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魔法少女小裕 第三季 TURN:10

可可羅 | 2022-03-10 10:56:17 | 巴幣 2008 | 人氣 195

完結小說 魔法少女小裕 第三季
資料夾簡介
《魔法少女小裕》的第三季,Chara要解開更多謎題了。


【神濱市北養區,紅魔館】
「歡迎來到敝舍,裕子殿下。」女僕管家十六夜咲夜說著:「看樣子妳是看大小姐去如何食用那些已經死去的決鬥者的血液,但我們這裡不公開這項恐怖的過程。」
「我倒是很想知道呢,蕾米姐姐親自享用美味的鮮血的過程……」被邀約而來的中川裕子嬉笑的說著:「聽說Chara醬有位好朋友已經被爸爸殺了,雖然我很不在意,那位魔法少女居然自願的犧牲自己…」
「但是那個被破壞的核心,應該很快地就會送到這邊吧?」看門人紅美玲問著,她紅頭髮穿著一身旗袍,似乎很在乎魔法少女被殺的事情。
「很抱歉,那個是有持有魔法終端的魔法少女,一旦本體死亡就會隨著魔法終端消失的那種,雖然是這麼說,但是那個少女的家庭背景,是來歷不明的宇宙人。」咲夜說著。
「那這樣有什麼關聯呢?是說帕秋莉師父和那個魅魔小姐去哪裡了?」裕子看著圖書館空無一人的問著美玲和咲夜。
「正如同妳想的那樣,她們果然是看上了神聖五重奏強大的魔力,但是…」咲夜說著。
「就在前幾天,我感覺不到鹿目同學的生命氣息,但是卻感覺的到曉美同學的,我可以確定她們之間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美玲說著:「不過我們有她們的人手,佐倉杏子妳已經有見識到她的戰力了…」
「我聽說美樹同學被魔女化身吞噬了一陣子,想看看她是如何度過這一切的……真無聊啊,既然蕾米小姐正在用餐,那我就不打擾了。」裕子似乎很無聊地說著。
「這就是我要帶妳來的目的,妳比其他人還要了解美樹同學的事情,她現在專門屠宰畜生的活體,我準備了一間廚房給她玩玩。」咲夜說著,似乎要讓裕子見見沙耶香。
「聽說妳們為了食物的來源跟爸爸他們達成協議,正想看看妳如何處理這些食物呢。」裕子準備進到廚房看美樹沙耶香,但是這時候有個清脆的少女聲呼喚了她的名字。


「小裕!!很久不見了啊。」紅色洋裝的金髮側馬尾千金說著:「聽說有一個會在西藏失傳已久的『波紋氣功』的製作人,他似乎打算用這個方式復活死去的偶像呢!」
「是芙蘭啊,妳可愛的樣子真漂亮呢,不過妳的魔法修練沒有帕秋莉老師,還可以繼續嗎?」裕子呼喚千金的名字說著:「聽說那種有關強化汽化冷凍法的體質,有專門的咒文可以修練,這是真的嗎?」
「不過在那之前,我相信沒有一個魔法少女到目前可以同時掌握汽化冷凍法太陽的波紋的,那種可以消滅一切的禁止咒語,我可是第一個就學會的呢!」長著水晶翅膀的芙蘭朵露說著,她左手釋放了火炎咒語美拉米,右手釋放了冰凍咒語馬夏多
「我知道喔,這兩種咒語魔法結合在一起,毀滅的弓箭將毀滅射穿一切的物質,但是那個極大毀滅咒文的技術……」裕子說著,似乎心裡在想什麼?
「在1000年前我們可是與大魔王霸恩戰鬥的冒險者,所傳承下去的弟子啊,而我則是武神流的傳承人呢!」美玲很自豪地說著:「我雖然是龍女僕妖怪,但是別小看人家的過剩回復拳法呢!!」
「是嗎?我聽說那個傳承武神流的其中一代弟子,就是第二代大魔導士的妻子呢,她好像叫做瑪什麼的?」咲夜吐槽著,似乎想不起什麼祖先的事情。
這時候有一位藍色短髮的女孩從廚房的門前走了出來,似乎廚師袍上染上了一堆番茄醬。
「沙耶香,我們打算正在討論妳呢,妳料理肉類怎麼樣了?」美玲問著。
我啊,好喜歡鮮血噴出來的樣子呢,妳們真的給我找出活路來了呢!」沙耶香一臉難看的臉色,似乎沉浸在分屍的過程中,「這不是裕子嗎?妳也加入了沙諾爾那邊呢,是不是因為沙諾爾對妳講了什麼,不過那沒關係,我們很快就變成單純的殺戮機器了!!
「沙耶香,妳臉色有點難看呢!」裕子看到沙耶香似乎嚇壞了。
「都跟妳爸爸上過床了,妳居然還有臉反駁人家呢,我想總有一天,我會把恭介從人美那邊奪回來,到時候我一定要跟恭介結婚,哼哈哈哈,這是我唯一活下去的路!」沙耶香激動的說著:「不是嗎?跟小圓她們分道而馳,就為了自己的快感而存活下去……
「我想要去念書了,芙蘭。」裕子似乎感到不適的想轉移到別的地方。

