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虛空戰記 短篇集】#3 【蝶對蝶】(上)

東堂隼人 | 2021-01-01 21:52:46

連載中【虛空戰記 短篇集】
資料夾簡介
主要是補完【虛空戰記】設定背景的支線故事,搞笑成份居多,請大家不吝指教!

 【虛空戰記 短篇集】#3 【蝶對蝶】(上)
  
  如果虛空是母親的珠寶盒,那麼【日晷之城】和【諾拉福克】便是寶盒中央最璀璨的兩顆寶石,風華千年不減。

                                         流浪詩人 胡德爾
  §

  【諾拉福克】,已知平面最大的戰艦基地,擁有二千一百萬人口的巨型平面。自虛空曆啟始以來,即是【創世教派】的不落要塞,皇都【日晷之城】的陪都。
 
  然而,昔日【音速龍】和【龍殿衛士】風馳電掣於晴空之上的威猛之姿,如今已是過往雲煙。
 
  六年前的一場激戰,不落要塞的巨牆轟然倒下,深淵的皇女在這塊土地上立起了她的旗幟,宣告了舊時代的殞落和新時代的來臨。
 
  過往【創世教派】的第二皇都,現今成了【光明之徑】的首都以及【神譴軍團】的主基地……述說著另一段牡丹凋零、薔薇綻放的故事……。
 
  §
 
  【諾拉福克】
  【第一戰艦浮動碼頭】
 
  【高斯號】
  【異邦人號】
  【賽洛菲斯號】
  【列科夫號】
  【都鐸號】
  【圖寧洛夫號】
  【留斯里克號】
 
  繼承昔日【異邦人】英雄之名、七台艦長超過一千米的鋼鐵巨獸,一字排開,氣勢磅礡地陣列在巨大的鋼構碼頭中,強烈的日光在白底飾上鉑色的裝甲上進行亂反射,彼此相互輝映。
 
  千名以上的後勤部隊如同蟻群一般地勞碌穿梭,試著用最短的時間為七艘巨艦進行保養和整補。巨大的彈藥箱、物資貨櫃,高壓礦石槽,像是五顏六色的積木堆砌在浮動碼頭上,星羅棋佈。
 
  抬頭望去,難以計數的虛空戰艦和運輸艦,編織成連綿不絕的銀鍊,交錯在一片蔚藍的晴空上。
 
  自從捱過了【最後防線突破戰】的深淵業火,【諾拉福克】迎來了新生。在新主的銳意發展下,原本硝煙四佈,殘破不堪的土地被撫平了傷痕,獲得了整建和改造,煥然一新的建築宛如初生的新芽一般、急速的突破地表。
 
  不落要塞迅速的拾回了往日的活力,再度成為已知平面最璀璨的寶石。
 
  在【諾拉福克】廣袤土地的正中央,一座白色飾金的巨塔突兀的矗立在漆上鉑色的建築群旁,帶起一陣難以言喻的不協調感。
 
  【神譴之塔】,舊時的【歲月塔】,往昔克羅諾斯的皇權之塔,孤獨地站在熟悉的土地但不熟悉的景色中。
 
  如同晷針般的三角巨塔,巨大的塔影掃過了【諾拉福克】每一個角落,千百年來反覆著這無窮無盡的歲月循環。
 
  三百六十層,高達二千七百米的白底飾金巨塔,代表【創世教派】的榮光,也代表著【創世之龍】的暴政。
 
  這座巨塔,是皇居,亦是監獄,惡名昭彰。
 
  往昔被押入【歲月塔】的科技教派成員,無人能夠再次見到背後的太陽,永遠是一去不返。
 
  因此在許多人眼中,這座雄偉的巨塔,不只是令人驚嘆的構工,也是令人恐懼的墓碑。
 
  在【光明之徑】取得天下後,來自四面八方的聲音希望【戰姬】將這座巨塔一併掃入歷史的灰燼中。
 
  對已知平面最光耀者來說,只消她拔出【救贖者】,這是不費吹灰之力的工作,只是事後的戰場清理稍嫌麻煩。
 
  然而【鉑銥聖母】安鉑麗有著完全不同的見解。
 
  「【暴君龍】既然已經殞落,我們又何苦跟一堆鋼鐵和石塊計較?」
 
  「倘若一名惡徒開槍殺了一名無辜之人,那我們該問罪的對象是那把槍?還是那個惡徒?」
 
  「即使【歲月塔】毀於吾人之手,已在深淵的克羅諾斯會為此流下一滴眼淚?或是已殉葬的英靈會為此感到一絲安慰?」
 
  由於聖母已說出睿智之言,其他人便不再多言,作出了保留【歲月塔】的共識。
 
  在【神座協議】底定之後,得到【宣教特區】掌控權的【光明之徑】拍板將定都於【諾拉福克】,【歲月塔】則更名為【神譴之塔】,成為光明之徑的政治中樞和【神譴軍團】的總司令部。
 
