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問君 太子爺之十

久遠之湮 | 2021-02-14 20:06:28 | 巴幣 0 | 人氣 67

本文
資料夾簡介
最新進度 番外 水鬼城隍


姜羽暉走沒幾步,身後的濃霧裡模模糊糊傳來踉蹌的腳步聲。姜羽暉停下步伐,等待霧靄裡的人跟上。

但那道聲音離她還有一段距離便錯開了,朝濃霧的另外一頭走去。姜羽暉嘆口氣,不管女人是否振作,她終歸是錯過姜羽暉這根唯一的浮木。

「看樣子是錯過了呢。」姜羽暉體內的那個人立刻發表感想。

「說不定人家有另外的機緣,不需要我們插手。」姜羽暉漠然回道。

迷陣之內一步之遙差之千里,姜羽暉不曉得人家想通沒有,即便她想回頭看看女人是否還在原地當個廢人,她也走不回曾經走過的路徑。

她再次邁開步伐,走向繾卷繚繞的濃霧之中。

白茫茫的濃霧不見其路,姜羽暉走得沉著,女人的話她聽耳裡,卻未影響到她的心情。困在迷陣的選項從來不在她的認知清單,白曜還在外面等她,三界上下多少人在等著看她的結果,要是她被困在迷陣裡完不了事,各路人馬將會多了不少可以折騰她的名目。

從前是無間地獄,未來大概只會是更多的無間地獄,只不過追加不少沒見過的花樣。要知道地府那些老傢伙年年為了講求地獄改革,三不五時腦力激盪搞些創新的刑罰,多半都拿關押在無間地獄的傢伙做試驗。

關押在無間地獄裡的都是窮凶惡極的東西,三界講求務實,物盡其用的情況下有什麼想法亟欲實現,遭殃的都是那些不得為自己出聲的罪人。要是真進鬼門,那些創新的刑罰可能有不少會用在她身上。

她嘆口氣,屏去雜念。

姜羽暉沒辦法掌握在迷陣裡的時間,但尋找出口的過程不能貪快,不然容易迷失在陣法裡,和方才見到的女人做個彼此看不到的伴。

她又走了一段路,眼前的迷霧越來越開,姜羽暉明白這是找到路了,不過出口通往何處,她不清楚。她站在原地想了一會,繼續向前行進。不往前探路怎麼會知道出口通往哪裡?

無論出口通往哪裡,姜羽暉或多或少有辦法應對,怕的就是真入了鬼門,魂魄脫離軀殼一切都沒救了。

霧氣越來越開闊,為即將顯露的空間騰出一塊位置,半空中有個狀若門形的區域,側著角度隱隱可見門內閃著不屬於迷陣的光亮。隨著姜羽暉的靠近,潛藏在裡邊的世界立即顯露出來。

