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遊戲王Heaven Paradox 變異點20

可可羅 | 2023-09-10 20:00:05 | 巴幣 2024 | 人氣 559

停更遊戲王Heaven Paradox
資料夾簡介
繼承改寫歷史的帕拉杜克斯的意志,時間破壞者將與時間軸開戰!


【暗黑魔城,遺跡】
「妳回來了,黑江醬。」四獸將軍的青龍將正在修復暗黑魔城的牆壁,見到了因為地牢事故失蹤的黑江,但是黑江卻有點徬徨。
「Frisk……當初我們…那個計畫,是否能夠達成呢?」黑江看著其他三位四獸將軍有點懷疑自己的任務是什麼。
「那個焰女士,她已經在祭壇房間那邊修養自己的身體,不用太擔心她,她很快就可以治療自己受傷的身體了。」Frisk要黑江放心,惡魔焰還活著的事情。
「不是那個問題,既然是時空管理局的高層想要煽動這個戰爭,我們是不是該聯手和大家一起作戰,去把根本的問題解決掉?」黑江問著其他三位四獸將軍。
「目前是這個問題沒有錯,但是妳哪來的……兵力?诶诶诶?」Frisk話還沒有說完,卻被後面跟來的新同伴嚇壞了。

黑江帶來的人手有13個平行宇宙的Frisk和Chara,其中一位還是跟丘比簽下契約的魔法少女,而且連失蹤的九十九遊馬和藤木遊作也在……
而神秘的魔法少女,和泉知凜,居然帶著已經死掉的決鬥王,遊城十代不動遊星在後面。
「就是這樣,真是一場精彩的決鬥啊,沒想到是和泉同學救了我們,雖然說沒有看到另一個夢魘少女的誕生……」十代完好如初的說著。
「嗯哼哼哼哼姆,沒想到那個女孩會那麼厲害,而且沒有人死在這場戰爭中實在太好了呢。」綠色帽T的Chara說著,穿著紅色的手套沾沾自己的說著。
「話別那麼早說,在1998年和1916年的海馬瀨人和武藤遊戲已經受傷了,不趕快救活他們的話,時間軸會一分為二、甚至一分為三。」神祕少女知凜說著:「不過我們要想好對策,希望就在媽媽…我是說那個女孩的身上,成為神的小圓一直都在反抗軍的組織修練中。」
「話……話說回來十代和遊星一直都在反抗軍這裡,你們所說的反抗軍究竟是什麼樣的組織呢?」魔法少女身分的Chara問著知凜,想要知凜解釋。
「其實作為戰爭的準備階段的時候,我們知道野比世修會拿到線索的信號就表示戰爭已經開打,我們作為迷失少女的臥底已經和G先生溝通好了,要和Ink先生設置假象讓敵方認為事情已經發展得很順利,這是要欺騙奧國的戰術。」知凜解釋著,這時長得像魔法少女Chara家鄉次元的Sans,卻又打扮成藝術家的骷髏怪走了過來。
「小圓那傢伙就是很過於衝動,尤其當冒險之書不知不覺地增加的時候,就已經是相當懷疑是否有幕後黑手,這時候她向我們的那位大人交涉。很抱歉,這一切的戰爭可能只是時空管理局自導自演的戲碼,我們每個時間軸的生命作為籌碼,沒有人可以賠的了。」曾經有干涉核心次元1809的Ink Sans開始自述說明整個戰爭的真相。


【暗黑魔城,庭院墓園】
「小焰大人還沒說要過來聽,看來Chara醬的最終形態讓她打擊好大呀。」玄武將姬石來希看著反抗軍的大家開作戰會議,由Ink Sans帶領的魔法少女究竟在想什麼事?
「好了,姓鹿目的,妳應該知道要怎麼做,接下來多重宇宙,包括妳的元素和我的元素、大家的元素、大家的希望和夢想……」Ink Sans開頭講了一些話。
「嗯,其實為了完成表面上的黑暗決鬥形式,還為了讓小焰醬以為我真的死了,必須要消除作為神的痛覺,作為創世生物,我們能承受的痛苦幾乎不能和人類對衡,因此那一刀必須斬斷我的身軀才行,要瞞著裕子她們,因此……」穿著究極服裝的小圓說著。
「其實我的能力不止有可以任意操作靈魂之心,但靈魂寶石是我無法掌握的地步,即使如此,小圓作為昇華神格還是有自己的肉體在,要把鹿目斬成兩半的方法,還要讓她徹底消除痛覺……」Ink Sans解釋著有什麼方法可以消除鹿目的痛覺。
「難不成你給神吃了什麼四分五裂果實嗎?」遊城十代問著Ink。
「果實的設定和元素極其不穩定,甚至最近魯夫吃的那顆還是毀天滅地呢,如果真的看到那裏的決鬥者可以提一下卡通人物。」Ink說著,暗示了什麼除了惡魔果實的方法。
「到底是什麼?別跟我說是替身演員了,那種假面騎士的演法是假的。」九十九遊馬生氣的說著,但是Ink已經知道遊馬說出了答案。
「你們的世界中,認定已經不可能會存在的元素,幾乎已經要用特效和皮套的方式來演出,原作的漫畫也是有好多個翻譯的版本,劇情大致上都被刪減些許。你們注意到了嗎?我不是針對不存在光之美少女的異聞次元地球-1605,我說在座的各位,你們不存在的東西已經是存在的了,所以得用不存在的事物代替,那就是地球-000。」Ink提出了某些線索。

