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這隻貓毀我三觀-02

瑞瑞 | 2020-12-24 12:00:05 | 巴幣 2 | 人氣 93

02元海不想接受事實

此時此刻的原海非常猶豫是否應該報警或是打給救護車,因為他覺得自己瘋了。

    他坐在自家的沙發上,感覺到沙發變得擁擠,而他旁邊坐了個大高個,這傢伙個子很高看上去應該近乎190,手長腿長的坐在沙發上似乎有點憋曲,但在他略微興奮的神色看來,這似乎並不是問題。




    玄關處的原海就著彎腰抬頭的姿勢,半晌說不出話來,他看著眼前的場景,對方身上沒半點衣服遮蔽,還大敞著雙腿,姿勢跟大爺似的,淡定的坐在沙發上。

整個人不僅僅是那英氣攝人的深邃五官外,更讓人心神一亮的是他的膚色,漂亮的麥色肌膚,像是在陽光中灑了許久般,每寸肌理都飽滿發亮,體魄也精壯緊實,寬肩窄腰和搭著他身高的長腿,一切看上去充滿了爆發力又如此性感。

但這麼好看的一個人,原海完全看不進眼底,此刻他只覺得驚慌。

    「先生,請問⋯⋯你哪位?」原海不動聲色的問著,聲音裡因為過度驚訝有些沙啞與顫抖。

    「······」

原海沒有得到對方的回答。

只見對方牢牢地盯著他看,那雙深色的眸子映著陽光,似乎讓他從中看到了一絲紫光,纖長濃密的睫毛及深邃迷人的雙眼,眼尾還微微上挑,彷彿眨一下眼睛就能勾人心魂。

而那雙眼睛此刻似乎有點驚訝與興奮?

興奮?不對!為什麼興奮?因為他全裸?

    而等不到回答的原海默默站直身體,微微的靠後一步,渾身緊繃且警覺。

    彷彿是察覺他的動靜,那男人笑了笑,那口牙被深麥色的皮膚襯的越發明亮,一笑便能瞧見他嘴裡尖利的虎牙,搭著男人慵懶的笑容,看上去有種莫名的邪氣與壓迫感。

    這笑容看愣了原海,一時讓他又酥又雷的,等了一會對方就是不開口。

「那個······先生?」

    聞言男人挑了挑眉,那慵懶的坐姿自原海進門後都還沒變過。

良久,男人終於開口。

「阿海。」

那是低沈而悠揚的嗓音,句末還帶了點尾音,像極了古典樂裡的低音大提琴。

而那略顯清挑的尾音,莫名的讓原海想起他們家白白的尾巴,總是愛撓的他手心癢癢。

    兩人彼此對視著,就這麼僵持著。

突然間原海不知道哪裡來的靈感,麻意蔓延背脊來到頭皮,他腦中略過一個讓他非常驚恐且荒謬的想法。

而他為了證實這個荒謬的想法,顫顫巍巍的開口問。

「······白白?」

    沙發上的男人聽見這兩個字後眼睛微微睜大,緩緩坐直身子,雙眼仍舊緊盯著他,不放過對方任何一瞬的表情,不過男人臉上笑的逐漸漾大。

    原海完全說不出話來,他覺得自己的心臟蹦的快從嘴巴跳出來,但絕對是嚇的!

因為他眼睜睜的看見眼前的傢伙,在他喊出名字之後,頭上咻的彈出了兩隻黑色的······貓!耳!朵!

    我操!

我有沒有看錯啊!

他媽的耳朵還一抽一抽的!

跟他們家白白一模一樣阿!

而且他好像還看見了那傢伙背後的尾巴!

