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問君 太子爺之十四

久遠之湮 | 2021-03-16 22:32:41 | 巴幣 0 | 人氣 81

本文
資料夾簡介
最新進度 番外 水鬼城隍

興許是姜羽暉承認得痛快,葉家齊反倒沒反應過來,他愣了好一會才找回舌頭,「既然那把劍藏著助人飛升的經典,讓人知道了鐵定會出事,不如交給我們政府單位看管比較保險。」

姜羽暉不想她的東西被收進故宮,或者官方的其他收藏單位,人家看到熒星上的煞氣就會明白熒星鐵定有複雜的背景。她搖頭否決葉家齊的提議,「葉警官,先前我曾經和你提過,這把劍是我的配劍,我不能隨便把它交給政府機構。」

「姜小姐,你不可否認政府單位擁有最完善的人員與看守設備。現在有人覬覦那把劍,將劍交給我們相關單位是最好的選擇。」

姜羽暉不可能隨便把熒星交出去,天知道交出去了還拿不拿得回來。但姜羽暉嘴上仍和葉家齊打太極,她低聲對葉家齊說道:「葉警官,你剛剛也說了,讓人知道熒星的存在可能會招來我們預料不到的事,假設我將熒星轉交給你們單位看守保管,我們怎麼會知道警方裡不會有人覬覦?消息會不會走漏?那是得道飛升,不是一般的修煉秘笈,貫古至今又有多少人真正飛升成仙?多少修道人在這條道上前仆後繼,卻又含恨而終,落入輪迴?得道成仙、長生不老,多少人為了這些東西幹了多少喪盡天良的事?葉警官,我若把熒星交給你,用政府的權力當真能避免那些情形發生?」

有一瞬間,葉家齊沒辦法反駁姜羽暉,畢竟他們面對的是人,人為的因素造就的結果往往都是複雜且難以預測的那一種。

「我不能保證這些事情一定不會發生,但我能確定的是,東西由我們保管,確實能降低發生意外的風險。」

姜羽暉歪了歪頭,她想了一會,隨後拒絕葉家齊的提議,「謝謝你的好意,葉警官。但我個人認為這件事必須保持低調,越少人知道熒星的來歷越好。得道飛升耶,葉警官,做我們這一行的,最終目標不都是修道成仙?你能跟我說你剛聽到我承認熒星的功用時,不心動嗎?」

「我確實有些心動,」葉家齊承認,「但這種東西,不是你的機緣就不會是你的。同樣的,姜小姐,我也想問你,那把劍是你的東西,留在你手上,你就不曾想過修練嗎?」

「我嗎?」姜羽暉轉頭,她淡淡的看了白曜幾眼,隨後低低的笑了起來,「如果你心有所求,那麼那種東西對你來說就不重要了。」

白曜歛下眉眼,彷彿姜羽暉說的話與他無關。

葉家齊莫名被閃了一下,不想再深入人家的家務事。他話鋒一轉,改用別的方式勸誡姜羽暉,「那個操縱人偶的人想要得到熒星。」

姜羽暉聳肩,「我一點也不意外。」

「你就不擔心熒星被他用計奪去?」

姜羽暉左腳橫在右腳之上。她朝餐桌靠了靠,找了一個舒服的坐姿,瞬間王八之氣朝葉家齊撲來,直將葉家齊的氣勢壓過些許,「他若要來搶,正合我意。我反倒比較擔心他不會有所動作。」

葉家齊皺眉,他隱隱聽出姜羽暉背後的意思,「你要將對方引誘出來?」

「嗯。」姜羽暉應聲,「我打算拿熒星作為誘餌,誘得他從人偶的背後出來,不然不只是葉警官,于君信和我都有被他盯上的可能,難保他不會對落單的我們下手。」

葉家齊想起關二爺的「支援說」,心情反倒按捺下來。他冷靜的反問:「你打算怎麼做,姜小姐?」

就算關二爺有過指示、葉家齊親眼見過姜羽暉創造的夢境對于君信造成的影響,葉家齊仍是不怎麼放心。姜羽暉只是個高中生,不管她曾經是什麼身分,歷經地府一遭後,她只是一個十來歲的學生,而隱藏在人偶身後的人,論其手段,連他自己都中招了,姜羽暉拿什麼與之抗衡?

