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RMX同人】星辰‧星沉──第一章‧邊境的戰士(四)

雪爾帕斯 | 2021-03-09 00:23:48 | 巴幣 0 | 人氣 34

  接下來的幾天,瑟達的居民發現道路上的狩獵者變多了,在各地站點和結界的出入口更是顯著,雖然對生活沒有干擾,但這樣的景象還是讓人覺得路上不安全,一到下班時間都各自加快腳步回到自己的住所。
  
  橘紅的陽光斜射,拉長了結界內每個物體的影子,鑲嵌在金黃色的地面上。徘徊的人影從筆直的大道上轉進巷口,在裡頭繞了好幾個彎,最後在一個空地停下腳步,那邊有一架個人飛機,上頭掛著「轉賣」的霓虹招牌。
  
  正要接近的時候,有人叫住了他。「先生,要買飛機嗎?」
  
  心頭一驚,連忙探向音源,只見一名服務員向自己步來。「不,只是來看看而已。」
  
  「需要我來幫您介紹嗎?」
  
  「不用了,我自己看就行。」
  
  「好的,那就不打擾你了。」服務員點點頭,轉身步離。那人左右張望了下,忽然從掌背的盔甲吐出一道光澤就往服務員的後頸劃去,卻見服務員縱身避開突如其來的一擊,在制服上留下口字,餘勁在後頭的牆壁刻下大把痕跡。
  
  「好犀利的袖光刃。」服務員臉色未變,「你是佛羅萊特的通緝犯、非正規狩獵者塔布魯(Double)吧!」
  
  那人皺了眉頭,知道自己掉進陷阱。所謂「非正規狩獵者」,是犯法或沒有在中央登記的狩獵者統稱,亦是非法者的一種。
  
  「新的飛機相當昂貴,轉賣的就便宜許多。為了避開正規狩獵者的耳目,特別選巷道裡的購買,或者直接開走,一毛錢都不用。」
  
  「我可是什麼都還沒做。」
  
  「你剛剛想殺我不是嗎?就像殺掉巷道裡的兩個人一樣。」
  
  「什麼?」
  
  「我懷疑你跟前幾天巷道裡的凶殺案有關。」
  
  「憑什麼?」
  
  「憑你腿上的傷口。」
  
  半透明的紫色腿部有著破洞與裂痕,是被銳利物敲擊造成。
  
  「逃亡的路上手頭很緊吧!連修補的費用都得省下來。」服務員繼續說道,「你應該是用之前攻擊我的那招斬下基梅爾的頭吧!當時基梅爾的搭檔斬因也在場,報仇心切的他向你攻擊,你大概就是那時候受傷的,結果報仇不成的斬因反被另一位通緝犯轟碎了腦袋。你用袖光刃把兩位死者的器官切下來當做謝禮……」
  
  「你是中央的人!」連這種事都調查出來,除了中央再也沒有這麼多管閒事的角色,「報上名來!」
  
  「抱歉,現在才自我介紹。」服務員脫下制服,露出裡頭青藍色的盔甲,「我是邊境部隊的狩獵者艾克斯。希望你能收起武器,跟我到基地對証。」
  
  
  
  一處偏僻的空地上,一家新開幕的酒吧擠滿了人,只進不出的流動方向顯得生意興榮,穿著裝甲的服務生忙著招待滿桌的酒客,暢飲的人們洋洋得意地賣弄自己的武器,炫耀著真假不明的豐功偉業。
  
  紅色盔甲的狩獵者穿梭在人群之中,無視菸酒的招呼前進,最後立定在只有一個人的座位前,那人的肩膀上有著個細長的砲管。「你就是霸法(Vava)?」
  
  紫色盔甲的狩獵者凝視著注滿液體的酒杯,「我就是。」
  
  「佛羅萊特的通緝犯,衝著巷道裡的兩條人命,你得跟我走一趟。」
  
  「我記得有把屍體收好,怎麼會被發現呢?」
  
  「你的同伴的確有把屍體藏好,要就去怪那些翻垃圾的人吧!」
  
  「真是失算。」
  
  「說夠了沒?我沒那麼多時間陪你耗。」
  
  「我也不想跟你耗啊!不過他們好像不打算讓我們走啊!」
  
  紅色狩獵者目光一掃,酒客的喧鬧不知何時已經安靜下來,四週的人們都停住上一個動作注視著他,染滿殺意的眼神散發著貪婪,手上握著酒杯以外的東西。
  
  哼!我還在想酒吧怎麼會讓客人帶武器進來呢!紅色狩獵者蠻不在乎地一笑,一掌拍開旁邊的桌子,驚人的力道讓桌子像盤子一樣飛起,那邊的人們攔腰撞上,把首當其衝的那位當場截成兩半。服務生把端盤扔掉,抓起藏在底下的光槍,紅色狩獵者抽出背後的刀柄畫出螢綠的圓弧,將急襲的光彈盡數彈開。一名碩壯的酒客衝來,提起實體巨劍猛力往剛站定的紅色狩獵者劈去,以為得逞的下一刻就挨了踢,龐大的身子像球一般滾動,與後頭的酒客撞成一團。
  
