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問君 太子爺之十六

久遠之湮 | 2021-04-03 23:49:54 | 巴幣 0 | 人氣 55

本文
資料夾簡介
最新進度 番外 水鬼城隍

既然姜羽暉能夠活跳跳的和都城隍對著幹,都城隍不客氣的下了逐客令。姜羽暉不怎麼在意,反正該討論的事他們都討論完了,都城隍該知道的事他自己有門路知道,他們不用在都城隍的地盤上繼續提醒人家他們有多麼的礙眼。都城隍讓他們滾,姜羽暉便帶著白曜圓潤的滾了。

途中姜羽暉去種花電信更換手機SIM卡,土豪金開機時她再度覺得自己是被人豢養的小白臉。那種感覺對她來說很新鮮,但也不好形容。從來都是她養著別人,如今方向改了,姜羽暉真心覺得怎麼想怎麼奇怪。

他們沒有在外逗留太久,隔日是平常日,姜羽暉還要上學,姜羽暉帶著白曜繞到城隍廟附近買了一隻烤鴨,作為晚餐的加菜。

周日姜家診所公休,姜天佑不需要看診,姜天佑可能會拎她去好好的談一下心。想到這裡姜羽暉有些頭痛,她不希望和姜天佑談得太多,知道太多可能會影響姜家所有人往後的命數。

但那些想法在她踏上二樓時立刻被她拋到爪哇島去了。姜天佑站在神桌前,定定的看著太子爺的雕像。姜羽暉挑了眉毛,就見姜天佑轉過身,面無表情的朝她說:「你回來了。」

姜羽暉向前移動,稍稍把白曜遮在後面。她點了點頭,若無其事的開口:「元帥大人。」

白曜看著氣氛驟然變得緊張的二人,大概猜到姜羽暉在消失的那一段時間做了招惹天庭關注的事。太子爺代表天庭的那群傢伙,美其名是關心一下姜羽暉,說明白點則是帶來天庭的警告。

姜羽暉側過頭,對白曜輕聲說道:「你先上樓,在我和老爸上樓之前都不要下來。」

白曜皺了皺眉。他不擔心姜羽暉,反而是難以形容的煩躁充斥在他的心頭。

稍早都城隍的那一番話對白曜不是沒有影響,但他們在都城隍的地盤,白曜不好對姜羽暉發作。他心裡本就對姜羽暉有氣,都城隍隨口一說,那些壓下去的怒意立刻乾柴烈火的燒了上來。

千百年足以令蒼海變成桑田,何況他和沈明晞之間短短十來年的過往。男人帶他入了人間,踏遍繁華蕭索,最後死在他的懷中。沈明晞剛死的那一會,白曜的日子過得渾渾噩噩,循著自己生物的本能方才撐了過來。在那之後,春去秋來,在白曜以為自己要記不住沈明晞長相時,他夢見了沈明晞。

令白曜感到意外的是,他竟然記得沈明晞的面貌,完整的,與他以為要忘記的印象絲毫不差。沈明晞擅長製造夢境,他一度以為那是沈明晞留給他的夢,但在數次的夢境之後他排除了這個可能性。

因為夢醒了,便是夢境的結束。

但白曜的夢境不是。夢裡沈明晞只是沉默的陪著他,或是杵在一旁,看著他練劍,偶爾牽引著他的劍,給予指引,就像沈明晞還活著的那一會一樣。夢醒以後白曜總有種錯覺,似乎沈明晞不曾死亡,而是在他的夢中活了下來。

沈明晞入夢的頻率很低,絕大多數時候都是那些可有可無的夢境,除了偶爾感到孤寂的時候,白曜總會想起那個人溫暖的體溫,以及力度適中,令他倍感舒適的拍撫。

直到很久以後,白曜才明白,那種心情叫做想念。

白曜不由得恨上那個人。他在山間野嶺中過得好好的,只是冬眠未醒,不慎被大水嗆得奄奄一息,待到他恢復以後也不是無法逃離那些獵戶。但沈明晞帶走了他,用了一張狐狸皮,從那之後,他的日子盡是圍繞那個人打轉。

他只是荒山野嶺的一條野蛇,人間的事物盡與他無關,只有那個人,只有沈明晞,才是他離開深山的原因。沈明晞是他的全部,他無法接受沈明晞的死亡。沒有了沈明晞,他也不再是生活在深山不知世事的尖吻蝮。

他不屬於人類的城鎮,卻又必須留在這裡。唯有守在人群裡,放棄他身為妖物的自在與隨性,他才能再度見到回歸人間的沈明晞。他在人類的城市裡學會隱藏,學會讀懂人類的複雜的情緒,學會在一旁冷眼旁觀陽間的興衰更迭,獨獨學不會遺忘沈明晞的一切。

三界的輪迴有其規矩,但沈明晞的背景注定他是特例。他受到規矩的限制,又不受其束縛,白曜只道沈明晞必定會回到陽間,畢竟他的事情沒完,但什麼時候、以什麼模樣託生到陽間卻是不清楚。

他日復一日,年復一年的等著那個男人投生來到陽間,又一日日的失望。天庭和地府不可能給他消息,他只是一條生在陽間的小小蛇妖,受到沈明晞的青睞才和三界有了點關係,但那點關係不足以讓三界的人馬對他透漏任何一點消息。

或許是白曜的表情有些難看,姜羽暉摸了摸他的臉,柔聲說道:「乖,聽話。」

白曜很快收拾好情緒,警告似地瞪她一眼,向太子爺行過禮,轉身上樓,留下談話空間給在場的兩位大爺。

白曜前腳一走,姜羽暉好整以暇的抬起頭,看向姜天佑。對方不受她的影響,迴過身面對神桌,自顧自的說道:「你在上古戰場做的事,鬧的幾乎整個天庭知道了。」

「你們不把上古戰場封印起來,還會有這些事嗎?」

神桌上的太子爺神像平靜的望著他們二人,臉上無悲無喜。姜天佑沒有回答,姜羽暉也不甚在意,畢竟上古戰場封不封印本來就不是他們可以管的事。

「你好自為之。」姜天佑說,姜羽暉在他背後咧開一抹笑容,「切莫忘了你又是為何被押入無間地獄。」

「那重要嗎?」姜羽暉走到姜天佑身後,無謂的說道,「無論我做什麼事,只要那個人——喔,我差點忘了,他根本不是人——沒有死,我一樣要下無間地獄。」

無間地獄,或者是阿鼻地獄,都是姜羽暉死亡後陰間必定判定的去處。姜天佑支手扶上神桌。他看著太子爺的神像許久,最後開口:「你把白曜支開,不就是怕他知道你到底成了什麼樣的東西。」

姜羽暉愉快的笑了。她的笑容因愉悅而扭曲得變形,成了說不清的森冷詭譎,「不,我從不怕他知道。」

和姜羽暉打交道久了,太子爺沒被姜羽暉繞進去,「他總有一天會知道所有你瞞著他的事。」

「我做什麼事情還輪不到你過問。」姜羽暉向後靠了靠。她的眼睛有一瞬間變得鮮紅通透,隨即又成了平時深不見底的晦暗難明,「哪吒師侄啊!」





--太子爺之章 完--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