地球-000不存在任何的魔法和高科技,但是有特效和攝影技術比較逼近我們感知的時間軸的演藝節目,因此他們就是以演出我們時間軸的存在,說不定,我們的故事很快就可以被翻拍城劇場版映畫,但因此政治正確翻車、還是屌打奧利堅迪士尼的黑人電影宇宙,這都是個變數呢!」Ink說出了令人難以置信的地球-000的解釋。
「為什麼我們沒辦法感知有關地球-000的資料呢,它幾乎沒有任何冒險之書記錄著。」這時候的洛克薩斯有點懷疑地球-000的真實性。
「姆嘻嘻嘻,你想像一下,假裝我們御宅族的世界就是地球-000,其他地球-001到地球-052的時間軸就是某個氪星超人的漫畫,地球-053到地球-999是我們寶島少年的時間軸……」小圓擁有超高明的記憶可以記起所有輪迴的編號。
「那裡不能進行有關時間回朔的記憶,這點我明白,但是我在米德切爾達那邊的迷失少女有接一個任務,不知道各位有沒有什麼印象?」Chara回應大家一個問題:「我覺得,光是卡通人物真實存在這件事情,大家一定沒辦法接受吧?之前世修告訴我們卡通城的事情,我覺得案情有點不太單純,因為那個1991年的變異點,我看到龍紋章的勇者下毒死去……」
「妳真的來過地球-000嗎?那個地點的卡通人物是無法被任何的魔法和武器殺死的。」Ink問著魔法少女的Chara:「而且做為達伊的卡通人物死去,並不代表達伊這個角色就此消失。」
「那麼讓各位,給Chara醬證明自己沒有害過卡通城的達伊吧!」知凜要四為四獸將軍都沒有陷害過地球-000的紀錄清白。
「怎麼可能啊,夥伴沒有DIP粉末,就不可能下毒給那些卡通人物死掉啊?」青龍將Frisk證明自己的清白,而且還提出了一個可以殺死卡通人物的藥物。
「等等,你說有可以殺死卡通人物的方式嗎?莫非你們知道什麼嗎?」Ink提出兩人給的疑惑,但是Chara保持鎮定。
「先把這個問題放在一旁,有些次元,他們要等30年後才能看到龍紋章的勇者,達伊活在電視上閃耀著,與其說《勇者鬥惡龍-達伊的大冒險-》連載的時代是1991年,以地球-000的時間點來看,電視上腰斬第一個播放的影集完結就是這種原因。」Chara說明了線索,「接下來,不管是地球-000的卡通城還是地球-1809的卡通城,我想把線索的細節解開,這樣或許我們的時間軸就可以找到什麼答案?」
「妳的意思是說地球-1809的童實野市被奧國的戰士破壞,實質領導被殺的時候,妳就已經想好要怎麼拯救他們了嗎?」朱雀將黑江問著Chara,但是Chara很有自信。
「首先,奧立堅與庫拉那剛這兩個米德切爾達的政權,他們表面上是友好關係,所以仍然可以幫忙奧國收拾殘局,加上小圓和小焰製作的紅核晶,可能隨時都會把核心次元的美好結局銷毀掉,就像1945年的廣島和長崎一樣,只要一個命令就夠了。」Chara卻回應核心次元的分支實質可能被破壞,「但是不用急,我可以把他們拯救出來,只需要使用那個次元的力量。」


「我拒絕,海馬瀨人在那次審判之戰之後,不是已經成為了戰犯了嗎?」青龍將Frisk突然表態了自己的立場:「對他來說王的靈魂,甚至這個世界都要被他摧毀,不是嗎?」
「我們只需要利用那次審判之戰召喚出來的那張卡,全世界這張卡只有在燈火之星的高層幹部上,很難被召喚出來,那個卡就由我們來借用。」Chara說著作戰的方法。
「夥伴,妳知道妳在說什麼嗎?我想要把海馬瀨人那傢伙用最殘忍的方式安息,雖然不能親手把他的『青眼白龍』陪葬,但是為了……鈴鹿那女孩,嗚嗚,那傢伙應該要陪著這個世界安息的。」Frisk突然想起了誰,不想要Chara提出拯救核心次元的想法。
「我知道另一個我,你很痛苦的,但是我們要為了拯救這個世界,絕對不能為了自己的利益自相殘殺啊……」Chara不想聽Frisk傷心,兩人很快就吵起架來。
臭婊子,就是因為有妳這種人,口口說說自己為決鬥帶來笑容,當場殺死無聲鈴鹿的殺人兇手就是妳師父啊!要不是我下令給核心次元最核心的人物抹殺令……」Frisk坦承了殺死海馬的命令是他下的,但是Chara不想理會他。
「那個師父的腦子的確是有問題,一旦激動起來就連最好的朋友都會一一屠殺殆盡,你自己曾經做過那種事情,自己應該很清楚被弟弟Asriel搞死的那時候吧?」Chara要他反省自己在屠殺路線做過的事情,這可是另一個分支的Frisk知道的教訓。
我不想承認這件事,為什麼別人屠殺這一切就無法挽回這件事,與其跟那些跟狗一樣的魔物朋友鬼混,他們也殺過人,為何他們就應該得到寬恕?」Frisk生氣的回應Chara,卻被Chara直接賞了一道耳光。
「冷靜點,小福醬,她已經是打倒焰女士的夢魘少女了,我們應該聽從於強者的命令才對。」玄武將來希架住了Frisk的身軀。
「如果要阻礙我們進行對付奧立堅的反抗計畫,你可以直接退出。」Chara命令Frisk直接離開暗黑魔城的據點,Frisk很生氣地看著四位決鬥王們。
「我就知道遊矢那傢伙總是克制不住自己,但是那傢伙留下的教訓,現在那女孩在改變一切,不要用那種眼光看著我們。」十代安慰Frisk,Frisk就像仇人般的看著十代他們。
我不會原諒你們的,給我等著……」Frisk從大廳的門口出去了,毫無回應的離開了。