{TURN:10,次元之門}


【大圖書館,漫畫書區】
「怎麼突然變了臉色呢,小裕裕,我們應該是最好的夥伴才對呀。」芙蘭問著裕子。
「我突然發現了一件不得了的事情,妳應該知道妳們傳授黑羽毛、白羽毛她們有關魔法的知識,但是人類歷史上這些不可思議的咒文,我能知道的是……」裕子說著。
「我知道呀,這段歷史可是我在465歲生日的時候很著迷的東西呢。」芙蘭這時突然拿出類似古代理力之杖的改良魔杖,「而這個魔杖,雷瓦汀,是可以把自身的魔法力轉化為近身攻擊的燃燒之劍,有了極大消滅咒文禁忌魔劍斬,我就什麼都不怕了。」
「當初也是妳們進入幻想鄉之前,《勇者鬥惡龍 達伊的大冒險》也是妳們唯一消遣的書刊了,但這本書不是歷史漫畫,在那之前演得更誇張的還有不計其數,像把漢烈帝劉備神格化的有《吞食天地》……」裕子突然對芙蘭生氣的說著:「不過,歷史的文本,就是那本由帕秋莉‧諾雷姬翻譯的《阿邦之書》,就有紀載歐洲的武術,我想看那本書,因為大勇者阿邦‧D‧吉紐爾在漫畫中有紀載那位勇者子弟。」
「他是不是有訓練過一個戰士、僧侶和一位魔法師嗎?」芙蘭問著。
「是魔劍戰士修凱爾僧侶戰士瑪姆,還有她的丈夫大魔導士波普對吧,但在那之後還有一個弟子被傳送到了現代,他現在與我們為敵。」裕子說著。
「妳說龍紋章的使用者嗎?」芙蘭突然眼睛一亮問著:「他被傳送到現代是件大事情呢,這表示能完成沙諾爾哥哥的霸業離我們又靠近了一步。」
「達伊打傷了白羽毛姐姐們,這表示他完全不認同大魔道和武神流是交給我們紅魔館典藏,要是被他知道這件事,事情會一發不可收拾。」裕子說著。
「那妳也是時候必須提早訓練基加迪恩破壞斬了吧,妳閃光咒文拉伊迪恩可以更進一步發展了不是嗎?」芙蘭問著:「還是,把這些力量轉化為黑暗決鬥的傷害,妳是否有些疲憊呢?」
「我倒是想知道的是,根據八千代姐姐的情報,達伊似乎受到了重傷,但是真良姐姐和心心姐姐卻沒有讓他受過重傷過,鐵定是遭到什麼人襲擊了對吧?」裕子說著,從書櫃裡拿出第十卷的漫畫書,這上面有達伊和魔王軍的龍騎士決戰的封面,似乎是父子之爭,「當然我也想達伊最後往哪裡回去,如果真的是在那個極樂淨土的話……」
「這方面要去問問看白玉樓的姐姐吧,看她們當時安牌他到哪裡去?」芙蘭說著,看著漫畫書的發行標誌,似乎是一個海盜的圖像。


其實裕子很清楚,達伊最後的住所在哪邊,那又是另外一個故事了。
據說,裕子還小的時候,沙諾爾雇用了傳說級的刺客,冴羽獠,他幫忙沙諾爾偵破很多演藝界的犯罪事件,但是這個傳說級的槍手,就在人們高喊他的名字時,他就消失不見了。
「芙蘭,妳聽說過天使心的養父是誰嗎?」裕子突然流下了淚水說著。
「我怎麼知道呢,不過小裕裕提到的那個人類,究竟和我們有什麼關聯呢?」芙蘭問著。
「她父親是我的恩人,但人們需要城市獵人的時候,城市獵人就消失無蹤,就這樣過了8年,新的爸爸和媽媽懷了我的弟弟,我一直以來都想要有個家人。」裕子說著。
「小裕裕,妳說的城市獵人究竟是誰呢?」芙蘭問著。
「爸爸很清楚達伊逃到哪裡去了,不過過去以來,努力、友情和勝利的意義,瞬間慢慢地從有變無,我想那個寶島少年專屬的極樂淨土,也是充滿虛偽貪婪的世界。」裕子說著。
「小裕裕要去核心次元?可是那種時間軸不用神器之力不能穿越呢!」芙蘭說著。
「我知道有哪個地方,可以通往極樂淨土,JUMP世界的道路,唯有那一整個次元的人類決心量,同步次元才有辦法通往世界的道路啊!」裕子說著,似乎要帶芙蘭出去玩。
「小裕裕,妳想要帶我和姐姐大人旅行嗎?」芙蘭問著,她覺得需要透過蕾米的同意。
「到時候明天神濱市大東區會有一趟有關獅子決鬥學院共同合作的校外活動,我會趁這個時間打算想辦法。」裕子說著:「但是我需要那個極大消滅咒文的力量,那是可以代替同步次元童實野市,封印機的能源。」
「你想用封印機的能源復活什麼東西呢,之前赤馬零王先生已經失敗了喔。」芙蘭問著。
「根據里見醫生的說法,達伊身上有某種神祕的決鬥能量在他身體運作中,只要把那個決鬥能量從封印機抵銷掉,達伊就能從血肉恢復自由之身,或許就能夠抓住他的把柄吧……」裕子說著,這時候有一位穿著聖莉莉安娜學院制服的褐髮小學生過來了。
爸爸大人是不會把手中的機會浪費掉的,裕子你也不是很清楚嗎,那位龍紋章的使用者要再度召喚是很困難的,甚至說需要三個人的祭品才行。」名叫燈花的少女過來說著。
「我們不會有任何同伴當作祭品的,我只需要將達伊從另外一個世界召喚回來,我可能需要一張魔法卡做為儀式。」裕子拍拍燈花的肩膀說著:「放心,妳和羽衣、音夢在三日月莊一定會過得很好的。」
「但是我想要我的淨化系統,我不需要沙諾爾哥哥給我的封印手環。」燈花似乎很想念自己被奪去的淨化系統:「與此為籌碼,我想要做哥哥的新娘子,我絕不會讓裕子小姐隨便使用次元裝置許願的。」
「明天我要跟沙耶香去那個跟核心次元構造很相似的同步次元了,我想之後我會考慮將Chara她們作為犧牲者……」裕子做為一個領導少女的身分,關心芙蘭和燈花的憂慮。


