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璞華-拾貳.蟄伏(3)

暮羽 | 2021-01-20 22:03:52 | 巴幣 132 | 人氣 125

連載中璞華
資料夾簡介
在那個坐落於蓊鬱島上的山林部落 因擁有神奇魔力的『玉石』 得以守護且狀大部落 然而看似平凡的日常卻在某一次的大獵祭時 遭到狠狠撕碎




  『這是在……?』

  希洛古依著烏塔克的意思,將瑯嬌靈貓帶到這間放置雜物的茅屋,屋內瀰漫的塵埃和一觸即發的緊繃氣氛讓女孩不禁滲出斗大的汗珠,擺在雙腿旁的手更不自覺握緊拳頭。

  「你……你到底在胡說些什麼?」巴嵐的話聽起來有些嘶啞。

  「是牠嗎?是小瑯指使你的吧?」原本背對希洛古他們的男孩此時緩緩轉過身來,看向蹲伏在女孩腳邊的生物說:「是你慫恿巴嵐提出獻祭這個方法的嗎?」

  『什麼?汝是在胡說八道些什麼?女孩,快幫吾把汝的話轉告給那男孩。』

  「小瑯說你在……」

  「等等,你應該不需要再如此多此一舉吧?其實根本沒有只有希洛古才能聽到你的話這件事吧?如果想要的話,你應該是可以正常和所有人溝通的吧?」烏塔克厲聲打斷希洛古的話,冷冷瞪著瑯嬌靈貓說:「我不知道你為何要這樣做,但如果我的推測沒錯的話,你應該是擔心若所有人都能和你對話,你的計畫很可能因此容易敗露吧?」

  『男孩是瘋了嗎?吾可不知彼再說些什麼?女孩,汝快幫……』

  「小……小瑯……」希洛古顫抖著身子,但這次卻並非是為瑯嬌靈貓傳遞話語,她緩緩轉過身,瞪大雙眼低頭看向蹲坐於地上的嬌小生物問:「你……真的……真的不是只能和我對話而已嗎?」

  瑯嬌靈貓以冷漠的眼神迎著她那眼底的不安,就這般看了好一陣子後,才緩緩站起身走到前方背向她。

  『吾的確可以和爾等對話,但吾只讓女孩聽到是因吾素來不喜吵鬧,若是讓眾人知悉此事,吾將會不斷被爾等打擾。』

  那宛若銀鈴般的聲音驟然衝入屋內所有人的耳裡,從未聽過牠聲音的男子們各個都瞪大雙眼,驚訝的神情在臉上盡表露無遺。

  『吾承認此事,但吾可不承認有去唆使那小眼男孩鼓吹部落支持獻祭的計策,打從一開始吾到此地一直都是要爾等為了那巨蛇背水一戰,何來的理由去提出獻祭的方法呢?』

  「我也想不透,為什麼你要這樣做?但我可以肯定絕對是有人在巴嵐背後指使他,所以到頭來,你還是不願承認這事情就是你做的嗎?」

  「烏塔克,我覺得……小瑯說得沒錯啊……打從一開始牠的提議就是要部落協助我訓練,訓練我使用璞玉,才能擁有斬殺大蛇的能力,這樣一來……牠會去支持獻祭根本沒道理,一點都說不通啊!」未等到瑯嬌靈貓的答覆,希洛古便站出來搶著替牠辯駁。

  烏塔克露出憂傷的神情看著女孩,同時也看到她的眼中其實透露出不安跟害怕,他輕輕嘆一口氣直視瑯嬌靈貓說:「我也很不想相信,但這半年多來,我心中的疑慮卻是一直不斷擴大,也是直到最近才真正說服自己這就是事實。」

  「小瑯,我就問你一句,你為何可以這麼清楚我們大獵祭發生的那件事的經過。」

  『吾不是早就說過,吾能隱約察覺那條大蛇甦醒,且在女孩說過那等事後,經一番推敲後也能知曉爾等是發生何等慘事。』

  「不,不對。」烏塔克毫不客氣地反駁瑯嬌靈貓的話:「你說蘇嵐安他被巨蛇緊緊勒住全身、遭到巨蛇的蛇尾掃飛出去、臉也被牠的利牙撕裂毀容……等,這些話都是希洛古跟我說的,她說這些事情都是你告訴牠的,但為何你會知道得如此鉅細靡遺,就好像是……好像是你當天全程在場觀看一樣!」

  『胡說八道,只憑著吾說過的這些話就想誣賴吾嗎?』

  「不只這個,我也看過類似你的身影曾經往妲妲的家走去。」他頓了一回又繼續問著:「你能告訴我你是去了妲妲她家找巴嵐嗎?去那又做了什麼?」

  『哼!爾等凡人也膽敢質問吾,真是好大膽子,如今連吾的行蹤也要一一向爾等稟告嗎?』

  瑯嬌靈貓一怒之下,轉身就要跨出門外,未料忽然出現一個人影擋住牠的去路。

  『女孩,怎麼?汝也在懷疑吾嗎?』

  希洛古頓了一下,輕輕搖了頭,但接著又露出遲疑的神情,艱難地點著頭。

  『女孩,吾應該告訴過汝要堅決點吧。』

  她雙手緊握抵在鼻樑前,幾度用力深呼吸後才慢慢將自己從混亂的思緒中抽離,顫抖地回道:「我……我想相信你……」

  「那我再問最後一個問題好了。」這時烏塔克又出聲,他快步走到希洛古的左側,擋在瑯嬌靈貓前冷冷從高處俯視牠:「巨蛇入侵那日,你將希洛古從巨蛇面前推開的那時,你,是不是跟巨蛇說了什麼?」

