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遊戲王Heaven Paradox 變異點17

可可羅 | 2023-06-23 14:41:09 | 巴幣 2212 | 人氣 395

停更遊戲王Heaven Paradox
資料夾簡介
繼承改寫歷史的帕拉杜克斯的意志,時間破壞者將與時間軸開戰!


【暗黑魔城,6F,會議中心】
「你回來啦,青龍將軍今天發生這麼遺憾的事情,我們趕快喝布蘭雪公司的可口可樂止渴吧,內含超酸電解質,我超級愛的啊~~」惡魔焰一邊看電視一邊吃著披薩和飲料,卻對Frisk身上的事情感覺不到傷心。
「我沒事,焰女士做為大家的榜樣,不能學圓女士那樣喝著名酒吃牛排,所以要多運動才行。」青龍將軍Frisk內心還在想著悲傷的事,心裡已經吃不下披薩。
「我可是惡魔呀,怎麼可能跟那些名人吃高級的卡路里呢,難得我們很久都沒慶祝,今天要把那些囚犯放風娛樂一下才行啊……」惡魔焰邊喝氣泡飲料說著。
「焰女士,麻煩妳出去下,我心情不是很好……」Frisk警告她等會就要失控。
「你這是在命令我嗎,難得今天會命令焰女士,你該不會真的聽秋川理事長的那些話了吧?」惡魔焰擺出一副智障女神的表情,但已經惹火了Frisk的底線。
「鈴鹿會死都是妳害的!!是妳命令我要在三女神像那邊設置那種結界害死她們的,雖然……雖然我沒有真的照妳的話去做…反而彩羽…」Frisk把惡魔焰還沒吃完的披薩摔在地上。
惡魔焰什麼話都說不出來,反而驚訝幾個點,沒想到三女神像並不是四獸將軍感染的。
「跟我說,妳早就知道我下不了手,所以派出彩羽那傢伙汙染女神像……」Frisk扯住了惡魔焰的脖子質問她,惡魔焰一句話都不說,「那傢伙一直都在妨礙我們的計畫,我們一定要抹殺那個時空偵探,先下手為強才行。」
「Frisk君……」惡魔焰喃喃自語喊著Frisk的愛稱。
「在遊矢痛下殺手之前,我們可以把真相找出來的,摧毀那個統治集束的人們是我們的目標不是嗎?」Frisk生氣地喊著,這時朱雀將軍黑江已經開門過來扯開Frisk和惡魔焰的身軀。
「好了,青龍學弟為什麼要這麼執著在馬娘的死呢,她們只是計畫的一部份而已。」黑江安撫著Frisk的情緒。
「Frisk君,是我不對,我可能當時策略錯誤,要統治米德切爾達的暴行就是要先捨棄一切,所以你心愛的人和感情都要捨棄掉,不過沒想到你這麼痛苦……」惡魔焰跟Frisk道歉,但是心裡正在想些什麼事情?
「那個彩羽殺掉那個時代的人,應該是在意料之外,很快地就會被之前的方針修正,桃山未來的死已經不存在了,如果你真的要復活無聲鈴鹿,其實我知道有個辦法,但是馬娘的事業會蒸發掉幾億的商機……」黑江安撫Frisk的情緒說著。
「那個紅核晶不應該趁這個時候爆發,那個殺人兇手的記憶沒辦法消退,他一定會來找我復仇,就算放生他不管也會造成幾個世界的混亂……」Frisk生氣的說著。
「Frisk君,你是我最親切的孩子,當然就不能看著你失去這樣的一切,我當然會盡心盡力幫你實現夢想,但生氣也沒辦法解決一切,鈴鹿的後續就由我來處理,我跟奧國的那些國王們討論之後,那些仇恨就消逝於歷史之中了……」惡魔焰反而抱住了Frisk的身體。
「焰女士,嗚嗚……我好孤單,真的就沒辦法處理遊矢,我想要根除他的存在……」Frisk在小焰的肩膀上放聲大哭……


【奧立堅和眾王國,王宮會議廳】
「哼哈,所以妳們地球聯盟日本區域的狀態不是很好啊,之前那些反抗軍沒有照顧好,他們隨時都會在小焰登基的時候造反的。」米奇國王帶著三大議會的國王,想跟米德切爾達東半部區域的三位執行官討論。
「戰爭的結果就是我們培育的圓環之理戰敗了,這一點已經是事實,我們看起來之前提到的那個計劃也開始泡湯了,想攔截之前曉美焰改變她的想法已經不可行了。」八神疾風指揮官提出之前的策略都已經泡湯,不過心裡還有一些對策。
「但是如果要把舊時間軸的小焰抹除掉,可能會妨礙到銀之庭院的干涉,之前我們已經干涉太多事情,導致她們兩個發動戰爭的導火線越來越明顯。」鐵木真皇帝看著菲特解釋著現在的局勢,「總而言之,異變的開始就是在『紙牌戰鬥』上,那個時間軸的元素有太多紙牌戰鬥的干涉,我們只能從那個時間軸的元素找到根源抹滅掉。」
「海神王川頓和遺產王庫斯德,有關之前造成的暴動,那個榊遊矢真的不應該存在,不過基於會把事件改寫的舉動,我們不是應該想個辦法消滅異聞次元?」高町奈葉問著奧國的其他兩位元老,很斟酌在消滅異變次元的事情。
「從之前推論的時間來講,分歧點就是明顯在帕拉杜克斯殺死貝卡斯‧J‧克羅佛多吧?」穿著時髦紅衣的庫斯德說著:「或許想想看,帕拉杜克斯的目標不是戰鬥怪獸吧,反而是要消滅某種時間能量來破壞掉時間軸。」
「就只是關係到童實野市幾百條人命的死亡,我們無能為力修復這個時間軸。」菲特‧泰絲塔羅莎‧哈拉溫看著人於國王川頓不太對勁。
「只需要把那七個千年神器消滅掉,時間軸就不會因此這麼混亂了。」川頓似乎有點厭倦地說著,不過三位時空管理局的魔導師感到驚訝。
「那種事情應該要先經過分析之後再處理才對,而且我們至今做了這麼多努力回收失落的千年神器,就是避免可怕的事情發生呀。」疾風看到三位元老突然提出這種提議有點錯愕。
「為了避免更嚴重的事情發生,我們要盡早處理這件事,千年神器只要有一個無法運作,那個變異點一定會破壞掉,已經沒有時間了,請你們相信我,哼哼。」米奇解釋著,但他夾雜語尾,說話有點不對勁。
「好吧,那就下令把高橋和希的體系變異點破壞掉,只需要把千年神器破壞?那時間點必須在分裂時間軸之前了。」奈葉試圖想離開會議大廳,但是這時候米奇提醒了她。
「給你一個比較適合的選擇,1997年12月的畢業典禮,海馬瀨人要復活無名的法老的那個時間點,唯有破壞這個千年積木才是正確的選擇。」米奇暗示了奈葉。