{變異點20,拯救被改寫的時間軸}


「所以說,遊矢在我們兩個不在的時候犯下了滔天大罪是嗎?」十代突然向Chara問起一個問題,遊馬打算把真相告訴大家。
「嗯,我們幾位決鬥王現在要是回到地球的22世紀,一定會被時空巡邏隊格殺勿論,而且我不明白的事情是,馬娘為了那些賽馬的靈魂轉生到未來,究竟是為了什麼?」遊馬很好奇無聲鈴鹿被殺的時候,有很多疑點尚未被解開。
「他發瘋之前時,遊馬和Playmaker最後一次看到他是怎麼了嗎?」Chara問著Playmaker。
「我看到他說有一個可疑的人,他目前因為那張『微笑世界』變的膀胱無力,所以總是得上廁所才行。」Playmaker說著,好像對他的關切非常冷淡。
「在他死之前,是不是有提到我的名字,有留下什麼東西給我嗎?」Chara問著Playmaker,好像知道遊矢會在瀕死之前有什麼樣的怪獸卡。
「好像是這張『霸王龍 札克』『宙讀的魔術師』『霸王眷龍 黑暗亞龍』,不過屬性完全印錯了,而且Chara醬不是已經有這三張怪獸卡了嗎?」Playmaker拿起了三張怪獸卡給了Chara,不過Chara已經覺醒出夢魘少女可以召喚札克……
「聽好了,我們不能辜負遊矢的期望,之所以會讓ARC-V有悲劇的一面都是世修那傢伙所造成的結果,他多麼努力想要挽回這一切,我們絕對不能再位他枉費期待了。」Chara想大家趕快鼓起勇氣去反抗。

【奧立堅合眾國管轄區,黃昏鎮商店街】
「這個世界是怎麼了,為何要把一個殺人犯的弟子當作勇者來反抗?」Frisk很生氣地奔跑,向黃昏鎮的市民下班休息的方向反方向走,他不太認同Chara作為救世主。
「那傢伙,不是之前地球的馬娘,那位Ascella隊伍的訓練師嗎?」一位麵包師看著Frisk不知道是在傷心什麼事情?
「爸爸,那個男孩擔任馬娘訓練師,會不會太年輕了一點?」一位捲髮的小女孩看著Frisk想上前關注,卻被父母阻擋。
「鈴鹿,要不是……真的是我太執著在Spica的那位前輩,把她挖角過來的話……或許就不會有那樣的下場,可是如果要重來,一定要先在大家面前重置記憶……」Frisk跪在地上一陣咆嘯,發瘋的樣子連一群鎮民都嚇壞了,「如果靠自己的力量,拯救鈴鹿,一定會有人察覺的,那個笑面垃圾袋是不可能剷除的……」
這個時候,有一個皇家的馬車,還是由獨角獸負責牽的魔法馬車擋住了Frisk的去路。
「讓開,蘇菲亞公主殿下現在要巡視小鎮,凡夫俗子別擋路。」馬夫想要趕走Frisk。
「那些過著美好、幸福快樂的貴族,就在裡面對吧?都說過幾次了,我們魔王軍在非常隱密的地方,為了讓焰女士成為迪士尼魔王的一員,所有條件都準備好了……」Frisk喃喃自語著。
「FRISK君!你在這裡做什麼?」這時一位差不多像死去的Chara年紀大的,一位黑色短髮少女架住了拿著匕首的Frisk。
「妳是……裕子嗎,作為被圓環之理選中的勇者少女,我想要殺光妳們全部…」Frisk想要對這個穿成小鎮居民的裕子反擊,但是小裕安撫Frisk的情緒。
「已經沒有用了,殺了大家根本無法解決你的問題,而且,害死你的時間軸的人,其實不是自己。」小裕想給Frisk一個東西,是一個某米花市的科學家的蝴蝶結變聲器
「你一直都很自責自己害死了大家,還有把星原宿的偶像牽連進去,這就是那位凶手所想要的,想要把你跌入陷阱的深淵……」小裕把變聲器戴在Frisk的頭部上,變聲器突然自己發出了聲音,想要告訴大家什麼樣的真相。

『嘿呀,好久不見啊,小子。當你聽到這個聲音的時候,我可能已經被你殺死了,雖然一時之下你魯莽的讓柯南不想害死菈菈,我知道你覺得柯南會帶來災禍對吧?』
『事實上,當國際警察來到這裡的時候,起初我通報了殺人兇手的位置,但是我以為你殺了童實野市的市民,沒想到我們之間有更大的陰謀在。』
『那個光碟,《魔法紀錄-魔法少女小圓外傳》已經被野比那傢伙竄改歷史,之後你原本的時間軸的動漫展就沒有售出那個銷量……』
「Sans,那是我們時間軸的那位,為什麼?」


【2018年7月,童實野大百貨】
當骷髏怪Sans醒來,自己已經躺在柯南的屍體上,似乎是因為柯南的藍色靈魂之心,江戶川柯南的血激發了Sans的灰燼並賦予重生,四處看見國際警察組織CIA已經設立封鎖區域。
「為什麼我還活著,但這些都不重要,我要把兩位兇手找出來,他應該還在附近……」Sans一時思緒混亂,自己不知道為何復活。
「沒有這個必要,我想你很奇怪吧,為何《名偵探柯南》的死者和加害者,應該都是成年人才對,像真中菈菈和Frisk Dreemurr基本上都是無能力負責的人,你難道沒發現嗎?」一位看似是某位藍色狸貓的主人,但與其說是大雄,好像是大雄的遠親。
「我有查覺到,應該不是這個時間軸的人所做的好事。」Sans似乎在想什麼?
「當你有開始感覺到,自己還在做著幸福快樂日子的美夢的同時,自己已經被殺,你有那種感覺嗎,別當我是傻瓜了,我就是……殺死麻倉樹里的野比世修。」世修說明了真相。
「看唄,我想說的話都被你說光光了,你究竟是什麼人?」Sans從沒遇過這麼長篇大論的人,至少某條時間軸對上某位人類是如此。
「對於像Sans無視無敵時間增加傷害的戰鬥,而且還可以在24個回合用里里魯拉閃躲敵人的砍殺,需要的是像鬼一樣的意志力,可惜我沒有那種美國時間對付你,追蹤箭頭~~」世修拿出了一個像是十字弩的道具,接著預測到Sans要準備發動攻擊……
「骨頭!吃下我這一擊吧!!」Sans先發制人用骨頭牆困住世修,再用Gaster Blaster發射光束攻擊世修,卻被類似鬥牛士披風的閃躲披風,和名刀電光丸破解。
「屠殺路線就到此為止了,Sans!!」世修發射追蹤箭頭,Sans嘗試發動合流咒文里里魯拉瞬間移動閃避,箭矢卻追向Sans……

