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璞華-拾貳.蟄伏(1)

暮羽 | 2021-01-06 21:26:43 | 巴幣 42 | 人氣 107

連載中璞華
資料夾簡介
在那個坐落於蓊鬱島上的山林部落 因擁有神奇魔力的『玉石』 得以守護且狀大部落 然而看似平凡的日常卻在某一次的大獵祭時 遭到狠狠撕碎




  「阿棟。」

  傍晚時分,一日的訓練及雜役終於告一個段落,所有的勇士無不開始舒展筋骨,一邊與同伴們開心談天說地,一邊漫步走回各自居住的會所。

  烏塔克叫住走在自己前方的男子,後者聽到叫喚聲便立刻止住前行的腳步,轉身回頭看向他。

  男子既未露出疑惑的神情,也未有驚訝的樣子,只是一如往常露出總是深不可測的冷酷神態。

  「你……最近還有跟巴嵐講到話嗎?」

  難得在問出此話時,對方罕見挑了一下眉。

  「怎麼了?」

  「嗯……因為發生一些事讓我們兩個產生不少誤會,但現在我又有事要麻煩他,覺得自己去找他很可能會被拒於門外,所以才想要拜託跟他比較親近的人幫我的忙。」邊說的同時他也偷偷觀察阿棟的表情,但對方仍是一如以往露出淡漠的神情。

  「嗯?」

  「所以才想問你,你還有繼續和巴嵐聯絡嗎?我想說你們兩個人的關係似乎還不錯。」要和向來話少的阿棟攀話真的讓他感到一陣頭疼,這回也終於了解到為何鮮少人願意親近阿棟,對方所散發出的冷漠氣質加上總是沉默寡言,根本讓大夥對他退避三舍。

  「最近,沒有。」他言簡意賅的回答。

  聞言,烏塔克僅能無奈地搔搔頭道:「是嘛……那我也不好意思麻煩你了……」在轉身離去前,他忽然想到什麼,又回過頭看向阿棟問:「你……真的已經和巴嵐不再說任何話了嗎?你們……從什麼時候開始這樣的?」

  烏塔克想到自己已經很久沒看到他們兩人走在一起,不禁有些好奇的問。

  阿棟依然是那副冷漠的神情,只是從他眼中似乎可以看見有一層黯淡覆上。

  「很久了。」

  想到以前還親眼瞧見巴嵐對阿棟言聽計從的樣子,本以為他們的關係就跟自己和蘇嵐安一樣,未料現在卻惡化成這樣。

  「本來,我們也沒多好。」他輕聲說,這讓烏塔克微感詫異。

  「我……原本以為你們是很好的朋友呢。」

  「沒有。他只是,看上我的能力才主動跟我好的。」他淡淡地說:「久了之後也就習慣兩人一起行動。」

  「我想巴嵐應該也是有將你當成好朋友吧,不然依他的個性可不是所有人都能讓他願意好好相處。」

  這時他瞧見遠方似乎有一抹黑影快速穿越過去。

  那是……?而且那個方向是……

  「因為我不麻煩,所以他才勉強把我當朋友。」

  「你都這樣想嗎?」雖然還是有些在意剛剛的那抹黑影,但他決定還是先將之拋諸腦後,回過神來答道:「我不認為巴嵐是如此勢利的人,相反的,我覺得他只是個沒什麼心眼,很容易了解其心思的單純大男孩,所以我不認為他和你成為朋友只是單單覺得你沒那麼麻煩。」

  巴嵐雖然總是目中無人、自視甚高的樣子,但那也不過是他一貫想向眾人展現自己較優越的一種方法罷了,雖然有些弄巧成拙,反遭到大家厭惡,但也總比現在的他還容易理解。

  而現下,烏塔克反而怎樣都猜不透巴嵐真正的想法,以及他的下一步到底會做出什麼。

  「是嘛……或許也是如此吧。」聽完他的話後,雖然只是很微小的動作,但還是看到阿棟的嘴角微微上揚一些。

  「但最近我總猜不透他在想什麼。」

  「你也這麼覺得嗎?」

  阿棟輕輕點頭。

  「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

  「大獵祭吧……自從發生那件事情後……」不提起大獵祭發生的慘事是他們之間的一個默契,同時也是他們不願意去觸碰、憶起的一段往事,縱使阿棟用了較委婉的說法,他還是有些顧忌在這敏感時期去談論這個話題。

  「果然是這樣嘛……到底有什麼原因讓他變了呢……」烏塔克一手托著下巴低頭自言自語道。

  「抱歉啊,阿棟,擅自要你幫忙我這種麻煩事情,還纏著你聽我胡說八道,今日的訓練也很操勞,你就趕緊回到會所內休息吧。」

  烏塔克滿是歉意地看著阿棟,拍拍他的右肩後調頭就往成年會所的反方向走去。

  在轉身要離去之前,阿棟瞥了一眼烏塔克要去的方向。

  那……不是祭司大人居住的方向嗎?