「你們都待命了吧,我們要開始親手把《遊☆戲☆王》的故事親手粉碎掉,對手是不可饒恕的那位社長……」奈葉叫住了在一旁待命的四獸將軍,不過……
「沒有這個必要,這種事交給奧國的戰士比較快速。」一位藍髮,穿著黑色短裙的冷酷女戰士經過四獸將軍的身旁,「洛克居然還有臉回來,你從以前到現在都沒變呢。」
阿葵亞,不要用小福君叫我的方式稱呼我,雖然妳是通過鑰刃考驗的大師女戰士,但是這回的行動我不能讓妳染黑雙手……」洛克看著阿葵亞有點生氣。
「這回關係到人家的復仇,說什麼都不能讓妳干涉……」Frisk跟著洛克說著。
「如果有意見的話,你猜地表上最強的戰士,你們有三位居然連鑰刃都沒有,只有砍人的武器,方便的話要不要我們找個地方決鬥呢?」阿葵亞向Frisk提出挑戰。
「那個戰鬥體系,妳自己都要馬上消滅它了,不可能會提出對戰了。」來希有點害怕地說著。
「當然,讓海馬死在鑰刃手上太便宜他了,我會用輕鬆一點的方式的。」阿葵亞似乎在警告什麼,但是似乎是沒有回應來希的問句。
說完,鑰刃戰士阿葵亞離開大廳準備率軍出發,但是黑江覺得事情太可疑了。

{變異點17,摧毀怪獸世界的大門}


【暗黑魔城,1F到B1F地牢的階梯】
這時候的黑江可樂江正在處理,帶著鐐銬準備關進地牢裡的九十九遊馬和藤木遊作,但是聽到他們兩個若無其事的對話。
「如果阿斯特拉爾還在的話,他會先洗腦剩下的囚犯然後起義反抗的吧,真的要我被關進岩漿牢獄嗎?」遊馬沾沾自喜地說著。
「你們被關到這裡已經沒有任何希望,就算是肉體和心靈的交換,魔法在這裡起不了作用,就算是科學這類玩意也被算是魔法的一種。」黑江回應遊馬的計謀。
「不可能,科學的力量應該有辦法在這裡使用,就算化學物理學也是從煉金術和占星學這類古代學問脫離出來,早已捨棄掉依賴神靈的力量了。」Playmaker生氣地解釋。
「反過來說,就是泛指生物學、物理學、量子力學和藥物化學,對曉美同學來說是魔法的產物,簡單來說丘比帶給我們先進的科技,都屬於魔法少女的發明。」黑江解釋著人類無法理解的知識。
「別跟我瞎掰了,我一定會通知小艾、還有其他伊格尼斯過來駭入這裡的。」Playmaker恐嚇黑江,黑江卻把他們兩個關到鐵籠裡踢下去。
「啊啊啊啊啊啊啊,咚!!」「我的頭好痛。」遊馬頭部似乎被撞傷,但這時Playmaker注意到了有好多的Frisk和Chara。
「嗯哼哼哼哼姆,你們兩位看起來不像是Frisk或Chara Dreemurr呀!」Story Shift! Chara穿著帽套T桖嘲笑兩位決鬥王。
「說什麼傻話,阿斯特拉爾會來救我的,到時候重構萬物的能力一定會在決鬥逆轉的。」遊馬沒認出少女的名字反而還責罵回去。
「等一下,遊馬,我明白黑江的意思了,這裡幾乎把物理攻擊和魔法攻擊完全無效化,以科學的角度不可能,但隨著時間的推進,其實古老的RPG有些頭目就是這種抗性。」Playmaker要遊馬冷靜不能衝動。
「物理攻擊無效、魔法攻擊無效、精神攻擊無效嗎?那幾乎都是全鎖的狀態,果然製造這種東西只是讓我們絕望到死,惡魔焰果然要做得很徹底呢。」遊馬感覺牢籠的無敵性質太強大。
「這裡沒有出路,唯一的希望是甜蜜的……」那位少女開始盪鞦韆覆誦之前的話。
希望這個時候不要有,從來沒見過傳說中的勇者的Playmaker,因為勇者時代的結束,人類的魔法和鬥氣知識已經被封存在組織的手裡,然後組織的高層教導Playmaker一些破解的方法,這樣的話我就要告藤木遊作是瑪莉蘇了。」遊馬自言自語的說著。

