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問君 太子爺之十五

久遠之湮 | 2021-03-26 21:34:42 | 巴幣 0 | 人氣 87

本文
資料夾簡介
最新進度 番外 水鬼城隍

楚豫的擔保在姜羽暉耳裡聽起來跟放屁沒什麼兩樣。天庭那些傢伙巴不得她生出一些錯處,事情結束後他們才有理由好好處置她,地府那群老傢伙無一不抱持觀望的態度等她落馬。

她在一旁默默的喝湯,沉浸在自己的思緒,于君信又把她扯回談話焦點:「既然熒星是老聃傳下來的劍,又是怎麼成為你的配劍?上面的煞氣又是怎麼回事?」

姜羽暉慢條斯理的放下湯碗。楚豫替她開了頭,她當然要不客氣的往下說:「我曾經是一個名不見經傳的門派的弟子,但那是上輩子的事了,我沒多少印象。我只知道熒星是我的東西,當我拿到這把劍的時候,天庭的人、地府的人,」她用筷子點了一下都城隍,「都盯上我。」

她故意牽扯到上輩子,于君信和葉家齊立刻把沒說的部份腦補成孟婆湯的影響。姜羽暉繼續接道:「至於劍上的煞氣,我不曉得是以前就有,還是這幾年被封在飯店底下才有的東西。事隔久遠,很多事情我也記不清了。」

姜羽暉這樣一說,葉家齊再有問題,往下問反倒強人所難。人家都喝孟婆湯了,記不得就是記不得,但憑著她持有那一把大有來歷的劍,不排除姜羽暉並未喝孟婆湯,說不定她那名不見經傳的門派是哪個名家的後人。葉家齊曾經耳聞那麼一兩個案例,都是葉青城轉述的傳聞,知曉世界上真正存在傳說的後人是一回事,親眼見到真人又是另外一回事。

葉家齊猶豫再三,最後開口:「我可以把這件事情壓下。」

「喔,對。」姜羽暉不負責任的補充,「于君信找過來時,屁股跟了兩條尾巴。」

葉家齊默默的看著自家姪子,拿不準姜羽暉話裡的「尾巴」指的是誰,姜羽暉復又開口,給了他解答,「令尊與令姊跟來這裡,向都城隍討要關於你失蹤的說法。礙於熒星牽涉到的問題甚廣,我們沒辦法提供太多的資訊,只能由都城隍出面,含糊的向令尊解釋前因後果。」

不過他們解釋的內容都是建立在事實上的唬爛就是了。

姜羽暉只是提起葉青城,葉家齊立刻明白姜羽暉和都城隍要他回去搞定他親爹,至少要把他的說詞調整的和都城隍這邊一致才行。他迅速的在心中條列各種可能的情境,並且瞥了他的姪子一眼,于君信的臉色有些糾結,這令他有些在意。

「城隍爺,」葉家齊開口,「你們又是如何和我父親解釋我的情況?」

姜羽暉懶洋洋的把筷子朝于君信一指,「你何不問問你的姪子呢?」



送走葉家舅姪後,姜羽暉也吃飽了。她放下筷子,感嘆缺少飯後水果吃得不是那麼舒爽,都城隍沒好氣的坐在她對面開口,「你還真不客氣,在我的地上弄得像在自己家一樣。」

「都認識那麼久了,有必要這樣分你我嗎?」

「……」都城隍決定放過他自己,轉往另一個話題,「我剛剛說的事情都是真的。」

「哪件事?」他們剛剛唬爛了不少事,如果都城隍說的事情都是真的,姜羽暉可以拍拍屁股回家睡覺了。

「熒星是老聃遺留下來的東西。」

姜羽暉似笑非笑的看著都城隍,「別和我說你不知道熒星的來歷,城隍爺。」

「若我還是活人的話,我的確不知道,你也不會告訴我。」都城隍拉開一張椅子,坐在姜羽暉對面。他的語氣相當隨性,彷彿他們在談的是戶外的天氣,「但我現在是島上的都城隍,該知道的、不該知道的事,泰半都知道的七七八八,就連你以前不曾跟我說過的那些破事,我都知道。」

「那麼,城隍爺,您老說的『熒星是老聃遺留下來的東西』又是怎麼一回事?」

「台北那裡傳來的消息。」楚豫正了正臉色,姜羽暉見狀稍微把身體向前傾,「有人放出謠言,說熒星是老聃遺留下來的東西,裡面藏有足以讓人得道飛升的經典。」

都城隍提供的消息和葉家齊的說法不謀而合。姜羽暉隻手抵著下巴,想了好一會方才開口:「是了,與其在那邊追蹤熒星的下落,不如把消息放出去,讓那些想飛昇想瘋了的人們自己去找,再來個漁翁得利還比較容易。」她右手食指與中指落在桌上,富含節奏的敲擊桌面,「真糟糕,我讓葉家齊不要把熒星的事情宣揚出去,讓對方自己過來找我就好,沒想到他竟然那麼有底氣,這麼篤定熒星最後會落到他手裡?」

