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虛空戰記】第一集 第五章【薔薇和牡丹】-Remaster

東堂隼人 | 2020-12-20 02:28:17


  【虛空戰記】第一集 第五章【薔薇和牡丹】
 
  【醒龍號】 
  〔艦橋〕
 
  謝基爾和喬亞,拉起掛在腰際的水紋鋼軍刀,雙手緊抓。
 
  左手掌在刀鋒上切出一道開口,身體流出的【神質】泌上了刀刃。
 
  《物質法陣 屬性同化》!
 
  頃刻間,水紋鋼那獨特的銀形波紋從兩人左手的傷口往全身蔓延,數秒後,謝基爾和喬亞的身體就像由水紋鋼所鑄造出的雕像一般,從頭到腳,身軀到四肢,佈滿了水紋鋼那不受拘束、奔放灑脫的圖案,身體也短時間獲得堅鋼的強大防禦力和抗性。
 
  只是他們自己也無法確定,這看似固若金湯的身體,能夠帶來多少緩衝時間。
 
  「喬亞,準備……。」
 
  「是!」
 
  在完成身體水紋鋼化後,兩人將軍刀往地上插去,雙掌在胸前展開,食指和拇指合成一個菱形!
 
  左手和右手同時出現五角形的綠色刻印環和四角形的銀色刻印環。
 
  接著,兩人深吸了一口氣,將身軀後仰!
 
  「《雙重法陣 梅洛卡的風笛炮》────────────!」
 
  兩個司令官狂吼一聲,將肺中的空氣盡數吐出,穿過雙掌中的空間!
 
  砰─────────!
 
  兩百毫米的水紋鋼彈頭道帶綠色的柱狀渦流,如同暴風龍的吐息一般,往【深淵新娘】直撲而去!
 
  風笛般的刮耳噪音的艦控室迴盪著!
 
  威力等同二百毫米艦炮的噴吐攻擊,是【創世教派】最聞名的高階攻擊型法陣。
 
  呼─────────咻─────────!
 
  龍捲風暴同時也捲進了原本在艦控室內的碎片和剝離物,金鳴互擊聲此起彼落。
 
  風暴前緣頃刻間已奔至【深淵新娘】面前。
 
  雪菲拉沒有任何反應。鉑色髮隨著風暴的流向,往她身後擺去,鉑色的髮浪如潮汐般起伏。
 
  轟────────────────!
 
  蒼藍色的電漿護盾在雪菲拉面前驟然升起,擋住了《風笛炮》!
 
  厚實的電漿雲如同颶風一般,快速地呈逆時鐘旋轉,將水紋鋼彈頭吸入,劃出二道銀色的弧光!
 
  硬度僅次於鉑銥合金的堅鋼,在電漿的高溫燒灼下,氣化成雲朵狀的金屬色氣團,漸次被稀釋到電漿護盾中。
 
  無需法陣……。
 
  無需手勢……。
 
  無需聚能……。
 
  操控電場和電漿,這就是【深淵新娘】的神權能力,來自深淵的賜與。
 
  已知神權能力中,電磁能力者是最稀有的存在,也最為致命。
 
  §
 
  砰───!砰───!砰───!
 
  謝基爾和喬亞不斷地消耗自已的魔力。持續的發射《風笛炮》。
 
  他也了解《風笛炮》也不可能對雪菲拉造成傷害,即使是水紋鋼,僅次於鉑銥合金的貴重金屬,和【頂點金屬】相比之下,還是有著遙遠的差距。
 
  【鉑銥聖女】可不是【光明之徑】教徒用以尊稱雪菲拉的虛華之名。
 
  這個聖名,來自她所得到的祝福,沐浴過的神恩。
 
  那奪目耀眼的鉑色長髮,便是那至高祝福的見證。
 
  「即使是【戰姬】的一根頭髮,也能切下夢魘龍的頸椎!」
 
  這是【光明之徑】的信徒,篤信不疑的一句話。
 
  要戰勝【深淵新娘】是不可能的!
 
  謝基爾只能撐住,多撐一秒是一秒,確保【七刻皇子】有足夠的時間逃走!
 
  §
 
  轟───!轟───!轟───!轟───!
 
  四道白色光柱從謝基爾眼前劃過,直撲【深淵新娘】而去!
 