結果事情變成與九十九遊馬說的一模一樣,以前的里見燈花似乎有教過遊作一些事情。


【2025年,Dan City網路海水浴場,Link Vrains】
「燈花大人,妳以前永保親春的秘訣是什麼樣子呢。」Soulburner很開朗地問著虛擬形象的里見燈花,因為審判之日的鬥士們戰敗了,他們現在過著休閒的生活。
「想知道嗎,穗村哥真的是變態蘿莉控呢。」燈花在海邊曬著虛擬太陽說著。
「才沒有這回事,我是聽遊作這樣說的。」Soulburner生氣的跟燈花回應。
「既然海的另一邊就是數據海,你們應該知道海的深層有不可思議的怪獸卡吧,那些怪獸卡在原來海馬集團的建檔下就已經有了肉體。」柊音夢告訴Soulburner和Playmaker一些事情,「當然隨著時間的推進,越是上級的魔物就擁有難以對付的策略,因此得找到更多方法破解它們。」
跟在Soulburner和Playmaker的光明騎士,今天沒穿盔甲露出藍色的六塊肌。
「我記得,傳說中的那三幻神基本上召喚成功時沒辦法對應魔法、陷阱卡,不會成為卡片效果的對象,但隨著時間的推進,越來越多的魔法、陷阱卡可以貫穿牠們。」光明騎士穿著泳褲和沙灘圈說著。
「新來的Kris君,你彷彿比他們還要知道些什麼呢,遊作和穗村要好好學習喔。」燈花抱住了體格健壯的光明騎士,沒有用帳號代碼稱呼他們。
「不要用Kris稱呼我,漢諾騎士在看著啊。」頭髮遮住一邊的光明騎士說著。
「窩窩,偉大的【小海綿】居然是這種【樓莉控】,我想你的【無法在30秒內射X】一定很【【超連結已被阻擋】】……」一位戴著雙色眼鏡的AI吉祥物在一旁嘲諷自己的主人。
「真是的,Spamton君,Kris才不會這麼愛吃嫩草的。」燈花厭煩的告訴Spamton。
「燈花大仁,當然不會對妳做出【啊,燒起來了】之後【雅美跌】,我們還要利用【無限開闊的天空,Cure Sky】讓她【土下座催眠】。」Spamton打算利用Blue Angel做些什麼事。
「總而言之,為了培育Spamton G. Spamton,一定要慎選他的技能,沒有怪獸可以無敵而且能殲滅所有場面逆轉,真的有存在那張卡的話,隨著時代流逝而消失的。」音夢穿上了外套,雙腳正常站立跟Playmaker說幾句話。
「妳的意思是,就算有辦法撿到強大的電子界族,總有一天會有更強的東西出現嗎?」Soulburner問著音夢。
越是無敵的東西,就意味著不能做任何事,只是一個空殼的銅牆鐵壁。」音夢握著Playmaker的手……

【暗黑魔城,B1F地牢】
「藤木,你在做什麼啊,別開牢籠跳下去啊。」遊馬拉不住突然想到什麼主意的藤木遊作。
「那塊熔岩就是無敵的關鍵,我只要把那些熔岩破解掉,說不定會有新的火花,駕馭疾風吧,新生連線風暴!!」遊作伸出了慣用手,觸碰到岩漿的時候發出閃耀的光芒。
「藤木同學,Playmaker……你還活著嗎?」遊馬看到熔岩的位置出現了怪獸卡的反應,覺得突然不可思議。
「真是的,那幾位決鬥王總是讓人想不開啊,九十九同學別學你後輩呀。」黑江拿起了釣魚線開始釣Playmaker的遺體,但是他居然沒有死……
「等一下,我們好像靠得太近了呀。」「嘿呀,反物質爆裂要出現了。」「我們總算脫出這個牢籠了,姆!」一堆爆裂球在牢籠裡出現,準備爆炸,害的黑江措手不及。
「難……難不成這能量,幾乎等同核戰…」黑江看到牢籠準備被破壞,來不及逃出來……


