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璞華-拾肆.苟活的人(4)

暮羽 | 2021-04-07 19:03:32 | 巴幣 1014 | 人氣 72

連載中璞華
資料夾簡介
在那個坐落於蓊鬱島上的山林部落 因擁有神奇魔力的『玉石』 得以守護且狀大部落 然而看似平凡的日常卻在某一次的大獵祭時 遭到狠狠撕碎






  在看見巨蛇用宛若垂涎獵物的神情瞪視自己,曾經的沉著冷靜都蕩然無存,僅餘一片空白的腦海以及盤旋至心頭上的畏懼,那時因自己的軟弱膽小所萌生的怯意,在他還未來得及察覺前,自己早已經獨自逃跑至幾十里外。

  「救……救我……」

  蘇嵐安無力的求救聲以及眼底的希望,皆在自己落荒而逃後就被撲滅,留下的只有滿滿的不解和深不見底的絕望。

  「你果然陰險狡猾又殘酷冷血啊。」

  回到部落後,巴嵐對他的指控宛若利劍一樣刺穿自己的心,但對此他卻無力反駁,他沒有理由反駁對方對自己那冷血的控訴。

  因為拋下他們獨自逃跑是血淋淋的事實。

  他的弱小害得蘇嵐安慘死,也許是對自己的責罰,每到夜晚總會在夢中看見那血跡斑斑的深山,倒臥在血泊裡的友人用不解的神情瞪視自己,似在質問自己為何要拋下他獨自逃走。

  為什麼……

  要拋下我?

  「對、對不起……我知道……知道如今再多的道歉都……都挽回不了自己曾經的過錯。」烏塔克撲通應聲跪倒在地,緊握著的雙拳朝堅硬的地面不停捶打,嘶啞低吼出的破碎語句讓他不禁感到一陣暈眩,伸出右手捂著嘴欲將湧上的噁心壓下。

  「因為我的弱小……因為我害怕……我……我犯了不可饒恕的錯……嘔嘔……」他的頭越垂越低,最後甚至用力撞擊到地面:「嘔……我拋下了他……拋下了蘇嵐安……嘔嘔……我……拋下朋友獨自逃跑……」

  「對不起,希洛古……我、我一直沒有勇氣告訴妳這件事……我……嘔嘔……我沒有勇氣告訴你……嘔嘔……我沒有去救蘇嵐安……」

  那時的他只要看到女孩的身影,滿溢的罪惡感就會湧上心頭,壓得自己喘不過氣,但那是他的過錯,是他要承擔的罪孽,他數度想要開口向女孩親口道歉,卻也數度萌生怯意。

  弱小的自己沒有勇氣向女孩坦白大獵祭所發生的一切真相,就連在面對頭目、祭司及長老們的問話時,他也沒勇氣坦承,甚至不惜撒了一些謊欲掩飾自己的過錯。

  「我真的很害怕……那時第一次覺得自己離死亡這麼近……嘔嘔……而在面對生死瞬間時……我……我第一次如此渴望自己能活著……」

  所以,為了繼續活著,他,轉身逃跑了。

  然而即使自己從那時的險境成功脫離了,卻仍然逃不出自己對巨蛇的陰影。

  得知希洛古會成為討伐巨蛇的關鍵後,潛藏在自己內心最深處的恐懼又再次被喚醒,但這次的他不想再犯同樣的錯,不願再次拋棄友人獨自逃亡,他收起自己的軟弱想與女孩站在一起面對大蛇。