【隔天,同步次元童實野市,底層商店街】
「總算是搞好了有關住宿的問題了,我們先把狀況搞清楚吧!」曉美焰穿著平民的便服,向大家討論作戰方式,「所以妳比較擔心的是有關沙諾爾他會鎖定JUMP FORCE,然後把他們的資源占為己有對吧,Dreemurr?」
「他也不是單單知道達伊的身分,紅魔館的一些人類和怪物們,都是那本《阿邦之書》的編寫者的子弟,那本重要的文獻就在紅魔館那邊,沙諾爾知道勇者的所有事情。」Chara說著,似乎她們五位換下自己辨識的衣物,改穿底層居民的時尚裝扮了。
「另外就是之後獅子決鬥學院的活動了,之前聽老師有說過要給決鬥社的社員參加屬於她們的社團旅行,就是這裡的友誼杯比賽。」秋元翔音說著。
「那麼秋元同學,有關獅子決鬥學院的目的,妳有頭緒嗎?」巴麻美問著。
「我聽說他們打算要招募決鬥社的社員,但是還沒聽說要讓他們站在槍兵隊前線。」黑江似乎有打聽過基礎次元學院的事情,「對了,我們有一位魔法少女是決鬥社的財務股長…」
「糟了…要是被和泉學長看到我……」Chara在擔心什麼?
「妳說和泉萬丈會來揍妳嗎,你們不是相處得很好嗎?」翔音問著Chara。
「不是的,他平常就是色瞇瞇的看我的裙子,而且又是一個很自大的御宅族…加上我根本沒有跟他申報我請了事假。」Chara害羞地說著。
「妳沒有準備好請假的理由,妳在搞什麼啊,Dreemurr同學?」翔音生氣的說著。
「秋元,我們已經失去三位魔法少女團結了,別這樣!」小焰嚴厲的對翔音說。
「是說當Chara醬的那幾位最好的朋友,對Chara醬而言究竟有什麼重要的地位?」黑江這時問著Chara,似乎她看到純子犧牲時覺得Chara另有隱情。
「你說純子嗎?她是裕子之後大概是最體貼人的最好朋友了,沒想到裕子居然過去了沙諾爾這邊,而且……純子她說的那句話,究竟想表達什麼?」Chara問著。
「Chara醬當初是為了什麼,繼續以魔法少女的身分活下去呢?」黑江問著。
「我想捨棄身為人類的身分,但是,跟這些人類相處下去,很快就成為人類的一份子。」Chara說著令人難以理解的答案,「到頭來,丘比說我們早已經不是人類,那無法被間接證明是實話,或許我們有其他人沒有的,或許人類可以擁有的慈悲之心。」
「別開玩笑了,魔法少女哪有什麼慈悲的事情可以理解,我們狩獵魔女是毫無…」小焰這時破口大罵,但是被麻美制止。
「好了,大家正在看妳大吼大叫,妳真的沒辦法直視變成魔女這件事嗎?」麻美說著,小焰很生氣的聲音引起了一位穿著外套戴眼鏡的白髮少女。


「哎呀,這是艾菈說的那幾位保護機場的魔法少女嗎?看起來像是在開作戰會議呢!」白色長髮的少女似乎看著小焰,「但自從我朋友艾菈她受到某些人照顧後,我就很少跟她聯繫上了,似乎妳們閃閃發光的光環稍微沒電了。」
「妳為什麼要穿成像明星要隱匿身分的樣子啊?今天又不是情人節。」Chara問著,翔音似乎有點著急,感覺她好像有點眼熟。
「妳看起來好像有點像之前跟春音艾菈的競爭對手呢!」翔音說著。
「什麼,妳居然認識艾菈嗎?沒想到經常在巷子摸魚的魔法少女,居然會知道我這種人物啊,不過偷偷告訴妳呢,我家就在童實野市頂層的別墅,但是地價太貴,我們還有房貸……」似乎有點眼熟的白髮女子似乎被翔音確認身分了,但其他的少女一臉疑惑。
「春音艾菈?她是什麼非等閒之輩啊?」黑江問著翔音。
「這位是狹霧杏樹,似乎是最近要和春音艾菈比賽試鏡的競爭對手,她們星光舞者是Prism Stone在星光樂園特訓對象所舉辦的特殊表演偶像。」翔音說明著:「她們要隨著特效並磨練出高超的星光跳躍,決並非什麼等閒之輩,而且春音艾菈有個子弟,似乎是帕普莉卡學院的小學生呢!」
「不過我和艾菈以前就想說要當時尚設計師,我們一起設計過衣服,想朝之後從星光舞者畢業後的路線發展,但是我聽說了,好像有人試圖綁架星光界的使者,然後想占為己有呢!」性述說著:「我目前在童實野高中,太陽神學級就讀,不過是同步次元的貴族學院。」
「聽說歐貝利斯克學級引發的四個次元融合的狀態,對妳而言究竟有什麼影響呢?」黑江問著,杏樹一聽到有關ARC-V的事件,整個人腿軟下來。
「那是奪走人家夢想的絕望事件啊,我絕對沒辦法原諒歐貝利斯克學級的赤馬零王院長,那張『微笑世界』足以證明了決鬥的殘酷。」杏樹看起來有點崩潰。


「怎麼了,妳還好吧?要不要我扶妳起來。」Chara似乎想幫助杏樹振作。
「我不要,妳身後有很可怕的東西,妳果然是繼承了札克的遺願。」杏樹似乎能看見Chara的主要牌組是什麼型態。
「別這樣崩潰下去,我們一定會找到出路的。」Chara說著。
「基礎次元的決鬥者遊矢,似乎也這樣講過,他總是那副可怕的笑容,甜蜜又致命的陷阱,妳這骯髒的笑容殺手,我是絕對不會如妳所願的。」杏樹似乎崩潰地說著。
「就因為這樣,我很多同伴都因此犧牲了,我不能就這樣視而不見。」Chara越來越激動的說著,「我也不希望自己被那種黑暗的力量吞噬啊,我正在努力尋找答案。」
「但妳打得贏『霸王眷龍』的他嗎?妳能戰勝自己的黑暗面嗎,沒有札克的ARC-V的妳,也是無力戰勝那股邪惡的力量。」杏樹說著:「而且妳的同伴,已經化為妳構築裡的精靈,似乎已經不是原來的『異色眼靈擺龍』了。」
「難道說?Chara有那種封印靈魂的力量,但是不太可能啊!」小焰這時注意到了杏樹的說詞,似乎想拿Chara破舊包包裡的某件卡盒。
「妳想檢查我的牌組嗎,曉美?」Chara想嘗試開啟卡盒的牌組檢查,但發現上方的一張異色眼靈擺龍出現了變化。
『異色眼靈擺讀陣龍』 攻擊 2700 守備 2400
光屬性,龍族,儀式靈擺怪獸,作為王牌怪獸。
「是儀式靈擺怪獸,難道說Chara的卡片會有些變化嗎?」麻美問著。
「純子…我知道你在說什麼了……或許這就是所謂人類的內心,它既能帶來友誼和和平,也能撕裂一切,我知道要怎麼使用它了!」Chara說著。
「最近的卡片商店是往哪裡走?」翔音問著杏樹,「Chara的牌組好像有些構築的問題。」
「反正妳們會被卡片所居住的精靈反噬,心靈會因此腐敗,沙諾爾先生會阻止這一切。」杏樹咒罵著Chara,說到這裡Chara無法忍受她所說的一切了。
妳剛剛…說誰?會阻止這一切呢?」Chara擺出恐怖的眼神看著杏樹。
「沙諾爾先生,是他一直都在保護艾菈和小莓,他要大家和平共處,不惜犧牲掉對偶像世界和平的一切。」杏樹說著。
「為了妳們,他不惜犧牲掉那些為了願望許下心願的少女,結果就是在袒護你們這些不需要奮鬥的人,妳知道他害多少人受傷了嗎?」Chara憤怒地瞪著杏樹說著。
「如果妳有辦法就殺了他啊,反正他是最強的決鬥者,他會守護這一切的和平…」杏樹還沒說完,似乎有某個穿著紫色睡衣的魔法師走了過來。
拉里霍!」名叫帕秋莉的魔法師詠唱了安撫咒語,但是杏樹的狀態沒有疲勞,「糟了,似乎咒語沒有奏效……」
「妳是,之前要當鹿目同學家庭教師的?」小焰看著很久沒見到的魔法師帕秋莉。
「很久都沒見到鹿目的巫女了,但我感覺到一陣熟悉的邪惡氣息在她身上。」帕秋莉用剩下的時間告訴小焰:「似乎那張『時械神』的力量,就是從救濟的魔女獲得的力量……」