    原海覺得自己想就地昏倒,看醒來了會不會發現其實只是自己在做夢。

而就像許願似的,下一秒,原海眼前發黑身體一軟怦然倒地。



在醒來後便是現在這個姿勢了,原海是以非常僵硬的姿勢在沙發上醒來的,正在懷疑剛剛是不是做白日夢時,轉頭便看到身旁一絲不掛的男人,翹著大長腿一抖一抖的,一手搭著沙發椅背像從背後環抱他似的,正眼帶笑意的盯著他看。

看的他雞皮疙瘩爬滿頭皮。

    原海在救護車及警察局兩個選項之間的極力掙扎後,輕輕的闔上眼睛,做了幾個深呼吸,最終決定放棄掙扎。

他覺得額上的冷汗好像快要滴下來了,而身旁那位帥死人不償命的先生,依舊饒有興致的盯著他看目不轉睛。

    原海此刻非常不想承認,他昏倒前意識到的那個名字,但又似乎不得不承認,旁邊這個男人給他的感覺,那所散發如此熟悉又讓人安心的氛圍。

但理智上······媽的,這不是妖怪嗎!

我、我到底撿了什麼東西回家!

    原海要求自己振作,在經過如此多的心理掙扎與鬥爭後,轉過頭堅定地看著男人漂亮的眼睛。

「所以,你到底是哪位······?」

    男人略微俏皮的眨眨眼睛,眼神越發光亮的看著他。

「洛德李,名字。」回答地簡短卻肯定。

    原海跟著愣怔了下,他艱難的問出他最不想知道,卻又必須面對的問題。

「那,你是白白嗎?」

    聽見了原海的問題,對方的嘴角上揚,心情似乎非常愉悅。

「是。」

    「碰——」

低沉的悶聲響起,那是原海頭撞上面前茶几響起的,他想將自己砸醒,看看能不能醒來,這是他目前為止所能做的唯一反應。

    而就在原海擺爛了不到五秒鐘後,再次從沙發彈起來,此刻的他表情猙獰,睜大眼睛咬牙,動作狠戾的伸長雙手,猛向坐他身旁的男人襲去。

    對方見狀下意識想躲,但就著沙發太擁擠一時閃不掉,眼睜睜看著原海的雙手伸向他,先捧住了他的臉頰。小麥色肌膚襯上原海白皙的雙手,男人俊美的臉龐神情略為驚訝,整幅畫面看上去唯美至極,前提是得忽略原海猙獰的表情。

    下一秒,猝不及防地,原海雙手一轉,下了死手的狠勁一掐!

    「喵!!!」一聲淒厲的慘叫響起。

    而此刻隔幾條街的小區外,人行道上牽著腳踏車的憤青,停下了腳步,忽的抬頭看向遠方,圓框眼睛後的神情顯得憂愁,他想,他似乎聽見了遠方傳來的呼喊。

    那聲淒厲的哀嚎聲後,原海依舊坐在沙發上,剛剛坐在他身旁的那個男人就像幻覺一樣消失,而原海也如是希望著。

    但此刻的他覺得既無奈又好笑、又愧疚、又有點害怕。

他想,長這麼大以來,從未像今天這般有著如此難以言喻的心境。

    他伸手撫著將毛腦袋埋在自己腿上的白白,這依舊是他這段時間來朝夕相處的小黑貓,仍舊如此可愛撒嬌又撒潑,然他剛剛確實目睹著這傢伙活生生地從一個大男人,漸漸縮小身子變成現在這毛絨絨的貓樣。

    看著黑貓的耳朵凹成飛機耳,原海有點愧疚自己剛剛下了狠手,自從他進門到現在無時不刻在給他的各種驚嚇後,現在竟然頓覺有些麻木,才後知後覺。

「好吧,這應該不是夢。」

    「喵!」

聽到原海所說的話,他腿上的黑貓猛地抬起頭,用濕漉漉的大眼睛幽怨的盯著他看,搭在兩邊的小爪子不受控制的露出尖尖的指甲。

    「······嗯,該剪指甲了。」原海看著白白的反應,直接忽略人家貓那哀怨的小表情。

    「······」

    「······你這模樣能說話嗎?」

原海想試著接受現實,再次擼擼毛,嗯,手感一樣舒服。

    「喵!」

    「嗯,看來不行。」

原海擼毛的手一頓,覺得頭有點疼。

「那你還是這模樣就好了。」原海說罷重重點了下頭,似在安慰自己一般。

    「噢——!」突然眼前一花,原海受到了一百點攻擊,來自黑貓白白。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