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虛空戰記】第一集 第六章【烈士之櫻】-Remaster

東堂隼人 | 2021-01-03 00:05:23


  【虛空戰記】第一集 第六章【烈士之櫻】

  「咕……嗚………。」受到強烈撞擊的謝基爾,一口苦澀的【神質】從喉頭嘔出!

  殘存的電流仍在他身上肆虐著,頸椎之間引起一陣痙攣,謝基爾的肌肉像被撥動的琴弦,不斷地抽搐著!

  《雷電標槍》造成的強光造成他暫時性的目盲,眼睛無法對焦!

  一陣麻木感從左肩傳來,他試圖扭動已不太受控的頸椎,往左偏去,在曚曨的視線之下,他發現自已的左手不在原本的位置,只依稀看到黑色的傷口。

  【神質】從左肩的傷口中溢出,消散成小片光屑……。

  即使受到《物質法陣》強化的身體,對那魔女來說也與紙片無異,一撕即碎……。

  豆大的汗珠從鬢角滑落到嘴唇,滴落在淩亂不堪的地板……。

  失去焦距的雙眼瞪著天花板,紊亂的呼吸持續著……。

  「這就是……【至高神人】的……力量嗎?」臨深淵大門僅剩一步之遙的謝基爾,從口中吐出一句含糊不清的話語。

  「喬……亞………呢?」老艦長勉力往頭往左右兩旁擺動,才發現原本同在艦控室的副官,這時失去了蹤影。

  §

  謝基爾用僅剩的右手撐起身子,雷電的餘威麻木了他的身體,每動一下,身體就如同扛起千斤萬擔般沉動。

  在他依然模糊的視線中,一個靛色的圓球落在自己的左方的牆角。

  「呀……!?」老艦長的睜大了不太受控的眼臉,瞳孔不斷地縮小放大,試著對準焦距,試圖看清靠在牆角的不明物體。

  這時,他突然想起數十秒前發生的事情。

  他的副官,在千鈞一髮之際撲向他,試圖躲過《雷電標槍》的死亡彈道。

  緊接著,他只感受到劇痛,蒼藍色的強光和震耳欲聾的巨響!

  想到這裡,他發現到了……那個靛色的圓球……可能就是他的副官……喬亞……身體消融完之後所留下的神權核心……。

  「不會吧…喬亞……!?」

  謝基爾撐著渾身顫抖的軀體,靠著僅剩的右手在地板上匍匐前進……咬牙爬過那短短不過數米的距離……。

  當他的右手掌抓住那顆神權核心後,一邊顫抖一邊拿至眼前,一段文字像光帶般浮在神權核心的外圍,這是神權核心擁有者的名字

  “喬亞.霍爾.巴列特”

  「喬亞……喬亞─────────────!」

  一看到和自己並肩作戰百餘年的副手已經捨身殉葬,謝基爾老淚緃橫,豆大的淚珠沿著淚溝滑落到地板。

  「鳴鳴鳴……………。」孤狼般的嚎哭聲在殘破的艦控室中迴盪著……。

  謝基爾用自己的哭聲和眼淚,吹奏起給自己副官的送葬曲。

  §

  突然間,謝基爾輕輕放下喬亞的神權核心,舉著微微顫抖的右手,從右胸的口袋取出一個尖銳的物體。

  那是一枚鉑銥箭頭,上面附著許多鐫刻上去的魔法刻印,一個紅色五芒星在箭頭的尖端,一排奇異文字則環繞在五芒星的四周。

  奇異文字書寫著:《禁忌法陣 核心燃燒》,這是少數上級神人才能發動的法陣,過去被克羅諾斯視為異端的禁術。

  受術的神人將使自已的神權核心裂出五個開口,核心能量外溢到全身,瞬間提高神人的戰鬥能力,並切斷痛覺和負面心靈影響。


  而代價就是:生命的盡頭。

  所有開啟《禁忌法陣 核心燃燒》的神人,在三十分鐘內,自我的神權核心就會燃燒殆盡,走向深淵。

  §

  「好兄弟……待會……深淵相見……。」謝基爾揚起了今天唯一的笑容,沒有絲毫的猶豫,緊握鉑銥箭頭,往自己的左胸扎進!