 

 
 
  巴嵐看著成年會所的眾人不禁露出一抹笑容,想到新頭目上任後和眾位族長們皆採納他當初所提的獻祭方針,也間接讓自己在成年會所中的地位日益崇高,心中就不禁開始自傲起來。

  同時想到烏塔克他們漸漸被受冷落,他便難掩心中的愉悅,開心笑出聲來。

  「巴嵐,想到什麼笑得這麼開心?」旦古陸好奇地問著,同時周遭的夥伴們都因他的笑聲而逐漸被吸引過來。

  「哈……沒什麼啦,想到我們對於保衛部落這方面都志同道合,就不自覺笑出聲來。」巴嵐此時相當享受被眾人環繞在中央的那種優越感,想到以前都只有在蘇嵐安身上才會發生這種眾人拱月的事情,而與他生前要好的摯友-烏塔克如今不只成了過街老鼠,連原本與他幾名要好的朋友現在也倒戈到自己這方來。

  「那是自然,如果有這種方法可以保衛我們部落,何必要出去征討那頭可怕的猛禽。」

  「自從親眼看過那頭巨蛇的厲害後,我打死也不敢去殺牠。」

  「想到牠侵襲我們部落的那天,到現在我仍然是記憶猶新,晚上不時還會做起惡夢。」

  「我也是……如此英勇的父親竟然還是壯烈犧牲了,牠到底是多可怕的存在啊?」

  「是我們無法想像的可怕。」巴嵐壓低嗓子說道:「光被那血紅色的眼瞳瞪視就會全身麻痺,光是聽到牠的嘶吼,我打從骨子裡都在害怕顫抖……那種絲毫不容我們俗人侵犯的上古妖怪,怎麼可能單單憑一介只是握有璞玉的女孩就能將牠擊潰。」

  他忽然低頭摀住臉,斷斷續續的詭異笑聲讓大夥們頓時感到有些不安,眾人紛紛露出擔憂的神情面面相覷。

  「呵、呵呵,只要能將她,將希洛古那個女人獻給巨蛇,我們就不用、呵呵、不用每天提心吊膽,害怕那巨蛇會找上門來,呵呵、呵、這樣我們就能平安度日了。」

  「真的嗎?」

  霎時,人群裡傳來一個質疑聲,聽到此言的巴嵐立即停止笑聲,錯愕地抬頭朝那聲音的來源看去。

  「你這是在質疑我,質疑頭目、族長及長老們所做的決定嗎?」

  「也……也不是這樣說的啦……只是……你們也知道嘛,呃,我是說……雖然部落的大家好像都贊成將希洛古獻祭給那巨蛇,但好像也是有……有少數人不支持……像是……像是祭司大人不就很反對嗎?」

  話了,圍在巴嵐四周的眾人也開始議論紛紛,這讓原本預期大夥都要對自己無庸置疑的他,因為事態走向出乎意料,臉色頓時變得有些難看。

  「旦古陸,我原本還相信你是真真切切站在我們獻祭這方的,但其實你骨子裡還是支持烏塔克他們的吧?」巴嵐咬牙切齒地看著露出有些無辜神情的男子低吼:「我就覺得奇怪,原本你不是和烏塔克挺要好的嗎?甚至也會去幫忙訓練希洛古,怎麼如今會跑來倒戈我們這邊呢?莫非你是想成為牆頭草?」

  巴嵐冷笑一聲,緩緩朝旦古陸逼近,伸出右手用力戳著後者的右肩瞋目低吼:「不過我勸你還是別兩邊都想討好,到時哪邊的好處你都沒得到,反而成為我們族人所唾棄的對象。」

  「我只是提出我心裡的疑問,這樣也就要被懷疑是叛徒了嗎?巴嵐,我想你應該不是那種小心眼的人吧,只因為我之前跟烏塔克較要好,因為之前曾訓練希洛古,就想懷疑我剛剛提問的動機?」旦古陸反瞪回去,同時抓住他的手慢慢從自己的肩膀上拿開。