不要回頭看,你一定要想起來自己是誰……」Sans被名刀電光丸刺穿,自己嚥下了最後一口氣,在瀕死之際拿起了柯南脖子下的蝴蝶結,開始錄下了喃喃自語的聲音……


『那個兇手,那個野比大雄的身世並不是單純的存在,雖然有點突然,但是那幾位時空巡邏隊的高層前來調查之後,證據一定會被找到吧?』
「Sans……沒想到,他還是這麼相信我…」Frisk冷靜了下來,發現為什麼世修打算要改寫每個人時間軸幸福的未來,而他就是第一個實驗對象。
「那個世修大人以前也是因為有人企圖穿越時空,所以他認為時間軸不能就此亂成一團,打算追殺彩羽姐姐並找到線索,原本一周目的Frisk君,看到的魔法紀錄時間軸是美好的,但之後隨著地球-1982被改寫,重置的記憶就變成我現在這樣子。」小裕抱住了Frisk,打算想跟他道歉,自己為什麼要和多重宇宙的受害者戰鬥。
「沒事的,那傢伙居然害了我們陷入一場無解的兇殺案,雖然有點突然,不過看樣子是殺了他才能解決一切的真相……」Frisk冷靜下來想著什麼事情,但是小裕想告訴他另一件事。
「你已經……不希望看到自己最好的朋友死在大家的面前,那個遊矢哥已經被自己的絕望和痛苦蒙蔽了雙眼,所以才會殺死馬娘,要是你殺人,我覺得恐怕會變成另一個他。」小裕覺得殺死那位罪魁禍首,並非能將所有的一切平靜下來,反而會讓世界上的人陷入絕望。
「嗯,那就把他所知道的真相,全部公諸於世,讓過去、現在、未來的人知道,那傢伙所犯下的惡行,並讓他付出代價。」Frisk握住了裕子纖細的手,打算重新振作起來。


【地球-1809,1997年,太平洋廢棄海底要塞】
「我記得上上一任的海馬集團社長,以前曾經有一個直系血親的孩子,不過早逝了,後來他的靈魂之心就在這棟海底要塞的電腦上,雖然歷史的電腦沒有記載海馬乃亞之後有沒有復活,可是看到這裡已經變成廢墟,不知道還能不能啟動電腦呢。」Chara想要把海馬瀨人起死回生,拿著手中這個時間軸變成魔女的,里見星織的悲嘆之種。
「星織的肉體要是已經開始火葬,就意味著她會變成沒辦法復活的樣子喔。」知凜打算告訴Chara這個時間點,可能公司已經開始位兩位死去的人收屍。
「火葬?他們怎麼可能用低賤的市民使用的骨灰罈呢,他們都是做成木乃伊保存在地下室的保險箱裡面,以前剛三郎就是用這種方式埋葬的,哼哈哈哈姆。」Chara傻笑的回應知凜。
「所以,還有人願意使用木乃伊陪葬的方式,建造金字塔來關著木乃伊,然後把好幾克拉的寶石放置在裡頭?」知凜有點疑惑,這不是古埃及人才有的習俗嗎。
「是啊,但由於海馬集團相信科學的事蹟才會這麼做,才不會相信什麼怪力亂神呢,屍體保存好好的就是可以回敬死者,他們是相信這種方式的。」Chara覺得海馬集團的層員不會相信有神的使命,木乃伊只是尊重古埃及人的習俗。
這時作為四獸將軍的姬石來希黑江可樂江,幫助Chara和和泉知凜闖進巨大要塞。
「我感覺有某種魔法氣息在附近,如果Chara前輩說海馬集團不相信魔法,那他們究竟是什麼原因雇用了丘比,還讓自己的研究員成為魔法少女啊?」黑江告訴Chara她的項鍊感應到某種邪惡的氣息存在附近。
「我不知道,我也好奇為什麼他會接受丘比的建議?但說不定,有什麼可怕的真相給瀨人那傢伙知道了?」Chara不曉得要怎麼解釋海馬對魔法科技的看法。

在很久以前,魔法曾經是被視為科學,科學家就是古代的邪門歪道,人類掌握魔法為了與魔族與世隔絕,卻忘恩負義傷害那些魔法師們,包括了波普雖然有美露兒的美好婚姻,他們因為一直相信……我一定會回來,他們一直被那些疾病迫害著……」一位刺蝟頭髮的中古世紀服飾少年,拿著火把進到廢墟裡面照明,臉上正在留著不知道怎樣情緒的淚水。
「達伊?!你來到瀨人出意外的時間點做什麼,我們正在想辦法修復時間軸……」Chara好像認識這位神祕少年,但達伊卻對她們很生氣。
「都是妳的錯,原來妳就是千囍年出現一次的夢魘少女,原本1000年只出現一次變成夢魘少女的魔法少女的,這1000年來出現了兩個,讓我想起了爸爸。」達伊生氣的說著。
「不只兩個,光是究極圓和惡魔焰基本上都是我之後的夢魘,你太晚察覺到了。你是為了拯救瀨人老師才出現在這裡的吧,你察覺到什麼可以救他們的方法嗎?」Chara想要達伊提出救活海馬瀨人的方法。
「他的頸部已經被砍成那樣,如果傷口用藥草包紮修復,那怕是復活之後的損傷也會很嚴重,魔法方面有蘇生咒文查奧利庫,但與治癒咒文貝霍瑪要照情況使用,就算瀨人的靈魂之心已經被整顆保存在海馬集團知道,卻無人而知的地點,我覺得應該不會在這麼明顯的地方,這樣的話唯一的方法只剩下,召喚這個世界的許願神龍並復活百年一次的機會。」達伊告訴了幾位魔法少女他想到的方法。
「不可能,七龍珠只存在你所感知到的漫畫宇宙中,那種占人便宜的東西怎麼可能會有。」來希反駁了達伊的說法。
「指的就是『無限神器』,六樣無限神器可是自古以來,燈火之星的信徒一直找到可以創造天堂的方法,但即使如此,天堂的道路早就在最絕望的戰爭,已經打開了世界的另一半。」達伊似乎在暗示什麼地點可以救活瀨人。

