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這隻貓毀我三觀-08

瑞瑞 | 2021-01-21 17:51:57 | 巴幣 2 | 人氣 165


08洗澡也要跟,你是孩子嗎!


浴室裡的原海剛洗好頭轉過身面對著浴室門,讓熱水沖刷著背後,雙手撫過臉龐向上將濕淋的頭髮向腦後順去,隨著撫去的水滴,讓他能順利地張開雙眼,不被水滴刺激雙眼。

他是這麼以為的,但是睜開眼後又再一次的被眼前的景象嚇的一愣,洛德李又再次赤裸的站在他的浴室門口。

原海覺得他總有一天會看膩這傢伙的裸體,雖然他總是很有禮貌的不去細看對方的下身,但既使如此還是很容易不小心瞄到一眼,最後總讓他憤憤的感受到上帝的偏心。

「你、你又要幹嘛。」原海摸著自己怦怦的小心臟,那不是害羞,是被嚇的。

「洗澡。」那語氣就好像站在門口看別的男人洗澡,是一件非常理所當然的事一般。

「你、你可以自己洗啊!幹嘛進來跟我擠!」原海心虛的答著。

他實在不想再體驗一次兩個大男人擠在同一個花灑下的感受,渾身赤裸的,一不小心總有不必要的肢體接觸,而每次看到洛德李那清澈又理所當然的眼神,就讓他覺得自己彷彿跟變態似的,那無法控制的心跳及燒紅的臉頰都讓他覺得羞愧。

洛德李聞言只一腳踏進浴室,慢慢地朝他走來,眼神一刻不錯的盯著原海的臉。

原海見狀不自覺的縮了縮肩膀,看著洛德李朝他走近,面對面直到兩人的距離能清楚地看見彼此的肌膚上錯落的水滴,而洛德李依舊盯著他看,看的他不知所措。

其實每次對上洛德李森森的眼神他總莫名的感到心慌,尤其是他一句話也不說就緊緊盯著他看時,原海覺得自己就像隻老鼠,而洛德李便是那隻作弄他的大貓,緊盯著獵物,但目的卻不是食用,只是為了看見獵物害怕警覺的反應。

正當原海想的有點入神時,洛德李手一伸靠上他身後的牆壁,就這樣把他框在了他與牆壁之間,而花灑出來的熱水仍勤奮的沖刷著原海的身體。

自走進浴室後,洛德李就看見原海一動也不動,任熱水衝著他的身體,熱度蒸騰的他白皙肌膚染上一層薄薄的紅。

浸濕的頭髮被他向後捋過,髮絲滴滴落水,微睜的雙眼愣愣地朝他看著,雙眼上的睫毛也霧著水氣,隨著他的眨眼滴落,水滴流匯至他挺翹的鼻尖,接著是他豐潤的唇珠和因為驚訝而微張的雙唇,洛德李還能看見他嘴裡粉嫩的舌尖,這一切讓剛吃飽的他又感到一陣空虛的飢餓感,讓他不自覺的伸出舌頭舐過他的尖牙。

而長這麼大第一次被壁咚的原海還來不及開心,就猝不及防的看見洛德里伸出舌頭掃過他自己的牙齒,瞬間一陣顫慄感從他的尾骨蔓延至頭皮,這讓他感到驚慌甚至指尖也開始跟著微微發麻。