那是一片毫無邊際的荒蕪。

姜羽暉立在門邊,定定的站了一會,這才抬腳跨越懸浮在空中的隱形門。

橫越門框邊界的時候,姜羽暉感受到一陣撲面的焚風。天空灰壓壓的壓著整片大地,空氣中瀰漫腐朽的腥氣,空曠得令人感到危險。她皺了皺眉頭,大概猜到濱海國小被廢校的原因。

門的後面不是安全的地方,有人用了迷陣隔絕學校和這一片焦黃的土地,為防這裡的生物通過迷陣所在的區域來到陽間,即便迷陣困不住這裡的在地原住民。

難得的,姜羽暉心裡陣陣發虛。她有些煩躁的撇眼手機,藉由時間的流逝擺脫不斷在她心底撲騰的情緒,卻更加暴躁的發現她在迷陣裡走的不久,數十分鐘晃如隔了數個小時。

這個認知令姜羽暉的臉色有些扭曲。她想起還在濱海國小裡的白曜,幸好她已經離開迷陣,否則她可能會因為偏差的心思困在裡邊,找不著出路。

如果她的感覺沒有錯的話,姜羽暉確信她現在位於凡人不可能踏足的地方。繼迷陣之後,她同樣沒有把握安然離開腳下的這片土地。

焚風帶來灼重的熱意,燒得姜羽暉出了滿身汗。姜羽暉拉了拉衣襟,熟悉的男聲驚訝的在她耳畔響起:「怎麼到這裡來了!」

姜羽暉強壓下內心的焦躁,沒好氣的回道:「你問我我問誰!」

「哎呀哎呀,這可難辦了。」男人感嘆的說了句,姜羽暉想像對方立在她的身後,裝模作樣的搖頭說道:「親愛的,需要我幫忙嗎?」

姜羽暉冷哼一聲,這不是明知故問,「我都沒把握的事,你認為你沒有問題?」

男人低低笑了笑,即便得到姜羽暉帶刺的回答也不惱,「哎,我這不是讓你心裡踏實點嗎?」

聞言姜羽暉反倒笑了。那人平時可不會這麼多廢話,最多只是覺得悶了和她抬槓,一旦話多了,多半代表他們的狀況不是那麼明朗,「嗯?我心裡踏不踏實,你自己心裡門清。」

她停下腳步,深吸口氣,而後喃喃說道:「馬的,這種地方,叫天天不應,就怕來個只會出現在書裡的老東西——」

在她體內的那個人低低阻止了她,「噓。」

姜羽暉配合的噤聲。她揚手召了一隻紙鶴,紙製的小巧鳥兒在她頭上盤旋數圈,旋即朝向看似無邊的地平線飛去。

熱風再度吹來,汗溼的衣服黏在身上,徒增姜羽暉越發糟糕的心情。她「嘖」了一聲,就聽她體內的那個人如是說道:「上古戰場。」

上古時候,黃帝與蚩尤的征戰終結在應龍之手,遠古神祇怕各路妖獸神魔再起爭端,遂由黃帝將不得復上天界的妖獸神魔封在上古戰場,與人間欣欣向榮的人類隔離。

神話時代的妖獸神魔一個比一個要有來頭,姜羽暉區區一個凡人之姿,真要和遠古時代的老東西拼命卻是力猶未逮。能不要遇上自然最好,但人在江湖飄,哪能不挨刀,就怕走進人家地盤招惹到不該招惹的東西就糟糕了。

除了紙鶴偵查,姜羽暉自己亦跟著下海觀察地形,摸清自身的處境才好擬定對策。腳下的土地既荒涼又崎嶇,短短的數分鐘內,姜羽暉已經上上下下爬了幾輪。她找個相對高點的位置,站在上頭,等待派出去的紙鶴回報偵查結果。

紙鶴消失在夜晚無燈的環境裡,姜羽暉僅能憑靠施法時殘留的味道來感應紙鶴的方向。焚風將她一頭散髮吹得狂亂無章,姜羽暉放棄理順她的長髮,她抽了抽鼻子,猛然察覺高溫裡挾帶針對她的殺意。

「糟糕!」姜羽暉臉色大變,抬腳就跑。

在她體內的男人顧不得在嘴上做文章,同樣慌亂的說了一句:「不好!驚動了這裡的主人,快跑——快跑!」

姜羽暉朝男人怒吼:「我已經在跑了!」

吼完姜羽暉已經利索的滑下土丘——她這雙鞋是慢跑鞋,這下鞋底肯定是磨平了——撿定一個遠離殺意的方向奔去。

遠方空氣傳來陣陣波動,姜羽暉立刻失去紙鶴的消息。姜羽暉心下懊惱,偵查用的紙鶴是陽春版,沒有同步連線的功能,不然她現在就能得知她們招惹的究竟是什麼樣的東西。

未曾聽過的動物低吼聲從紙鶴失去蹤跡的地點傳來,姜羽暉猜測這片區域的主人很有可能是隻上古野獸,再驚悚一點就是神獸。單憑聲音姜羽暉無從判斷她們遇上什麼東西,神話時代的資料幾近佚失,殘餘山海經等經典有所紀錄,但又紀錄不全,很多時候需要親眼見證比對才知曉書上說的內容到底是什麼。

更令姜羽暉無法掌握的是,她感覺不到對方的修為水平,無從得知自己是否能與對方一較高下。

修為這種東西說玄也稱不上多玄,頂多就是誰比誰的修為高,低者的修為在高者的眼裡一目了然,全然沒有隱私,但若雙方的修為差不多,不相上下,雙方都不易判別對方的能耐。

當然世上還是有不少例外存在,若有人持有隱蔽自身修為的珍稀物品,自然不易被人看破修為。

姜羽暉的要求不多,只要能夠從人家爪子底下溜走即可,只要還活著總有辦法找到離開的出路。資訊不對稱的情況下她無法要求太多,所有可行的辦法歷經刪去法剩餘打帶跑一個選項。

可以的話姜羽暉不太想交手,不管對方究竟是上古野獸還是上古神獸,修為水平若不是在她之上,就是和她相左,打起來吃力不討好不說,還可能陰溝裡翻船。想是這樣想,人家可是發現她這個外來的入侵者,追在她屁股後頭要清除進犯的敵人。

興許對方是獸類的關係,姜羽暉爬過土丘的速度不及對方奔跑的速度,很快的,姜羽暉已經能聽見後方的動靜。為了爭取一點時間,姜羽暉在奔逃的路上一路著手設置不少陷阱拖緩對方的腳步。

