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璞華-拾壹.軟弱(2)

暮羽 | 2020-12-23 21:34:58 | 巴幣 34 | 人氣 107

連載中璞華
資料夾簡介
在那個坐落於蓊鬱島上的山林部落 因擁有神奇魔力的『玉石』 得以守護且狀大部落 然而看似平凡的日常卻在某一次的大獵祭時 遭到狠狠撕碎




  那時他們才剛滿十二歲,屆滿要進入少年會所進行集體生活及訓練的年齡,少年們向親人道別,離開住在十幾年的家,搬進壅擠的少年會所開始一連串嚴格的體能訓練。

  「每天除了都要練跑、摔角外,還要接受擊臀等嚴苛的訓練,更一天到晚被教頭責罵,每到夜晚又不能回到熟悉溫暖的家中,只能和同袍們挨在寒冷的少年會所一同生活,隔天清晨又得繼續這樣的訓練,不斷輪迴。」他憶起幾年前和蘇嵐安的訓練情景。

  「好累喔……我快要不行了,烏塔克!」

  「我也覺得好累……好想坐下來休息一下。」

  「不行……我們要再堅持下去,再一下下我們就可以休息了。」

  年少的他們每日都不停接受嚴苛的操練,但無論他們再如何堅持努力,小小的身軀仍是有不堪負荷的一日,除了三天兩頭就被挨罵外,日積月累的身心疲憊也讓他們倆逐漸對自己喪失信心,不若剛進入少年會所的自信滿滿,連日的訓練讓他們感到無比挫敗、自怨自艾。

  烏塔克更幾度想趁著夜深人靜時,和其他少年一樣偷偷潛回家尋求母親的慰藉。

  「烏塔克,你這樣做就代表我們輸了……我們要……要堅持下來!」

  蘇嵐安的語氣堅定,但雙眼早已洩漏出他動搖的內心。那一晚,烏塔克未聽從友人的話,而是跟著其他少年們偷偷潛回家裡。

  享受片刻家裡的溫暖,心滿意足回來的他瞧見漆黑的會所一角,他的友人獨自一人將頭埋於雙膝間蹲坐在那。

  「烏塔克,我覺得……我好弱喔……為什麼我會這麼弱小……這麼沒用?」

  「才沒這回事啊!要說到弱小……剛剛偷逃回家的我才是最弱小最沒用的那個。」

  「不對……我真的現在才深刻覺得自己……好弱……好無能啊……」

  一直以來都堅毅無比、不屈不饒的蘇嵐安,此刻身心也終於達到最極限,勇敢堅毅的外殼逐漸瓦解剝落,裸露出軟弱又無助的內心。

  他瑟縮著身子,癟著嘴使勁將在眼眶打轉的淚水吸回去,無奈這樣的舉動反而讓他的淚水及鼻涕都沾滿全臉,好不狼狽。

  烏塔克看著他,想到這陣子的辛苦,不禁也開始流淚,跟著友人低聲啜泣。

  那一晚,少年們流下脆弱的淚水。

  隔日,一如往常地,他們繼續進行嚴苛的訓練。

  接下來的好幾個月裡,兩人仍在一次次的訓練下不斷感到挫敗,但這時烏塔克卻發現,蘇嵐安似乎變了。

  「喔?你好像進步不少喔,蘇嵐安。」

  某一日,教頭在評比他們之間的能力時,向蘇嵐安稱讚道。

  原本在同儕間位於中等成績的他,在這幾個月的訓練中突飛猛進,慢慢成為他們之中最強悍的少年。

  曾經懦弱害怕的眼神也變得更加有自信,還散發出異樣光采。

  「咦……才短短幾個月,蘇嵐安就變得這麼厲害嗎?」聽到此,希洛古不禁疑惑道:「為什麼他會有這麼大的轉變?」

  「我那時也很納悶,明明一天到晚都在他身旁,明明也看著他一日一日的些微改變,可我仍摸不著頭緒,到底是什麼能讓他在短期間內如此突飛猛進。」

  「蘇嵐安,你這陣子怎麼會變得這麼多?莫非是之前訓練時,一個不小心從樹上跌下來撞到頭,讓你變得如此厲害?」

  「烏塔克,這笑話一點都不好笑。」

  「那……你到底為何會變得如此多呢?」

  走在林間進行狩獵任務時,烏塔克忍不住出聲詢問走在前方的友人。

  聞言,對方停下腳步,背對他說。

  「我其實還是很軟弱啊。」

  「你在開玩笑嗎?你現在可是我們同儕之中最強的人呢,怎麼還會軟弱呢?」

  「要我告訴你為什麼我會進步這麼多嗎?」

  他緩緩轉過身,陽光輕輕灑落在露出一抹燦爛笑容的他身上,全身似是散發著淡淡微光,奪目的讓人險些睜不開眼。

  「因為,我看見……」

  「看見自己的軟弱,然後,變得更堅強。」烏塔克垂下眼皮,一字一句緩緩說著。

  「咦?」希洛古有些不解。

  「他說……看到自己軟弱的地方,不要去忽視、不要去逃避,因為當自己看到自己不足跟軟弱的地方時……」

  「你就會……知道如何變得更堅強。」

  蘇嵐安笑顏逐開,在陽光的照耀下,似乎能從他那堅強無比的外表探看到他最心底裡的脆弱,但他絲毫不畏懼讓旁人知曉自己也有軟弱的一面,坦蕩蕩正視自己的弱小。

  希洛古彷彿也在眼前看到他那英俊挺拔的身影,一臉燦笑跟她述說。

  「很多人在面對自己的軟弱都會想逃避,甚至不願去面對,就連我也時常不願去正視自己的弱小。但蘇嵐安他不一樣,他學會能勇敢去面對自己心中的脆弱,毫不害怕地坦然接受自己所有的一切,面對它,然後克服它。」