「葉警官,」姜羽暉雙手交疊,托住她的下巴,「我相信你在你的小隊裡頗有實力,但這一回你都遭他暗算,如果他對我們採取各個擊破的策略,我也會擔心熒星在我的疏忽下被他搶了過去。」

「……」葉家齊忽然想到姜羽暉不曾提及的問題。倘若姜羽暉真把熒星交給他,他們警方又真能守好熒星不被對方搶走?這個世界最不缺的就是能人異士,他的單位裡有著各大家族的好手,即便如此,關二爺和都城隍對姜羽暉的意思卻是協助她,幫她完成她的要求,那麼,姜羽暉要逮到躲在人偶背後的人,動機是什麼?

有什麼他們不知道的事情,在台灣島上悄悄的發生?

而他又被捲入什麼樣的事件裡?

「我要讓他知道熒星在我手上。」姜羽暉肯定的說道,「先前葉警官曾和我提過,軍方和警方都有特別單位處理相關的事宜,我是不曉得你們警方和軍方有什麼規範或是SOP,各大家族在處理這方面的事情有哪些流程,若我單獨和他單獨對上的話,怕是有什麼忌諱。」

葉家齊聽出來了,姜羽暉這是怕鬧出太大的動靜,招惹他們警方軍方跟民間同業人員的注意,特意問了注意事項。雖然不支持姜羽暉的主意,葉家齊還是為姜羽暉進行基本的講解:「我們警方是稱『特別事務組』,我是T市的頭,軍方的名稱只多我們兩個字,『特別行動事務組』,目前他們主要的業務是在營區裡抓鬼。」

姜羽暉和白曜:「……」

雖然說軍方鬼故事很多,沒想到鬼還真的多到要靠特殊單位處理,不愧是政府單位,(沒預算的地方)物盡其用的非常徹底。

「軍方目前的重點都在營區,只要事情不牽扯到一般百姓,軍方的手通常不會伸出來。一般來說都是各大家族或者是登記在案的天師遇到、發現案子,上報後依照緊急程度與案子大小,看是由發現者自己處理,或者是由我們特別事務組介入。我們特別事務組主要負責的還是各個轄區不尋常、轉介過來的刑事案件,上報進來的案子除非發現人無法處理,我們會先視其他家族、個別天師有無意願協助,沒有的話再行接手。」

「……」聽起來葉家齊手上最不缺的就是鳥事。每天on-call、加班加到死、必要時還得替人擦屁股的公務人員,姜羽暉聽了都覺得辛酸。

「這件事不能上報。」姜羽暉說,她放下雙手,沉聲朝葉家齊說道:「一旦報給你們特別事務組,所有人會知道有一把可以讓人得道飛升的劍在我手上。」

「這又回到剛才的問題,姜小姐。」葉家齊的臀部靠上沙發,開啟長談的架式,「你打算怎麼做?」

「我剛才說過,我要讓他知道熒星在我手上。他一定會再驅使他的人偶過來,然後……」姜羽暉做了一個抓取的手勢,「葉警官,你應該知道,心術不正的人走火入魔的機率也高。我是不知道他在哪裡得到熒星的消息,但我怕他為了熒星,什麼事情都做得出來。」

葉家齊認為姜羽暉根本沒有任何打算。她空有單挑躲敵人的想法,卻沒有任何計畫,就算他願意依關二爺的意思給姜羽暉行些方便也沒辦法。

「怕的是他已經走火入魔了。」客廳門口插入一道男聲。葉家齊轉過頭,就見都城隍帶著他的姪子走了進來。

于君信興沖沖的喊了一聲:「舅舅!太好了!你沒事!」,隨即啪噠啪噠的跑到他身旁站好。

不過是一天的時間,于君信已經受到都城隍的照顧了。葉家齊回想昨晚他傳給于君信的訊息,他確實是要于君信找姜羽暉當救兵,沒想到于君信因此受了天大的惠。

葉家齊抬頭看向都城隍,等待人家的下文,姜羽暉已經轉過身,專心在她遲來的午餐上。

「白曜把你們帶回來時,你身上還殘留對方術法的味道。」都城隍向葉家齊解釋,「不是什麼心術正當的味道。」

「城隍爺。」葉家齊朝都城隍點個頭,算是打過招呼,「先前我應姜小姐的要求,繞過我們警方的行政問題,轉交一把劍給姜小姐。我在這次的行動失算,多虧姜小姐才得以毫髮無損的回來,但我從對方那兒得知姜小姐先前要我轉交的劍藏有令人得道飛升的經典。」

和姜羽暉協調不成,葉家齊乾脆找都城隍裁決了。姜羽暉不插話,讓都城隍和葉家齊進行談話遠比她和葉家齊對話的效果要來得好。

「你有讀過道德經嗎?」都城隍冷不妨的問了句。

「有。」葉家齊點頭,對都城隍的問題有些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道德經可以說是他們這一行入門時每個人必讀的經典,各大家族的孩子在學校背啟蒙用的文言文,回家看的是每一個字拆開來都認得,連在一起卻看不懂的道德經。