  赤紅色的法陣在他的左胸爆開!奇異文字化為血紅色的利爪,扎進了謝基爾的神權核心,濃稠的【神質】立即從利爪造成的傷口中溢出!

  錐心的痛楚使他不由得咬緊牙根,在地板上翻滾著,整個背部弓了起來,頭部觸地,額頭和地面摩擦著,沙沙作響。

  靛色的【神質】如同暈開的顏料,在謝基爾的軀體上暈開成五枚花瓣狀的圖案,中心至邊緣,靛色到淡藍,像剛綻開的紫櫻花。

  【烈士之櫻】

  綻放即凋零的死亡之花,這是某個吟遊詩人給予《禁忌法陣 核心燃燒》的雅名。

  《禁忌法陣》開始增幅從神權核心溢出的魔力!切斷了原本的痛楚和負面心靈影響!

  強大的魔力開始充盈著謝基爾的的四肢,使他的身體瞬間變的輕盈,方才如同鎖鍊般束縛他的麻痺感一掃而空!

  重新獲得戰力的謝基爾用右手撐著自己的身體後站起,【烈士之櫻】綻開在他挺起的胸膛。

  他要用僅剩的三十分鐘壽命,為逃脫的【七刻皇子】爭取時間。

  也要為他的副官喬亞復仇,那怕是一丁點也好……。

  §

  「呼………呼………呼…………。」

  施展【禁忌法陣】後,謝基爾的呼吸顯得急促,他那滿佈血絲的雙眼正狠狠瞪著漂浮在艦首的【深淵新娘】。

  雪菲拉也注意到了,謝基爾那凜然赴義的姿態。

  她臉上的表情沒有變化,但瞇起了寶藍色的雙眸,淒美的【烈士之櫻】,穿過雲絲般的睫毛,投射在她清澈的瞳孔中。

  【深淵新娘】緩緩的舉起左手,九個直徑兩米的蒼藍色光圈在再度她身旁浮現,呈現出燦爛奪目的九宮格,電圈的中央不斷噴出致命的弧光。

  §

  「第九龍爵!請將您的力量借予我────────!」

  狂吼一聲!一道冰藍色的龍形圖騰從【烈士之櫻】的傷口冒出,往謝基爾僅剩的右手滑去,纏繞在手臂上!

  「《原龍法陣》───────────!」

  老艦長將右拳緊握!拉至身後,左腳向前跨出,一道低溫噴流從拳心中溢出,帶起一陣令四週為之凝結的嚴寒凍氣!原本在艦控室內肆虐的深淵火舌立即一掃而空!

  僅剩一臂的謝基爾咬緊牙關,挺起胸腔,掄起正拳!

  「《庫伯哈的─────────》!」

  「《冰天碎玉拳》────────────!」

  拉著一句法陣戰吼後!謝基爾猛力將右拳向前方掄去!纏繞在右臂的龍形圖騰從手臂上爆開!化成一條噴吐著凍息的冰藍巨龍,裂開大口,以摧枯拉朽之勢向【深淵新娘】襲去!。

  §

  《馬克士威爾 雷電標槍》!

  雪菲拉立即還以顏色!圍繞在【深淵新娘】四周的電圈同時間往艦控室射出九道雷電束!帶著震天動地的聲浪!

  長槍般的蒼藍雷電在艦控室外直接迎面對上冰藍巨龍!撞擊出足以扭曲空間的劇烈爆炸!

  「呯─────────!磅───────────!」

  如同數萬片玻璃同時爆開的高頻音,在【戰姬】和謝基爾之間共鳴著!

  冰雹和電弧在眼前的空間互相拉扯!勢均力敵!

  §

  第一擊擋住了【深淵新娘】的死亡戰技,謝基爾信心陡升,立即起手用第二個戰技要突破【戰姬】如同深淵巨牆般的防禦!

  (我的生命已經剩不到三十分鐘,能在這裡拖住那魔女,值得了!)

  「敬頌第一皇女之名─────────!」

  將右手高舉過頭後,一個快速轉動的巨大冰球在謝基爾的掌心上倏忽出現!

  「《潔洛雅的極地慧星》───────────!」

  隨著高亢的戰吼,謝基爾將一尺直徑的澈藍冰球猛力向前擲出,筆直衝向【深淵新娘】所在的空間!