  隔著插進地板的實體巨劍,紅色狩獵者的目光一直沒有離開紫色狩獵者。
  
  「厲害,我請來的人全變得跟紙做的一樣沒用。鬥神傑洛果然名不虛傳。」原地不動的霸法昂首將酒飲盡。
  
  
  
  基地頂端的圓頂房間,是邊境部隊的指揮廳,有兩個人在這裡接到從瑟達發出的訊號。
  
  「艾克斯和傑洛發現目標了。」艾莉雅解析過後說道。
  
  「塔布魯和霸法,塔爾塔羅斯的狩獵者、擔任佛羅萊特的礦工,配帶武器是袖光刃和加農砲。」席格納斯站在一旁說道,「狩獵等級都是A級。」
  
  「相差一級,艾克斯還應付得來吧!」
  
  「其實比起艾克斯,我比較擔心傑洛。」
  
  「……對,他比較需要擔心。」
  
  
  
  太陽已經完全沒落了,結界內外都給夜晚包上一層黑布。路燈依照時間設定亮起,把瑟達照得像佛羅萊特的白色螢光礦區。
  
  「放心吧!我的搭檔不在這裡,你不用擔心受到威脅。」艾克斯試圖安撫對方的情緒,「而且我們知道在佛羅萊特發生的事情。」
  
  「你們知道?」
  
  「是的,中央已經在調查了。」
  
  從佛羅萊特傳出來的消息:螢光礦的實際開採量遠遠超出帳目所寫,也就是上級有將多出來的部分賣給非指定廠商,賺取非法利潤。中央受塔爾塔羅斯之託來調查,儘管已經收集到許多可疑資料,但沒有直接證據來定罪。
  
  「你應該知道內情吧!如果你出庭作證就可以談條件。我想你不會放過這個機會。」
  
  「……當然不會。」
  
  「那麼,就請收起武器、和我回基地吧!」艾克斯步向前,露出善意的微笑。
  
  「沒問題……個鬼!」塔布魯提起手臂就捅去,艾克斯見狀往後一蹬,與衝來的劍鋒保持距離退後,右手轉化為手砲往劍身射擊,擊得塔布魯偏了向,直直地插進牆壁裡頭,艾克斯則借力輕彈落到一旁。
  
  當艾克斯報出名字的時候,塔布魯就想到自己收集的情報:歐帕羅的邊境部隊、差距兩級的紅色和藍色狩獵者搭檔,真正參予戰鬥的是紅色的S級狩獵者傑洛,藍色的B級狩獵者艾克斯只是輔助。塔布魯這一擊為的就是確認艾克斯是不是傑洛讓敵人掉以輕心的陷阱。
  
  「你的搭檔真的不在。」塔布魯將袖光刃拔出,留在隔音牆上的缺口碎了幾塊下來。
  
  「這下你確認了。」艾克斯也確認對方不會認命跟著走了。
  
  「你以為只要這樣說,我就會乖乖就範嗎?太天真了!」放下心中的疙瘩,塔布魯放心大開殺戒,袖光刃快速地舞動,飛旋的劍氣從四面八方撲向艾克斯。艾克斯移動步伐,切換腳底的衝刺引擎,行雲流水地盡數避開。
  
  「波動閃!」塔布魯忽然整個人翻動起來,劍尖上的光球劃出耀眼的半月大弧,如海潮般直襲而去。艾克斯立即退後,貼著隔音牆蹬步飛上,回身向停靠的飛機使勁一踢,飛機旋轉地撞上劍波,一聲巨響,飛機頓時分解得支離破碎。
  
  「好傢伙,拿飛機來擋……」塔布魯縱身一躍衝刺上前,「不過接下來你就沒有掩護了,我看你怎麼躲!牙閃!」
  
  「聚氣爆擊!」艾克斯以招接招,大型光彈的萬丈光芒把塔布魯的身軀吞沒,緊接著再次聚氣於手砲,卻見一個人影從光芒中出現,袖光刃的鋒芒直逼而上。
  
  不好!艾克斯連忙側身,險險躲過一擊,卻見劍鋒一轉又刺了過來,眼見躲不過的艾克斯隨即改變策略,「聚氣爆擊‧散!」
  
  「沒用的!」面對數以萬計的光彈襲捲而來,塔布魯沒有慢下來的念頭,撞著光網般的散彈單刀直入,袖光刃像是看到獵物的野獸般撕牙咧嘴地咬去。艾克斯肩上吃痛,銀白的血液從開口處噴灑出來。右肩的活動系統遭到破壞,右手機能準備停擺,艾克斯把握剩下的時間連續射擊做為掩護,退到一邊。
  
