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璞華-拾參.無辜者(1)

暮羽 | 2021-01-27 22:19:24 | 巴幣 36 | 人氣 133

連載中璞華
資料夾簡介
在那個坐落於蓊鬱島上的山林部落 因擁有神奇魔力的『玉石』 得以守護且狀大部落 然而看似平凡的日常卻在某一次的大獵祭時 遭到狠狠撕碎




  那是一個涼爽的傍晚,赤紅的晚霞將整片森林都照得艷紅,宛若在森林深處點燃一處火苗,讓林子都陷入熊熊烈火之中。

  半夢半醒中,牠瞧見一雙腥紅色的眼瞳正對視自己,無奈牠已經筋疲力盡,撐不開那沉重的眼皮,只能任由自己無止盡地掉入萬丈深淵。

  鮮血,染上曾經是一方淨土的家園,在玉石被竊走後,牠們失去玉石的庇佑,喪失原本的靈力,原本凌駕於周遭妖魔之上的牠們在一夕之間失勢,對他們虎視眈眈的其餘妖魔開始侵犯牠們的家園、掠奪牠們的一切、殘殺牠們的同袍。

  痛失所有同伴的牠,僥倖從陷入戰火的家園中逃出,噙著淚水,還來不及為死去的同伴哀悼,便狼狽逃竄到萬里之外,膽小懦弱的牠只能拚了命奔跑,欲逃到那個連敵人都追殺不到的所在。

  這是牠第一次意識到自己竟如此軟弱無能,連深愛的家園都無法保護,只能眼睜睜看著其他妖魔掠殺同袍,將淨土燒成一片焦土,而自己只能倉皇逃命。

  在漫長的歲月裡,牠從原本無盡的悲傷跟憤恨中,慢慢對這世上的一切感到麻木;在時間的洪流裡,牠已忘卻同伴的模樣,也忘記自己曾經引以為傲的榮耀。牠學著將悲傷與憎恨彌封在心底的最深處,從今而後,熄滅曾經點燃的復仇之火,僅餘該如何讓自己苟延殘喘於這世上的執著。

  牠將自己隱身在這世上的漆黑一角,守著一寸的溫暖,帶著沉重疲憊的身子陷入漫長的沉睡……

  『汝似乎擁有不少靈力呢……雖然稍嫌弱小,但也足矣。』

  牠被一個低沉的嗓音給驚醒,奮力撐起沉重的眼皮,赫然發現映入自己眼簾的竟是剛剛在半夢半醒之中瞧見的腥紅色眼瞳。

  『汝是誰?』

  身上的毛髮立即豎起,撐起沉重無比的嬌小身軀,拱起後背,伏低身姿進入警戒狀態。

  『吾是誰並不重要,汝只要知曉自己接下來將會進入吾的胃裡便足矣。』

  『為何汝要吃我?』

  牠瞪視前方大自己數十倍的巨蛇低聲質問。

  『吾餓了想進食,況且汝似乎也有不錯的靈力可以讓吾恢復不少力量。』

  『這話何意?汝為何要恢復力量?』

  『汝一個將死之物還如此多話啊,也罷,吾就好心告訴汝吧。在千百年前,吾可是能輕易撼動山河的妖魔之首,從未有不屈服於吾之下的族群,然而卻在有一日,吾遭到一名攜帶諸多奇石的男人重傷,霎時讓吾因而失去形體且魂飛魄散。吾懷著怨念,於漫長的歲月中不斷吸取山地間的日月精華,才得以勉強恢復如今的形體,但要恢復成千百年前的樣態仍是不足,尚需更多的靈力!』

  『奇石?』

  聽到巨蛇提到的奇石讓牠不禁愣住,低頭思忖那些奇石是否就是當初被盜取走的玉石。

  『是啊,那男人身上似乎帶了不少奇石,石子還總是散發不同光彩,且每當那些奇石發光之際,男人的行動都異常迅速且攻擊猛烈。』

  果然是玉石!那些自吾等身上被盜走的玉石!

  『彼可是害吾不淺啊,讓吾魂飛魄散整整數千年……奇了,吾現下怎突然多話起來,還是趕緊將汝給吃下才是。』

  『且慢,汝難道真的非得要吃下吾?』

  『當然?莫非汝欲做無謂的垂死掙扎?或者汝有何遺言要交代嗎?』

  面對生命遭受威脅的牠登時冷汗淋漓,嬌小的身軀瑟瑟發抖,顫著身子一連向後緩緩倒退好幾步。

  該如何是好?吾可是費盡心思才好不容易逃離一次又一次的死劫,莫非今日將是吾的命喪之日?