拉伊迪恩!!」熟悉的聲音似乎詠唱了閃光咒文,一道閃電攻擊了帕秋莉,帕秋莉麻痺了。
「那個聲音是……」麻美似乎很警戒的看著眼前的兩位少女。
「這個咒文只要在陰天的狀態下就有強力的傷害,雖然還有改變天氣的咒文拉那里翁,但習得的途徑已經嚴重失傳了。」眼前拿著魔法大劍的中川裕子說著。
「小裕……」Chara看著裕子,她身旁撐著洋傘的蘿莉吸血鬼。
「哎呀,小裕裕總覺得妳應該先攻擊狹霧杏樹啊,不過這樣的話會被沙諾爾爸爸罵的……」吸血鬼芙蘭朵露說著,似乎她因為洋傘的遮陽沒有受傷。
「爸爸這些日子來照顧妳們如何了?」裕子問著Chara。
「不要再戰鬥了,我們應該想想辦法,時間軸上的圓環之理就要崩壞了。」Chara說著。
「對,到時候就要織莉子姐姐當上代替的圓環之理,她就要救贖那些變成魔女的少女。」裕子說著:「這一切都在這次的計畫當中,當然是為了引出機動六課出來啦,但是沒想到她們這麼生氣,要是不是琳蒂的規定,她們很可能就會對爸爸出手呢!」
「妳別再幫他做有關殺戮的行為了,這樣一來大家都會受傷的。」Chara說著。
「妳居然要…那個織例子,我絕不會原諒她……」小焰聽到這名字似乎很生氣。
「而且我們要把神聖的時間軸給修復,因為妳們的行動嚴重影響了我和大家,我們應該合力對付已經陷入黑暗的小圓才對。」Chara說著。
「是嗎,那我不要,我倒是想看看妳們對丘比大人3000年來造成的威脅有多可惡,居然為了沙耶香的崩壞,小圓才有那個動機許願的吧?」裕子說著。
「美樹同學已經如妳所願,已經變成魔女了,妳還要拿我們怎樣?」麻美生氣的問著。
「接下來,我就讓妳們看看,不需要妳們能淨化魔法少女的世界吧!美樹同學,讓她們看看魔法淨化系統的奇蹟吧!!」裕子似乎呼喚了某人的姓氏。

這時的美樹沙耶香似乎以魔法少女的姿態出現在小焰面前,似乎表情變得很崩潰,但靈魂寶石卻沒有汙濁掉,但是似乎有什麼恐怖的魔力在她體內?
「麻美學姐,妳很驚訝吧,為什麼明明變成魔女的我變回人形,魔女化身症候群的事情發生在我身上,那一定沒有對應的解藥對吧?」沙耶香說著。
「發生了…什麼事情?」麻美問著,似乎覺得沙耶香不對勁。
「那我就告訴妳吧,沙諾爾本來就沒有這個解藥的手段,但他知道有辦法吸收淨化靈魂寶石那汙穢的部分來暫時減緩魔女化身症候群的解藥,不過既然時空管理局有辦法用圓環之理的力量淨化某條錯誤的時間軸所發生的事情,為什麼她們到現在都只是緩緩行動呢?」沙耶香說明了魔女化身症候群的症狀,麻美似乎很疑惑。
「看樣子,必須親手結束妳的生命了……」小焰從盾牌拿出某個武器,但是被帕秋莉阻止。
「果然紅魔館的大小姐,已經把自己手上的紅核晶給安裝在上面了,千萬別殺了那位魔法少女……」帕秋莉似乎覺得,某種魔法武器安裝在沙耶香身上。
「紅核晶?!」Chara驚訝的說著。
「那是在魔界的礦石用來製作有關核子武器等級的魔法炸彈,如果沒有任何防禦可以抵銷紅核晶引爆的話,整個童實野市會因為引爆無人生還,加上封印裝置,死傷人數會更淒慘。」帕秋莉說著:「當然時空管理局沒收了一部份的紅核晶,就是為了要摧毀錯誤的時間軸所用的,當然她們會先把紅核晶注入絕望的能量,使其升級為黑核晶!」
「而且紅核晶有一種可以吸收所在體內產生出來的暗黑能量,這樣一來,我的靈魂寶石就算在怎麼絕望,我都不會因此變成魔女,但是要安裝在妳們體內,我想八成是有困難的吧?」沙耶香說著:「我體內的紅核晶也有80%的機率變異為黑核晶,其威力可以摧毀這個世界了。」
「居然在沙耶香的體內……做出這麼恐怖的事情…」小焰說著,似乎感到了恐懼。


