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璞華-拾肆.苟活的人(2)

暮羽 | 2021-03-24 20:41:30 | 巴幣 20 | 人氣 92

連載中璞華
資料夾簡介
在那個坐落於蓊鬱島上的山林部落 因擁有神奇魔力的『玉石』 得以守護且狀大部落 然而看似平凡的日常卻在某一次的大獵祭時 遭到狠狠撕碎


  她離開囚禁瑯嬌靈貓的屋子,緩緩踏上回家的道路,如今因瑯嬌靈貓的事情,部落決議要組成遠征隊出發斬首巨蛇,因此部落裡的勇士這時大多都出外進行密集的訓練,異常寧靜的村子詭譎的讓人不安。

  這幾日的她幾近停擺自己的訓練,深知肩負這場戰役的重責也讓她心中難免有些愧疚,但她知曉現下的自己實在無法聚精會神進行訓練。

  「妳這一陣子就先好好休息吧。」

  烏塔克察覺到她的異樣,這陣子也不願多提訓練之事,只是面露擔憂的神情要她好好在部落內休息。

  她明白自己不能再如此消極任性下去,輾轉難眠幾日後才決定去見瑯嬌靈貓,決定要問清楚牠的真意。

  然而得到的僅是一慣冷漠的回應,以及那不斷繚繞於自己耳邊的話語。

  『有時候,真相只會更加殘酷。』

  她不解為何真相只會更加殘酷,也不懂瑯嬌靈貓眼底所露出的悲傷。

  所以那一夜,在夜深人靜之時,她從床鋪上坐起,緩緩取下掛在頸上的璞玉,聚精會神地注視手上黯淡無光的它,慢慢在它暗灰的表面上刻畫出數十圈繁密的金黃色菱形格路,再朝右側拉出一條細紋,轉用雪白及丁香兩色銜接於金黃色細紋線之後,繞出一朵朵盛開的花苞紋路,隨後又從中勾勒出兩條分岔的細線,帶到璞玉的背後轉用絳紅色紋雕刻出一行人形舞蹈紋。

  待紋路刻畫完成後,她重重呼了一口氣,輕輕用右手擦拭額間滲出的汗珠,看著散發出白光的璞玉,她不禁緊張地吞嚥一口水。

  即使之前擁有試著窺看過往記憶的經驗,但那時僅是因著好奇的心態而去探看,與現下要去窺視那場悲劇的忐忑心情截然不同。

  她的雙手不自覺地開始顫抖,險些將手中的璞玉摔落至地面。

  「沒事的……希洛古,妳沒事的……」

  也許自己不應該去主動碰觸那道傷疤,但心中仍是存著一絲希望,想相信瑯嬌靈貓其實是清白的,同時也想知道蘇嵐安生前歷經的苦痛。

  接著,一片白光淹沒眼前的視野。

 

 

  「你們一個把對方當成希洛古,一個把對方當成妲妲吧,這樣或許會好一點。」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的天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那是一個風和日麗的早晨,溫暖的日光輕輕灑落在四名少年身上,她看不清背向陽光的蘇嵐安面容,只見他緊握雙拳面朝巴嵐,而站於一旁的烏塔克則笑得東倒西歪。

  看不清情郎面貌的她決定往左側再走幾步,隨著方位的移動也終於讓她得以看清蘇嵐安的樣貌。

  如同記憶裡一樣俊俏的面容,愛笑的眼如今因憤怒而垂下,炯炯有神的雙瞳正怒視巴嵐,最後嘶啞著嗓子向對方低吼:「我們就速戰速決吧……反正就那一瞬間,我就勉強給你當妲妲吧。」

  「你別說笑了……要我把你當妲妲根本就侮辱她的美麗......但現在不得已,我會勉強這樣做的……」

  「要我把你當成希洛古也是侮辱她的可愛……」

  「咳咳!」

  似乎覺得兩人僵持太久的阿棟輕咳一聲,嚇得他們趕緊抱在一起後又迅速分開。

  「希洛古明明全身都散發著花香,肌膚細嫩又柔軟,哪像你全身只有讓人作嘔的汗臭,肌膚還粗糙的像顆石頭一樣堅硬,剛剛抱下去差點沒痛死……」

  蘇嵐安癟著嘴低聲抱怨,但一旁的巴嵐似乎未聽到他的怨言,而是轉向阿棟詢問接下來的工作執掌。

  看到蘇嵐安活生生站在自己眼前,還有和夥伴們有說有笑的樣子,讓希洛古頓時覺得好不真實,她緩緩朝他靠近幾步,伸出手想從後背環抱住自己記憶中的男子,未料在她即將伸出手之際,蘇嵐安忽地往前拔腿狂奔,讓她僅能抱住一片空無。

  她有些錯愕地看著離自己逐漸遠去的情郎,霎時忘記這裡只是時間殘留下的記憶片段,根本無法觸碰到這些存於記憶裡的人們,她焦急地邁開腳步並朝遠方吶喊:「蘇嵐安,等等我!」

