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這隻貓毀我三觀-07

瑞瑞 | 2021-01-14 19:30:37 | 巴幣 2 | 人氣 127


07 奇怪的豔遇


最後,就在原海臉紅心跳的狀況下,完成了煎熬的雙人浴,當然,相當純潔的那種。

解決完兩人的洗澡問題,原海覺得今天連明明該很療癒的洗澡時間,也讓他累的幾乎靈魂出竅。

洗完澡出來的洛德李正坐在臥室的床上,毛巾搭在他的肩上,那頭深紅色髮髮尾冒出滴滴的水珠正被毛巾給吸收著,坐在床上得男人搭著濕潤的髮,看上去性感的很。
元海看著這副景象,他覺得再這樣下去真的不行,在洛德李恢復記憶前,他可能會先被刺激到心臟病發,但他好像也無能為力。

拿起手上的吹風機,指揮著洛德李就定位,上手給對方吹頭髮,吹風機轟轟作響,原海撥弄著對方的頭髮,看著他漂亮的後頸,驚嘆這傢伙連背後都看上去如此的性感攝人,他的頭髮有點長了,原海思尋著找個時間帶他去剪頭髮了。



兩天的假期很快結束了,今晨原海又再一次從洛德李懷裡醒來。

不知怎的,洛德李就跟缺愛似的,既使睡前吩咐他不準黏上來,但每次醒來後原海總是被他摟得緊緊的幾乎喘不過氣,雖然每天醒來就能看見美人,但美人只能看卻不能摸,只讓他覺得更痛苦。

原海同樣小心翼翼得從洛德李懷中掙脫,進了浴室打理好自己,再出來便看見洛德李已經醒了,正坐在床上,雙眼迷濛得盯著他看,有點低氣壓,但那頭紅髮被他睡的亂翹,明明是個高大帥氣的男人,此刻看上去卻可愛得很。

原海忍不住輕笑。

「你繼續睡吧!我要上班了,你記得乖乖待在家裡,吃的我會給你用好在出門。」

自從洛德李變成人類後,這幾天幾乎沒看見白白的影子,其實他還是很想念他那隻毛色漂亮的黑貓,畢竟手感真的非常舒服。

其實他和洛德李明示過,希望他就變回那隻可愛的貓貓,那他倆依舊可以相安無事的過上小日子,但不知怎的都直接被洛德李給忽略了,而且自那之後更是連個耳朵尾巴都沒見過了,畢竟他究竟是什麼人也都還不清不楚,所以那之後原海便也不好再提,就這樣尷尷尬尬的繼續相處著。

原海就著這矛盾的心情,準備好了食物便出門上班了,出門前洛德李還過來送了門,站在玄關盯著他看,一如往常的沒出一點聲音。

元海搭上了電車,早班尖峰的車一如往常的擁擠,如沙丁魚一般的原海站定位隨著電車行駛晃動,與身旁的乘客擠來擠去。

突然一個過彎車廂大力的甩了一下,整車的人跟著一起被甩了下,四處傳來小聲驚呼,應對著這粗魯地行駛,而原海也被人從後頭狠狠得撞了一下,額頭有些力道得撞上身前的車門窗。

叩的一聲,聽上去就痛得很。

「嘶——」原海捂著撞痛的額頭,只想轉過身看看哪個天殺的對他下這種死手。

「對不起!真的非常抱歉!我剛剛沒站穩,不小心撞上你,你沒事吧?」一道好聽的低沈嗓音傳來,語氣溫和且帶著滿滿的歉意。

原海還沒看清對方就要被對方的聲音蘇的耳朵一麻,聽著對方充滿誠意的道歉,原海也不好發作,轉過身就想看清楚對方模樣。

誰知轉過頭仔細一看,差點又要被閃瞎了雙眼。

那人的個頭高的幾乎趕上洛德李,這讓他站在電車裡顯得非常的顯眼及逼仄,那一頭泛著光的銀髮耀眼的有些刺目,再搭上那雙看一眼彷彿會被吸進去的海藍色眼眸,又是一個如同國外頂級模特兒的傢伙,而他現在身處電車裡,與他一點也不相搭。

看著對方得模樣,讓原海愣神幾秒,直到對方再次緊張的詢問他,原海才緩過神回答他自己沒有大礙。

短暫得交流後,原海沒敢再跟對方對上視線,雖然他非常帥氣,但實在是太有存在感了,讓他覺得壓迫感十足,既使他知道對方現在依舊在他身後。

電車終於到站,原海趕緊下車,下車後他向後看了眼車廂內,剛好和剛剛那個男人對上了眼,對方看見他的視線後,與他點頭示意並給了他一個溫和又略帶侵略性的笑容。

那笑容看得原海心頭一震,心臟頓時碰碰亂跳,心想,最近怎麼隨便都可以給他遇到極品。    

終於到了公司,原海似乎還在沉浸在那個笑容得餘韻,暈乎乎的。

「幹嘛?一臉開心的犯花痴。」沈威的聲音再度幽幽傳來。

原海前腳剛進來,沈威後腳也到了公司,看著原海心神蕩漾的忍不住吐槽一句。

「嘖,早上搭車時遇到豔遇了。」聽到對方得調侃,原海瞥了對方一眼後給出了解釋。

「哦,很帥嘛?」沈威懶懶的問著,其實對答案沒有特別好奇。

「超帥,他還對我笑了一下,我腳都差點軟了。」原海開玩笑般應著,兩人邊聊邊走。

「什麼!什麼誰很帥?哪裡?」兩人身後傳來可愛清朗的女聲,好奇的問著原海。

「沒有,我早上搭車時遇到的。」原海笑著解釋。

「蛤!真好!我也想看帥哥!長什麼樣子?」楊樂多挽上原海的手,撒嬌似的搖搖他手臂,她是個可愛開朗的女孩,在公司裡與原海、沈威的關係都不錯,三個人開心的邊聊邊進辦公室。