來自核心次元1809的Chara Dreemurr從地下的牢籠被叫出來見惡魔焰,這時洛克薩斯已經把她邀請到8F的魔王之間,準備和已經深受絕望的她談判。
【暗黑魔城,8F魔王之間,陽台處刑場之前】
「洛克,我們之間的那個計劃……還要繼續嗎?」Chara要瞞著大家跟洛克薩斯約定什麼。
火焰開始在黑暗的房間形成一條道路,似乎要Chara繼續往前。
洛克薩斯沒有回應,只是把樓梯的門關上。
「とうきよう,なごやおおさか,きたきゆう,しゆう……」復活咒文祕法不斷地在魔王之間迴盪著。
「小焰,我知到妳現在很痛苦,但是不能就這樣了結過去的一切……」Chara穿著被處決的布衣準備朝著王座的位置前進,火焰慢慢點亮王座的大道。
「ふるいけや,かわずとびこむ,いけのおと,ばしゃ……」復活咒文的俳句咒文在魔王之間迴盪著,火焰繼續引導魔王之間。
「おけすちな,のへむゆるがご,ぜづびあお,けすち!」復活咒文的最後警告在魔王之間迴盪著,火焰照亮了魔王之間的王座。
圍繞在火焰的祭壇上,王座坐著正在統治一切時間的惡魔焰,臉上的表情已經不是以前認識的那位天真的少女,現在她已經是承受痛苦的強大存在。
「只有妳一個人來,我想妳差點把我的四位孩子其中一位取走性命,不,是已經取走了,跟那位龍騎士的合作感覺如何?」穿著惡魔服飾的小焰問著。
「已經沒時間了,我必須要阻止妳毀掉這一切決鬥。」Chara手裡的戒指正在發光。
「愚蠢的女孩,不過妳願意走到這裡就算是榮幸,妳身上流著千囍之年想結束大時代的魔法少女的戰鬥因子,與我的丘比簽下契約的那一刻,就激發了妳身上戰鬥因子累積的經驗值,與其和那些愚蠢的人類一同合作打造虛偽的未來,倒不如成為我的部下吧。」小焰說著:「雖然說妳和年輕時的我有那個約定要決一死戰,但是看著別人的眼裡,妳已經不是他們那一邊的人,就算力量在強大也只是讓他們遲早拒妳門外,總有一天會發生這種事的……」
「我拒絕,當然年輕時的約定一定要遵守,現在魔王的妳是必須要殺的。」Chara似乎想要和小焰決一死戰。
「妳還真像是另一個妳,不過另一個妳的答案就是YES,他考慮到人類已經利用決心的力量扭曲和分裂時間軸,不斷地在摧殘多重宇宙,就是因為人類的慾望,他們才沒資格穿越時空,不過Chara醬妳的準備一定很不足夠,就算有機會打敗我的話,那些統治者都會玩弄妳於股掌之間,像是海馬瀨人那傢伙就已經證明了這點了。」小焰彈了一下手指,兩人之間的王座變成一個虛擬投影的決鬥場,想威脅Chara趕快達成協議。
「需要複製遊矢那傢伙的牌組運作,變強已經沒有意義,我會證明給妳看的,我會打敗妳,之後一定會為了大家,離開人間避免傷害別人……」Chara拿出囚袍底下的一副魔法卡盒,想跟已經失去自我的小焰作個了結……

「大師決鬥!!」「大師高速!」
小焰 LP 4000 Chara LP 4000


「想要使用自己所有的實力,來打敗我這個可惡的魔王,就必須用到技能,我會給妳使用三個技能的機會,妳現在的決鬥盤可以發揮出所有的實力,甚至可以改變到榊遊矢的規則……」小焰說明了大師高速決鬥的規則,可以使用大師規則的布置和三個技能。
「沒那個必要,我會證明給妳看的,妳不會想讓我發揮所有實力。」Chara拒絕了小焰的提議,不過心裡打算在想甚麼。
「那就由我先攻。」小焰打算給Chara什麼樣的布局,「從手牌通常召喚,『萬手佛』,之後怪獸發動效果,從牌組檢索一體『巨石遺物 貝托爾』加入手中。」
『萬手佛』 攻擊 1400 守備 1000
光屬性,天使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2。
「從手牌展示這張『魔神儀-聖杯史萊姆』,捨棄另一張手中的『墓穴的指名者』,從牌組特殊召喚一體『魔神儀-曼德拉守護草』承守備表示。」小焰特殊召喚了一個蠟燭寶寶,「『魔神儀-曼德拉守護草』可以從牌組檢索一張『巨石遺物 海基思』加入手中。」
『魔神儀-曼德拉守護草』 攻擊 0 守備 0
闇屬性,植物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3。
「從手牌將儀式怪獸『巨石遺物 貝托爾』捨棄,我要將等級4的『萬手佛』作為儀式素材,從手牌儀式召喚!我名為曉美焰的惡魔之人,將時間守護者的體制改革,為她們的未來帶來絕望,等級4,『巨石遺物 海基思』!!」小焰用儀式怪獸儀式召喚另一體儀式怪獸。
『巨石遺物 海基思』 攻擊 1300 守備 2600
地屬性,岩石族,儀式怪獸,在主要怪獸格2。
『巨石遺物 海基思』的效果發動了,從牌組檢索一張『巨石遺物未定型』加入手牌,之後發動『巨石遺物 海基思』的效果,我要將手中等級8的『積木龍』作為儀式素材,從手牌儀式召喚,爾等米德切爾達已成為罪惡之都,不斷地為自己的利益改寫時間軸,決不能饒恕她們,等級7,『魔神儀-聖杯史萊姆』!!」小焰儀式召喚王牌的史萊姆怪獸了。
『魔神儀-聖杯史萊姆』 攻擊 2500 守備 1800
闇屬性,水族,儀式怪獸,在主要怪獸格4。
「覆蓋上一張手牌,Chara Dreemurr,接著就是克服妳依賴的那個人的恐懼,那傢伙不值得妳依賴他。」小焰沒擺好布陣結束這一回合,但自己心裡在想些什麼?
「給我做好覺悟,輪到我了,抽牌!」Chara有六張手牌,「發動魔法卡,『星霜的靈擺讀陣』,我方場上的魔法使族怪獸無法成為魔法卡的對象。」
「我要將刻度1的『宙讀的魔術士』和刻度5的『慧眼的魔術師』設置靈擺刻度,之後發動『宙讀的魔術士』的靈擺效果,破壞自身的靈擺刻度,選擇牌組裡刻度1的『星讀的魔術師』設置靈擺刻度。」Chara開始擺置靈擺區域的怪獸,「之後『慧眼的魔術師』將自己的靈擺刻度破壞,從牌組將刻度8的『時讀的魔術師』設置靈擺刻度。」
「哼,當初榊遊矢也是兩邊的靈擺刻度都是這種布局,所以才會開始毀滅世界的。」小焰拿起手中的怪獸打算要做什麼?
擺動決心的靈擺,朝閃閃發光的地平線劃破天空,靈擺召喚!!『EM天空魔術師』『EM靈擺魔術家』『宙讀的魔術士』!!」Chara靈擺召喚了怪獸,但是小焰這時發動妨礙效果,「『EM天空魔術師』『EM靈擺魔術家』的效果發動了……什麼?」
『EM天空魔術師』 攻擊 1500 守備 1500
闇屬性,魔法使族,靈擺怪獸,在主要怪獸格1。
『EM靈擺魔術家』 攻擊 1500 守備 800
地屬性,魔法使族,靈擺怪獸,在主要怪獸格2。
『宙讀的魔術士』 攻擊 2500 守備 2000
闇屬性,魔法使族,靈擺怪獸,在額外怪獸格1。
「連鎖3,從手中丟棄『灰流麗』發動效果,那個『EM靈擺魔術家』檢索的效果無效化。」小焰輕輕鬆鬆的就制止了Chara破壞靈擺刻度檢索靈擺怪獸。
烏菈菈,GO,櫻花封印腳!!」灰流麗踢了靈擺魔術家的臉。
「還沒完呢,召喚條件確認,召喚條件為包含靈擺怪獸的效果怪獸兩體,我要將『宙讀的魔術士』『EM天空魔術師』設置連結標記,與閃閃發光的願望,帶來希望和夢想的魔法少女,將誕生於嶄新的戰役中,連結召喚!Link-2,『軌跡的魔術師』!!」Chara說出召喚台詞後不知道用哪裡來的笛子吹奏著,連結召喚了魔法少女怪獸。
『軌跡的魔術師』 攻擊 1200 LINK ↙↘
闇屬性,魔法使族,連結怪獸,在額外怪獸格1。