「必要條件之一,是接近於神奇力量的金粉,說穿了是仙子們精益求精的進化論。」
「必要條件之二,值得信賴的友人,不能是為了一己私慾的人,他對於名譽、財富和力量都無所需求,對神的崇拜更勝於對人的崇拜。」
「必要條件之三,三十六個罪大惡極的靈魂,罪惡的靈魂之心擁有強大的力量。」
「必要條件之四,十四句真言,螺旋塔、獨角仙、廢墟城、無花果塔、獨角仙、德蕾莎、獨角仙、特異點、Giotto、天使、繡球花、獨角仙、特異點、地下皇帝。」
「必要條件之五,勇氣,一定要有捨棄長大的未來的勇氣。」

「在DIO困在海底裡的棺材裡的100年來,他一直都在想著要上天堂的方法,在這期間有人一夕之間辦到了,年約12歲的彼得潘,創造了夢幻島創造幸福的世界,據說,只要相信夢幻島的孩子就永遠長不大,一直活在自己的天堂裡。」達伊說明了拯救孩子的島嶼有什麼秘密。


「等一下,有件事人家總是搞不清楚,為什麼要我們去那個不存在的島嶼,找到瀨人先生的靈魂之心?海馬集團本來就已經有實力掌握心型靈魂的技術……」Chara滿腦子疑惑。
「那畢竟是凡人都無法靠近的地方,至少以一個成年男子來說已經是如此,結界就在遙遠的北極星過去之後,透過神奇金粉的力量穿越到那,就會有一切衝擊的真相,我原本是想要召集幼小的12歲女童達成這個使命,可是,1902年的溫蒂‧達林基本上放棄了夢幻島賦予的決心之力,結婚生下了後代子孫。」達伊想要13歲的Chara趕快找到通往夢幻島的通道。
達伊開啟了艙門,有一個可以操作並駕駛的青眼白龍火箭,就放置在巨大要塞附近。
「操作火箭的方法,我已經通知庫拉皮卡他們帶著藍神過來了,他們應該可以……」達伊說著,但是Chara還有好幾個疑惑要問達伊。
「好幾個問題要問你呢,達伊真的執著要去夢幻島找到一切救贖的真相嗎,萬一你死了怎麼辦?還有,你聽過山谷集團嗎,他們在你沉睡地期間把替身演員的你毒死了耶,兇手正好就是彼得潘……如果你真的想要復仇,我勸你最好不是這種方式。」Chara說著。
「當然不會了,Chara醬妳就親手把那個樂園破壞掉,我只不過是幫妳一把,另外,手中那個魔法少女的悲嘆之種就先保管在我這裡,我要召喚許願神龍實現這個願望,我身體有龍鬥氣可以承受這一切,只要有那個許願神龍的容器,無限神器的儀式就可以達成了。」達伊似乎要大家分散行動,自己則是親自完成復甦海馬集團的儀式。

「你要是被米奇國王他們陷害,就再也無法挽回了……」Chara回應達伊,可是這時……
「呵呵,說的好呀,龍紋章的勇者要好好向她學習,汝馬上要變成黑鬼勇者了。」

「國王殿下,就是你把……旗下的迪士尼公主,變成那個樣子……」Chara看著帶著傳說鑰刃的米奇國王,有點害怕的說著。
「不用稱他為王,之前就是他把愛麗兒改造,加上之前的奇妙仙子……說什麼都無法動搖他了,他就是最強的大魔王,米老鼠。」達伊對這位米老鼠十分的憤怒,感覺他做錯很多事。
「呵呵,多虧汝等龍之門徒想的到這種方式來對付朕,說起來也是B計畫,本來想要用病根之人來打擊自己的次元,削弱吾等奧立堅的戰力,這種事情是徒勞的。」米奇看著達伊,用那種單純的眼神看,感覺到另一種恐懼。
「只要貝吉塔他們,把藍神的那塊量子立方,帶到這個區域,我們就能召喚那個許願神龍並救出海馬集團,讓時間軸導回正軌……」達伊話都還沒講完,這時候米奇拿出了類似漫威漫畫的無限手套,上面有牌堆的放置處。
「汝說像是吾等無限寶石的東西嗎?只不過是跟某龍珠結合的道具罷了,而且承受副作用的容器居然是條龍而不是手套,難怪朕可以讓木須龍消失,呵呵!」米奇囂張地說著。
而米奇彈了無限手套的一聲彈指,雖然嚇到Chara差點尿了出來,但是米奇的深後確實有這個時間軸的六樣無限神器。
丘比的核心Ebott山的水晶縞瑪瑙之書加州丹村的神祕首飾星光樂園的平板……最後是藍神的量子立方,果然被你一夕之間找到了,那麼,本來想要夢魘少女Chara幫忙打敗你,看來也是沒有希望了……」達伊眼神有點消沉的說著。
「在那之前,汝並不是獨自一人,可以阻止朕和彩羽呢。」米奇喃喃自語喊著某人的名字。


