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這隻貓毀我三觀-06

瑞瑞 | 2021-01-09 23:31:59 | 巴幣 2 | 人氣 112


06 帶著大傢伙學習如何正常生活


本該悠閒的假日早晨,原海洗漱完雙手搭著洗手台,看著鏡子裡的自己,打理好的頭髮,白皙的肌膚,忽略那略帶紅絲的雙眼,整體還是乾淨俐落的。

原海早上是被熱醒的,晚上睡的不甚踏實,因為有個人挨著他睡了整晚。

就是洛德李。

明亮的早晨,同樣是那張大床,床上少了一隻貓,卻多了位一絲不掛的大男人。

他的半個身子從棉被裡頭探出來,精實強壯的背膀,因為身量高大無法裹嚴實的被單順著他的姿勢,露出他挺翹漂亮的臀線,接著那雙看不膩的大長腿,晨光幾乎映的他肌膚閃閃發光。

而此刻的他手腳搭著懷裡的青年緊緊摟著,他懷裡的人正閉著眼,蹙起了眉頭似乎深陷夢魘之中,而原因大概就是壓在他身上的傢伙了。

原海一睜開眼時差點覺得自己還在做夢,他也希望自己真的在做夢。

這半年來每天被他們家可愛白白叫醒的早晨,就消失在了今日。

取而代之的卻是眼前這個好看到令他窒息的傢伙,濃密的睫毛、挺拔的鼻子、微張的嘴,若隱若現的露出他的虎牙,這是張毫無防備卻依舊漂亮的睡顏。

原海眨了眨眼睛,意識漸漸清明,他看著這個緊緊摟著他,害他做了一晚惡夢的傢伙,在心中嘆了口氣,輕手輕腳地從他的懷裡掙脫。

起身時被子一扯,那傢伙春光乍現,原海不忍直視對方完美的光裸體魄,心想不知道衣服又被他穿去哪了。

起身整理好自己的原海沒聽見對方的動靜,決定先出門一趟。

片刻。

原海拎著早餐回來後,便看到沙發上坐著的洛德李,而他情緒似乎不是很好的樣子。

「怎麼了?」原海忽略對方的赤裸,決定好好的關心他。

「······」沒得到洛德李的回應,只迎來他森森的視線,莫名的讓原海背脊涼涼。

原海將早餐放到桌子上,總覺得洛德李神經兮兮的,就沒想看對方一眼,原海只想鄙視他的暴露癖,放好了東西便去洗手。

洗完手回來後,就看到不知何時跑去穿好內褲的洛德李,坐在地毯上盯著眼前的早餐眼神放光,那副情景讓他覺得亂可愛的。

    「想吃嗎?我有多買。」原海湊上去坐到洛德李身邊,伸手拆開早餐包裝。

他拿出剛剛出門買的蛋餅和奶茶,轉過頭看了看洛德李。

「你真的能吃哦?昨天晚上吃了那些有沒有覺得不舒服?」原海突然想到這個嚴峻的問題,他可不想他養的貓咪出了什麼大問題。

「······」洛德李看著他,眼神中充滿濃濃的鄙視,像看白癡一樣。

原海接受著對方的眼神。

心想,這是起床氣還是怎樣?好歹他也是確確實實的在關心對方啊!

依舊得不到回覆,原海只好默默得吃他的早餐,一邊承受著洛德李炙熱的眼神。

「拿去!」原海把筷子遞給了他。

其實他到現在對洛德李的身份還是沒有任何頭緒,他不知道他究竟是貓是人,還是妖怪,在現今如此發達的社會,他實在不想相信這世上有這麼奇幻詭異的故事,這彷彿在挑戰他的人生一樣,讓他以為的一切,變得不是那麼回事了。

    他想或許該好好問問到底怎麼一回事了。

    原海看向抓著筷子的洛德李,他看了看自己的手,又看了看眼前的早餐,頓時有了靈感一般,他拿著筷子狠狠戳向蛋餅。

    啪——的一聲,筷子應聲而斷。

    「······」幹。

    原海滿臉不可置信的看著眼前這個人,再看看他身首分離的塑膠筷。

他傻眼,這傢伙是吃力氣長大的嗎?而且昨天後來不是用筷子用的好好的嗎!

    原海嘆了口氣,他想看他這副模樣,他也沒必要問對方什麼問題了,他覺得洛德李連腦袋都有問題了。

    原海邊碎唸邊拾起斷裂的筷子,他起身去了廚房,再拿了一支叉子出來。

    「哼。」洛德李接過叉子,這是沒用過得東西,他看了看終於給原海一個詢問得眼神。

    看了洛德李的樣子,原海也不知道該如何吐槽,只好手把手的換教他怎麼使用叉子,一邊叮囑他別弄彎了它。

    折騰了一番,終於吃完早餐,原海只覺得虛脫。

    「還行?」看對方吃的津津有味,似乎還有點成就感。

    「嗯。」

    其實吃完一頓後基本上就沒什麼事了,原海開始收拾家裡,打掃洗衣,直到整理貓砂盆,屎挑到一半忽然覺得這情況真詭異,他看著手上的貓砂鏟,有種難以言喻的詭異感,抽了抽嘴角,將冒出頭的詭異感壓回去,只告訴自己別想太多,在心裡安慰自己,並且全程忽略他身後那位,坐在沙發上尾巴一甩一甩的大男人。

