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問君 番外 瑞雪

久遠之湮 | 2021-06-09 02:31:09 | 巴幣 0 | 人氣 65

本文
資料夾簡介
最新進度 番外 水鬼城隍


新聞上播報強烈冷氣團來襲,號稱是近幾十年來最冷的一次。天氣一冷,白曜做什麼事情都懶洋洋的,溫度一降到十度以下他實在冷的受不了,乾脆變回原形躲回床上冬眠。姜羽暉捨不得她的小東西冷,多半時候都會塞幾個暖暖包進去圍住白曜,又怕暖暖包太熱,燙傷她的小東西,暖暖包都放的離白曜有幾公分遠的距離。

白曜很少有睡得如此昏天黑地的時候,上一次這麼冷的冬天已經是四十多年前的事了。那時候姜羽暉還未從地府出來,他躲到山上和其他同類打聲招呼,找個舒服的洞穴冬眠去了。但現在,他的人放了寒假,拿著一本書坐在床上做他的活體暖爐。他舒服的盤在姜羽暉的身上,汲取姜羽暉溫暖的體溫,只露出一顆三角形蛇頭探出姜羽暉的衣領。

電視新聞一直播報各地下雪的情形,白曜什麼都沒聽進去,天大地大都沒有睡覺來得重要。姜羽暉闔上書本,拍了拍白曜的頭,下床換了套衣服。白曜受了驚動,微微的仰起頭吐了蛇信。

「受得住嗎?」姜羽暉撓了撓白曜下巴,「帶你去山上看雪。」

白曜親暱的蹭了蹭姜羽暉的手指,復又歪過頭,貼上姜羽暉舒適的體溫。姜羽暉笑了笑,穿上保暖防風防水的外套,套上登山用的手套,最後再套上一條圍巾,好讓白曜的頭可以舒服又溫暖的掛著。對於沈明晞來說,雪沒什麼吸引力,那時候年年都可以看到,白曜也年年睡死;但對姜羽暉來說就不同了。台灣島難得下雪,她已經很久沒見過真正的雪景了。

姜羽暉整理好所有上山的必備物品,下樓牽車出門。她的目的地離平地不算太遠,也不算太偏僻,畢竟在平地附近的山區只要海拔與溼氣足夠,陸續都有下雪的消息。她騎了快一個小時的車,隨後走了幾十分鐘的路。白曜迷迷糊糊聽到姜羽暉和人(或者是妖,他沒心思注意,也不想注意)交談一會,又走了一段爬坡,最後停下腳步。他動了動身體,姜羽暉滿是笑意的低頭對著他說道:「醒了?醒了的話就抬頭看一看。」

白曜懶懶的張開眼皮,觸目所見便是山陵連綿的銀白雪景。翠綠的林木上頭恰到好處的鋪著一層白色的瑞雪——確實是可以如此稱呼,這可算是今年台灣島上的第一場雪。和那種動輒三、四十公分的雪景不同,薄雪更能展現森林裡盎然的生機,彷彿雪融之後林木又是一片蓬勃的生展。

林間的積雪未遭人破壞,同時能把附近的景色盡收眼底。姜羽暉站的方位很好,她遮去山裡的寒風,讓他在舒適的環境下欣賞絕佳的風景。

白曜抬頭蹭了蹭姜羽暉的下巴,表示滿意,隨即縮回羊毛圍巾裡禦寒。姜羽暉失笑,她伸手捂住圍巾,沿著白曜的身形撫了撫。

姜羽暉的力度適中,白曜很快又進入睡眠。朦朧中,他聽到有個人輕聲在他耳畔說道:

我欲與君相知,長命無絕衰
山無陵,江水為竭
冬雷震震,夏雨雪
天地合,乃敢與君絕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