打從對話開始便不再發言的白曜提醒:「說是底氣,不如說他需要的是一個『亂』字。」

「混水摸魚,趁亂打劫。」姜羽暉喃喃,隨後有些不解,「熒星明明只是我的配劍,除了濃厚的煞氣之外,什麼都沒有,他到底想在熒星上面得到什麼?」

「你倒不如反問,為什麼他知道熒星的存在。」都城隍嘆口氣,他揉了揉太陽穴,姜羽暉想說鬼不會頭痛,只是揉個心安罷了,想了想還是把話嚥了下去。「我做什麼攤上你這件破事!你的事若辦成了,我也不會升官,還是在這裡繼續做我的都城隍,但你要是辦不成,像以前那樣沒消沒息的死了,我這個位置可就不保了。」

姜羽暉莫名其妙。被革職就革職了,那又關她什麼事,「憑你的資歷和人脈,要回鍋不是很容易嗎?」

「是容易啊,」都城隍回的很感傷,「陽間人口爆炸,現在地府缺工缺得要死,被革職後只要條件符合、重新考上公職就可以了。我屁股下的位置保不保得住,不重要,你倒不如想想,這件事是不是和你要辦的那件事有關。」

「八九不離十。」姜羽暉說。這回她二指併攏,一齊敲在桌面上製造噪音,「如果那一位隱在幕後,那對我,和熒星,的確是有足夠的了解。可是我想不透他到底有什麼打算。」

「還能有什麼打算?」都城隍怏怏的說道,「不就是像你上一次那樣,把你弄死唄,還能夠怎麼樣?」

「弄死了還有下一次啊,」姜羽暉感慨的說道,「再有下一次我都想魂飛魄散了。」

在場的一蛇一鬼被姜羽暉的問題發言鎮住。他們一致的看向姜羽暉,然後白曜憤怒的吼出聲:「姜羽暉!」

「只是開玩笑,不要那麼激動——嗷!」姜羽暉高舉雙手,飛快的從椅子上彈起來。白曜沒怎麼著她,倒是她比較擔心白曜真動手揍她。

她退的離餐桌有一段距離,忽然朝都城隍甩了一張符紙。都城隍頭也沒回,一個火花爆裂的聲音在空中響起,便把姜羽暉的符紙燒得乾乾淨淨。

「再來。」姜羽暉說。她打了一個響指,不待餐桌有任何變化,都城隍已經從椅子上消失,猛然出現在姜羽暉身後。姜羽暉手上飛快的變招,一個擒拿立刻奪下都城隍出到半空的動作。

換作常人是摸不著都城隍的,畢竟都城隍是鬼,活人就算有陰陽眼,仍是看得到,碰不著,就算是有陰陽眼的各家道士,能像姜羽暉一般使用對付活人的法子觸碰都城隍的人少之又少。

「很好。」都城隍評價,他空著的另一隻手直切姜羽暉手腕,姜羽暉只得鬆開擒拿的手,一來一往的和都城隍在手上過招。

大概是嫌棄手上過招並不過癮,一人一鬼打著打著動作漸漸大了起來,也不拘泥在兩手之間,而是往某種缺德的方向前進。

堂堂都城隍和一介平民在那兒互相撩陰插眼爆菊,怎麼陰損怎麼來的情景實在令白曜不忍卒睹。他默默地收拾起桌子,反正那一人一鬼也鬧不出什麼大事,省得他看了糟心,都什麼輩分了還在幹這種三歲小孩才會做的事。

桃妖上樓時見到的就是一人一鬼打得正愉快,手上腳上的動作沒品到令人不忍直視。他默默的看了都城隍一眼,跟著進了廚房,和白曜一起來個眼不見為淨。

「那兩個又是怎麼打起來的?」

「姜羽暉招惹的。」白曜無奈的聳肩,他是真的沒辦法阻止姜羽暉,「讓你見笑了。」

「楚豫平常在地府無聊得緊,也只有見著熟人才能這樣胡來。」桃妖師爺無奈的笑了笑,就算他心裡為都城隍記上一筆,面上仍笑的溫雅,「下面那邊官僚的作風不輸上面,憋得久了什麼無聊的事都幹得出來。」

