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璞華-拾伍.我們的希望(4)

暮羽 | 2021-04-24 19:00:02 | 巴幣 22 | 人氣 65

連載中璞華
資料夾簡介
在那個坐落於蓊鬱島上的山林部落 因擁有神奇魔力的『玉石』 得以守護且狀大部落 然而看似平凡的日常卻在某一次的大獵祭時 遭到狠狠撕碎



  巨蛇露出貪婪的神情盯著壟罩在牠陰影底下的嬌小女孩,被一雙血色瞳孔垂涎瞪視的女孩下意識地吞嚥一口唾液,努力克制自己內心的恐懼,以憤恨的眼神回瞪眼前大自己數百倍的妖魔。

  『喔?這表情可真不賴,多少葬身在吾之下的凡夫俗子皆是一臉驚恐害怕,僅有少數人能如此英勇迎向即將到來的死亡,上一回應當是爾等部落的領袖吧,彼被吾吞下肚前那壯烈犧牲的表情,直至現今吾都還記憶猶新呢。』

  接著牠猛地將身子壓低,龐大的頭顱霎時映入希洛古的眼簾,吐出的溫熱鼻息毫不留情地直接噴灑在女孩臉龐上,讓她不禁有些厭惡地將頭低垂閃避。

  『汝跟那名男人的神情還真是像呢。』

  她隱隱感受到自己全身上下的每一處肌肉都在嘶吼顫抖,但此刻卻不是因懼怕而顫慄,卻是內心滿腔的憤恨與不甘化成火焰使自己顫慄不已。

  她永遠無法忘懷父親被眼前這頭妖魔殘忍吞下的場面,更永生無法原諒這弒父之仇。

  『汝在將死之前有什麼話要留給母族嗎?』

  巨蛇露出一臉乏味的神情問著,牠早對於凡人會向自己親屬交代遺言感到無趣乏味,但這幾百年來自己食下如此多的人類,幾乎每一人在臨死前都會向親人大聲求救哀饒,似乎只能透過這種方式祈求上蒼憐憫他們,寬恕曾經的過錯,得以從自己魔掌中逃出。

  可惜所有的凡人連同他們死前最後一刻的遺言都盡數被自己吞噬殆盡。

  「他……是我爸爸……」

  『嗯?』

  「你剛剛提到的那個男人,他是我爸爸……」

  『喔?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真沒想到啊!哈哈哈哈哈哈哈!這還真是有趣,父女倆都難逃被吾吞食的命運,不過汝也末過於哀傷,汝等回也能立即與令尊在另一個世界相見,再續這一世的父女緣。』

  巨蛇無情的嘲諷讓她的心刺痛不已,憤恨的怒火在心中熊熊燃燒著,握緊的雙拳在不知不覺中因力道猛烈而劃出一道血痕,鮮血冉冉低落在潔白的霜雪上。

  「我不會原諒你的。」

  她驟然抬起頭,睜大燃起怒火的雙眼狠狠瞪視腥紅色的眼瞳。

  「我也絕對不會被你吞食下去的!」

  話了,巨蛇的雙眼突然感到一陣火辣辣的劇痛,在劇痛褪去後赫然察覺自己的眼前陷入一片漆黑。

  『渾蛋!!爾等竟又搞這種小把戲!』

  驟然失明的巨蛇仰頭就是一陣穿雲裂石的怒吼,隨著牠的吼叫聲,自牠周圍方圓百里的雪地盡數崩塌,希洛古在巨蛇發難前及時用貓眼玉感應到地下有一股不安的騷動,在自己踩踏的雪地斷裂之前,她趕緊轉身用琥珀玉自巨蛇身旁逃竄出去,感受到琥珀玉流動在全身的冰涼,原本沉重的身子漸漸變得輕盈,但即便自己再如何加速,仍就被地面崩裂的速度給追上,不慎從崩塌雪地踩落的她趕在跌跤前轉用心臟石,集中精神將能量匯集於自己的腳踝,深吸一口氣向半空中一躍而上,輕輕踩至尚未崩塌的雪地上後趕緊用上琥珀玉拼命往前衝,終於跑到可以攀到樹上的距離後才褪去琥珀玉的能力,轉用心臟石攀爬至樹上。

  「希洛古,這邊!」左側傳來烏塔克的呼喊聲,轉頭一看才發現他們一行六人皆平安將自身藏匿在林葉中。

  「你們都還好嗎?」希洛古輕盈地跳到他所站立的樹梢上,環視周遭被分配到要護著自己完成斬殺大蛇任務,包含烏塔克及巴嵐的六名勇士們。

  「在那頭巨蛇還沒大開殺戒前,我們都還能毫髮無傷。真是的,為何我還要來到這呢……」巴嵐一臉厭惡地看向在雪地裡癲狂扭曲身子的巨蛇,接著雪地上出現幾名勇士越過崩裂的地面,拿著武器筆直朝大蛇厚實的蛇鱗進行攻擊。

