次不帶我們到Mernauuan山討伐大蛇,以牠現在逐漸衰弱的身子,將永遠沒有成功脫身的一日。」

  他不禁露出一絲苦笑說:「以牠的性子只要是任何有可能存活下去的機會,牠一定會拚死抓住,所以牠應該深知自己要是錯過這回,就很難遇到有再重獲自由的機會了。」

  頓了一回,他撓了撓下巴後又接著說:「況且,妳在出發前不是有去找過小瑯說服牠帶我們到Mernauuan山嗎?我想跟牠說過話的妳應該也比較了解牠的動機吧。」

  希洛古微微一怔,隨即面露了然的神情輕輕點頭:「當時沒能意會過來,現在經你這麼一說,才知道原來牠當時是這樣想的啊……」

  她憶起出發的前幾日,又再次獨自去找被關押在牢籠裡的生物。

 

 
 
  『汝似乎有些變了。』

  見面的第一句話,就是這句帶著嘶啞的低吼聲。

  希洛古下意識摸了摸自己的臉龐,有些不解地看著牢籠裡的小生物。

  『汝的眼神變了,是終於想通一些事情了?抑或是……看到某些真相的殘酷?』

  「還真的都被你說對了……我……在真相裡看見了最殘酷的事實……」她低垂著頭緊緊攢住黑色的裙襬,雖然最後選擇原諒烏塔克在大獵祭拋棄蘇嵐安的事情,但似乎已經有個疙瘩在他兩人間留存,無論如何也無法抹去消散。

  『感覺如何?』

  「感覺很像又被背叛了一次……但已經有過被你背叛的經驗了,這次雖然還是心痛不已,但怎麼說……似乎有些麻木了呢……你知道發生什麼事情了嗎?」

  『黑髮男孩見死不救,逃跑了。』

  瑯嬌靈貓一字一句都深深刺痛她的心,使得她得奮力緊閉雙眼深吸一口氣才能平緩浮躁的心情。

  「不提那事了,過去的事就讓它過了吧。」

  『女孩這變化可真是大,看來汝已經是能放下一切深仇大恨的高人呢。』

  「怎麼可能放下呢,我這一輩子可不會忘記你當初是如何設下陷阱,殘害我們部族,我也忘不了你害死我的未婚夫跟爸爸的事啊。」

  原本有些意興闌珊談話的瑯嬌靈貓聽到此話,雙耳立即豎立起,緩緩抬起頭一臉饒富意味地看著女孩。

  「烏塔克的事情我掙扎了數日,曾一度想要衝到他面前抓著他的衣領質問他為何要狠心拋下蘇嵐安,想著如果那日他能救下蘇嵐安,或許還會有一絲存活的希望……可是啊,我後來想了又想,想起這一年多來其實他還是深陷那件慘事的泥淖之中,雖然他不曾親口提起,但從他的一舉一動其實都可以發現他一直都陷在那日的夢魘中。」

  她輕輕摩擦裙襬上用針線繡出的花紋,輕聲說道:「這時我才意識到,他其實也跟我一樣很痛苦……不……說不定他其實還遠比我更加痛苦,再想到你為了活下去而不擇手段做出那些慘絕人寰的事情,才發現我們都是一樣的……」

  「我們都是想在這世界上繼續活下去的啊。」

  聽到此,瑯嬌靈貓不禁有些怔住,接著牠突然低聲一笑。

  「為了在這世上存活,我們都是無辜者呢。」希洛古的神情露出淡淡的哀愁:「你或許會覺得自己只是為了想活在這世上而覺得無辜,更會覺得千錯萬錯都是那頭巨蛇的錯,才讓你犯下這些憾事。而我呢,則會認為殘害我們部落的加害者是你,因為你的到來,害得我們部落痛失族人,害得我家破人亡。」

  「我這輩子絕.對.不.會.原.諒.你.的,小瑯!」

  冰冷的話語頓時讓氣氛降到最冰點,雙方霎時陷入一陣沉默,希洛古睜大雙瞳,惡狠狠地瞪視被關押在牢籠裡的瑯嬌靈貓,欲用眼神在牠的身上刺出千瘡百孔。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女孩可真是有趣,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怎麼?今日來吾這是想向吾傾訴汝心中滿滿的恨意嗎?』

  瑯嬌靈貓笑得眼角都泛出淚水,一臉有趣地望著女孩問。

  「當然不是只有這樣。」被牠這麼訕笑,忽然覺得有些尷尬的希洛古嚴厲反駁,接著朝一旁輕咳一聲,欲掩飾自己尷尬的神情。

  「我要你帶我們到Mernauuan山尋找巨蛇,你應該知道牠棲居的地方吧?」

  『汝現在是求吾帶爾等去嗎?這種深入險境的事,汝覺得吾會輕易答應嗎?』

  「我可不是在求你,我是在命令你,你必須帶我們勇士隊到Mernauuan山。」

  『哼,區區凡人也敢命令吾,未免也……』

  「我知道你現在在這裡被關著也只能坐以待斃,畢竟巨蛇曾經要脅一定會將你找到並吞食下肚,你在這裡遲早有一天還是會被牠吃下,況且你現在這麼虛弱,我們要隨時將你置於死地都不是問題,但若你能帶我們到Mernauuan山的話,或許還有一線的生機,對於一直想活命下去的你不好好把握這次機會嗎?」

  希洛古不客氣地打斷瑯嬌靈貓的話,一鼓作氣將心中所有的話給傾到而出,接著正襟危坐並板起嚴肅的臉孔瞪視牠。

  『噗哧!女孩如今竟也學會要脅吾了,哈哈哈哈哈哈哈……這一年還真是進步神速呢!』

  本想著能藉此番話成功讓瑯嬌靈貓震懾於自己的威嚇,未料對方竟然一陣大笑,讓她頓時感到不知所措。

  『這些話應當是有人指使汝說的吧?吾推測應當是那城府極深的祭司吧?』

  看到女孩未回話且脹紅著臉,瑯嬌靈貓就知道自己猜測無誤。

  『到底汝還是太稚嫩了……吾若不帶爾等去,爾等不也是在這坐以待斃嗎?吾相信爾等絕對不敢輕易動吾一根寒毛,畢竟只有吾知曉如何抵達Mernauuan山,吾若身亡,爾等會感到更加棘手吧。』

  被這一番話堵的頓時說不出任何話的她,只能攢緊衣裙緊咬下唇發出低吟,腦中不斷思考接著該如何說服瑯嬌靈貓。

  『但那祭司可謂善於洞察人心,彼是知道依吾的性子定會應允下來,女孩,回去告知祭司說吾願意接了這等差事。』

  聞言,希洛古一臉不可置信地抬起頭,一臉茫然地望著牠,似乎不解為何牠突然這麼爽快的答應。

  『汝回去好好思考為何吾會答應吧……不解的話,或許那黑髮男孩能提點汝。』





創作回應

夜梓的臨殃
真的超級心疼希洛古QQ
2021-04-18 18:13:27
暮羽
揹負重大的責任就必須如此犧牲QQ
2021-04-21 19:35:24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