  希洛古看到嬌小的身軀明顯顫了一下,牠瞪大圓潤的日月眼,下顎微微張開。

  「你,果然跟牠說了什麼,所以牠那時才會暫時對我們收手吧?」

  「小瑯……你……真的跟巨蛇……」

  『是啊,吾的確是跟牠說了什麼,所以才將爾等從巨蛇的威脅中解救出來,如此一來爾等不是應當要感謝吾嗎?』

  「我不知道你到底跟牠說了什麼才讓牠得以放過我們,但最重要的是你和巨蛇其實是相識的吧?你們該不會一起在背地裡計畫著某些事吧?」

  『男孩真是費盡心思為吾安上莫須有的罪名啊,吾可……』

  未等牠說完,烏塔克便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一把將牠抓至半空中,右手從腰間拿起短刀,輕輕靠在牠的頸部,在頸上劃下一道淺淺的傷口,兇惡地瞪著牠低吼:「我很不希望最後我們會發展成這樣的局面,但你若再不從實招來,就別怪我無情了。」

  「烏塔克,別這樣……」

  「住手,烏塔克,我不准你傷牠一根寒毛!」

  巴嵐欲朝烏塔克撲來,而後者早就察覺到他的動靜,迅速後退幾步躲過他的攻擊,但終究烏塔克閃避的速度還是遠比巴嵐的攻勢慢,在勉強躲過三招後,眼見對方就要掐上自己的脖子……

  「阿棟!你在做什麼?還不快給我把這些幻象驅離!」

  在千鈞一髮之際,一直在旁默默看著事態發展的阿棟趕緊用上花碧玉在友人眼前製造幻象,屏蔽他的視線。

  「為什麼你這麼想要救牠?莫非你們暗中達成什麼協議嗎?」烏塔克趁著巴嵐被困在幻象時走到安全的角落質問。

  「你們其中一個若都不說的話……」他又再次拿起刀在瑯嬌靈貓原本的傷口上劃下更深的一刀,痛得讓後者不禁低聲呻吟:「小瑯,你還要我在你身上劃上多少刀呢?我可不能擔保下幾刀還能保你的性命。」

  『呵呵呵……真不知道汝是如何抓到吾的把柄,吾現在的確沒有半點能反擊的能力。』

  「我也只是搏命一賭罷了,原本還以為你是深藏不露,刻意隱藏自己的能力,也沒想到現下的你是真的毫無反擊之力。」

  『呵呵……那汝還真是賭對的了呢……盜竊者的後代果真是卑鄙無恥。』

  「這話是什麼意思?」

  他已經不是第一次聽到盜竊者的後代這個詞了,上回巨蛇侵襲部落時牠也曾提過。

  『爾等的部落是如何說的,應當是說解救眾生性命的祖先從山上帶回的稀罕玉石吧,呵呵呵……那些玉石明明是偷竊來的,卻還被說成是自個兒發現,爾等也真是夠厚顏無恥了。』

  此話一出讓在場的眾人都震驚不已,尤其是長久以來都在接受玉石訓練的男子們,更是久久無法從震撼中回神。

  「你……怎麼可能……我們身上的玉石怎麼可能是偷來的!開什麼玩笑!」最先有反應的是剛從幻象中脫困的巴嵐,他看著被拎在半空中的瑯嬌靈貓怒吼。

  『不信也罷,但就是爾等竊了吾等的玉石才讓吾現下毫無反擊之力,只能成為俎上魚肉,任人宰割。』

  「那為何你已經在族人面前提議要讓希洛古接受訓練以斬除大蛇,卻還要慫恿巴嵐去提出獻祭這個計策?你到底有何居心?」烏塔克厲聲質問。

  『哈哈哈……有何居心……汝竟然問吾有何居心?哈哈哈哈哈哈,不就跟爾等一樣嗎?』

  「這話什麼意思?」

  『女孩,吾問汝,為何即使知道有危險,汝卻還是堅持要接受訓練以斬殺那妖魔呢?』

  「啊……當然是……是因為……因為要保衛部落,要保護大家免受大蛇的威脅,要讓大家能平安活在這世上。」面對瑯嬌靈貓突如起來的問話,希洛古的回話有些支吾,甚至還能聽出話中的不安及緊張。

  『吾也是……也是為了……為了活下去,才只好做出這種決定啊……』

  牠的話語帶著濃烈的哀愁,一雙碧綠色及寶藍色的日月眼怔征看向希洛古,眼瞳裡是訴說不盡的悲戚跟傷痛。

  牠娓娓道來一切的真相。



最近開始看起輝夜姬的動畫(漫畫追到最新的),吼吼動畫真的做超好的!每天都笑得跟豬一樣,刷了好多次(剛剛才看完一集)

最近除了巨人跟輝夜姬一直狂刷之外,還有超可愛的天竺鼠車車我也刷很多次哈哈哈,還推廣給我同事跟幼兒園的老師,這個非常適合小孩看阿XDDDD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