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這隻貓毀我三觀-01

瑞瑞 | 2020-12-21 18:49:14 | 巴幣 2 | 人氣 87


01 「先生,你哪位?」

經歷了一番波折,原海回到家時天色已經暗了,左手提著一大袋子東西,右手拎著淡藍色的寵物外出籠,一路磕磕絆絆的扛回了家。

玄關處,原海穿著的襯衫有些汗濕,捲起的袖口被污泥染黑,慘不忍睹的外套也乾脆在回來的路上處理掉了,他放下左手上的大袋子,右手將外出籠輕輕的放到地上,趕緊踢落鞋子,盤腿坐到籠子前面。

「好啦!小可愛我們到家啦!」原海喘了口大氣,身上髒兮兮的,但臉上帶著個明顯的笑容。

原海身前的籠子不大,一手就能抱起來,但對裡頭的小傢伙來說已經足夠寬敞了。他輕輕的打開籠子的落鎖,緩緩地低下身子看著籠子里的小傢伙,黑漆漆的小毛團正窩在角落里一動不動的,小肚子微微起伏著,看上去睡的正香。

他剛才帶去醫院檢查治療,給醫生做了簡單的清潔與檢查,總結是隻全黑的小幼貓,雖然受了些皮肉傷但並無大礙,主要是營養不良導致身體虛弱異常,帶回去好好休養注意營養,不用幾週大概就能活蹦亂跳了。

雖然小貓是路邊撿的,但原海想著跟他也是有緣,最後便決定帶回家養著了。在醫院期間還聽了很多獸醫的交代,說有什麼特別症狀就需要趕緊回診,原海邊仔細記著,邊挑著貓崽的必備用品,忽然有種初為人父的緊張與興奮感。

原海伸手慢慢將籠子里的小傢伙捧出來,貓崽很小,身量不過他的兩手掌大,幼小纖弱,只有肚子圓圓的還算有肉,小貓的毛色是黑的,毛髮有些稀疏,不知道流浪了多久,身上的毛雖然清理過了,但有些地方還是糾結著。

貓崽小臉尖尖,耳朵沒精神的搭拉著,再醫院裡一番折騰後現在睡的死死的,其實是隻看上去並不漂亮的小貓崽。

原海將貓崽放在盤著的腿上,盯著貓崽的睡臉,看上去整個都軟軟的,小耳朵不時抖兩下,看的原海心都快化了。

原海住的地方不大,進門後便能看見客廳,客廳連著開放式的小廚房,還有兩個隔間,一個是臥室、一個是衛浴間,房裡有片落地窗,外頭有個雖然小但巧實用的陽台。

原海小心的把貓捧到了沙發上放著,隨後將貓咪的東西安置在了客廳裡,回頭看了一眼仍睡的香甜的小傢伙,輕手輕腳的去廚房鼓搗晚餐,原海邊準備著晚餐邊想著些什麼,末了嘴角還彎起漂亮的弧度,心情似乎很好。

吃飽喝足的原海,看見沙發上可愛小奶貓,嘴角不自覺的帶上弧度。

「白白你要好好長大哦!」



早晨的陽光透過落地窗曬進了房內,柔軟的大床上躺著位青年,青年的睡顏柔和溫潤,幾縷髮絲落在他光潔飽滿的額上,睫毛被髮絲搔的一顫一顫。

他穿著淺色睡衣側躺著,將被子夾在腿間睡得正沉,白皙纖細的腳踝因動作而露出一截搭在淺藍色的被單上頭,青年毫無防備的模樣揉著溫和的晨光,畫面讓人賞心悅目。

「喵~喵~」清亮柔軟的貓叫聲從房門外傳來。

青年的房門沒關嚴實,門板微微地搭著門框,不多時,門便被輕輕地推開一點小縫,門板下擺探出只黑色的毛腦袋,上頭搭著尖尖的小耳朵,耳朵正輕巧的抖著,那是隻漂亮的黑貓,正睜著圓圓的眸子滿臉的好奇。

黑貓邁著輕巧的步子躍上大床,貓步到青年的臉旁,瞇起他圓圓的眼睛,鼻尖湊近輕輕嗅著,接著他伸出粉嫩的小舌頭舔舐著青年的側臉,試圖把對方弄醒。

床上的人被舔的癢癢,伸手要抹臉,黑貓見狀趕緊閃開,但人沒有絲毫要醒來的意思,黑貓繼續湊上去蹭蹭臉頰,身後長長的尾巴伸得很直,硬邦邦的,尾尖抖抖直顫,看上去怎麼歡快怎麼來。