  「我剛剛只是單純提出一個疑點,有誰能保證我們將希洛古獻祭給巨蛇後,牠就一定不會再侵犯我們部落?」

  「那是當然的,這也應該是大家所熟知的消息才是,那時從阿里社回來的勇士不是說過,那頭大蛇會想要吃掉擁有強大玉石能力的人,就是為了要恢復原本的力量嗎?」巴嵐用力甩開被旦古陸抓痛的右手,左手輕撫著疼痛之處,同時抬頭怒視後者。

  「當牠恢復原樣後,就不需要再吃人了,也不會來侵擾我們部落了。」

  「真的嗎?這又是誰說的呢?那頭巨蛇說不定天性嗜血,即使牠恢復以往的狀態好了,仍想在部落裡抓幾個人來補補牠的身子呢。」旦古陸歪著頭道:「牠好像也不曾跟我們保證過以後就不會再來襲擊我們村落、以後就不會再吃人了吧?所以我才覺得獻祭好像也沒有這麼理想,甚至有一種縮頭烏龜的感覺呢。」

  頓了一回,他似乎又發現什麼,忽然語氣轉變,瞪向巴嵐低聲質問:「不對啊……我都不知道原來大蛇吃下人是為了要恢復原態,從阿里社回來的勇士也沒這麼說過吧,你這是從哪裡知道的消息?」

  聞言,巴嵐有些支吾地說:「這、這、這也不過是我的推測罷了……反、反正牠就是一定要將希洛古吃下……還、還有你、你這根本就是、就是在質疑頭目、長老以及族長們的決定,你、你還真是、真是好大的膽子啊!」
  「不、不是的……我一丁、一丁點也沒這樣想過……不是的……」

  對方的指控讓旦古陸不禁慌了一下,同時意識到自己剛才說的話有些太過踰矩,不禁揮舞手臂想要否認剛才的失言,更有些驚恐地環視周遭眾人對自己投來的眼光。

  「旦古陸,你可知道以你如今的身分,剛剛說的那些話要是被傳出去,頭目他們會怎樣懲戒你?」巴嵐冷笑地說:「我勸你下次說話還是注意一下場合,今日要不是剛好你在成年會所,我們也不打算將你剛剛說的話呈給上面的人知曉,否則你可難逃一頓毒打。」

  「真、真是謝、謝謝你啊……我剛剛真的太衝動了,完全沒意識到自己究竟說了些什麼大逆不道的話。」

他拍著胸脯鬆了一口氣,連忙向巴嵐以及在場聽到自己言論的眾人道謝。

  巴嵐見著對方也不會想再耍什麼把戲,轉身就要離開成年會所,返回妲妲的居所準備就寢休息,未料後方又再次傳來他高亢的嗓音。

  「那假使以後巨蛇吃掉希洛古還不滿足,真都要以獻祭才能換來部落和平的話,是不是操控玉石越厲害的人就越容易被選為祭品呢?那這樣部落裡越強大的勇士不就越容易被犧牲?若長久下來,我們部落會不會最後就失去保衛家園的能力了?」

  「旦古陸,你這是還沒學乖嗎?盡胡說些什麼?」聽到他的那一番言論,原本有些昏昏欲睡的巴嵐頓時都清醒了,止住前行的腳步轉身怒視對方。

  「沒、沒有啦……不、不然你就當我胡說八道……對、對,你們就當我胡亂說話,聽聽就好、聽聽就好。」旦古陸害怕剛才的事情又再次重演,連忙替自己澄清。

  「而且萬一要輪到我們這些剛成年的勇士獻祭的話,勢必也要挑選一個最強的人出來吧?那說到我們之中運用玉石最為熟捻,最可能擁有強大玉石能量的人……」說到一半,他不禁抬起頭,小心翼翼地看著慍怒的巴嵐。
  「巴嵐……你會不會成為我們之中,最先被犧牲掉的勇士啊?」



昨天重訓完現在全身腰酸背痛,走路像個老阿嬤一樣,而且時不時就肌肉差點要抽筋的fu~~


創作回應

宇宙吃貨胖宅貓
搶個頭香~
2021-01-06 23:55:51
暮羽
https://media.tenor.com/images/54b58470b229e3414e2710946162c225/tenor.gif
2021-01-13 21:47:31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