「原來沙諾爾是這麼恐怖的人,但是各位先冷靜下來,我有個辦法。」杏樹這時提出了建議:「我需要有人幫忙引開那位持有炸彈的魔法少女,有沒有辦法不傷害他作戰?」
「交給我們吧,畢竟我們是進身戰的高手呢!」翔音這時變出了魔法長槍。
「居然對那名少女做出如同燈花、音夢那樣的懲罰,我是不可能再忍受了。」黑江變出了魔法槌子說著:「妳就拿妳的武器往我這邊吧,美樹沙耶香!!」
「嘻嘻嘻哈哈哈哈,妳們果然真的想對付我呢!!」沙耶香這時拿出魔法長劍不斷的砍向翔音,翔音用長槍檔下了攻擊,她們跳到另外一個地方做戰。
「怎麼回事?她的力量好強……」翔音似乎快撐不住了。
麻煩剋星!!」黑江聚集魔法力使用了魔法衝擊波,瞄準沙耶香的武器彈開。
「就是現在!」翔音用魔法長槍打掉沙耶香一隻手的長劍。
「哼哼,果然麻美學姐以外的人都不知道要怎麼對付我呢!」但沙耶香沒有因此投降,反而從披風裡變出了四把魔法長劍,「反正我還有更多武器!!
斯庫魯多!」黑江詠唱了防衛咒文,兩人的守備力上升了。
咆嘯吧,真空波!!」翔音用真空的魔力做出斬擊,沙耶香用劍承受住了攻擊。
「我想妳們是不想跟我作戰,想趁機拖延時機對吧,但是這樣我就可以殺了妳們了,貝霍伊米!!」沙耶香詠唱了治癒咒文,身上的損傷稍微復原了一半。
「我是絕對不會輸的,看好了,我強大的攻擊!!」沙耶香發動奧義激速節奏曲,似乎猛烈的斬擊在破壞翔音的長槍,翔音的武器被彈開了,而且一半的斬擊讓翔音受傷了。
「翔音的體力似乎有點危險啊,有什麼方法讓她復原?」Chara似乎警告大家,但杏樹這時指導她。
「我想也是的,魔法少女的戰爭本來界是這等殘酷,但我想妳一定會撐過去的,只要妳認為那和男孩子的戰爭一樣的道理的話……」杏樹在一旁說著。
「接下來妳們要怎麼分配對付我們三個呢?」裕子說著,接下來還要預防她和芙蘭的攻擊。


「來堂堂正正的決勝負吧,裕子。」Chara說著,拿出了自己圓盤狀平板的決鬥盤。
「真是煩人,我們的勝負不是已經分出來了嗎?」裕子這時很不愉快地問著。
「不,既然是要勝負到你死我活,就一定要有人犧牲自己的性命,這就是淑女的對決,就像決鬥者的紳士們,如果我們不能實現所有性別、種族、職業都有一定的待遇的話,我想對沙諾爾爸爸來說一定是很嚴重的打擊吧?」Chara開啟了決鬥盤的電源。
「Chara醬……妳真的是這麼想的嗎?」裕子突然擺出求情的態度。
「如果還是個淑女的話,這是表現妳唯一機會的方式,那招『拉伊迪恩』也是古代的英雄和勇士所學會的強力魔法……」Chara說著,似乎要裕子跟她卡片決鬥。
「嗯嗯,小裕裕現在就可以召喚烏雲啊,我陽傘撐累了,想殺掉這個礙事的美少女。」芙蘭朵露似乎很著急地跟裕子請求。
「可是…妳的牌組真的有辦法贏過她嗎?」裕子問著,準備變出傳導咒語的氣球。
「小裕裕如果可以的話,還想活下去的話,就只能先避開她的戰鬥了。」芙蘭朵露說著,要裕子設置遮蔽陽光的咒語結界,「我要比姐姐大人還要可靠,我希望能有勇氣打敗她。」
魔法氣球,拉那里翁!!」裕子把氣球拋向空中,然後天上出現了密集的烏雲,做成了結界包圍了Chara和芙蘭朵露。

「結果居然是這個怕陽光的蘿莉站在我的面前,好吧,我會全力以赴的。」Chara說著。
我等以495歲的吸血鬼,以斯卡雷特的血脈取走妳的性命,哼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芙蘭朵露似乎變成了四個芙蘭的分身,發動了四重存在

Chara LP 4000 芙蘭 LP 4000

「啊哈哈哈,那就由我開始囉!」芙蘭朵露A瘋狂的先發制人,「發動魔法卡,『預想GUY』,從牌組召喚一體壽司怪獸,『醋飯軍貫』特殊召喚!!」
『醋飯軍貫』 攻擊 2000 守備 0
炎屬性,水族,通常怪獸,在主要怪獸格1。
「是壽司?那不是Frisk最想吃的東西嗎?」Chara似乎想起了在Frisk那時候的事情。
「是啊,畢竟是老外最想吃的日本料理,當然就要死在妳最喜歡的食物上。」芙蘭朵露B穿起了壽司師傅的服裝說著,拿著菜刀似乎很開心。
「但是壽司怪獸不是妳想像的那樣脆弱,相對在優勢的狀態下,壽司怪獸的王牌到後來可以不被效果破壞呢!」貪吃的芙蘭朵露C說著,在桌上想要大快朵頤。
「發動永續魔法,『人形的幸福』,從牌組檢索一體『玩具箱』加入手牌,芙蘭A,接著就召喚這張怪獸然後……」芙蘭朵露D似乎在玩著玩具,發動了永續魔法檢索芙蘭朵露A的卡片。
「連鎖2,發動『增殖的G』的效果,妳有種就來打壽司店的蟑螂啊。」Chara把蟑螂怪獸送入墓地,看起來似乎要汙染壽司店。
「從手牌通常召喚『玩具箱』,之後永續魔法『人形的幸福』破壞場上的『玩具箱』,從牌組將一張『玩偶怪獸 小姑娘』送入墓地。」芙蘭朵露A破壞了剛剛通常召喚的怪獸,「之後『玩具箱』的破壞效果發動,從牌組守備特殊召喚兩體『玩偶怪獸 小姑娘』在場上。」
『玩具箱』 攻擊 0 守備 0
光屬性,機械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2→作為效果破壞。
『玩偶怪獸 小姑娘』x2 攻擊 0 守備 0
光屬性,天使族,通常怪獸,在主要怪獸格2、3。
「我要將等級4的『玩偶怪獸 小姑娘』『醋飯軍貫』進行疊放,構築歡迎光臨網路,好想吃壽司,如果這個世界要終結的話,好想吃壽司,當作最後的晚餐,好想吃壽司,當作疊放超量召喚!好想吃壽司,『空母軍貫-銀魚型特務艦』!!」芙蘭朵露B唱起了《SUSHI食べたい》的老歌超量召喚了怪獸。
『空母軍貫-銀魚型特務艦』 攻擊 2200 守備 250
炎屬性,水族,超量怪獸,在主要怪獸格2。
『空母軍貫-銀魚型特務艦』的效果發動了,從牌組抽一張卡,之後發動場地魔法,『軍貫處『海鮮』』。」芙蘭朵露C在餐桌上說著:「另外『空母軍貫-銀魚型特務艦』只要場上有場地魔法,攻擊力就可以提升自身的守備力數值,不被效果破壞呢,就之前跟妳說的。」
『空母軍貫-銀魚型特務艦』 攻擊 2450 守備 250
我記得妳家裡是不是有全球連鎖的超神田壽司呢?
四位芙蘭朵露因為怪獸效果有三張手牌,但是Chara有六張手牌。
「好了,結束這一回合,我要開動囉!!」芙蘭朵露D說著,放下手中的玩具陪芙蘭朵露C用餐。