  在後來巨蛇侵襲部落時,看見瑯嬌靈貓及女孩壟罩在那龐然大物的陰影之下宛若即將到手的獵物,他看見巨蛇露出令自己熟悉的狡黠笑容。

  『汝欲犧牲自己的性命從吾手中救下彼嗎?』

  宛若惡魔的呢喃繚繞在自己耳畔,他頓時害怕得止住原本趨前的腳步,眼睜睜看著巨蛇的龐大身軀越接近跌坐在泥地上的女孩。

  他不能再犯同樣的錯。

  那時內心只剩這一段話語,當他回過神來時,才發現自己在不知不覺中竟將瑯嬌靈貓和希洛古從巨蛇中救出。

  然而當他轉身看到那對血瞳時,仍喚醒自己記憶中友人倒臥在血泊裡的慘死場面。

  即使救出了別人,但倒臥在血泊中的友人,睜大的雙瞳仍是日復一日喚起自己心中的罪惡。

  那不可饒恕的罪孽……

  「對不起……我……我知道我挽回不了當時的過錯……我、我、我對不起……對不起啊啊啊……」

  他對希洛古只有滿滿的愧疚及歉意,愧疚自己在當時拋棄了蘇嵐安,或許那時他有勇氣出手相救的話,蘇嵐安還能有一絲的生還機會。

  但……這一切都太遲了……

  「我……這幾天想了很久,自從看到那天發生的事情後……」在一陣沉默後,希洛古緩緩開口:「在你逃走的那瞬間,我看到蘇嵐安眼底的絕望……」

  「對不起……」

  「然後下一秒,他就葬身在巨蛇無情的摧殘之下,倒臥在窮鄉僻壤的深山中,死不瞑目……」

  她的一字一句都在烏塔克滿目瘡痍的心中畫下深可見骨的傷口,但男孩只能繼續垂下頭,不斷重複道歉的語句。

  「那時……我好不解……也好恨啊……你怎麼能這麼狠心……狠心將蘇嵐安拋下呢?他……他不也是你最好的朋友嗎?」

  從小長到大的青梅竹馬,曾經是在自己茫然慌亂時的倚靠,在嚴酷的訓練中總是悉心陪伴自己、教導自己,怎也未料到如此堅毅的友人會狠心轉身拋下她的情郎獨自逃走,讓他獨自葬身在荒郊野外。

  「嗚嗚……對不起……」

  「我將自己緊閉在家中想了好幾日,慢慢的……我好像想通了一些事情……」

  她緩緩蹲下,一雙清澈的眼瞳溫柔注視趴伏在地上的烏塔克,用著輕柔的語氣說:「當時巨蛇侵襲我們部落時,我也……我也很害怕……甚至嚇得一動也不敢動……當時的自己也只剩逃跑的念頭……」

  「我們不都是一樣的嗎?都會害怕啊,面對那麼巨大的妖魔,有誰能不害怕畏懼呢?」她凝望湛藍的天空不禁露出一絲苦笑:「不論是你還是小瑯,甚至是我……我們不都是……」

  她想起大蛇突然侵襲部落的那一日,原本自信滿滿的她在那龐然大物面前竟也只剩害怕求饒的念頭。

  「為了想繼續活在這世上嗎?」

  聞言,烏塔克猛地抬起頭,映入自己眼簾的是女孩溫柔的神情。

  「今天會主動問起你這件事,也是想確認你的想法,果然……你從大獵祭後就一直背負著罪惡感,至今能嘗試找遍一切能補償當時過錯的方法吧?」

  希洛古垂下眼眸,安靜反覆在內心咀嚼適切的言語,最後輕輕感慨一聲:「其實我是知道的,小瑯牠們本意就是要藉著殺害蘇嵐安引起這一連串的風波,所以即便你當時出手援救也只是枉然,在蘇嵐安必死之下,出手相救的人或許才都只是跟著陪葬罷了。」

  「所以你沒有錯啊……我們都沒有錯啊……我們做的一切不都只是為了活下去而已嗎?活著,也是需要很大的勇氣啊……」話了,她低頭在自己的腰間小包開始翻找物品。

  看見女孩緩緩從小包裡拿出的東西,讓跪倒在地上的烏塔克不禁愣住了。

  希洛古手拿著以紅黃白三種不同顏色的鮮花所編織而成的花環,用手溫柔撫過花環上的花朵柔聲道:「那時在大獵祭時,我幫你和蘇嵐安編織很多的花環,但發生那件事後就沒能親自將花環送出去,當我想起這事時,才發現花環上的花朵早已都枯萎凋謝。」

  忽然,他感受到有個軟物被輕輕放在自己的頭頂上,回過神來才發現是女孩蹲著身子,正替自己將花環戴上,鮮花的芬芳香氣霎時撲鼻而來,他緩緩伸出左手,有些錯愕地撫著頭上的花環。

  「謝謝你活著回來,烏塔克。」

  希洛古的話讓他好不容易止住的淚水霎時潰堤,他顫抖著身子低頭崩潰痛哭,彷彿感受到自己原本碎裂的心正一一被撿拾起修補,即使修補的痕跡醜陋難堪,但也終於將他那日益惡化的傷痛給止住化膿。

  自發生大獵祭的慘案時起,他從未向祖靈們尋求寬恕,只是一再地讓自己困於日復一日的夢魘中,獨自用罪惡洗滌自身。

  然而希洛古的那一番話,彷彿讓他在萬丈深淵中找到一絲曙光,救贖曾經身陷罪孽泥沼的自己。

  那一夜,夢中的友人不再用著不解與絕望的神情,瞪視拋下一切獨自逃跑的他。

  一樣也是一個風和日麗的早晨,在微光輕輕灑落下的樹林間,蘇嵐安佇立在不遠處,沐浴在溫暖的陽光下,對自己展露出那宛若日陽般燦爛的笑容。

  然後,他看向自己笑著說:

  「謝謝你活著回來,烏塔克。」



接下來就要進入最終章了~之後更新會再恢復每周兩更,禮拜三六更新,預計四月底前可以完結(灑花給自己唷呼)


創作回應

喵君
[e12]
2021-04-07 20:53:34
暮羽
[e12][e12]
2021-04-10 22:09:39
店員邱
難以言喻,但不錯
2021-04-07 22:12:22
暮羽
大佬謬讚,小的感激不盡~
2021-04-10 22:10:02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