他就像被咬著脖頸的動物一般,只因為一個眼神一個動作就被嚇的無法動彈,隨即任人宰割。

洛德李將原海的反應看得真切,他放下撐著牆壁的手,拉開了兩人的距離。

「我不會。」洛德李冷冷的回了一句後就錯開眼神,轉過身朝花灑下擠過去。

原海人被擠了過去,剛才那些旖旎的想法及無法解釋的壓迫感忽的消散一空,他很快回過神來,像沒事一般。

「我不是手把手教過你了嗎?這麼大人了洗澡還不會!」原海大聲的吐槽著,尾音裡有一絲他自己也沒察覺的顫抖。

「······」洛德李又轉過頭來瞥了他一眼,這次眼神裡充滿了鄙視。

原海傻眼,他心想,該鄙視的人是我吧。

經過這一齣,方才的壓迫與緊張消彌了許多,原海拿過浴室裡的小凳子,叫洛德李背對他坐好,直接化身搓澡工,免費的那種。

原海幫洛德李搓著頭上的泡沫,而後拿過花灑沖乾淨了他頭上的泡沫,接著伸手拿過肥皂遞給洛德李。

「諾,肥皂,自己洗。」

洛德李看著原海手裡的肥皂,又看看原海堅定不幫忙的神色,只好面無表情的結過他遞來的肥皂。

肥皂滑膩,洛德李沒有拿穩就又掉到地上去了。

「⋯⋯」原海覺得這傢伙分明故意的。

原海看著洛德李盯著地上的肥皂,見他也沒有要撿的意思,嘆了口氣錯身拿起地上的肥皂。

白色的肥皂因為剛剛的撞擊,一角平凹下去,邊邊擠出了皂角,像被壓扁的奶油似的,從旁邊溢了出來。

原海再次把肥皂遞到洛德李手裡,洛德李這次接穩了肥皂後慢慢的往身上抹去,而旁邊的原海從洛德李面無表情裡看見了遺憾。

「······」你這是真把自己當大爺了?

原海監督著對方把肥皂抹遍了全身,吩咐著他把身體洗乾淨了,便要接過肥皂換給自己洗,手才伸過去就被洛德李躲開了,原海手落空後抬眼看了一下洛德李,順便看見了他嘴邊一抹淺淺的笑。

「我幫你。」

洛德李低過頭來湊上原海耳旁說著,熱氣順著耳朵讓他再次感到戰慄。

「不!不用了!我自己可以。」瞬間紅了臉的原海極力抗議著,伸手便要去搶肥皂。

原海此刻非常羞憤,想當然他搶輸了肥皂,又加上他居然乖乖的就讓洛德李給他抹肥皂了。

當洛德李拿著肥皂碰上他的腰間時,他不可控制的顫了顫,粘膩溼滑的感受透著洛德李溫熱的掌心,傳到他的肌膚,那一切幾乎讓他無法忍受,他不敢抬頭看洛德李的表情,因為他知道若對上他的眼神,這一切只會更失控而已,而自己真的就像獵物般玩弄於他手裡,但他卻無法反抗。

上半身抹完肥皂後,原海說什麼也不讓對方繼續了,強硬的擠開對方,搶過他手裡的肥皂,這次洛德李倒是輕易的便交給對方了,不過他嘴角的笑容也更顯了一些。

終於又一次洗完這煎熬的澡。

原海穿著居家服大字型的趴在床上,他覺得他始終無法對這傢伙免疫,洛德李的一舉一動像是故意似的,次次挑動著他的神經,全都讓他無法招架。

理智上他知道洛德李是他養的貓,但好像又不是那麼一回事。

想著想著原海躺的旁邊陷了下去,是洛德李。

洛德李正低頭看著趴在床上的原海,自浴室出來之後他嘴角一直帶著淺淺的笑,寵溺又溫和的。

「不吹頭髮嗎?」原海看了眼對方濕淋淋的紅髮。

「好。」

洛德李答完便再次起身,原海躺回去沒有動彈,不久後便傳來吹風機轟轟的聲音,原海聽著吹風機的聲音,感覺眼皮沈的很,然後不知不覺陷入睡眠。

原海再次醒來時,發現頭上有一雙手正扒拉著他的頭髮,而熱風在他耳邊轟轟響著。

是洛德李在替他吹頭髮。

他保持著同樣的姿勢沒有動,有點驚訝又有點心暖,原海感受著頭上的手,那雙大手正小心輕柔的撥弄著他的頭髮,吹風機的熱風在他頭上掠過,全部都溫暖舒服,甚至沒有讓他感到絲毫的不適。

原海想,這就是被人呵護的感覺嗎。

很快這安心的感覺又讓原海再次陷入夢鄉,這次他睡得很沉。




洛德李:「哼!我這貼心小舉動還不錯吧。」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