時間過得很快,專心投入工作之中一個早上便過去了。

不過今天得原海卻有些心不在焉、坐立難安的,或許是因為家裡多了一個大傢伙,他就像不定時炸彈似的正埋在家裡。

原海一下怕他亂跑出去,一下怕他在家裡亂碰、亂搞出什麼意外,一下又怕他吃的夠不夠,會不會餓著肚子,跟著操壞了心的老父親似的,狀態就跟當初剛帶白白回家養時有過之而無不及。

午飯時三個人湊在一起邊吃邊閒聊著。

「怎麼一早上心神不寧的?」沈威看著原海不經意的問起。

聞言本來正愣神的原海看向沈威。

「沒事,就想著白白在家裡還好嗎。」

「你那貓都養大半年了,怎麼今天才這麼想他?」沈威挑了挑眉,對他的回答有些疑惑。

「怎麼了?我們小可愛生病了?」一旁的楊樂多緊張的問著。

「沒事啦!就是突然有點想他!」原海心想可不只是生病而已,大概是基因突變或邪靈上身的那種程度了。

吃完了午飯,很快地又在原海心神不寧的狀況下迎來了下班。

下班後原海急忙忙的趕車回家,路上順便買了晚餐。

終於回到了家,原海伸手在包裡找找鑰匙,開門進去,立馬探頭確定家裡有沒有人,直到看見沙發上的男人正轉頭朝他看來,原海這一整天懸著的心似乎立馬安定了下來。

洛德李面無表情地看他,見他手上拎著晚餐,便起身走過來主動接過袋子,這舉動讓原海給了他一個道謝,聽見道謝的洛德李眉毛輕輕一挑,也不知道是什麼意思。

接過了晚餐洛德李將其放在了茶几上,自動自發地將裡頭的東西拿出來擺好,又轉身去廚房拿好了餐具擺上桌,一切就緒後就坐在地毯上,等著。

進浴室整理好後出來的原海,看見桌上的情形,和乖乖坐著等他的洛德李,突然覺得有絲無法言喻的感受漫上他的心頭,沒來由的。

他發現洛德李的學習能力很強,基本上看過、做過一次就大致上會了,不過小性子還是蠻大的,而且真的不愛說話,也不知道他到底是真的失憶了,還是不願意告訴他,他身上的謎依舊太多了,這讓原海有些無措。

每次想到這,原海就特別想念他的白白,雖然白白也是隻冷漠的貓貓,但至少偶爾還會和他撒嬌,也都願意讓他撸毛,他已經好幾天沒撸到毛了,手癢啊。

原海如同前幾天一樣挨著洛德李坐下,手上邊動作便準備開始吃晚餐,順便招呼著洛德李趕緊吃,問他白天有沒有餓著。

想當然,原海依舊沒有得到回覆。

而才吃沒幾口,他發現洛德李突然停下了動作,他奇怪的轉頭看去,就發現洛德李正盯著他看,而眉頭微微皺起,那模樣看的原海心一驚。

「怎、怎麼了?」原海拿筷子的手停在空中。

洛德李沒有說話,卻直接欺身朝他靠上來,原海見狀直接僵住,洛德李的唇與他的脖頸近在咫尺,只要一動便能貼上他的唇。

原海覺得熱意爬上他的雙頰,瞬間讓他的臉燒得通紅,他明知道對方就像一隻什麼都不懂的小貓咪,但每每面對他這麼好看的模樣,卻完全做不到無動於衷。

原海依舊沒有動作,等著看眼前這傢伙究竟想做什麼,而洛德李的唇並沒有如他以為的貼上他,他只是嗅了嗅後便坐直了身子。

原海看他嗅完後臉上眉頭皺得更深了,頓時覺得羞愧得很,只怪自己腦袋都想些什麼黃色廢料去了!

「我剛下班,可能身上不好聞,下次不要這樣了!」原海滿臉通紅的說著,空出一隻手摸了摸被嗅過的那側脖頸。

「······」洛德李聽完挑起了眉,他想對方誤會他的意思了。

經過這麼一齣,兩人相對無言的解決了晚餐,原海收拾收拾後,便起身進浴室洗澡了,進浴室前他偷偷瞄了一眼洛德李,似乎欲言又止的。

洛德李看了眼他的表情,便收回眼神繼續看像電視了。

原海再次投入療癒得懷抱,想將外頭的傢伙拋之腦後,而他也正洗的歡快,溫熱的水沖著他的臉,原海雙手上下搓洗著臉龐,像是把奇怪的念頭也洗掉一樣。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