  颶風般的電漿護盾再度將攻擊化為無形!
 
  「《日光之矢》?西拉斯他們來了?」喬亞抬起頭來,八個白影從眼前掠過!
 
  西拉斯、威斯特和其他六個百夫長,散開成上下二個包圍圈,朝著雪菲拉一陣猛攻。
 
  上層包圍圈的百夫長,搭起刻印戰弓,不斷發射《日光之矢》,往【深淵新娘】身上招呼,有著巨大錐形箭頭的箭矢不斷地在戰弓上被拉起。
 
  箭矢和電漿護盾撞擊後,爆起漣渏狀的白色光圈。
 
  下層包圍圈的百夫長,則使用了《方陣速射箭》開啟了一輪疾射!
 
  九隻橙黃色的幻影箭在弓身上列成圓柱狀,高速旋轉,以每分鐘三百發的速度往前噴出,四把戰弓交織成橙黃色的綿密火網,如同螫人的蜂群!
 
  百夫長座下的〈龍影突擊艇〉,則完美地代替舊日的【音速龍】,以大弧度的盤旋方式繞著【深淵新娘】飛行,不留餘地的持續進攻!
 
  二個包圍圈持續對著【深淵新娘】進行飽合攻擊,緻密的火網在虛空中形成白黃兩色交錯的煙花!
 
  在電漿護盾中的雪菲拉,一聲不響地看著這些急速盤旋的白影從眼前掠過。
 
  看著他們那如同“飛蛾撲火”般的英勇姿態……。
 
  §
 
  在數分鐘的飽合攻擊之下,【深淵新娘】雪菲拉紋風不動,毫髮無傷。
 
  「嘖─────────!」
 
  眼見戰況膠著,威斯特向西拉斯比了個手勢。
 
  另一個百夫長立即了解他的想法,也回了一個手勢。
 
  唰────────────────────!
 
  接著一個大曲度的加速後,〈龍影突擊艇〉拉著威斯特向上方衝去!
 
  百夫長急速衝至【深淵新娘】的上空數千公尺之處!
 
  刻印戰弓被收至後方,威斯特的右手這時改握著一隻火箭標槍。
 
  〈神主之怒〉,鐫刻高爆刻印的銀白色火箭標槍,足以產生造成蕈狀雲的瞬間高熱。
 
  在【龍殿衛士】和【音速龍】依舊佔有虛空話語權的時代,【龍殿衛士】除了可以使用各種不同的遠距攻擊方式外,以近乎垂直地面的急速俯衝轟炸方式對地面敵人投擲〈神主之怒〉火箭標槍,是另一個廣為人知的作戰方式。
 
  在到達足夠的高度後,威斯特將突擊艇調頭,急速俯衝朝下!
 
  空氣高速摩擦著突擊艇,白色的渦流在兩旁轉動著!
 
  有著鉑色長髮的輪廓逐漸清晰起來,就在威斯特眼前!
 
  清澈的藍瞳逐漸浮上一層血色,面容因為憤怒而變的猙獰!
 
  昔日光榮帝國殞落的恥辱,座騎【音速龍】被圈殺的憤恨,同時湧上心頭!
 
  而元兇就是眼前這個女人!
 
  威斯特壓根沒想過投擲完火箭標槍後的脫離軌跡!
 
  他要將自己化身為導彈!和這枚火箭標槍一起刺向那魔女的臉龐!
 
  自從掛上〈雙頭龍盾徽〉的第一天,他就只知道一句話。
 
  「為神主盡忠!為帝國而死!」
 
  然而他們怯懦無能的大皇子,連他們死得其所的資格都剝奪了!
 
  想到這裡,威斯特緊緊握著手中的〈神主之怒〉,將這七年的憤怒和悔恨灌注在此生的最後一把武器!
 
  一人一艇融合成一顆銀色長槍,在虛空中刺向那黑藍交錯的綺麗身影!
 
  「為神主盡忠─────!」
 
  「為帝國而死─────!」
 
  兩句慷慨激昂的戰吼已響徹至深淵的大門前!
 