時間不夠,姜羽暉設置的陷阱相對簡陋,對來者而言僅僅只是阻礙它行動的障礙物罷了。姜羽暉聽著後方根本是野豬兇殘踏破陷阱的聲音,估摸對方追上她的時間,後方的空氣傳來一陣響動。

姜羽暉堪堪彎下腰,狼狽的躲過欲置她於死地的攻擊,卻因為身體前傾,重心不穩的扶了地上一把。她迴過身來,和追在她屁股後面,趕著要排除外來者的領地主人打個照面。

灰暗的天際下,姜羽暉見到約莫三、四公尺高的巨獸,他有著一張人臉,脖子以下則是似豹似虎的獸身,狩獵般的立在土丘之上打量著她。

「犁霝(原文為霝鬼,打不出來用偏旁替代)之尸。」姜羽暉壓低身子,輕聲說道。

山海經大荒東經有云,有神,人面獸身,名曰犁霝之尸。

她原本以為來的會是一隻上古野獸,或是上古神獸,沒想到卻是一隻上古神祇,而那神祇偏偏還是龍族一脈。龍性本淫,是以龍生九子,各有不同,上古時代可以雜交的物種多了去,雜交下來的龍子絕非後世人類可以想像的物種。

神話時代的物種,無論哪一種絕對屌打現代人,何況是那個年代的神祇,和現代人相比根本一個天一個地。姜羽暉讚嘆自己美好的運氣,仍是打起精神面對眼前祖爺爺輩的非人類。

「人類。」犁霝尸說道。他用的是上古通行的話語,姜羽暉不由得慶幸,地獄裡待久了,各個年代各地的語言多少都學會一點,雖然那個人沒讓她記得多少,但語言這種技能可以算是出廠時隨機內建的作業程式,「真是稀客,上古戰場已被隔絕了數千載,吾竟然再見活生生的人類。」

客套話的背後往往都不是表面上的意思。姜羽暉繃緊神經,以防犁霝尸突然朝她發難,「吾輩誤入此地,叨擾了前輩非吾本意,望前輩海涵。」

「海涵?」犁霝尸笑了一聲,赤裸裸的表達了他對姜羽暉說詞的不屑,「吾入汝的地域,大搖大擺的走一圈,吾再請汝海涵,可好?」

姜羽暉心裡的草泥馬都要把馬列戈壁給踏平了。還是敖廣好,姜羽暉心想,那條流氓龍常與天庭往來,習得天庭那種高貴冷豔的臭脾氣,平時裝模作樣得緊,但和她頭一次見面看對眼散發的求交配氣息遠比犁霝尸不陰不陽的話語要好處理得多。

「那是吾的不是。」姜羽暉果斷的認了這個悶虧,她如果不踏入任意門也不會有這些鳥事。

不待姜羽暉說下去,犁霝尸揚起他的尾巴,姜羽暉看到光芒自犁霝尸的身後閃過,立刻就地一滾,借力使力的向後退去一段距離。

原本她所在的地方被一條覆滿鱗片的尾巴掃過,姜羽暉瞇眼看清尾巴的長相,頓時悲憤得想撕書。

犁霝尸的尾巴怎麼看怎麼眼熟,這他、媽、的、根本是條龍尾啊!完全是山海經內文缺漏,關於犁霝尸的資料獨獨漏了超重要的一部分,龍尾這麼重要的東西怎麼可以沒有紀錄!

犁霝尸的龍尾動作很快,姜羽暉來不及起身,完全被壓制在地,連滾帶爬的躲避對方接二連三的攻勢。她退,犁霝尸便進,她進,犁霝尸不讓她有任何可以出手的機會。

龍尾不論攻防都是絕佳的武器,姜羽暉躲過犁霝尸挑起的塵土石塊,出手在地劃出半圓的符紙。她不願意消耗太多的符籙,天知道她什麼時候才找得到辦法出去,手裡的符籙用得越多,她拿什麼東西和神話時代的老傢伙拼命。

符籙畢竟是後世才有的東西,犁霝尸在黃帝時代跟著上古戰場被封印隔離,自然不知道外邊人間發展到了什麼地步,只當那是人類的小手段。

姜羽暉吼聲:「去!」人立刻竄得大老遠,地上半圈的符紙彷彿有了生命般,雷火交加的組成一道詭陣攔住犁霝尸的攻勢,一下雷光一下火焰的,犁霝尸不是破不了陣,但被陣法時不時的偷襲弄得更加暴怒,想把姜羽暉這隻螻蟻撕裂的不能再死。姜羽暉不心疼的再丟幾把符紙入陣,果斷的轉身落跑。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