「永續魔法『星霜的靈擺讀陣』的另外一個效果發動了,從牌組檢索一體『虹彩的魔術師』加入手牌。」Chara繼續檢索靈擺怪獸,手中有一張手牌,準備要做些什麼?
「發動魔法卡,『額外靈擺』,從額外牌組繼續加速靈擺召喚,擺動那殺戮的經驗值,脫離這個已經鮮血遍地的世界,加速靈擺!!『宙讀的魔術士』『EM天空魔術師』!!」Chara加速靈擺召喚了怪獸了,「接著,進行加速靈擺後的『軌跡的魔術師』效果發動了,選擇場上的『巨石遺物 海基思』『魔神儀-聖杯史萊姆』破壞掉,死神之軌跡~~
『宙讀的魔術士』 攻擊 2500 守備 2000
闇屬性,魔法使族,靈擺怪獸,在主要怪獸格3。
『EM天空魔術師』 攻擊 1500 守備 1500
闇屬性,魔法使族,靈擺怪獸,在主要怪獸格5。
「該怎麼說妳呢,真的有點像基爾霸恩呢,連鎖2,翻開速攻魔法卡『巨石遺物未定型』,這個時候場上的怪獸攻擊力下降1000分,這樣一來就沒辦法攻擊過來了。」小焰在軌跡的魔術師拿起鐮刀進攻之前,不對應反制而降低怪獸的攻擊力。
『軌跡的魔術師』 攻擊 200 LINK ↙↘
『EM天空魔術師』 攻擊 500 守備 1500
『EM靈擺魔術家』 攻擊 500 守備 800
『宙讀的魔術士』 攻擊 1500 守備 2000
這樣一來就能使用那個架勢了。
「接招吧,小焰!!」Chara拿起鐮刀杖揮舞,軌跡的魔術師和Chara動作同步破壞了怪獸。
「從我的手牌通常召喚,『虹彩的魔術師』,之後我要將等級4的『EM天空魔術師』『虹彩的魔術師』進行疊放,兩體怪獸構築疊放網路,將大地受到恩惠、滋潤海洋的生物、帶來天空的曙光,這就是魔法少女最後的希望,超量召喚!階級4,『星刻的魔術師』!!」Chara超量召喚了怪獸,卻因為巨石遺物速攻魔法的效果攻擊力下降。
『虹彩的魔術師』 攻擊 1500→500 守備 1000
闇屬性,魔法使族,靈擺怪獸,在主要怪獸格4→作為疊放單位。
『星刻的魔術師』 攻擊 2400→1400 守備 1200
闇屬性,魔法使族,超量怪獸,在主要怪獸格4。
『星刻的魔術師』移除一個疊放單位,發動怪獸效果,從牌組裡檢索一體『調弦的魔術師』加入手中。」Chara移除一個疊放單位發動超量怪獸的效果,「接著就是進入戰鬥階段……」
「這個時候,由於我方場上沒有攻擊力超過對方攻擊力的怪獸,大師技能『凍結時間的祕法』發動,我場上的『魔神儀-曼德拉守護草』有1次不會被戰鬥破壞,那次給予的戰鬥傷害為0,雖然發動這個技能後沒辦法拖住時間……」小焰摸起了自己的耳環,時間停止的魔法陣作用在對方怪獸身上。
「接招吧,『EM靈擺魔術家』『魔神儀-曼德拉守護草』發動攻擊,流星墜飾!!」Chara知道技能已經守不住小焰的陣型,立刻給曼德拉守護草打擊。
「技能使用後,我方從牌組抽一張卡,雖然Chara妳的實力實在很強大,但真正的地獄才要開始呢~~」小焰有一張手牌,不知道會怎麼使用它?
「還沒完呢,『軌跡的魔術師』『魔神儀-曼德拉守護草』發動攻擊,魔導死斬!!」Chara對曼德拉守護草發動攻擊,曼德拉守護草被破壞了。
「接著,『宙讀的魔術士』『星刻的魔術師』對小焰直接攻擊吧,藉由火焰的波動,和冰凍的作用下,反作用爆彈出現吧!!」Chara使用火炎咒文美拉米和冰結咒文夏達爾克的結合下,聯手攻擊了惡魔焰。
「這個時候,我等了很久了……」小焰的LP從4000降到1100點,臉上出現詭異的微笑。


