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璞華-拾壹.軟弱(1)

暮羽 | 2020-12-21 20:05:35 | 巴幣 24 | 人氣 119

連載中璞華
資料夾簡介
在那個坐落於蓊鬱島上的山林部落 因擁有神奇魔力的『玉石』 得以守護且狀大部落 然而看似平凡的日常卻在某一次的大獵祭時 遭到狠狠撕碎

  這日,天上降下滂沱大雨,宛若神靈也為這片大地垂淚哀輓。

  如同那日一樣,傾盆大雨無情地降在這塊土地上,無情地打在人們身上,掀開他們心中一道又一道的傷疤。

  雨,澆熄了戰場的狼煙,卻澆不熄人們的哀痛。

  希洛古兩眼毫無神彩,僅是制式完成身為主喪人的儀式程序,但父親已經遭到巨蛇吞食,此時置放在前方的僅有他生前的遺物,她默默將一顆檳榔放置在由母親親手為他縫製的檳榔袋上,手持三粒琉璃珠,伸出手在父親遺留的衣物上輕輕撫過一輪,最後再將珠子塞入一粒檳榔內。

  一旁母親低聲啜泣的聲音斷斷續續傳入她耳中,刺耳的讓她不禁想摀住雙耳。

  「什麼都沒了……我的丈夫……我女兒的腿……什麼……都……沒了……」

  「媽媽!媽媽你醒醒啊!快來人啊,媽媽昏倒了!」

  莎敏岸方說完話,登時立即昏厥過去,在一旁陪著她的阿妲菈因行動不便,立刻放聲向周圍親族的其他人求救,大夥兒見狀趕緊將莎敏岸扶起,並請巫師前來為她治療。

  看著母親哀痛欲絕及妹妹泣不成聲的樣子,希洛古知曉如今說再多的安慰都只是徒然,她無助看著前方放置父親遺物的木板上,伸出雙臂將自己緊緊擁住,撲通一聲跪倒在地抱頭痛哭,她的頭越垂越低,最終將整個人都蜷縮在地上,瑟瑟顫抖。

  「爸爸……你走了……我們……我們該怎麼辦?」

 

 
 
  因巨蛇侵襲部落造成嚴重死傷,使得部落內各個宗族的喪祭持續好一段時間,那段日子整個村落都籠罩在一片哀悽之中。

  從日到夜,無時無刻都聽得到女人及孩子的哭泣聲。

  「妳怎麼跑到這麼遠的地方來?」

  烏塔克遠遠就看見一名女孩將身子蜷縮成一團,獨自坐於溪畔。

  「小瑯沒跟妳來?」未瞧見平時都緊跟在她身邊的瑯嬌靈貓,有些疑惑地問著。

  女孩未出聲應答,僅是輕輕搖頭。

  「那……妳怎麼一個人跑到這麼遠的地方來?」

  「很吵……我……想一個人靜一靜……」

  「是嘛……」面對她的話,烏塔克一時之間也不知該如何應答,於是兩人就這般陷入好一長段的沉默。

  「你……不難過嗎?阿姨她也……」將頭埋沒在雙膝間的女孩最後打破這段沉默,問出的話似像咕噥聲。

  聞言,烏塔克先是愣了一回,而後他輕輕仰頭看向聳立天際的樹林,接著將視線移到前方的潺潺溪水,低聲回道:「看見母親去世的當下……我……我實在……也難掩心中的悲痛……我……整個人都慌了……」

  他和母親從小就相依為命,雖然知曉母親一向身體虛弱,但從未想過她會有不在人世的一日,也未曾預料那日會這麼快就來臨。

  「我真的……很難過啊……因為訓練的關係,我好像也沒什麼時間陪伴她……沒什麼時間……能好好照顧她……」烏塔克眼裡噙著淚水望向對岸低頭飲水的梅花鹿母子:「可是我後來想著……母親這些年來飽受病痛纏身……這樣的離去是不是……也讓她終於解脫了呢?」

  「烏克啊……天氣冷了,要記得穿暖一點。」

  「怎麼好像又瘦了呢?你要記得吃飯啊。」

  「訓練很累吧,你父親以前也總是喊著很累呢!」

  他憶起每次回家探望母親,在自己即將要離開時,她總會撐起虛弱的身子陪著自己走到門口,那佈滿皺紋的雙手總緊緊握住他的手掌,一邊叮囑他要注意身體,一邊倚靠在門邊依依不捨地放手,目送他的離去。

  她總是默默守著老屋,期盼他的歸來,又再目送他的離去。

  母親這一生目送太多人離開,或許,她也厭倦一直為人送行的日子,任性地想要別人送她一程,目送她前往祖靈的聖地。

  他一手摀住臉龐,欲將心中的悲痛壓抑下來,但情緒早已潰堤的他此時僅能哽咽低吼:「可是……為何……為什麼……最後也沒能讓我……好好跟母親道別呢?」

  「我……也沒能好好……跟爸爸道別呢……」女孩將頭抬起,淚流滿面地看向對岸喝水的梅花鹿母子,此時從後方林中緩緩走出高大的雄鹿,親暱地低頭觸碰小鹿:「不論是蘇嵐安……還是爸爸……我都……我們都……還來不及跟他們好好道別啊……」

  她心中還有好多好多好多的話想對他們說啊……

  可是,為什麼……

  他們都走得讓自己那麼措手不及呢?

  「我……為什麼……一直在不斷失去我所珍視的人呢?」她靜靜看著對岸感情和睦的山芙蓉鹿一家,那曾經是自己習以為常的景象如今已變成奢望: 「我……好不容易終於知道自己玉石的能力……好不容易……才開始對它上手……我……是想要藉著它保護這個部落,保護大家的啊……可是……可是……」

  她巍顫顫地伸出雙手,看著自己因訓練而長出厚繭的雙手,看著以為握有強大力量實際上卻什麼也沒握到的雙手,歇斯底里地哭吼:「可是為什麼?為什麼到最後我還是這麼軟弱?為什麼我還是什麼都沒有保護到啊?」

  被吼叫聲嚇到的三隻鹿驚得轉身跑進林中,樹上的鳥兒也嚇得從樹上竄飛。

  「希洛古!」烏塔克看到她有些搖搖欲墜的身子,連忙伸出雙手將她扶住。

  「我……為何……從以前到現在都一樣……都一直這麼軟弱呢?我……為何不能堅強點呢?為何要一直受到人保護呢?」

  「為何神靈們要選我……選擇一個這麼軟弱的人……繼承璞玉的能力呢?」

  烏塔克看著她近乎心碎的神情,不禁心中一陣酸楚,輕輕將手搭在她的肩上身子微蹲,溫柔地看著她說:「你知道蘇嵐安以前也覺得自己很軟弱嗎?」

  「咦?」

  聞言,希洛古不禁疑惑地抬頭看著烏塔克:「你說……蘇嵐安嗎?」

  他輕輕點頭。

  「怎麼可能?他那麼的勇敢堅強,怎麼可能會覺得自己軟弱?」

  「每個厲害堅強的人,也都曾有軟弱無助的時候。」他輕笑一聲:「我們在剛開始到少年會所接受訓練時,可是吃盡苦頭呢。」



這篇章讀完的感想,記得好好珍惜家人跟身邊的朋友阿~

假日這兩天又是看演唱會,又是和好久不見的大學朋友見面逛街,大概玩得太開心還有畫畫畫到太投入,導致自己在昨天就寢時才想起忘記更新了XDDD

然後今日一早工作就是滿檔,幾乎沒有休息的片刻QQ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