  「或許妳需要一段時間才能慢慢體會到這句話的真正涵義,但我今天就將他曾經對我說的話,送給妳。」烏塔克嘴角微微上揚,溫柔地看著希洛古說。

  「正視自己的軟弱,然後,請變得更堅強吧!」

 


 
  「接下來這幾個月妳可能要辛苦些。」

  日陽即將西落,兩人趕在夜幕降臨前走回部落。

  「現在妳的處境,會變得更加嚴苛。曾擔任你父親副手的吉亞亟成為新的頭目,但他跟妳父親不一樣,持的是獻祭方針,況且在經歷這一場大戰後,倖存的族人絕大部分都站在獻祭那方,他們……想將妳在期限內獻給巨蛇以換來部落的和平。不過妳也別太憂心,現下祭司大人還不贊成此事,只要他還擋著,短期間內他們應該不會這麼急於要將妳獻祭出去。」

  希洛古低頭微微垂下眼,看著掛在頸上的璞玉說:「如果犧牲一個我能換來部落的和平,我願意成為祭品被獻出去。」

  「不對,妳不應該這樣想。」烏塔克立即反駁她的話:「妳應該要去斬殺巨蛇,不……嚴格說起來不是應該,是一定要做到!」

  「在期限來臨前,妳必須要努力提升自己的素質,讓自己擁有能打敗大蛇的能力,因為只有妳,才有殺死牠的資格。」

  那日戰後,有族人向瑯嬌靈貓問起為何攻擊大蛇的弱點仍無法將牠一擊斃命,牠思忖一回,緩緩說道。

  『看來能給予那巨蛇最後一擊的,果然僅有璞玉的持有者,也就是女孩汝了。』

  希洛古輕輕點頭,雖然心中仍有不少的不安及恐懼,但過去的自己實在太過軟弱,如今應該要學習變得更加堅強。

  「我……原本以為自己訓練這麼久的時間,面對巨蛇時應該能無所畏懼,但……果然還是很可怕啊……」她低聲喃喃道:「你們那時候也是這樣嗎?在大獵祭的時候……牠現身攻擊你們的時候,也是……這麼可怕嗎?」

  即使事隔已久,回想起那時慘況的烏塔克仍是感到一陣噁心,他艱難地點了頭回道:「對……」

  「你們……應該也嚇得手足無措吧……那麼殘忍、恐怖……那天看到屍橫遍野的部落,有人頭身分離、四肢不全、甚至有人摔得如爛泥一般……我……」她不禁感到雙唇一陣乾澀,胃裡的酸液也劇烈翻攪,下意識地吞嚥一口水欲將那噁心壓下:「蘇嵐安不也是那樣嗎?被巨蛇緊緊勒住全身、遭到牠的蛇尾掃飛出去、臉更被牠的利牙撕裂毀容……」雖然未曾親眼看過真實情況,但在訴說的時候還是忍不住感到一陣暈眩。

  「妳……這些也都是……小瑯跟妳說的嗎?」

  她痛苦地摀住臉,輕輕點頭。

  「是這樣啊……」烏塔克輕聲呢喃,溫柔搭上女孩的右肩安撫她的不安:「別想這些了,蘇嵐安現在一定已經在祖靈的居所安樂度日,說不定還會在那嚷嚷要我們不要擔心他呢。」

  聞言,希洛古不禁露出一絲苦笑,但很快又露出嚴肅的神情,雙眼直勾勾看著烏塔克說:「吶……烏塔克……為何你會這麼堅持要我斬殺大蛇呢?如果要換來部落的和平,把我獻出去應該是最好的計策吧。」

  話了,烏塔克止住腳步,整頓好腦中混雜的思緒後,一臉擔憂地面向女孩說道:「我……不想眼睜睜看著我的友人平白無故就去送死,即使殺蛇也可能有性命危險,但跟前者比起來,我……還是會希望妳能有活下去的機會,即使機會再渺茫,也不能放棄任何能存活的機會。」

  希洛古感到心頭一熱,意識到原來對方是如此在乎自己。

  「而且……不知怎地……我一直覺得有些地方很古怪……」

  「咦?什麼地方古怪?」

  烏塔克逕自低頭沉思一回,最後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他迴避希洛古的疑問:「接下來許多的日子裡妳可能要獨自完成訓練,因為現在就連旦古陸……他也……站在巴嵐那邊了……我還是會想辦法找到一些勇士幫你,可是可能機會渺茫……當然,我有空也會來監督妳訓練的。」

  「怎麼了嗎?為什麼你最後會這麼說?」一直以來幫忙訓練自己的男孩竟然會說出此言,著實讓她感到有些不解。
  「因為我還有一些事情要處理,可能無暇替妳進行訓練。」他僅是簡單帶過:「我想基本玉石的使用妳應該都已經掌握住,至於之後要更熟捻甚至更精進……希洛古,未來妳必須要靠妳自己了。」




最近工作每天都在期待假日趕快來嗚嗚,每天都在挑戰理智線的極限QQ

不過最近發現自己好像已經麻木到哪個小孩在前面鬧脾氣,我照樣可以不動如山地看著他發完脾氣,OK你發完脾氣我再跟你好好說話(看過大風大浪你這種小脾氣我覺得還可以嘛?!)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