  舊主已逝,新主正熾,而巨塔依然俯視著腳下的一切,細數著歲月。
 
  §
 
  【諾拉福克】
  【神譴之塔】最頂層
 
  【戰姬】雪菲拉右肘靠著桌面,白玉般的手指不斷地劃過瀏海上的鉑色髮稍,細緻的柳眉略顯糾結。
 
  如碧空般清澈的寶藍色瞳孔望著桌上的一份名單和一張便箋,櫻色唇掛起了略顯不悅的曲線。
 
  在五分鐘前,這個房間中斷了一場沉悶的冗長會議……【神譴軍團】的將官晉升討論會議。
 
  這是少數【戰姬】無法讓妹妹夏韻代為裁定的重要會議,畢竟所有新晉將官皆由她親自授階,這是身為【神譴軍團】總司令的她,無法迴避的任務。
 
  由於【高斯級虛空航母】第六艦【安培號】和第七艦【伏特號】已經動工。放眼不久的將來,【第六艦隊】和【第七艦隊】就會進入成軍準備程序,這時便會多出兩名中將艦隊司令、四名少將副司令以及超過十名以上的準將指揮官職缺。
 
  過去行禮如儀的將官晉升討論會議頓時改變氣氛。由於這次結果將代表著各司令部的勢力再分佈,因此會議還沒開始,空氣中就瀰漫著一股淡淡的火藥味。
 
  【異邦人】當然是團結的。
 
  但在承平時期,一但重大軍職出缺,原本各自相安無事的山頭便會突出地表,推舉出自認為頭角崢嶸的家族血親。
 
  【戰姬】雪菲拉、【第六鋼鐵聖女】夏韻,一名上將副總司令、十名中將司令,在日常的寒喧後,開始了用舌尖代替刀鋒的權力遊戲。
 
  一開始,會議討論情況還算平順,但是後勤司令部中將司令瓦爾菲妮的一句話成了導火索,引爆了那沉悶的空間!
 
  她推舉自己的副手出任未來【第六艦隊】的中將司令,立即引起了飛朵維娜、科西嘉、萊絲等艦隊司令的強力反彈!
 
  「連前線都沒待過的傢伙出任艦隊司令!?開什麼玩笑!?」站在【異邦人】頂點的飛朵維娜毫不留情的刮了瓦爾菲妮一頓!後者當場臉色鐵青!
 
  【黎明島防衛司令部】和【珊瑚海防衛司令部】的兩位司令出來緩頰,也慘遭波及!
 
  眼見雪菲拉臉色逐漸凝重,夏韻暫停了會議,示意其他人跟著她移動到自己的副總司令室,等討論出結果後,再向雪菲拉呈報。
 
  方才劍拔弩張的氣氛移動到另一個戰場,【戰姬】的辦公室再度回到一片寂靜。
 
  雪菲拉端起了茶杯,輕啜一口,讓茶香將口中暈開,帶走令她不適的沉悶感。
 
  隨後,她拿起了桌上的便箋,那是參謀本部司令珂朵莉在會議之前,呈報上來的一件情報。
 
  便箋上有一個她熟悉的名字:尤克斯.迪.高斯,【異邦人】第一望族、高斯家族的現任族長。
 
  雪菲拉的遠房堂兄,也是一名長袖善舞、左右逢迎的紅頂商人。
 
  完全沒有遺傳到【高斯大公】勇猛剛毅精神的……高斯家後裔。
 
  §
 
  根據珂朵莉的口頭報告,在將官晉升會議前的幾個月,尤克斯派出自己的代理人,穿梭遊走在四大防衛司令部,汲汲營營地攀附在四個中將司令官身上,這個不尋常的舉動引起了參謀本部情報處的注意。
 