  「躲過第二段攻擊的B級狩獵者,你是第一個。」塔布魯甩掉袖光刃上的銀血,身上的傷口開始癒合。那是治癒機能,只要傷口在一定的範圍之內,就能藉由DNA記錄內容再生,隨著每個人的機體不同而有範圍大小和時間長短的差異。塔布魯的機體是液態金屬組成,治癒時間也比其他人快速。「連兩次死裡逃生,運氣挺好的嘛!」
  
  「我的運氣向來不錯。」艾克斯壓著傷口,已經不能動彈的右手垂掛著。
  
  「何不把剩下的運氣放在逃走上面?」
  
  「因為我的任務還沒結束,不能走。」
  
  「你的手砲已經廢了,還能執行任務嗎?」
  
  艾克斯笑了笑,一皺眉,硬著將右手轉換為掌,染滿血液的左手收縮變成砲口。
  
  「原來可以左右開功呀!」塔布魯這麼說,眼睛卻是注視著艾克斯的傷口。記得肩膀已經被自己切開三分之二,現下居然只剩一半,治癒機能出乎意料的強。不能再拖了,得在他的右手機能恢復以前解決掉,不然他再用這種方法死打爛纏,拖時間到他的搭檔回來就來不及了……塔布魯盤算著,再次擺出了起手式。「不過這次你非死不可,牙閃!」
  
  「還來?!」艾克斯在吃驚之餘將光粒子集中在砲口,但聚氣尚未完成,袖光刃已經衝到,當機立斷揮起左手,讓劍鋒狠狠插入手臂裡頭。
  
  「你完了!」塔布魯沾沾自喜。就算左手還能動,也失去手砲功能,沒有戰鬥力的艾克斯只能任憑宰割。卻在下一刻發現到:艾克斯當盾牌的左手不是砲口,而是手掌?目光一轉,只見應該還不能動的右手已經轉換為手砲,繼續聚集光粒子。發覺情況不妙的塔布魯直覺要再補一劍或立刻離開,這才發現鑲嵌在掌背上的袖光刃被艾克斯的治癒機能咬住,自己反而動彈不得。
  
  「聚氣爆擊!」趁對方還沒反應過來,艾克斯的手砲直接按住塔布魯的腹部,將從左手切換到右手的光彈釋放出來。塔布魯感覺到腰部一陣燻熱,身子被推擠飛了出去,撞上後頭的隔音牆。
  
  「痛……」袖光刃從手臂中硬抽出來,艾克斯還是忍不住叫出聲來。
  
  「你故意的…故意被我擊中……」
  
  「對,我故意的。」等煙霧散去、看清倒地不起的人影後才緩步接近。艾克斯知道A級的塔布魯不會把B級的自己看在眼裡,故意延緩聚氣時間,讓塔布魯毫不猶豫地進攻,當場中計。塔布魯雖然沒有被分成兩半,但體內腰部的活動系統遭到破壞,骨架和零件已碎,超過治癒機能的再生範圍,下半身所有機能都不能動彈了。「跟我回基地做治療吧!不放心的話我可以扶你去。」
  
  「哼!少假惺惺了,想怎麼處置就請便吧!我不會去作證的!」
  
  「為什麼?這是你存活的唯一機會呀!」
  
  「你什麼都不懂……」趴俯在地的塔布魯突然咧嘴笑了出來,「你知道所謂的『上級』是指誰嗎?告訴你,就是塔爾塔羅斯!統治佛羅萊特的國家政府!我就是不想幫他們幹這種事才逃走的,結果被當作非法者通緝,已經有很多人這樣被抓回去處決了。其實他們才是真正非法者,但根本不會有人去舉發他們!」
  
  艾克斯睜大了眼。這一切只是塔爾塔羅斯自導自演?因為佛羅萊特的礦工不願聽令,所以利用中央來撇清關係?「那、那你更該出面作證呀!」
  
  「你沒聽懂嗎!天真的狩獵者,不管對中央還是塔爾塔羅斯,甚至對佛羅萊特來說,我都只不過是大機械面前、微不足道的小螺絲。誰會理我呀?與其背負不實的罪名被處決,還不如自我了斷來的乾淨!」
  
  「等等……!」艾克斯還來不及阻止,只見袖光刃一閃,塔布魯揮臂刺穿自己的腦袋,血液和火光從傷口如花朵般瞬間綻放,軀體機械式地晃動後倒下,冒出屬於屍體的濃煙和氣味。
  
  「你們……已經對中央這麼失望了嗎?」看到塔布魯殘破的臉上有著得逞的表情,艾克斯不舒服地嘆口氣。已經完全癒合的左手壓著通訊匣,切換頻率與另一端連線,「搭檔,壞消息,塔布魯自盡,我這裡的任務失敗了。所以你那邊……什麼?你劈了他!?」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