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沉睡的茱麗葉(新版)】第一章—囚鳥般的生活(三)

楓之法師艾雅 | 2021-01-04 17:15:57

盧埃林被父母要求不得隨便出家門,早餐和午餐他們會放在冰箱裡面,他只要打開瓦斯爐或微波爐就能加熱,不用到外面吃飯。

整棟建築物都是監視器,他的房間有一支針孔攝影機,通向二樓的樓梯有兩支,客廳玄關和角落一支,廚房一支,二樓走廊三支,父母房間門口更是嚴密地設了兩支。

他如果意圖到父母的房間拿手機或電腦,父母看到監視器畫面一定會發現,出門更是不用想,門口的監視器太過明顯。

他家的後院也有大概五支監視器,防止他從後門逃出家門。

監視到這麽嚴密,全是為了處罰他說謊逃避學業。

盧埃林唯一能做的,就是在房間發呆或是讀書。

他這三天下來,除了讀書以外,沒有別的事情能做,也沒有任何娛樂。

只要父母一回家,就會輪番監視他讀書,並且幫他檢查答案。母親的規定還寬鬆一點,還允許錯兩題,但父親卻是要求要全對才行,他這三天沒有一天不是讀到午夜一點的。

盧埃林的父母見他的成績一點都沒有長進,商量要請家教。

送去補習有亂跑的麻煩,關在家裡才能毫無雜念讀書——他們對盧埃林沒有信心,深怕他會不受控制。

晚餐時間,這家人幾乎沒有說話,專心吃飯,餐桌上的氣氛凝重。

「盧埃林,你下週開始上家教的課程,針對你不擅長的文科補習。」母親說道,盧埃林只是默默點頭表示有聽到,把碗裡最後一塊肉放進嘴裡。

他不曾跟父母笑著說過任何一句話或分享學校的事情,他知道他們要的只是順從的回答。

丹尼爾在一旁聽了深深覺得火大,很想把桌上的食物拿起來砸父母,要他們別再逼迫盧埃林讀書。

明明應該要反抗的,為什麽……他暗暗咬牙,想罵的話一句都說不出口。

丹尼爾恨不得盧埃林反抗一次,但盧埃林一副放棄反抗的樣子,他也沒轍。他的哥哥從以前就很軟弱,面對父母總是唯唯諾諾,特別聽話,但他知道盧埃林不是沒有感覺的,只是害怕父母和師長才壓在心裡。

丹尼爾想幫助盧埃林,心裡有道檻擋著他。

想罵出口的話,到晚餐結束前都沒能說出口。


盧埃林的父母不只要家教教哥哥,還要教弟弟,於是就變成兄弟倆假日一起上家教的課,補足他們兩個都不擅長的文科。

丹尼爾不滿這種安排,想向父母抗議,卻始終鼓不起勇氣。

第一天家教課,兩個人都在很聽話的情況下,接受家教的指導。

對兄弟倆而言,家教比父母好相處多了。

盧埃林的父母都要上班,平日不會有時間監督他讀書,也不會管到丹尼爾的學校,家教也只有週休二日才會來教書。
就在第一次家教課結束之後的上班上課日,盧埃林和上週一樣,一個人留在家裡讀書。早上讀到一半時,他聽見外面的下方傳來:「哥!快出來啦!」

「這聲音是……丹尼爾?」盧埃林愣住,搖了搖頭,認為自己聽錯了。

弟弟應該不可能這時間回家。

「哥!別無視我!」

盧埃林愣了幾秒後,從椅子上起來,推開落地窗,走到陽台上,往下一看,丹尼爾居然站在家的圍牆上。

「丹尼爾!這時間你不是應該在學校嗎?」

「我翹課了,反正有家教課,不是嗎?」

「這、這樣不好啦!快回去上課!」

「哥,至少要在他們看不見的地方叛逆一次啦,聽話聽了十幾年真是夠了……你有什麼想吃的?我有偷偷存一點錢,可以幫你買外食或點心。」

「不、不用了,我吃家裡的就好,要是沒吃的話,他們會起疑,害到你就糟了。」盧埃林希望父母不會收到校方通知,心裡卻羨慕丹尼爾敢反抗父母。

「哥,你要不要偷偷溜出門一次啊?我覺得偷溜出來很有趣耶。」

「家裡都是監視器,沒有突破口……」盧埃林苦惱,就算他把棉被當繩子榜在陽台上滑下去,也會被監視器拍到。
「切,真沒趣……」

「你快走吧,我很擔心你跟爸媽起衝突……爸媽要是生氣,你會被關起來……」盧埃林打從心底擔憂,他比丹尼爾還更了解父母,更清楚父母嚴厲的管教手法,但也羨慕丹尼爾比他有勇氣做傻事。

「嘖嘖,擔憂過度了,好不容易才有機會出來喘口氣。算了,我先走啦!數學課之前我會回學校。」丹尼爾從牆上下去,對著哥哥的房間揮了下手,遠離家門外。

確認他的身影走遠,盧埃林才鬆了一口氣,回到房間讀書。

他有種不好的預感,那份預感不斷擾亂他的思緒,讓他無法靜下心讀書。
94 巴幣: 16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