  荒謬!吾在這漫長的歲月裡只能安生於荒郊野外,忍受風吹雨打,更時常挨餓受凍,過著如此寒苦艱辛的日子不就是為了尚能苟活於這世上嗎?如今若真被這妖魔吃了,那吾在這漫長的年月中經歷的所有苦難究竟是什麼?

  吾怎能如此輕易就在此喪生!

  『該從哪兒吃呢?不過不論先從哪吃,似乎都能讓吾獲得不錯的靈力,呵呵呵……這下子離吾恢復千百年前樣態的日子就不久了。』

  『汝……吃了吾就是為了吸取吾的靈力?』

  『那是自然,不過這陣子吾也沒吃什麼,順便當填飽肚子也是極好的。』

  『吾的靈力已經大不如以前,早已喪失許多,即使如此,汝仍欲吃下吾嗎?』

  『嗯?莫非還能吃到比汝有更豐沛靈力之物?這方圓幾百里內具有靈力的妖魔吾已食下不少。』

  牠,嘴角微微上揚。

  『汝知悉玉石嗎?』

  『那是何物?』

  『便是害汝魂飛魄散的元凶,那名男子身上所攜帶的奇石。』

  『原來那些奇石是玉石啊……汝現在說這有何意,莫不是想藉此拖延,再伺機找機會逃跑吧。』

  『吾等在千百年前是玉石的守護者。』

  瞧見巨蛇似乎露出有些困惑又好奇的神情,牠緩緩蹲坐在地,開始講述曾經屬於牠們族群的歷史。

  『在渺遠的洪荒歲月裡,一塊坐落於海岸邊的巨石驟然碎裂,裂開的巨石中走出一名美麗的凡間女子,跟隨於其後的是其他不同生物種族,彼等踏過浪花,走離蔚藍的海洋,登上蓊鬱的島嶼,在這片肥沃的土地誕生一代又一代的新生命。』

  『吾等的祖先在步出巨石後,於島上尋覓到一片寧靜且不受外族侵擾的淨土,更發現這片淨土下蘊藏許多玉石,透過其強大的力量才得以在這島嶼上保這一片未受任何塵俗污染的淨土。祖先於是決議在此地定居,而吾等世世代代的使命便是守著這些玉石,守護這片淨土不受侵擾。』

  牠頓了一回,寶藍色及翡翠色的日月眼染上一層淡淡的灰濛。

  『然而一日,兩名凡人男子闖入吾等的棲地,吾等見彼們身上有多處瘀傷,面色蒼白且衣裳破爛,似有好幾日不曾好好進食入眠,吾等心軟之下,允許那兩人暫時在吾等的棲地歇息,待身體康復後再離去。』

  敘說到這段往事時,牠難以克制心中的怒火,不自覺咬牙切齒並提高音調。

  『未料,那兩名人類待在吾等棲地養病時,一直覬覦吾等守護的玉石,在康復後,竟欺騙吾等並將玉石盜竊走。自那時起,這世上的塵俗紛擾侵襲了那片淨土,失去玉石守護的吾等也尚失原本豐沛的靈力,一直對吾等虎視眈眈的妖魔們入侵淨土,吾失去家園,同伴們也皆葬生於火海之中。』

  曾經被自己忘卻在時間洪流裡的回憶湧上心頭,牠垂下頭緊咬著唇,將許久都未有的悲憤情緒努力壓抑下。

  『喔?所以汝生前最後是想向吾敘說爾等的歷史嗎?講得是挺不錯,倘若汝能繼續活下去,應能成為不錯的講書者,但可惜……』

  『非也,吾這可是在為汝著想呢。』

  『嗯?此話何意?』

  『汝尚不明白玉石真正的力量吧,據聞最強大的玉石在經過完好淬鍊及昇華後,可是能擁有撼動這世界的威力。』

  『汝莫不是為了要躲過被吾吞食而在欺騙吾?』

  牠瞧見巨蛇可怖的面容露出半信半疑的神情,於是決定站起身來,轉身往森林深處緩緩走去。

  『吾帶汝去尋找那些盜竊者,汝自然就能明瞭玉石真正擁有的強大力量了。』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