「結束階段時,『EM天空魔術師』從牌組檢索1體『異色眼靈擺讀陣龍』到我的手中,之後結束這一回合,沒想到魔王這麼好對付。」Chara覺得自己總算能為小圓復仇。
這個時候,場上的怪獸攻擊力恢復原狀,但是小焰思考要怎麼樣抽牌,看樣子她有抽牌技能。
『軌跡的魔術師』 攻擊 1200 LINK ↙↘
『EM靈擺魔術家』 攻擊 1500 守備 800
『宙讀的魔術士』 攻擊 2500 守備 2000
『星刻的魔術師』 攻擊 2400 守備 1200
她是否能一瞬間把這一切化為烏有,看她的樣子比較有可能……
「由於在下損失了超過2000分的生命值,大師技能『極大閃光咒文-基加迪恩』發動了,從牌組選擇一張『閃電風暴』加入我的手中代替抽牌,抽牌!!」小焰發動了第二個技能。
烏雲密布的狀態下,明明是在室內,小焰詠唱了極大閃光咒文,在打雷中抽牌。
「基加迪恩?那不是傳說中的勇者才能使用的咒文嗎?」Chara看到魔王小焰使用勇者的魔法感到有點錯愕。
「隨著勇者時代的中世紀、黑暗時代的結束,這東西早就不是給純潔的青年選上的勇者使用的魔法了,妳知道妳成長的那個異聞次元,龍騎將巴蘭就是精通這個咒文啊。」小焰說著。
「不過我知道的,小焰不只是有這樣的實力,妳已經用了兩個技能了,一定有那招『天地魔鬥的架勢』的。」Chara想知道接下來會發動的技能。
「發動魔法卡,『閃電風暴』,選擇妳場上所有攻擊表示的怪獸全部破壞,接招吧,極大閃光咒文,基加迪恩!!」小焰發動了強大的魔法卡,閃電劃過Chara的面前。
『星刻的魔術師』可以將牌組一體『黑牙的魔術師』送入墓地,保護靈擺怪獸不被效果破壞,魔法屏障!!」Chara發動了屏障魔法,但是星刻的魔術師和軌跡的魔術師被破壞送入墓地,「之後『星霜的靈擺讀陣』從牌組檢索一張『紫毒的魔術師』加入手中。」
「那麼,從我的手牌中一體『巨石遺物 富雷格』和墓地裡的兩體『巨石遺物 海基思』『巨石遺物 貝托爾』除外,從墓地特殊召喚!!魔法少女最令人畏懼的魔女化,完全自相殘殺的真相令人無法接受,『積木龍』!!」小焰特殊召喚強力的怪獸。
『積木龍』 攻擊 2500 守備 3000
地屬性,岩石族,特召怪獸,在主要怪獸格3。
「戰鬥階段,『積木龍』『EM靈擺魔術家』發動攻擊,龍鬥氣砲咒文,多魯歐拉!!」小焰擺出渾身的龜派氣功姿勢,準備發射鬥氣的吐息攻擊靈擺怪獸。
「這一刻我等很久了,我會讓妳馬上知道,我們友情傳承下來的力量有多厲害……」Chara的LP從4000降到3000分,但是她不知道為什麼會慢慢的被邪氣侵蝕。
「進入主要階段2,由於我損失了1200分的生命值的回合,擺出『天地魔鬥的架勢』,之後,就算妳有多強大的怪獸攻擊過來,也只是徒勞無功。」小焰擺出了雙手旋轉張開的架勢,不過Chara打算知道要怎麼做。


「妳成為夢魘少女,成為被選中的惡魔之後,一直沒辦法從這個狀態復原,就是為了跟小圓在一起,究竟是為了什麼利益?不惜也要摧毀這份幸福,也要摧毀現有的時空管理體制?」Chara這時說出了自己的內心話。
「人家才不是妳們魔法少女千年流傳的黑化機制,事實上,當小圓成為了圓環之理,那個世界的機制也改變了,所以為了對付魔獸,我不惜也要變成這個樣子,為了打敗這一切的幕後黑手,我要把妳這樣的威脅打敗,這樣時空的悲劇才會得到救贖。」小焰說著。
「因為要是再繼續戰鬥下去的話,可能現在的肉體,就會變成回不去的狀態了。」Chara打算警告什麼,但是小焰心裡其實很害怕。
「天地魔鬥的架勢,作為大魔王流傳下來的終極招式,不可能被妳這種小角色打敗。」小焰似乎很擔心Chara。
「所以,我不是小角色,雖然不想承認,我也是千囍之年的夢魘的女兒,隨時都在成長承受控苦,已經沒有再絕望的必要了,我會讓妳知道妳扮演的大魔王是有多麼微不足道。」Chara脫下了自己的布製囚服,變成魔法少女的樣子。