「好了,妳海鮮料理完了嗎?抽牌!」Chara有七張手牌,「我要從手牌通常召喚,『EM骷髏雜技小丑』,從牌組檢索一張『EM天使女士』加入手中。」
『EM骷髏雜技小丑』 攻擊 1800 守備 100
闇屬性,魔法使族,靈擺怪獸,在主要怪獸格3。
「從手中捨棄『EM天使女士』『EM異色眼同步者』,從牌組抽兩張卡。」Chara有八張手牌,「我要將刻度0的『異色眼幻靈龍』和刻度8的『調弦的魔術師』設置靈擺刻度,之後發動魔法卡,『決鬥者降臨』,從牌組檢索一張『額外靈擺』加入手牌!」
「妳知道卡名上的『額外靈擺』(日文縮寫為『EXP』),是什麼意思吧?」芙蘭朵露B問著。
「我才不需要什麼經驗值,我讓大家笑起來,就是我的經驗值了,發動魔法卡『螺旋的強襲爆裂』,我要從牌組檢索一張『異色眼靈擺讀陣龍』加入手中。」Chara從牌組檢索那張變異的王牌怪獸。
「連鎖2,我要將『增殖的G』送入墓地,回敬妳剛剛對壽司的行為。」芙蘭朵露B從墓地捨棄蟑螂怪獸了。
「難不成,妳打算要超越儀式召喚的規則……」芙蘭朵露C害怕地說著。
『異色眼靈擺讀陣龍』正規特殊召喚的方式,可以從手牌直接靈擺召喚或者用儀式魔法降臨,所以擺動那勇氣的靈擺,在那夜光的地平線閃閃發光,靈擺召喚!『刻讀的魔術士』『異色眼靈擺讀陣龍』『異色眼霸弧靈擺龍』!!」Chara用規則效果靈擺召喚了三體強力的怪獸了。
『刻讀的魔術士』 攻擊 2000 守備 1700
闇屬性,魔法使族,靈擺怪獸,在主要怪獸格1。
『異色眼靈擺讀陣龍』 攻擊 2700 守備 2500
光屬性,龍族,儀式靈擺怪獸,在主要怪獸格2。
『異色眼霸弧靈擺龍』 攻擊 2700 守備 2000
闇屬性,龍族,靈擺通常怪獸,在主要怪獸格4。
「不過呢,妳只要把『空母軍貫-銀魚型特務艦』戰鬥破壞掉,妳就要面對『軍貫處『海鮮』』讓妳支付250分的生命值喔,這樣妳還要……」芙蘭朵露D開心地問著Chara。
「召喚條件確認,召喚條件為包含靈擺怪獸的效果怪獸兩體,我要將『刻讀的魔術士』『EM骷髏雜技小丑』設置連結標記,擺動軌跡的連結,在決心的深處劃開地平線,連結召喚!Link-2,『軌跡的魔術師』!!」Chara這時連結召喚了怪獸了。
『軌跡的魔術師』 攻擊 1200 LINK ↙↘
闇屬性,魔法使族,連結怪獸,在額外怪獸格1。
『軌跡的魔術師』的效果發動了,支付1200點生命值,從牌組檢索一張『EM靈擺魔術家』加入手中,之後發動魔法卡『額外靈擺』,可以再度進行一次額外牌組的靈擺召喚。」Chara開始她的加速靈擺了,她的LP從4000降到2800點,「擺動決心的靈擺,在星辰的夜空畫出地平線,加速靈擺!『刻讀的魔術士』『EM骷髏雜技小丑』!!」
『刻讀的魔術士』 攻擊 2000 守備 1700
闇屬性,魔法使族,靈擺怪獸,在主要怪獸格3。
『EM骷髏雜技小丑』 攻擊 1800 守備 100
闇屬性,魔法使族,靈擺怪獸,在主要怪獸格5。
『軌跡的魔術師』的效果發動了,場上有兩體等級不同的怪獸加速靈擺成功,選擇場上的『玩偶怪獸 小姑娘』『軍貫處『海鮮』』進行破壞,接招吧,貝基拉瑪!!」Chara發動了連結怪獸的效果清空芙蘭朵露們的怪獸和後台。
「難道說,她想讓壽司怪獸的攻擊力恢復原狀嗎?」芙蘭朵露B生氣的說著。
『空母軍貫-銀魚型特務艦』 攻擊 2200 守備 250
我知道,有位認識的治安巡查還是連鎖店老闆的熟識。
「召喚條件確認,召喚條件為包含魔法使族的怪獸兩體以上,我要將『軌跡的魔術師』『EM骷髏雜技小丑』設置連結標記,小心了,女王是可以從西洋棋盤的任何方向步行,是最強的棋子,連結召喚!Link-3,『神聖魔皇后 塞勒涅』!!」Chara連結召喚了怪獸了。
『神聖魔皇后 塞勒涅』 攻擊 1850 LINK ↙↓↘
光屬性,魔法使族,連結怪獸,在額外怪獸格1。