開始黑貓本來挺享受的,但越蹭越發焦躁,便開始上爪了,嫩嫩的小肉掌踏上青年的臉擠阿擠。

「喵~」

「嗯······」原海略微沙啞的聲音響起,神色迷濛一臉疑惑的瞇著眼,或許覺得陽光太刺眼用手遮著眼睛。

「喵!」

原海躺在床上滿臉放空,下意識的伸手擼主子的毛。每天醒來擼毛、餵食、鏟屎已經變成原海的生活常態了,另一手伸向床頭摸手機去,拿來眼前一看,原海就突然蹭的坐起來了。

「喵!」本來正大聲呼嚕的黑貓也被嚇了一跳。

「完了!遲到了!」

原海用最快的速度跳下床衝進浴室,刷牙、洗臉、刮鬍子一氣呵成,結束了用手一擼短髮露出額頭,不過幾十秒後,踏出浴室門的男人神彩奕奕。

原海抓緊時間把飼料補的滿滿,坐在玄關穿鞋時抽空與貓咪道了別,便匆匆拿上公事包便出門了。

「喵~」過程中一路跟著的黑貓輕抖著尾尖,軟軟的回應著,不過聲音很快的被關上的大門擋在了一頭。

原海邊走邊理著思緒,想著有沒有漏了什麼,好像覺得哪兒怪怪的,但看看手機,沒什麼不尋常的。

自從撿到白白回家已經有半年了,從剛開始的手忙腳亂,到現在的習以為常,原海對於當初撿貓咪回家養的決定,感到非常滿意。

很快走到了車站搭上車,隨著人流抵達目的地,進了公司剛好趕上時間,原海打完卡後甚是滿意,隨後抬頭一看準備打招呼。

一看奇怪,今天人怎麼那麼少?

原海看向辦公室內,只見零星幾個同事,正坐在各自的位置上忙活,見到他來後有個人朝他飄來一個懶散的眼神表示招呼。

原海撓撓頭又低頭看了眼時間,八點五十八分,是上班的時間沒有錯,再伸手拿出手機,嗯,禮拜五,一樣是上班日沒錯,那今天人怎麼那麼少?

原海呆呆地站著,又是看錶又是翻手機,旁邊飄來一道聲音。

「阿海,你一定忘了吧?今天休息哦~」對方拖著長長的尾音,聲音懶散又帶著絲幽怨。

原海一聽就知道是沈威,完全沒看他一眼,再次拿起手機翻開了行事曆。

「······」

原海這才想起來,今天是彈性日不用上班,現在這個點會在公司的,大多都是手頭上的工作緊急或沒處理完,而自主來加班的同事,難怪進門後就彷彿能看見他們的怨念飄散在他們各自的頭上。

原海單位福利不錯,朝九晚五、週休二日,上頭管的不嚴,只要工作能辦好就行,所以大家都挺有自覺,工作效率也不錯,但難免還是會遇到些難辦的時候,所以趁休假來自主加班的不再少數。

「······那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嗎?」原海慢慢移向自己的位子,小聲的問著沈威,他本身是沒什麼要緊工作了,但來都來了意思意思詢問一下。

只聽沈威依舊哀怨地回答。

「哥,雖然我也很想讓你幫忙,但你還是回去好好享受假期吧。」他的位子就在原海隔壁,探出身子過來對著原海說著。

沈威長得不錯,皮膚偏白,身形頎長,五官湊到他的小臉蛋上明明就是個漂亮的小伙子,但就是那身形象,過長的瀏海,厚重的膠框眼鏡,隨意的穿著,還有成天沒睡飽似的搭拉著眼皮,看上去特影響美感,原海念過他很多次了,但人還是不痛不癢。

「確定不用我幫忙?」原海聞言笑笑,看著沈威的樣子,配上他今天這副語調,覺著特別和諧。

「快回吧!快回吧!」沈威將椅子滑回去,說罷埋頭繼續忙自己的去了。

原海在位子上整理了下東西,再把些需要的東西用一用,不到二十分鐘就已經沒事做了,抬起頭來看看隔壁的沈威,那傢伙正一臉認真的咬著筆,看仇人似的盯著屏幕。

「真沒事?我回去囉?」原海一手搭著桌正要起身。

「沒、沒。」沈威連個眼神都沒給。

聞言的其他同事轉頭看過來,眼裡帶點期望與掙扎,最後都紛紛打了個招呼就繼續埋頭工作了。原海發現今天的同事們都特別善良,完全沒有平日裡那些豺狼似虎的模樣了。

原海拿好東西便離開公司了,跟平常的路程一樣,只是現在外頭正大白天。

很快的便下了車站,走到了小區外的小巷,每每經過當初撿到白白的地方,原海都會忍不住多看幾眼,想到當初那樣的場景,髒兮兮的小黑貓,如今漂亮又健康,總能讓他覺得特別高興。

原海住的公寓在三樓,環境挺乾淨,公寓裡的住戶也都挺友善,有時候遇到也都會打個招呼,原海還知道對門住個挺帥氣的小哥,據說是當老師的。

原海邊走上三樓邊摸著包裡的鑰匙,到門口時就著鑰匙孔插進去,開門後低頭脫鞋子,動作行雲流水。

而就在原海再次抬頭後,整個人瞬間僵硬了。

他一覽無餘的家裡,那個沙發上現在正坐著一個高大漂亮的男人,他正大搖大擺的看著他的電視,吃著他昨天沒吃完的零食。

而且!他!還!全!裸!




原海:白白,從今天開始你就叫做白白囉!
白白:······喵? (蛤?)
-
原海:你!你!你!怎麼沒穿衣服!
洛德李:哎呀~別看了人家會害羞(大爺坐姿
原海:那你他媽的把腿合上啊! ╰(‵□′)╯︵┻━┻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