  「前鋒勇士已經開始執行任務了,我們也趕緊回到自己的崗位上吧。」烏塔克向其餘五人朗聲道,接著朝希洛古一臉擔憂地問:「妳剛剛有受傷嗎?」

  她輕輕搖頭:「還好我閃避得及,但正如小瑯所述,在這個地方正是靈氣匯集的寶地,也是牠的地盤,牠剛剛那一回的攻勢著實嚇到我不少。」

  「看來當時牠侵犯我們部落時,施展出的攻勢還不到牠真實力量的一半。」

  眾人跳躍至下一棵樹上,開始朝森林深處移動,烏塔克則跟在希洛古身旁一同行動。

  「但我發現雪地裡的確能減緩牠行進的速度,無論如何,我們都要完成自己的任務。」話了,希洛古加重琥珀玉的能力,讓自己超越烏塔克及其餘五名勇士,奔跑至前頭領著眾人向森林深處前進。

  沒過多久,她就聽見後方傳來一陣巨響,回頭一望瞧見後方幾十里外的樹木一棵棵接著傾倒,才發現這都是因巨蛇陷入失明,只能憑著前鋒勇士特意製造的聲響向森林深處前行,所以時常擦撞到樹木,數十棵被牠巨大身軀硬生撞倒的檜木也因猛力撞擊雪地而升起濃厚煙霧,間接遮蔽大蛇所在之處的視線。

  她收回探看的眼神,轉回正面繼續向前奔跑,在充斥轟隆巨響的森林中,讓剛才用貓眼玉擴展感官探看巨蛇蹤影的她有些不適,她立即除去貓眼玉的能力,同時也抵達最終目地。

  『爾等真是好大的膽子,吾今日定會將爾等盡數殺光!』

  大聲咆哮完後,巨蛇的視力似乎也逐漸恢復,在前方有些模糊的視野中牠立即鎖定離自己最近的勇士,未等那人來得及哀號,牠便向下俯衝一口將勇士的頭咬斷,並將斷裂的下半身用力甩飛至遠處的檜木上,將結上白雪的樹幹濺染上鮮紅的血跡,冉冉流下地面。

  「嗚啊啊啊啊!」

  撞見自己同伴慘死的一名年輕勇士嚇得不慎跌倒在雪地上,好不容易費盡力氣才從雪地爬去,卻聽見後頭傳來粗重的喘氣聲。

  「完、完蛋了……我的死期就在今、今天了……」

  「快點站起來啊!」

  原本已經失去求生意願的年輕勇士被一個厚實的手臂抓住臂膀,半被拖行在雪地裡奔馳。

  「旦……旦古陸?」

  「他死了,但我們還有任務還未完成,絕對不能在此退縮!」旦古陸邊跑邊大聲嘶吼著,在這冰天雪地裡,他感受到自己的肺因吸進冷冽的空氣而痛得如火燒一般灼熱:「我們一定要引牠進到森林深處,如果不完成這項任務,其他族人們都會有生命危險的!」

  年輕勇士聽著他的話不禁面露慚愧,哭喪著臉說:「對……你說得一點也沒錯,我剛剛實在太沒用了,才這樣就被嚇得都尿出來了……」

  「噁!難怪我覺得你有一股尿騷味!你給我起來自己跑!」旦古陸一臉嫌惡地鬆開手。

  『混帳凡人,爾等覺得真能從吾手中逃過嗎?』

  完全恢復視力的巨蛇其腥紅雙瞳猛地發出一道刺眼光芒,從雪地上捲起的狂風伴隨著牠仰天的怒吼,急速朝向旦古陸他們兩人奔馳的方向颳去。

 

 
 