「就是這樣,我特地都過來這裡了,難道來希都不想復仇嗎?妳姐姐很快就要變成黑人Aikatsu了,如果星光學園、四星級學園和星陸學園反抗我們就好了,她們根本連自己都保護不了。」粉色長髮辮子的魔法少女,穿著斗篷的服裝挑釁來希。
「妳想拿我姐姐來威脅?真是沒有用,那樣的話Chara醬和達伊醬就可以並肩作戰了啦,妳們兩個正好可以死在龍騎士最強的魔法少女的腳下,我感到很敬佩呀。」來希沒有動搖,可是在一旁沒有開口的黑江有點嚇壞了。
「那傢伙,就是那傢伙親手把我的生命給……」黑江看到彩羽,想起了不好的記憶。
「聽著,Chara先保留強大的戰鬥力給夢幻島的破壞上,我想也只有Chara可以破壞夢幻島研究所,在這之前,我可以自己一個人去粉碎米奇的野心,放心交給我吧!」達伊要Chara、來希、黑江和知凜冷靜下來。
「但是……這樣你會受傷的…啊啊!」Chara想要幫助達伊,但是達伊一腳踹開了Chara、知凜和黑江把她們關到火箭艙門裡。
「Chara醬!」「接下來,妳就是可以對付魔王軍的騎士團的四獸將軍了,來希。」來希想要關注Chara的去向,可是達伊拿出一個魔法筒,打算要做什麼?
迪爾帕!」達伊派出了霍伊米史萊姆,去用史萊姆觸手啟動電腦的開關,「我知道Chara的實力不可預測,但如果敗在你們的面前,貝吉塔、庫拉皮卡、瀨人老師…我辜負了他們,我的憤怒,讓我知道我得龍鬥氣全開!!
達伊亮出了兩邊手背的雙龍紋章,不斷的向兩枚紋章注入強力的能量,達伊充滿了決心。
「但是在我的靈魂深處,有股燃燒的力量使我不會死,這件事不只關係到了時間軸,如果你打敗了我,過去、現在和未來,大家的希望與夢想,都會在一瞬間粉碎掉……」達伊擺出紋章閃的姿勢,可是兩枚龍紋章正在靠近達伊的額頭,「現在,我可以感受到天地萬物在這個世界合而為一,我們有一個共同的目標,就是擊倒你,米老鼠,不,不管你是何方神聖,為了這個世界,我小小的勇者達伊,將會擊潰你,你最好比以前還要努力了!
來西裝上了黑色盒子的決鬥盤,很擔心達伊的安危。
達伊變成了雙紋章龍魔人的姿態,他的龍紋章在額頭上豎起了頭髮,就是最強的龍魔人……
龍鬥氣砲咒文,多魯歐拉-父與子的雙龍紋:決鬥開始時,將牌組兩張『青眼白龍』和一張『淵眼白龍』加入牌組,如果牌組有2張以上的『青眼白龍』,技能變成無效。此外,我方場上有兩體龍族怪獸存在,場上的『淵眼白龍』召喚的場合,我方場上『淵眼白龍』給予的戰鬥傷害為2倍。

「呵呵,原來你想要用高速決鬥,可惜你沒有那麼多勝算呀。」米奇的無限手套摺疊出了決鬥盤。
「高鬥!!」
達伊&來希 LP 4000 米奇&彩羽 LP 4000

「由朕先攻,呵呵,朕要從手牌裏側守備表示覆蓋一張怪獸卡,和一張裡側表示的卡,輪到你了,呵呵!」米奇只用了簡單的動作應對達伊的龍魔人形態。
「就這樣的實力嗎?你最好比以前還要努力了,輪到我了,抽牌!」達伊有五張手牌,「發動魔法卡,『交易進行』,捨棄手中的『銀河眼殘光龍』送入墓地,從牌組抽兩張卡。」
「從手牌展示一張『光子軌道』,從手牌特殊召喚,『銀河劍聖』,之後將墓地裡的『銀河眼殘光龍』為對象,這隻怪獸的攻擊力、守備力變成牠的!」達伊特殊召喚了怪獸。
『銀河劍聖』 攻擊 0→3000 守備 0→2500
光屬性,戰士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1。
「連鎖2,『增殖的G』從手牌丟棄,這回合可以追加抽牌。」米奇設下了什麼樣的陷阱。
「連鎖3,從手中丟棄『灰流麗』發動效果,無效你從牌組的抽牌。」達伊順手丟出了妖怪少女的卡片,阻止米奇的抽牌。
烏菈菈,GO!」灰流麗用赤足踩在米奇的頭上,米奇卻很興奮。
「從手中裝備『光子軌道』『銀河劍聖』裝備,攻擊力增加500分,不會被戰鬥破壞,之後將裝備中的『光子軌道』送入墓地,從牌組檢索一體『銀河眼光子龍』加入手牌,進入戰鬥階段。」達伊從金屬的劍梢拔出奧雷卡爾剛的長劍,「『銀河劍聖』對裡側表示覆蓋的怪獸卡發動攻擊,阿邦神速斬,Break……
「這個時候,翻開覆蓋的陷阱卡,『歡迎光臨拉比麗絲』,從牌組特殊召喚我的僕人吧,『白銀之城的僕從 亞莉安娜』……」米奇特殊召喚了很可愛的魅魔女僕,「『白銀之城的僕從 亞莉安娜』的效果發動了,從牌組檢索一張『迷宮城的白銀姬』加入手牌。」
『白銀之城的僕從 亞莉安娜』 攻擊 1600 守備 2100
闇屬性,惡魔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4。
「接招吧!!」達伊使用1000年前的勇者所使用的劍術攻擊米奇的覆蓋怪獸。
『姆多拉』 攻擊 1500 守備 1800
地屬性,天使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5。
「這麼一來你場上的怪獸就會……那究竟是什麼東西?」達伊斬殺了裡側守備表示的怪獸後,卻發現有一位女魔王站在怪獸區域上。