    而此刻那個淡定地坐在沙發上的男人,臉頰上似乎浮上了一層薄薄的紅,依舊面無表情,但眼睛似有似無的飄向蹲在貓砂盆前的傢伙。

今天一整天原海覺得自己就像動物園裡的動物,被洛德李觀察了一整天,而洛德李惜字如金,基本原海講了十句話才會敷衍地回上一句。

一天下來原海依舊沒有從問答中得到什麼有用的訊息。

他只知道這隻他撿回家養的黑貓,確實與一般寵物不同,他會變成人,似乎是他原本就該是這樣的型態,而洛德李卻忘記了一切,連他的出生、來歷與過去都毫無印象,他唯一記得的就是自己的名字,還有跟貓咪一般的本能。

晚上八點多了,客廳的電視正播著娛樂節目,洛德李看得非常專心,原海便放心地拿上換洗衣物準備進浴室洗澡。

進了浴室帶上了浴室門,接著脫衣服,擰開水龍頭,溫熱的水順著花灑淋了原海整身,他輕嘆了一聲,溫暖的水洗滌了他整天的緊繃與疲憊。

洗得正歡,原海突然一個雞皮疙瘩,覺得背後似乎有人正盯著他看,而他轉過身一看,也證實了他的想法。

浴室門不知道什麼時候被推開,那個高大漂亮的男人正雙手抱胸倚靠在門邊,他本就身的高大,整扇門就像被他堵住一般,沒有一點空隙能讓人過去。

而洛德李那雙深邃的眼睛,就直勾勾的盯著原海看,浴室裡蒸騰出的熱氣,似乎也讓他的眼神多了幾分曖昧與粘膩。

花灑下的原海對上他的眼睛後,莫名全身一抖,手趕緊向下摀住他自己的身體。

「你幹嘛!沒看到我在洗澡嗎!」原海此時的內心是崩潰的。

依舊沒有得到回覆,兩人尷尬的僵持著,而元海忽然覺得自己處於弱勢,洛德李那麼淡定且自然的由上往下俯視著他,眼神甚至上下轉動地看遍他全身。

看著對方神色自然的模樣,原海突然間怒火中燒,直接走到門口粗魯地將對方推出去。

洛德李猝不及防地向後踉蹌一步,還沒等他反應過來,眼前的浴室門便被大力的甩上,而浴室裡的原海繼續忿忿地把剩下的澡洗完。

洛德李站在浴室門前看上去正思考著什麼,沒幾秒他便動手將身上原海要求他穿著的衣服給一件件的脫下來,脫下的衣服也隨手丟在了地上,他再度推開眼前的門,這次他的動作非常的輕,如同他的本體一樣。

而浴室裡的另一個人完全沒發覺,他後頭又冒出了剛才那位大傢伙,而且他現在跟他一樣全身赤裸。

洛德李無聲無息地接近原海,低頭看著這著小他半個頭的傢伙,他已經專心地觀察他一整天了,現在就想看看他所謂的洗澡是什麼,剛踏進浴室腳接觸濕濕的地板,他覺得並不是很舒服,但看著眼前這傢伙,似乎對於洗澡這件事情非常的享受。

原海光裸的背脊被熱水沖刷著,他眼前的原海正雙手搓著頭很愉悅地哼著調調,水順著他身體曲線滑落,頸項、肩胛、腰窩到臀部,再順著大腿流淌到那骨節分明的腳踝,最後往地板蔓延直至排水孔。

洛德李看著眼前的景象,加上繚繞的霧氣,讓他眼前這副相比他非常白皙的身軀泛著水光,看上去莫名的好吃,讓洛德李的喉頭也跟著上下滑動,而且非常的想碰碰眼前的人。

他這麼想著,也這麼做了。

洛德李伸手碰向對方,先感受到了水滴不斷的噴濺到手上,溫熱的,不特別喜歡,也不特別討厭,最後貼上對方光裸的肩胛,觸感滑膩溫熱。

這個,他很喜歡。

但還來不及他多體驗,就被一聲急促的呼喝聲給打斷了。    

「幹、幹嘛!嚇死誰啊!你又進來了幹嘛!」原海滿臉驚恐的看向罪魁禍首。

洛德李伸手感受著滴落在他手上的水,對著元海的質問,他跟沒事人一樣,直勾勾的看著他,而且眼神奇怪的讓原海不自覺的夾緊屁股。

「你、你是也想要洗澡嗎?」原海尷尬又窘迫的問著淡定的洛德李。

「洗澡。」洛德李微不可查的點了頭。

「······」



:起床發現暖暖抱枕消失不見的洛貓咪覺得不可饒恕。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