『神聖魔皇后 塞勒涅』從墓地的魔法卡數量放上7個魔力計數器,之後移除3個魔力計數器發動,從墓地特殊召喚『EM異色眼同步者』到這隻怪獸的連結區域。」Chara從墓地復活了協調怪獸,準備開始同步召喚了。
『EM異色眼同步者』 攻擊 200 守備 600
闇屬性,魔法使族,靈擺協調怪獸,在主要怪獸格5。
「我要將等級2的『EM異色眼同步者』和等級6的『刻讀的魔術士』進行調星,將雙手握住魔法的刀刃,揮舞著聚集大家希望的斬擊,同步召喚!等級8,『爆龍劍士 燧火星靈擺』!!」Chara同步召喚了怪獸,準備破壞芙蘭的檯面。
『爆龍劍士 燧火星靈擺』 攻擊 2850 守備 0
炎屬性,龍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5。
『爆龍劍士 燧火星靈擺』的效果發動了,從牌組特殊召喚一張『龍劍士 榮光靈擺』到場上,之後破壞場上的『龍劍士 榮光靈擺』,破壞場上的『空母軍貫-銀魚型特務艦』去吧,夢想與希望之神速斬,Cross!!」Chara發動了怪獸效果,芙蘭現在場上空空如也。
『龍劍士 榮光靈擺』 攻擊 1850 守備 0
光屬性,龍族,靈擺協調怪獸,在主要怪獸格1→作為效果破壞。
「什麼,居然把我們的主餐給燒毀掉,妳真的是大逆不道。」芙蘭朵露C說著。
「但是呢,妳真的有辦法朝『我們四個』進攻過來嗎?」芙蘭朵露A說著,似乎這場決鬥有什麼影藏的機制。
「做好覺悟吧,戰鬥階段,『異色眼靈擺讀陣龍』『異色眼霸弧靈擺龍』『神聖魔皇后 塞勒涅』『爆龍劍士 燧火星靈擺』對四位芙蘭發動攻擊,狂妄的自大逆襲,螺旋的爆裂總攻擊!!」四位怪獸準備朝四個芙蘭發動了攻擊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肚子很餓啊!」「啊啊啊啊!」芙蘭朵露們分別受到四位怪獸猛烈的攻擊,但是,決鬥盤上的LP從4000降到2150點,似乎沒有歸零。


「哼哈哈哈哈哈哈,居然有辦法把我那三個分身給通通消滅掉,但是決鬥者的生命值只能一人承受呢,妳知道是什麼意思嗎?」現出本體的芙蘭朵露說著:「剛剛飾演那四重存在的我,受到的攻擊會有四分之三的機率無效化,如果妳擊中的不是我的本體,就會無效那次傷害呢!」
「哼,也就是說妳打算來用幻想鄉的能力來阻止戰鬥嗎,真相妳的作風呢。」Chara說著:「換作裕子的話,她一定會光明正大地承受住傷害,但她卻選擇了逃跑。」
「有什麼關係,戰爭就是要對自己有利的戰鬥才叫做作戰啊,妳這種像寶島少年式的友情戰鬥早就過時了,讓同伴去英勇的受死,然後自己繼承那股力量戰鬥,我覺得應該要給大家避免無謂的犧牲才對呀!!」芙蘭說著:「裕子的選擇是對的,妳在回合結束的同時,應該會被我的那個禁忌咒語消滅掉。」
「妳的意思是…『異色眼靈擺讀陣龍』可以設置在靈擺區域讓魔法卡無效,如果妳打掉我的靈擺刻度的話……」Chara仔細分析自己場上的情況。
「輪到我了,抽牌!!」芙蘭因為增殖的G的關係,有九張手牌,「是時候發動魔法卡,『冥王結界波』,將我的火炎能力冰凍能力結合,發射無效對方效果的光束。」
芙蘭拿著手牌的兩雙手是放了火炎咒文美拉米和冰凍咒文夏達爾克,然後雙手結合出一股強力的能量,似乎是一把毀滅能量做成的弓箭。
『冥王結界波』不能對應這張卡的連鎖發動怪獸效果,因此妳的『異色眼靈擺讀陣龍』無法阻止這個效果的,然後妳的身體會因為極大消滅咒文『梅都洛亞』的影響化為灰燼,這麼一來妳那無理取鬧的戰鬥就到此結束了,接招吧!!」芙蘭用魔法卡的媒介強化極大消滅咒文並打算穿過怪獸陣營攻擊對方玩家。
「不!」「框啷!!」這時候,原本要打算效果無效的異色眼靈擺讀陣龍,卻反射了梅都洛亞然後朝芙蘭攻擊。
「啊,糟了,趕快變成蝙蝠!!」芙蘭似乎變成蝙蝠的樣子,躲開了梅都洛亞。
「怎麼回事?效果已經都無效了啊……」Chara看自己場上的怪獸被水晶石化,似乎不能發動效果,但有一部份怪獸的皮膚卻反射了。
「果然那張『異色眼靈擺讀陣龍』,還是可以對應規則外的攻擊呢!」芙蘭變回原來的小女孩樣貌,撿起了自己放置怪獸的決鬥盤,「因為『冥王結界波』效果文字沒有顯示可以將玩家的身體化為灰燼,結果做為增幅咒文的途徑,反而對怪獸的防禦有利。」
「這東西以前有類似的狀況嗎?」Chara問著芙蘭,但這時帕秋莉用魔法撥開結界進來了。


「曾經,那個掌管大企業的神官為了擊垮無名法老的三幻神,就拿走了可怕力量的『光之金字塔』,那時候『光之金字塔』就是沒有寫到除外三幻神的效果,而是用黑暗的力量來駕馭著,Chara,所謂黑暗的力量在當時的三幻神來說是規則之上,那時候確實有點強大。」帕秋莉說著:「現在正好就是『異色眼靈擺讀陣龍』哈夏爾之鏡為皮膚作為魔法反射的好時機了,不過可能要先撐過二小姐的攻勢。」
「師父,怎麼會…妳怎麼會站在她們那邊?」芙蘭這時傷心地問著。
「芙蘭,我知道妳很想要取走這魔法少女的生命,但作為一個魔女見習生,必須要是最冷靜地看待場上的事物,作為妳的師父,我也是不認同自己有個非常奸惡的徒弟,所以鹿目的巫女就是我改過自新的選擇。」帕秋莉說著自己背叛紅魔館的動機。
「是這樣嗎?但是我想不擇手段的勝利,想跟沙諾爾大人一樣…」芙蘭這時哭了出來。
「妳一定有自己的人類之心在妳體內成長的,那就是自私的人沒有的東西,我想是時候應該要堂堂正正的戰鬥吧!來吧,妳的主要階段1開始了。」Chara說著。
「發動場地魔法,『軍貫處『海鮮』』,從手牌通常召喚『鮭魚卵軍貫』,之後從牌組檢索一張『醋飯軍貫』放置到牌組最上方。」芙蘭使用第二張場地魔法並發動了效果。
『鮭魚卵軍貫』 攻擊 200 守備 300
炎屬性,水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1。
「連鎖2,發動手中的『灰流麗』的效果,『軍貫處『海鮮』』的檢索效果變成無效,妳的『醋飯軍貫』無法放置到牌組最上方。」Chara發動了妖怪少女的效果。
「但是還沒完,『鮭魚卵軍貫』可以翻開牌組上方的三張牌,檢索出『醋飯軍貫』並特殊召喚到場上……沒有『醋飯軍貫』?」芙蘭這時發動了怪獸效果,但檢索不到關鍵的卡。
「或者,這就是決鬥者捨棄自己的尊嚴,亂寫規則的懲罰吧?自己的規則創造出來,卻捨棄了那股被選中的命運……」Chara說著自己在這場決鬥所感受到的事情。
「不,我通常召喚的機會只有一次,不能就這樣,覆蓋上三張手牌,我想一定還有勝利的方程式的。」芙蘭著急的輪到對手的回合,這時水晶化的無效化消失了。
「這是我們友誼的力量,抽牌!」Chara有兩張手牌,「戰鬥階段,『異色眼靈擺讀陣龍』『鮭魚卵軍貫』發動攻擊,我要開動了!!
「小裕裕,對不起,嗚嗚嗚嗚……」芙蘭的怪獸被異色眼靈擺讀陣龍拿筷子享用,她的LP從2150歸零。