白曜點頭表示理解,人在無聊的時候當真什麼事情蠢就專門做什麼事情,尤其姜羽暉做事都不管不顧,要攔住她更是一件難事。

他們這廂在感慨,客廳忽然傳出一道沉重的碰撞聲。白曜和桃妖對看一眼,趕緊出了廚房,就見姜羽暉侷促的靠在沙發上,都城隍的手刀則橫在姜羽暉的頸側。

「到底是怎麼回事?」都城隍皺著眉頭問道,「這一記砍劈沒道理你躲不開。」

「唔。」姜羽暉含糊的自喉間滾了一聲,「沒什麼,這具身體對打架較為生疏罷了。」

都城隍放下手。他若有所思的盯著姜羽暉,隨後一副苦大深仇的模樣,「這就是你先前和桃哥哥說的不到兩成的功力?」

姜羽暉更正,「應該說,我的狀況很不穩定。」

「那還不是一樣!」都城隍都要對姜羽暉感到絕望,尤其是他頭頂上的烏紗帽,稍有不慎他真的要去重考公職了!他上一次唸書考試就是考地府公務員的時候,那都一千多年前的事了,「就憑你現在的狀況,如果那一位當真是幕後真正的藏鏡人,你還敢跟我說沒有下一次?」

姜羽暉適度的為她的回答增加一些不確定性,「我是希望沒有,但你也知道,這不是我隨便說說就能實現的事。」

就是為了要避開失敗的發展才要弄清楚他們究竟有多少底牌,姜羽暉的話反而讓都城隍不對她抱持任何希望。他忍著額頭上凸凸跳躍的青筋,就差沒抓住姜羽暉的肩膀用力搖晃,「姜大人、姜羽暉、姜大爺,算我求你,你顧不上我們也就罷了,好歹想想白曜。你再死個一次,數百年沒消沒息的,誰受得了啊!也只有你家這一位甘願等你,你就不能好好的體諒他、體諒我們一下?我到底造了什麼孽勾搭上你這個人喔——」

白曜的視線掃了過來。姜羽暉嘆口氣,她挾住都城隍的手腕,默默把脅迫她身家安全的手掌移開,「我不知道他在哪裡,不知道他幻化成什麼模樣,手下有多少人。畢竟他和我有著莫大的牽連,在陽間的勢力壯大也是不無可能。他在暗,我在明,最好的辦法不是韜光養晦,而是讓他上門,直接過來找我。」

都城隍深覺不妙。姜羽暉的打算跟他的想法天差地遠,一貫循著她簡單粗暴的模式,同樣的,也不顧他們這些負責收尾的人死活。

「他不急,可以跟我慢慢耗,但急的人是我。」姜羽暉說,她伸出手,打量她的掌心,「我是個人類,楚豫,過去是,現在是,以後也是。如同你有所顧慮不肯接受升遷,調職回酆都,我也有我個人的考量。」

都城隍聽到了隱藏在其中的訊息,「你去酆都調過我的資料?」

「拜託。」姜羽暉一臉鄙夷。她收回手,沒好氣的說道:「我調你資料幹嘛?誰都知道酆都那邊調閱你們這些老屁股的資料要有公文放行的好嗎?我要台灣島上的三界名單當然走天庭最快。」

都城隍沉默了一會,他都忘了姜羽暉家裡有個和她不合的神明坐鎮,「你看完名單以後,有什麼想法?」

「除了你以外,沒一個我認識。」

「不是這個。」都城隍要覺得他們連續兩天上演的唬爛無雙是他的錯覺了,怎麼談正事的時候他們倆個的電波總是不在同一個頻率,「我的意思是,你歸納出什麼結論?」

姜羽暉擺了擺手,「我當然知道你不是想聽這個。名列在冊的名單都偏年輕,有一些年份的泰半都是明代時期的人物,怕是那個人由暗轉明後,不少人會落入他那一方,和我抗衡。」

「你既然都知道,那你為什麼還要這麼做,姜羽暉?」

認識姜羽暉的人都知道,這傢伙不幹傷敵一千,自損八百的事。

偏偏姜羽暉的打算就是走自損八百的路子,這不合姜羽暉的性格,除非她留有後招,或者有其他打算,不然依姜羽暉的性子肯定是不會做出成為標靶的決定。

「我要他消失。」姜羽暉說,她勾著嘴角,在場的鬼和妖物看到了難以忽略的血腥之氣,「上一次,他算計了我,這一次,我不連本帶利的討要回來,白白浪費了東海龍王把我保上來的機會。不讓他徹底的、再也沒有翻身的機會,那怎麼行呢?」

白曜垂下眼簾。姜羽暉已經在棋盤上落下她的第一步棋,而他,必須像很久以前那般的杵在一旁,觀棋不語。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