  在空中急速旋轉的冰球快速膨脹成十米直徑的巨大物體,甩出了無數冰屑,在後方拖曳出一條冰藍色的噴流!

  淡藍色的冰屑佈滿了【深淵新娘】眼前的空間,屏蔽了她的視線!

  對著迎面而來的巨大冰球,雪菲拉不為所動,左手再度向前一揮,九道雷電標槍立即衝出電圈,將前方的冰球轟成大小不一的碎塊!

  霍地一個人影從漫天的冰藍碎片之中竄出!

  大半個身體已經被冰霜吞噬的謝基爾,掄起右拳,毫無猶豫的一路猛衝,直取【深淵新娘】!

  全身僅剩左臉頰和左胸尚未遭到凍寒之力侵蝕!

  從右拳溢出的低溫噴流再度化成一條巨大冰龍,張開大口,似乎能將眼前的獵物一口吞下!

  「和我一起永眠吧─────!魔女────────!」

  「《冰天碎玉拳 永冬的葬曲》────────────!」

  謝基爾將忠誠與憤恨,同時灌注在此生的最後一擊!

  §

  《佛萊明 向量彈》!

  「砰────────!」

  隨著一聲巨響,一道銳利的金屬線條劃過了謝基爾的身體!

  霎時間,就在他即將殺至【深淵新娘】面前時,一枚直徑五十毫米的鉑銥彈頭,以四馬赫的速度,貫穿了【烈士之櫻】的中心!

  謝基爾的神權核心立刻被擊碎,零亂的碎片隨著鉑銥彈頭爆出體外,散成錐狀的煙花!

  巨大的衝擊力使得謝基爾的身體彎成了“ㄑ”字型!

  【深淵新娘】穿著鐵手套的食指比著前方,拇指朝上,中指朝右和食指呈垂直九十度,如同一把致命的狙擊槍!

  這是某電學大師的定則手勢,一個直徑三十公分的蒼藍色電圈在【深淵新娘】的食指前方旋轉,迸出四散的雷電。

  電磁力推動的【頂點金屬】,【深淵新娘】的必殺戰技,已知平面沒有任何神人能閃避得了四倍音速襲來的鉑銥彈頭。

  由於切斷痛覺,謝基爾只覺得一股寒意滲入全身……數秒後,全身失去力量,頭部低垂,他才發現,左胸有一個拳頭般大小的傷口……。

  「呃……。」失去神權核心的支持後,軍團長的身體偏離了原先的運動軌跡,從【深淵新娘】的身旁擦過。

  雙眼逐漸失去光澤,建構神人的基本元素:【神質】,隨著「啪哩啪哩───」的聲音,逐漸化成淡藍色的光屑,消散在空氣中。

  冰屑…光屑…在空氣中化成一道弧線,像一閃而逝的流星,一點不剩,

  只留下掛在頸間,那金底白字的軍籍牌,在虛空中無助的漂流著……。

  【深淵新娘】一個轉身,華麗的蝶尾服拉起了四片翼翅,一道電場升起,不可視的電磁力將漂流在前方的軍藉牌拉回雪菲拉的眼前。

  包覆著蕾絲手套的纖細手指拿起了這小小的白色墓碑,寶藍色的瞳孔仔細凝視著烈士之名,作為對戰敗者的尊敬與憑弔。

  §

  謝基爾.韋特.達斯特
  【創世教派】 所屬:二級軍團長
  【七刻艦隊】 艦隊司令

  §

  此時,漆黑的空間中不斷迴繞著一句話:「殿下……平安……逃走了……嗎?」

  §






177 巴幣: 1068
蒼天落葉
四倍音速能貫穿所有東西吧
2021-01-03 10:54:50
東堂隼人
《佛萊明 向量彈》的概念是來自讀理科的保育員,為《佛萊明右手定則》和狙擊槍的綜合體,雖說【戰姬】都是用左手發射的[e8]
2021-01-03 11:59:49
虚ろな光
欸 這新娘好強阿 動個手指就這樣 如果出全力不知道會怎樣
2021-01-03 11:59:07
東堂隼人
套幾句線上遊戲常用的梗,雪菲拉本身COS+DOT+AOE的技能都點滿了[e29]
2021-01-03 12:02:00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