翔音和黑江的體力似乎已經到了臨界點,似乎不太能站起來跟沙耶香戰鬥了。
「別過來,美樹,如果再往前一步……」麻美似乎拿著燧發槍指著沙耶香,要擋住翔音和黑江避免受傷。
「妳想殺了我嗎,還是妳要想辦法把我體內的黑核晶給移除呢?」沙耶香瘋狂地說著。
「無論是怎麼樣,都不能傷害自己的同伴為前提吧?」麻美試圖勸說沙耶香。
「別跟她理論了,快點使用治癒繃帶……」翔音要麻美使用霍伊米傳導的緞帶。
「但,看著美樹這樣崩潰,她變成魔女都是我們的錯,現在她已經…」麻美似乎快哭出來。
「妳真的很了解我嗎?有必要真的連死都很想關注我呢,沒錯,當初在神聖的時間軸,就是因為我的死才讓時間守護者,圓環之裡誕生呢,現在歷史就要被改變了,妳們還有什麼想要道歉的呢?」沙耶香狂笑的說著。
「妳這該死的,就是因為妳的願望讓愛人幸福,妳怎麼不好好珍惜這股力量?」翔音這時破口大罵:「那是以妳的生命換來的那兩人的幸福,為什麼非得要得到上條學長的一切不可呢?」
「真煩人…妳居然好大的膽子這樣說恭介……」沙耶香緊握著自己的魔法長劍。
「妳只是害怕跟魔女戰鬥為此藉口而已,為什麼不打算跟曾經的自己一同戰鬥到死為止?」翔音繼續罵著沙耶香,但這時沙耶香把一把長劍砸向翔音附近。
「少囉嗦,那是妳原本憧憬的魔法少女嗎?那是可以幫助別人,不會讓別人受到絕望的魔法少女嗎?」沙耶香生氣的說著。
「如果早知道結果是這種樣子……」翔音準備告訴沙耶香答案,但是似乎有位穿著見瀧源中學的粉髮少女出現在沙耶香身旁。
姆嘻嘻嘻……」似乎是鹿目圓樣貌的女孩站在沙耶香旁邊,「我想秋元翔音應該是習慣了魔法少女的運作,她想要戰鬥到死為止對吧?」
「沒錯,就是這樣想的,我承認那就是我們憧憬的魔法少女。」翔音說著:「可是鹿目同學,妳的動機也是為了幫助別人,所其引來的災禍驅逐,妳也不是這麼想嗎?」
「確實沒辦法堂堂正正的戰鬥,只不過是這個世界對妳太仁慈了點,我知道小焰醬這陣子都經歷過了什麼喔,妳真的以為,堂堂正正算是一個表現勇氣的證明嗎?」小圓問著。
「是吧,小圓,我想妳一定會明白的…」沙耶香說著,但是似乎小圓胸口蹦出了紅色心型的靈魂,似乎打算對沙耶香做什麼?
魔法少女堂堂正正的對決是這樣的極限,想要超越這個極限,除非脫離魔法少女,妳就回歸原本平靜的生活吧!!」小圓用自己另外一個靈魂之心的力量,把沙耶香肚子上的靈魂寶石產生了巨大的變異。
啊啊啊啊!!」沙耶香變回見瀧源中學制服的樣貌,似乎她的靈魂寶石變回藍色的愛心靈魂,喪失了魔法少女的力量。
「沙耶香!!」黑江似乎看著沙耶香變回人類,似乎很擔心她。

「糟了,要是沙耶香真的就因為人類的黑暗力量變回靈魂之心,那麼黑核晶在她體內會變得很不穩定,得趕快阻止鹿目她。」裕子似乎看到這種狀況說著。
「等一下,裕子,那個小圓的靈魂之心,不是這個時間軸的,恐怕有黑暗的決心存留在她體內……」丘比說著,似乎打算跟過去,「要是真的這點成立,我想上條恭介身上會發生很可怕的事情。
「另外,裕子,我狹霧杏樹有話要跟妳說。」杏樹說著。
「憑妳這個星光舞者無法說服我的!」裕子說著。
「妳為什麼不選擇讓那位最好的朋友與妳戰鬥呢,明知道自己身處於危險啊!」杏樹生氣的說著:「要是真的有災難發生,我想妳一定要有覺悟收拾才行!」

{待續……?}

『緊急電台報導,有關知名的天才小提琴手上條恭介,似乎在今天下午的時候突然四肢癱瘓,被送去緊急就醫,有關他的負責人是志築建設的千金,她將會在稍後發布緊急記者會,似乎會用到所有的財力拯救上條同學……』
蕾米莉亞似乎聽到廣播後,似乎有點心理不安。
「大小姐,妳應該知道有關上條恭介的事…」咲夜緊張地問著。
「奇蹟和魔法不是免費的,不過到底是為什麼會全額退費呢,除了那股有關最強的決心的謠言,我想應該是沒有辦法封印丘比的契約的。」蕾米莉亞說著。

{TURN:11,Z-ONE}

創作回應

戒子
織莉子就是要殺掉小圓的人!!!
決對不能讓此事發生!!
2022-04-02 03:27:54
可可羅
魔法紀錄的小圓,成了最後的倖存者Z-ONE,打算自行摧毀誕生圓環之理的因果線
而裕子投靠的沙諾爾陣營,則是要讓小織取代圓神,創造新的世界
2022-04-02 09:30:22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