「輪到我了,抽牌!!」Chara有三張手牌,「擺動決心的靈擺,朝閃閃發光的地平線劃破天空,靈擺召喚!!『EM靈擺魔術家』『異色眼靈擺讀陣龍』『調弦的魔術師』『紫毒的魔術師』!!」
『EM靈擺魔術家』 攻擊 1500 守備 800
闇屬性,魔法使族,靈擺怪獸,在額外怪獸格2。
『異色眼靈擺讀陣龍』 攻擊 2700 守備 2500
光屬性,龍族,靈擺儀式怪獸,在主要怪獸格2。
『調弦的魔術師』 攻擊 0 守備 0
闇屬性,魔法使族,靈擺協調怪獸,在主要怪獸格4。
『紫毒的魔術師』 攻擊 1200 守備 2100
闇屬性,魔法使族,靈擺怪獸,在主要怪獸格5。
「我要將等級4的『調弦的魔術師』和等級4的『EM靈擺魔術家』進行調星,為了Toriel媽媽和Rin媽媽,兩位爸爸和媽媽的意志傳承下去,就算變成惡魔也無所謂,同步召喚!等級8,『水晶翼同步龍』!!」Chara身體正在燃燒自己的魔法少女服飾,似乎跟夢魘少女的狀態類似。
『水晶翼同步龍』 攻擊 3000 守備 2500
風屬性,龍族,同步怪獸,在主要怪獸格4。
「那副身軀,難不成……」小焰驚訝的看著Chara的身體慢慢變成魅魔的樣貌。
「發動場上的『宙讀的魔術士』的效果,將我的手牌、場上和墓地裡,卡名視為『靈擺龍』『融合龍』『同步龍』『超量龍』『虹彩的魔術師』『紫毒的魔術師』『水晶翼同步龍』『黑牙的魔術師』『宙讀的魔術士』進行接觸融合,為了Toriel媽媽和Rin媽媽,不惜要變成惡魔的樣子也無所謂,我已經是怪物的孩子了,統合召喚!!等級12,『霸王龍 札克』!!」Chara統合召喚了強大的札克,身體已經被怨念侵蝕成為夢魘少女了。
『霸王龍 札克』 攻擊 4000 守備 4000
闇屬性,龍族,靈擺融合怪獸,在主要怪獸格3。
「那是……看來Frisk君說的沒錯,只要使用那個怪獸的人不同,她不定會是絕望的。」惡魔焰看著夢魘Chara快要解決她了,但Chara卻滿懷希望。
「由我來結束這一切,22世紀的集束將由我打敗,『霸王龍 札克』『積木龍』發動攻擊,魔乙女砲咒文,阿斯格拉爾!!」Chara對小焰發動最後的攻擊,擺出龜派氣功的姿勢。
災厄終結、不死鳥之翼、皇者不死鳥!!」小焰朝場上的三張卡破壞,分別是霸王龍 札克和時讀的魔術師、以及星霜的靈擺讀陣。
「沒用的,保護我的,就是怪獸與決鬥者的羈絆!!」Chara命令異色眼靈擺讀陣龍擋下小焰的災厄終結。
「什麼,居然把自己沒有破壞抗性的怪獸拿來擋效果破壞?」小焰很好奇,為什麼明明有完全破壞抗性的札克不承受這種攻擊,但想起來,那是怪獸與決鬥者羈絆才會有的現象……
「那傢伙……真的教會了她,什麼才是真正的愛嗎?」小焰的LP從1100歸零……


【1998年,神奈川縣童實野市,決鬥巨蛋】
這一天是海馬瀨人已經把所有的財力浪費再復活無名的法老的好幾天了,但是透過頂尖腦科學家里見星織的幫助下,雖然海馬徹徹底底的不信任她,但她致力於在虛擬腦科技的開發。
「瀨人社長,有關那缺口的千年積木,我發現一件不得了的事情。」褐色長髮的眼鏡科學家,里見星織在著急的狀況下給後台休息室的海馬給一些報告。
「跟妳說過多少遍了,我是絕對不會聽從魔法少女的建議的,妳以為相信科學的海馬集團會相信這些妖魔鬼怪嗎?」海馬瀨人直接拒絕星織博士的提議。
瀨人社長如果沒有魔法少女的幫助下,也只不過是在實驗室裡原地打轉,你以為是誰幫你打造通往太空的電梯的?」白色貓咪丘比告訴海馬不要忘本。
「那一片積木在迪亞,不,佐倉藍神的決鬥中趁我不注意的時候已經被偷走,普拉那的勢力我派那些手下去調查,看有沒有什麼魔女在背後運作了。」海馬社長說著。
「與其擔心普拉那,我覺得最重要的是積木的核心塊,那塊積木現在在武藤的手中,如果遭到破壞的話,現實的力量會被改變,我們都沒注意到千年積木有很強的α射線,黑暗遊戲的能量也是在馬利克和古魯斯集團活躍的時候偵測到。」星織博士很生氣地告訴瀨人。
而且普拉那有一位與在下簽下契約的魔法少女,是說要調查海馬集團所知的一切為願望,並服侍夏迪‧辛在穆斯林教會的瑟拉,我們可以根據瑟拉的能力去先下手為強。」丘比已經知道海馬社長聽不進去他的提議,不過還是提議要消滅瑟拉。
「只需要把哥哥迪亞引過來,然後搶那個積木就行了,我絕對不會允許這樣的神器造成連續失蹤的案件的。」海馬社長看起來堅持要正面對決。

「怎麼了,星織,妳的魔法感受到了什麼事情?」丘比問星織有什麼異狀。
「社長聽不進去我的話,我覺得他是個壞上司……」星織有點產生奇怪的想法……

「瑟拉,就是這裡嗎,其實要召喚另一個我到現世,我是不用擔心這件事。」海星頭的武藤遊戲透過魔法少女瑟拉的幫助下移動到巨蛋入口。
「一定要阻止大神官,不過要是千年神器被摧毀,有關這一切引導的事物會引來毀滅。」白袍魔法少女服飾的瑟拉擔心什麼可怕的事情,「未來正在改變著……」