『迷宮城的白銀姬』 攻擊 3000 守備 2900
闇屬性,惡魔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6。
「呵呵,只要通常陷阱發動過的回合,『迷宮城的白銀姬』可以從手牌守備表示特殊召喚,同時只要我方場上有蓋牌,可以保護場上的惡魔族怪獸不被效果破壞。」米奇拿起了傳說的鑰刃說著,準備要把達伊他們撕裂。
「不過,我場上是存在攻擊力3000的『銀河劍聖』的,覆蓋上一張手牌,輪到那位魔法少女了。」達伊覆蓋了一張後台,之後輪到彩羽的回合。
「不可以,達伊沒別的事情可以做了嗎?」Chara敲打艙門呼喚著失控的達伊。
「好好看著吧,雖然說『神碑』的對象玩家可以是達伊,可是回合進行的時候我已經有想屠殺的對象了,抽牌!」彩羽有五張手牌,露出了邪惡的笑容,「發動魔法卡,『光之援軍』,將牌組三張卡片送入墓地,從牌組選擇一體『光道暗殺者 萊登』加入手牌。」
「達伊,那傢伙非常危險,因為跟她戰鬥的決鬥者已經叫出『天霆號 阿宙斯』了……」Chara想要達伊應對,但達伊沒有回應。
「從手牌發動速攻魔法『破壞的神碑』,從額外牌組在額外怪獸區域特殊召喚,哎呀聽誰說了,從哪裡聽說了,破壞匕首的謠言,治療和蘇生魔法少女的魔法少女,放棄拯救,成為殺戮之人,並且把時間軸所有的幸福都破壞掉,這樣的人是無法阻止『神碑之牙 基利』的誕生,各位看著吧!!」彩羽從額外牌組無視條件特殊召喚了融合怪獸。
『神碑之牙 基利』 攻擊 0 守備 1000
闇屬性,獸族,融合怪獸,在額外怪獸格4。
「覆蓋上一張手牌,之後墓地裡的『黃金卿 埃爾德里奇』將那張覆蓋的卡送入墓地,這張卡加入手牌,然後從手牌特殊召喚,哎呀聽誰說了,從哪裡聽說了,賢者之石聖地的謠言,製造的石頭因為腐敗和黑暗,整個國度陷入絕望的深淵,不死之身的木乃伊,『黃金卿 埃爾德里奇』將會用不死的思維統治這個國家,各位看著吧!」彩羽從墓地特殊召喚了怪獸了。
『黃金卿 埃爾德里奇』 攻擊 2500→3500 守備 2800→3800
光屬性,不死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3。
「我從手牌通常召喚,『光道暗殺者 萊登』,之後從牌組將兩張卡送入墓地,之後我要將等級4的『光道暗殺者 萊登』和等級4的『神碑之牙 基利』進行調星,哎呀聽誰說了,從哪裡聽說了,同步召喚的謠言,傳說中被龍選中的飆車族,駕駛者危險的交通工具,只要將裝上雷達的怪獸劃破天空,『星塵龍』將誕生於高速公路上,這就是流傳於新童實野市的謠言,不騎車怎麼打牌?」彩羽同步召喚了怪獸,並污辱不動遊星。
『光道暗殺者 萊登』 攻擊 1700 守備 1000
光屬性,戰士族,協調怪獸,在主要怪獸格1→被作為同步召喚協調。
『星塵龍』 攻擊 2500 守備 2000
風屬性,龍族,同步怪獸,在主要怪獸格1。
「那是遊星老師的王牌怪獸,妳這種人到底是何方神聖?等一下,那是匕首嗎?要打架嗎?」達伊還沒來得及注意彩羽使用遊星的怪獸,彩羽拿出了軍用匕首。
「發動魔法卡,『神碑的槍尖』,選擇牌組一張『神碑之泉』加入手牌,那之後破壞你的牌組一張卡。」彩羽發動了攻擊性的魔法卡,匕首朝達伊的身上砍去,不過被稱作『達伊之劍』的奧雷卡爾剛劍格檔下來。
「好大的力氣,聽說就是平行世界的妳把黑江的靈魂寶石打碎的……」達伊拿劍的手在顫抖著,牌組一張卡被除外了。
「還沒完呢,發動場地魔法『神碑之泉』,之後發動速攻魔法『冰凍詛咒的神碑』,選擇你場上的『銀河劍聖』到回合結束前效果無效化,冰凍箭矢!!」彩羽拿起了十字弓射向達伊,達伊受到魔法箭矢冰凍住左腳,牌組三張卡被除外了,「之後『神碑之泉』將牌組三張『微睡的神碑』『閃耀火焰的神碑』『破壞的神碑』洗回牌組最下方,之後抽三張牌,嘻嘻……」