  §
 
  正當眾人注意威斯特這突而其來的俯衝攻擊時,一個充斥著蒼藍色電流的九宮格六面立方體,在雪菲拉身旁刻劃起來。
 
  六面立方體,每一面有著九個直徑二米的電圈,不規則的電圈呈逆時針轉動,中心不斷激射出電流。
 
  眩目的蒼藍色方塊和火花聲,在漆黑的虛空中格外眩目,懾人心神。
 
  位於艦控室的謝基爾瞬時一陣背脊發冷!
 
  不是因為先前的攻擊傷不到那魔女一分一毫。
 
  而是他似乎曾在某處、一個遭魔女以摧枯拉朽之勢席捲過的戰場上,見過這個蒼藍色方塊……。
 
  他想起來了……。
 
  【黑山戰役】,【神主戰爭】最後一役……。
 
  那魔女,在【神都】的大門前,用四射的電流,將膽敢挑戰他的敵人電殛成炭黑色的焦屍,最終在她腳下堆成百米高的黑色屍山。
 
  就在同一天,【神都】淪陷,【新教】出降,【神主戰爭】結束……。
 
  當時他奉代理神主林汀的命令,冒死接走同盟的【新教】教徒,在那之前,他見到了成千上萬的飛獸和空騎兵,被電流和電漿燒灼成焦炭的模樣……。
 
  而元兇……就是眼前這個蒼藍色的九宮格方塊……那魔女從深淵開啟到凡塵的死亡戰技。
 
  幾千幀焦黑屍體在遠方崩解墜落的畫面在腦中閃過。
 
  回過神來之後,謝基爾立即對著傳訊符石狂吼!
 
  「快找掩護呀──────────────!」
 
  §
 
  遲了一步。
 
  櫻色唇已經呢喃出帶著甜美的死亡之語……。
 
  【深淵新娘】發動了戰技!
 
  「《馬克士威爾 雷電標槍》!」
 
  §
 
  轟─────────────────!
 
  一道震天價響的雷鳴,爆裂開來!
 
  兇猛的聲浪和電場穿透了四週的神人!將他們完全震懾住!動彈不得!。
 
  三乘三乘六,五十四道雷電束從光圈中噴出,蒼藍色的雷電標槍,在虛空中咆哮著,擲向無法動彈的神人們!
 
  一瞬間,雷電束貫穿了所有的攻擊者!
 
  最接近雪菲拉的百夫長威斯特,身體連同火箭標槍,在【深淵新娘】的上方炸開成數十片赤紅的爆炸雲,橙色火光從中心散出,如同一朵在空中綻開的【始龍牡丹】。
 
  其他百夫長,同樣遭到致命的電殛!碳化成冒著藍光和白煙的炭塊!
 
  藍色的神權核心從他們已成空洞的胸膛中掉落出來,冒出帶著高溫的餘火!
 
  「艦長───────────!」
 
  警覺到危機的喬亞,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撲向謝基爾,試圖讓兩人躲過雷電標槍的死亡彈道,但徒勞無功。
 
  蒼藍色的死亡之槍立即擊中了擋在謝基爾之前的喬亞,將他電殛成黑色的炭塊!
 
  強大的衝擊力將他的身體連同謝基爾,拋向艦控室的後方牆壁!
 
  支離破碎的軀體如同被雷電打斷的枯木,四處散落!
 
  喬亞的【神質】在地板上慢慢地消融,不久之後,僅留下拳頭大小的靛色神權核心,成為他盡忠職守的註腳。
 
  千夫長和百夫長,中級神人和下級神人,以【創世教派】的角度來看,不論是階級或實力,都有著巨大的鴻溝。
 
  但是對【深淵新娘】雪菲拉來說,他們是平等的……送往深淵的路上,誰都不會落後半步。
 
  威斯特爆炸之後留下的碎屑,大部份被雪菲拉的電漿護盾燃燒至盡,少數從旁灑落而下,像散落一地的花瓣。
 
  【深淵新娘】依舊漂浮在【醒龍號】之前,毫髮未傷。
 
  寶藍色瞳孔注視著那隨風灑落、赤紅色、仍透著火光的牡丹吹雪……。
 
  以送行者的角度,目送另一個對手走至深淵的審判之間。
 
  躍然而上的【深淵薔薇】。
 
  靜靜看著……。
 
  凋零而下的【始龍牡丹】。
 
  §
 
 
 
 

119 巴幣: 248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