「他們已經開始在決鬥了,接下來要阻止哥哥的仇恨,不能讓他被巴克拉的黑暗侵蝕。」瑟拉變回穆斯林女孩的服飾,卻發現倒地不起的哥哥佐倉藍神。
「那些更高境界的次元……終究只是一場夢嗎?」藍神倒在地上肚子非常不舒服。
「哥哥,怎麼這麼快就被趕出來,難不成,千年積木的核心被……」瑟拉看著哥哥迪亞很擔心他,不過哥哥手裡還握著千年積木的核心塊。
「有一群來自人類終焉時代的未來人,沒想到他們已經過來這裡,果然沒錯,之前未來人差點造成貝卡斯的悲劇是真的。」迪亞說著,「那些人的卡組強度不是我們能想像的,我們目前的力量無法打倒她們。」
「難不成你跟同步時代的童實野市的決鬥者決鬥了嗎?」瑟拉問著。
「更慘,他們現在要把整個高橋和希宇宙消滅掉,就純粹只是破壞法老的容器而已。」一位黑色包包頭,穿著不知名的黑色水手服的黑江扶起了藍神。
「那這樣的話,我擔心的事情不就……」瑟拉臉上出現了害怕,原本要阻止海馬的藍神被擋了下來。

遊戲 LP 4000 海馬 LP 7500
「所以…不到最後一刻都不能放棄。」遊戲從牌組抽牌,有四張手牌,「我要將『蘋果魔導女孩』召喚!!」
『蘋果魔導女孩』 攻擊 1200 守備 800
炎屬性,魔法使族,效果怪獸,在專家怪獸格2。
「海馬君,我要用我夥伴的力量,來擊倒你這種人。」遊戲覆蓋了自己的一張後台,他有兩張覆蓋的後台。
「這麼想打倒我嗎,那就看著你夥伴被粉碎吧!」海馬抽了一張牌,用青眼混沌MAX龍攻擊蘋果魔導女孩。
『青眼混沌MAX龍』 攻擊 4000 守備 0
闇屬性,龍族,儀式怪獸,在專家怪獸格4。
「攻擊的時候『蘋果魔導女孩』在一回合一次,呼叫同伴,出來吧,『檸檬魔導女孩』!」遊戲反制特殊召喚魔法少女怪獸,「然後你的怪獸攻擊轉移到『檸檬魔導女孩』的身上,然後『檸檬魔導女孩』會把攻擊力減半!!」
『檸檬魔導女孩』 攻擊 800 守備 600
光屬性,魔法使族,效果怪獸,在專家怪獸格3。
『青眼混沌MAX龍』 攻擊 2000 守備 0
受到閃熱咒文的影響弱化了。
「在這之後,『檸檬魔導女孩』『蘋果魔導女孩』有同樣的效果,出來吧,『黑魔導女孩』!」遊戲不斷的召喚古埃及的魔法少女,弱化青眼混沌MAX龍。
『黑魔導女孩』 攻擊 2000 守備 1700
闇屬性,魔法使族,效果怪獸,在專家怪獸格4。
『青眼混沌MAX龍』 攻擊 1000 守備 0
受到閃熱咒文的影響弱化了。
「攻擊之後就減半吧!」遊戲減半了青眼混沌MAX龍的效果,之後瑪娜用極大黑暗咒文德爾摩亞擊退了青眼混沌MAX龍,海馬的LP從7500降到6500點。
「那樣的話我要從手牌特殊召喚這隻龍!!蘊藏於無窮時間之源的純白之力,揚起在交錯回響中震顫的雙翼,從蒼青的深淵中現身吧,『淵眼白龍』!!」海馬特殊召喚了燒血的Gaster Blaster怪獸,「然後這隻怪獸召喚的時候,你要承受墓地裡所有龍族的傷害,然後『淵眼白龍』就繼承『青眼混沌MAX龍』的攻擊力吧。」
『淵眼白龍』 攻擊 0→4000 守備 0
光屬性,龍族,效果怪獸,在專家怪獸格3。
遊戲的LP從4000降到2200點。
「然後你就敗在這場決鬥吧!」「啊啊~~」Gaster Blaster燒盡了檸檬的身軀。
「翻開陷阱卡,『魔法師保護』,這樣我的戰鬥傷害會減半!」遊戲翻開了永續陷阱,卻還是要吃下魔法少女的呻吟聲和巨大的戰鬥傷害。
「啊啊啊~~」遊戲的LP從2200降到600點。
「嗯,可惡啊!」海馬覆蓋了一張牌,結束這一回合……

他們正不知道的是,歷史正在被改寫,這個神聖的事件也不例外,將一切都化為烏有……

下一個變異點:
極度正確的世界究竟是什麼樣子,有辦法打倒他們嗎,他們居然要把海馬瀨人變成黑人,之後重拍《遊戲王-怪獸之決鬥》的真人宇宙,絕不能讓這種事情發生,但是海馬的牌組還未接觸同步召喚,需要有人幫幫他……守護卡片和宇宙的惡魔啊,也擋不下帶來絕望和破壞的冰雪之墓嗎?就在他們被困在《Let It Go!》的循環中,那個希望最後會發生嗎?

{變異點18,暴雪中的希望}

創作回應

初代超越之神_丹列♆
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2306/d93c90ad983cd108265f0df655bbcbd1.PNG
2023-06-23 15:24:27
可可羅
頭香,歡迎你支持前面的內容,之後給GP~~
2023-06-23 15:39:23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