  烏塔克忽然覺得一陣莫名的寒意流竄全身,他扶著粗糙的樹幹垂下頭欲減緩身體的不適。

  不知為何有一種不妙的感覺,他在心中不禁喃喃道。

  「牠來了。」右側傳來巴嵐低沉的嗓音,他趕緊抬頭,瞧見下方大蛇龐大的身軀緩緩從森林的東北方現身,而在牠巨大的蛇尾身後拖曳了一條長而寬大的血跡。

  「這……前鋒的勇士……」寒冷的空氣中夾雜濃烈的血腥味,讓向來感官敏感的他有些作嘔,但更讓他渾身不舒服的是打從心中升起的畏懼。

  「烏塔克,我看到了……」這時站於他身旁的希洛古忽然倒抽一口氣說:「死了……前鋒的勇士都死了……」

  聞言,他也難掩震驚,連回答時都能感受自己的語氣正發顫著:「是……是這樣嗎?旦古陸他也……」

  女孩艱難地點頭。

  「他光榮完成自己的任務了,將會回到祖靈的居所,享用無盡的繁華及安樂的。」他喃喃說道,但自知這句話不過是欺騙自己的語句,想到曾經的戰友慘死,心中還是難掩悲憤。

  希洛古聽了之後心中只感覺沉甸甸的,想到曾經指導過自己玉石使用的旦古陸驟然慘死,她的眼眶不禁湧出淚水,狼狽伸出右手抹拭淚痕。

  「大蛇已經掉進我們的陷阱,其餘勇士會先重挫牠,接著我們只要待頭目一下令就護著希洛古,全數朝牠的弱點攻去。」烏塔克重述一次之前擬定的計策,但接著他發現站於左側樹梢上的其中一名勇士露出錯愕的神情。

  「怎麼了,伊魯拜(Irubay)?」

  「不對……我們低估牠了……」額間微微滲出冷汗,他瞪大雙眼看向下方的巨蛇用強大的靈力摧毀原本設好在林中要阻攔牠行動的繩索:「我剛剛試著將紅珊瑚的力量聚焦在大蛇身上,發現即使過了一段時間後牠仍是毫髮無傷。」

  聽了他的話後,烏塔克才發現下方的戰場陷入膠著,巨蛇倚仗自己巨大的身軀抵擋勇士們強烈的攻擊,同時更仰天怒吼將數十里外的雪地盡數斷裂,崩塌的雪地使得在地面戰鬥的勇士因重心不穩重摔在地,幾名勇士因而遭到位於高處射下的箭矢誤傷,不少重傷者只能由其他勇士們趕緊抬離後方,接受巫師的治療。

  「我看到在往後的時間裡,勇士們對大蛇的所有攻擊都只是雞肋,再遠之後我就無法窺視了。」伊魯拜忍著使用紅珊瑚後產生的暈眩,吃力地說。

  「頭目下達指示了。烏塔克,你身為我們這群的領導者,下一步該如何做?」巴嵐將後背抵在樹幹,指了下方在一陣混亂的人群中伸出右手下達行動的頭目。

  見狀,烏塔克不禁嚥了一口水,完全在自己意料之外的發展讓他頓時陷入一陣慌亂。

  小組行動的時間完全比預定的時間還早了許多,雖然已經和其餘勇士推演過不下幾次的突發狀況,卻從未料到在我方勇士死傷慘重的情況下,竟都無法給巨蛇一個致命的傷害。

  「烏塔克?」輕柔的聲音將自己從混亂的思緒中拉回現實,全身滲汗的他立刻轉頭與身旁的女孩對視,一陣寒風吹來,讓衣衫早已濕透的他冷得渾身發顫。

  「你會成為我們之中的領導者,無非是因為你有優異的洞察力,及在遇到任何狀況都能保持的沉著冷靜和當機立斷的決斷能力,歷經小瑯的事情後,祭司很看重你,教頭不也是因為你平常訓練時的表現,所以才向頭目舉薦你擔任小組的領導者嗎?」希洛古說著。

  「我問你,如今你已經看見自己的軟弱,且變得更加堅強了嗎?」

  他起先有些愣住,腦海裡首先浮現的是年少時,曾經的摯友與自己說過這段話的情景,接著時間快速推移,畫面轉到在歷經大蛇侵襲部落後,他和希洛古在村外的溪畔兀自陷入悲傷之時。

  是啊……他怎麼會忘記這段話了呢?自己當時可是因這段話受到不少鼓舞,甚至還特意將之原封不動地轉告給希洛古。

  「我看見了……看見自己的膽怯弱小,所以巨蛇至今仍是纏繞於我心中的夢魘,但也因為見識過牠的恐怖,才讓我下定決心不要再重蹈覆轍過往的錯誤。」烏塔克露出一抹苦笑,接著他低頭思忖一回,轉頭看向隱身在後方樹上的男子說。

  「阿棟,接下來我要請你去執行這項任務。」





創作回應

夜梓的臨殃
現在真的愈看愈心疼
覺得他們的處境真的好可憐QQ
好想幫助他QAQ
2021-04-26 20:06:16
暮羽
我們幫他們祈禱吧!!
2021-04-29 19:04:17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