  經過一段時間的情報收集後,情報處確認了尤克斯的目地,就是協助自己的姻親瑪格麗特,坐上下一個艦隊司令的寶座。
 
  一想到她這個自稱【電鰻】的滑頭堂兄,雪菲拉不由得蹙起眉頭。
 
  想幫助家族近親更上一層樓的想法,她可以理解,但尤克斯踩到紅線了。
 
  金權和軍權,本來就應該是兩條平行線。
 
  一但交錯在一起,就像極性相反的兩條電線,會爆出致命的火花……。
 
  「即使【高斯大公】的餘蔭仍在,高斯家可以被尊敬,但不能被膜拜……。」
 
  這是聖母將【宣教特區】最高執政官的位置交給【戰姬】時,不時耳提面命的一句話。
 
  「是該找個時間召見尤克斯了……。」雪菲拉的櫻色唇,緩慢地吐出這句話。
 
  習慣用刀鋒解決爭議的【戰姬】,其實不太熟悉用言語去處理類似的政治問題,但畢竟高斯家是【異邦人】的第一望族,她自己也有著部份的高斯家血統,因此這件事只能柔性處理。
 
  最重要的是,絕對不能因為這件事情,傷了高斯家的威信。
 
  在【光明之徑】崛起的過程中,高斯家為【光明之徑】和【異邦人】之間搭起了名為信任的橋樑,奠定了聖母在【考利亞】的勢力基礎,這個貢獻是不可磨滅的。
 
  尤克斯的行為,她不能視若無睹,但可以選擇原諒。
 
  一道蒼藍業火在雪菲拉手上的便箋被點起,不屬於塵世的火熖貪婪地噬咬著口中的獵物,頃刻間白底藍邊的便箋化為透著焦味的灰燼,【戰姬】一個擺手,方才的情報便消散在空氣之中。
 
  §
 
  在【諾拉福克】的平面穿越點,一個小小的美麗身影剛突破了【空乏帶】,帶起一道眩目的電光!
 
  蒼電色的電弧在它的尾突之間來回跳躍著,像過度活潑的童話精靈。
 
  不一會,空間推進波被點起,掌心大的【風暴皇蝶】,收窄了前翼,以突破音速障壁的華麗姿態,一口氣衝向此行的目的地,【神譴之塔】。
 
  黑藍色的身影在晴空劃出一條肉眼難辨的黑色線條,一閃即逝。
 
  §
 
  「唔!?」雪菲拉的【星辰之眼】泛起了一道清澈的藍光,這是某個物體朝她高速逼近的警示訊息。
 
  鉑髮麗人轉過身去,一個熟悉的核心光譜投射在她深邃的眼眸中。
 
  「是菲菲呀!」【戰姬】的俏麗臉蛋綻開了她今天的第一個笑容,甜美的足以顛倒世上眾生。
 
  雪菲拉打開了氣窗,避免這唐突的小傢伙又像上次一樣直接在抗炸玻璃上開了個洞。接著在杯中倒了仍有餘溫,混著檸檬香的紅荼。
 
  和其他的【風暴皇蝶】不同,菲菲喜歡挑戰不同的味道。
 
  不消幾分鐘的時間,黑藍色的美麗身影抵達了【神譴之塔】的上方,隨即來了一個大曲度的滑翔。
 
  小傢伙順勢抖掉自己身上的電漿餘火,免得上次的慘事重演。
 
  身為【風暴皇蝶】,它了解自己是極度美麗、但毫無一絲溫柔的生物。
 
  黑藍交錯的美麗翼翅翩翩飛舞,優雅地滑進了【戰姬】的房間。
 
  鉑髮麗人的絕美臉蛋洋溢著溫暖的笑容,坐了下來,將手中的紅茶往前遞去。
 
  巴掌大小的黑翼美人注意到那久違的甜美香味,連招呼都忘了打,把前肢往杯緣一搭,伸出口器,放肆地享用主人為它準備的上好茗品。
 
  午後的日光灑下,一人一蝶一盞茶,回憶起舊日時光。
 
【私服戰姬】
  §
 
 
 
 
 
 
 
 
 

262 巴幣: 1172

創作回應

夜風196
這張圖!很棒!
2021-01-01 22:48:44
東堂隼人
感謝夜風,其實這個短篇有上下篇,除了雪菲拉還有另一個女主角(下篇出現),我正在考慮要不要向繪師邀稿,由於繪畫難度很高,我怕被他們打臉……。
2021-01-01 22:54:15
虚ろな光
看到珂朵莉 下意識想到某人 不過這經歷我也有過 因為我小說裡面有個艾蜜莉亞
2021-01-02 17:47:59
東堂隼人
珂朵莉也是某個作品的角色名字嗎?[e17]
2021-01-02 18:41:46
虚ろな光
對ㄚ 名稱超長 叫"末日時在做什麼 有沒有空 可以來拯救嗎" 不過我得說 我想就像愛蜜莉雅一樣 很多作品都有類似的名字呢
2021-01-03 11:18:37
東堂隼人
這個動畫老宅女有聽過,但還沒追過番,感謝小光的開釋![e5]
2021-01-03 11:46:04
五夜的午日
最後一段文字搭配畫,非常有情景。
2021-03-24 01:24:31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