  用上琥珀玉提升自己奔跑的速度以追趕前方的男孩,但在奔馳的過程中似乎聽見左側的陰暗處傳來陣陣騷動,她慢慢停下腳步,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情朝聲音的來源走去。

  『等回只要奪走他的性命,切記不可食下。』

  『理由何在?美味佳餚在吾面前卻無法將之食用?』

  『為了更長遠的目的……為了能讓汝順利吃到璞玉的持有者,汝,必須忍耐。』

  遠遠就看到一隻貓和龐然大蛇躲在樹叢林的身影,交談的言語讓她一時還有些摸不著頭緒。

  『就是現在,出去殺了那個金髮男孩,其他人務必要留下活口。』

  當她意識到事態不對勁時已經來不及阻止大蛇的行動,匆匆瞥過瑯嬌靈貓眼裡的狡黠,她近乎發狂地想追上前方行動遲緩笨重的大蛇,離奇的是明明自己的速度立即就能追上對方,但現下的她都同時用上琥珀玉及心臟石的能力了,卻還是被巨蛇遠遠拋在後頭。

  「不行……不可以啊!蘇嵐安你快逃跑啊啊啊啊啊!」

  知曉接下來會發生的憾事,明白自己已經追不上巨蛇的她歇斯底里朝前方大吼,卻忘卻這裡只是曾經發生過的記憶片段,即便現在大吼,蘇嵐安也不會聽見,而巨蛇也不會因此停下行動。

  令人破碎而心痛的慘叫聲劃破山林裡的寧靜。

  她奔出了樹叢,來到一片空曠之地,瞪大的雙瞳上印出血跡斑斑的林地,還有那名倒臥在巨木旁奄奄一息的男子。

  「蘇嵐安!」

  她近乎心碎地哭吼,顫巍巍走到他的前方想用白玉髓為他治癒,但白玉髓的能力根本無法施展到他身上,想要觸摸他的手臂根本什麼都無法碰觸到,只是宛若空氣一樣,直直穿透過他的身軀。

  「不可以……蘇嵐安你快站起來啊!」對此事無能為力的她僅能無力蹲坐在蘇嵐安身邊,眼睜睜看著不遠處的巨蛇正虎視眈眈朝倒下的情郎緩緩前進。

  這時她瞧見抱緊身子瑟縮在旁的巴嵐。

  「巴嵐!別在那邊愣著了,快救蘇嵐安啊!」

  儘管她再如何用力嘶吼,也喚不動那存於記憶片段中的人影,只能看著蹲伏在地上抓著受傷的左手臂,不斷顫抖身子的巴嵐正驚恐瞪視前方一蛇一人的對質,而她只能眼睜睜看著大蛇將來不及逃竄的蘇嵐安舉至半空中,用那遍佈鱗片的滑膩身軀緊緊勒住他。

  希洛古似乎聽到清脆的骨頭碎裂聲,同時感受到自己心中似乎也有某一處逐漸碎裂。

  「蘇嵐安、巴嵐!你們還好嗎?」

  這時,她聽見遠處傳來一個熟悉的聲音,猛地抬頭朝聲音來源的森林深處望去。

  「是烏塔克……他要來救蘇嵐安了!」

  彷彿看見希望的她趕緊往烏塔克奔來的方向小跑步奔去,恰時男孩也跑出了樹林,踏進這片空地的他視線正好對視到希洛古,然而他並非看到女子的身影,而是看向她後方令人怵目驚心的景象。

  男孩瞪大雙眼,漆黑的眼瞳裡流露出畏懼驚慌的神情。

  「烏塔克,求求你了……拜託你快救救蘇嵐安。」明知對方是聽不見自己的聲音,但無法干預過去的她仍是苦苦哀求自己的青梅竹馬能從巨蛇的魔掌中解救自己的情郎。

  「烏……塔……」後方傳來斷斷續續的呻吟,希洛古趕緊轉過身,看見被緊繞在巨蛇蛇身裡的蘇嵐安正痛苦地朝自己的友人求救。

  「咚——」

  霎時,巨蛇鬆開蘇嵐安的身子,失去禁錮的他立即從半空中墜落至地面,同時更發出好大聲響,柔軟且脆弱的身軀本在被巨蛇勒住時就斷了幾根肋骨,如今這般用力的撞擊讓他的全身更是有多處骨折,只能奄奄一息的倒臥在血泊中吃力地喘氣,用盡僅餘的力氣向站在不遠處的友人求救。

  「救……救我……」



上禮拜說熱得要死還吹電風扇的我,今天淋得一身濕去上班,還超級無敵冷的!!!
這什麼鬼天氣啦!!(崩潰)

創作回應

夜梓的臨殃
越來越心疼了啊啊啊
天啊我的胃(摀胃
2021-03-26 06:47:12
暮羽
我拿胃藥來了~~別怕別怕
2021-03-31 19:12:57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