「之後,我要發動技能『萬物創世降臨』,把其中一張手牌替換成『萬物創世龍』,之後我要將場上攻擊力、守備力合計11000分的『黃金卿 埃爾德里奇』『白銀之城的僕從 亞莉安娜』作為解放……」彩羽要準備召喚出什麼可怕的怪獸出現了,「哎呀聽誰說了,從哪裡聽說了,無限六神器的謠言,只要蒐集地球上所有破壞力強大的神器,創造怪獸世界的神龍,將會實現你的願望,『萬物創世龍』將會承受願望的痛苦,給我等著瞧!!
『萬物創世龍』 攻擊 ???→10000 守備 ???→0
闇屬性,龍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3。
「不好了,達伊君,六枚無限神器化為水晶,要準備被那些人許願了……」來希有點著急的說著,但是達伊似乎想到了什麼方法?
「還不用著急,因為『萬物創世龍』還需要破壞戰鬥怪獸的血,才能讓我變成Frisk那樣啊,不過這個回合,已經發動『神碑』速攻魔法無法進入戰鬥階段,我給你們一回合的時間,妳就看看星陸學園研習演藝科的妳有何能耐吧?」彩羽用可怕的眼神看著來希。
「我……我的回合,抽牌…」來希有五張手牌,可是她拿著手牌的卡片正在發抖,「我……從手牌通常召喚,『鐵球魔神 戈羅工』,達伊君你覆蓋的那張卡,是不是陷阱卡呢?」
『鐵球魔神 戈羅工』 攻擊 450 守備 400
闇屬性,惡魔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4。
「不要拖拖拉拉的,快點破壞掉那張『萬物創世龍』!」達伊生氣的對來希發火。
「將場上覆蓋的『時空轉生』送入墓地之後,『鐵球魔神 戈羅工』的效果發動了,變成音速小子的輪鋸破壞掉『萬物創世龍』吧,魔神保齡球!!」來希拿起了鐵球魔神,準備像保齡球般的破壞掉萬物創世龍,可是……
『星塵龍』的效果發動了,由於你場上的怪獸效果確定會破壞掉怪獸,『星塵龍』將會犧牲掉自己並將『鐵球魔神 戈羅工』的效果無效並破壞,犧牲聖域!!」彩羽發動了星塵龍的效果,極光的帷幕把鐵球魔神的攻擊給洗溝了。
「還沒完,發動魔法卡『再挑戰』,擲出一枚骰子,擲到1和6點的時候就可以檢索骰子怪獸了,擲骰子!!」來希擲起了骰子,骰子最後放置在1點的點數上,「Lucky~我可以從牌組檢索一張我的王牌怪獸,『神力鬼人』了。」
「但是妳已經把通常召喚的怪獸給犧牲掉了,這樣一來妳的手牌沒辦法運作了,果然Aikatsu的偶像總是頭腦簡單、四肢發達,只要等到我的回合開始時……」彩羽露出了可怕的笑容,達伊已經受夠彩羽玩弄他們,開始責備他們。
「我的『銀河劍聖』的攻擊力因為無效化復原已經被重置一次了,就是因為你們這些骯髒的守護神,根本不懂得做為人類的武者應該有的尊嚴,你們以為自己贏了嗎?」達伊責備米奇和彩羽,她們的所作所為根本就不是一個人會思考的。
「呵呵,朕的回合,抽牌,由於彩羽發動過『星塵龍』的這個回合,『星塵龍』從我方場上特殊召喚。」米奇把星塵龍復活在場上,準備讓達伊閉嘴,「我要將『迷宮城的白銀姬』轉為攻擊表示,之後戰鬥階段,『迷宮城的白銀姬』『銀河劍聖』發動攻擊,不是人類和怪物,你根本什麼都不是,不配搭大勇者阿邦的劍術,伊比爾迪恩破壞斬!!
米奇拿起了鑰刃造成達伊致命的傷害,達伊和來希的LP從4000降到1000分。
「如果真的是這樣,你們早就輸了,霍伊米史萊姆已經操作好火箭的啟動程序了,任何事情如果出了差錯,火箭會傳送她們到夢幻島上,馬上Chara就會在那裏破壞你們的計畫,只要有了那股力量……未來將會延續下去……」達伊重傷的對著米奇國王說出最後的遺言。
結束了,我的願望將是把,海馬瀨人和里見星織的靈魂回歸於世,那些因為未來而死的魔法少女們,將不會絕望的活下去,實現它吧!!」彩羽對著萬物創世龍許願,萬物創世龍發射強大的光束直接攻擊來希……

「火箭倒數,3、2、1……」「姬石前輩……」黑江在火箭發射的時候,看著來希被萬物創世龍的光束化成灰燼。
「要好好替我報仇呀,Lucky~~」姬石來希說了最後一句話,被光束直接消滅了。


火箭直直上升前往了夢幻島的北極星位置,慢慢脫離地球平流層的上空,隨著燃料耗盡卸下了燃料筒,Chara和其他兩位魔法少女看著地球上的景色。
「沒想到彩羽,不,那個姓環的居然是這副德性的人。」黑江有點崩潰,她的項鍊,賢者之石薩帕迪艾爾有點承受不住負能量。
「我覺得彩羽不可能是這樣的女孩子,至少她在我那邊是好人。」Chara想跟黑江轉換心情。
「妳想說一定是因為米奇干涉了她們對吧?只有我們怎麼跟她對打?她說不定可能會成為上一任的梅比斯之環。」黑江想起了某件事情。
「是啊,之前另一個我許願的時候沒有『萬物創世龍』作為容器,導致身體崩潰,或許……妳是說環彩羽是第一任的梅比斯之環,怎麼回事?」Chara注意到黑江的說詞。

「如果沒有我死掉的魔法紀錄,彩羽會打敗鏡像的魔女,之後變成梅比斯之環,這種概念的存在將會讓這個宇宙的魔法少女不會絕望,但之後時間軸被那位大人改寫下,這個概念存在沒有說再見就直接消失了……」
哼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哈!!

無意間,Chara、知凜和黑江看到了一位身形龐大的魔法少女,穿著毛皮大衣和八種顏色的靈魂寶石,手中拿者類似十字弓的尺規作為武器……
「果然成為了概念存在的創造神了嗎?」知凜握住自己的胸口說著。
「我一定會阻止妳們,我一定會延續奧利堅帶來的絕望!!」無限環說著,拿起了尺規的武器,準備發動了攻勢……

下一個變異點:
中川裕子和Frisk Dreemurr去詢問鑰刃護衛隊的一些知情的事情,可是他們已經跌入了陷阱,這個國家已經陷入絕望的深淵了?索拉拿著召喚迪士尼怪獸的卡片,打算要跟小裕做什麼樣的了結?奧國最後的目的究竟是什麼,真的值得把這個已經統治300年的魔幻國度消滅掉嗎?這個時候,三位決鬥王已經站出來,準備助兩位決鬥者一臂之力……

{變異點21,帶來絕望的帝國}

創作回應

蘿莉控凱撒
期待小裕的反擊。另外,小裕如果知道養父的部下們在星原宿計劃施放神經毒氣,她會怎樣看?
2023-09-10 20:14:11
可可羅
其實之後想要安牌小裕寄託在紅魔館的劇情,不過小裕會跟養父吵不開
2023-09-10 20:39:51
蘿莉控凱撒
吵架應該是沒有可能,但是小裕應該會一直想著他們為什麼要放毒氣?
2023-09-11 02:28:39
可可羅
不過我覺得裕子,她是不會對軟弱的女生加以傷害的行動,她是不會同意的
2023-09-12 21:18:49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