「那把劍是和道德經同一個年代的東西。」都城隍說,「都是老子,老聃,遺留在世間上的東西。」

姜羽暉手裡的筷子頓了一下,白曜手上的動作也跟著一停。她還沒掰好下一段,都城隍已經替她掰好了,還把葉家齊唬的一愣一愣。

受到比較大驚嚇的還是葉家齊跟于君信這一對舅姪。從古至今,那些有紀載的、沒記載的東西不是在歷史中遭受破壞、被人妥善收藏遺留後世,要不就是逸散在世界各地——確實是世界各地,不哪個文明都是同樣的情況。

但那都是傳說,和他們的生活有段距離的傳說。當一個不在紀錄中的傳說毫無預警地出現在他們眼前,于君信和葉家齊不意外的,當機了。

姜羽暉咳了一聲,拉回那一對舅姪的注意。一大一小的表情各有千秋,大的是了然加上各種複雜,小的人生閱歷沒那麼豐富,還在略略出神的狀態,然後爆吼出聲:「老子耶!是三清的那個老子?」

「對,你沒聽錯。」姜羽暉眨了眨眼,再補充一點細節,「準確來說,老聃是太上老君的其中一個化身。」

「那、那那那——」

「正因為那把劍的來歷太過特殊,越少人知道這把劍的存在越好。」姜羽暉淡淡的說道,她把盛著為數不多的小型甘藍菜的盤子拿了起來,盡數撥到她的碗裡,「道德經是流傳下來的古籍,現在隨處可見,差別只是在各家的版本不同,不容易考據罷了。但熒星不是。熒星只有一把,內有可以讓人得道飛升的秘訣——出自老聃手中的秘訣,這麼稀罕的東西,還不讓人搶瘋了。更何況,」姜羽暉用筷子指了指葉家齊,「我們回來的時候,葉警官,你身上的味道不太正常。你身上沾染了一點走火入魔的味道。」

「我和人偶交過手。」葉家齊說,他看向姜羽暉,這回帶的卻是評估的目光,「那個人偶——操縱人偶的人,曾經短暫的把濱海國小當作據點。我潛入調查,但我的能力不及他,被人偶發現了,只能邊打邊退,沿途傳了一張訊息給于君信。姜小姐,你不想讓人知道熒星的存在,在人偶的調查上,我也只能找你前來協助。」

姜羽暉點了點頭,關於這一點,她毫無異議。

「我最後被他逼入一棟校舍內,他告訴我你們在台北時發生的事,和于君信說的差不多,但是以他的角度:熒星藏有讓人得道飛升的經典,包含底下的一尾鮫人,都是他的東西,沒想到被幾個學生從飯店底下偷走。」

姜羽暉冷笑,「偷走?他沒辦法忍受熒星上的煞氣,沒辦法親自從石台上把熒星拔起來,自己帶走熒星跟鮫人屍體,只能養隻小鬼在旁邊看守,這樣也叫他的東西?」

葉家齊的敘述仍舊保持中立,「他是這麼說的,姜小姐。」

白曜在底下踩了姜羽暉一腳,姜羽暉無辜的看了他一眼,不再發表意見。

「然後你就不省人事,被我們帶了回來?」白曜替代姜羽暉,把最後的場景說完。

葉家齊點頭,「我希望你知道,姜小姐,這件事可大可小。剛剛你們也都說了,熒星是老聃遺留下來的東西,又是你的配劍,如果這事鬧大了,城隍爺,恕我沒辦法把這件事情壓下,姜小姐,你也不可能再握有熒星。這把劍會動搖島上的根基,一旦鬧得眾所皆知,我們警方、軍方、民間各大家族必需插手,不可能袖手旁觀。」

姜羽暉無所謂的起身,進到廚房舀了一碗白曜規定她一定要喝的補湯,這才蛇蛇回到餐桌,「真到那時候再說吧。說不定我們在他擾亂整個台灣之前就被我逮到,轉交給葉警官處理。」

「關於這一點,你大可放心。」都城隍在後面插入不關他的保證,「那把劍的來歷太過特殊,天界和地府多少都會盯著,不讓事情超出陽間可以控制的範圍。」

負責盯梢的姜羽暉頓時覺得莫名追加了不屬於她的差事。她抬起碗,遮去往旁一抽的嘴角。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